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446 水火混煅术

446 水火混煅术


  卜秦仔细翻看了《紫玉古简》篇数遍小面详细记栽川大五行剑每一柄元神法器所需要的炼器术。

  在中土和东海修仙界,《五行炼器术》是最基础的炼器术。

  不同类型的五行原材料,往往需要采用五系炼器术进行炼制,才能炼成五行法器。

  而在各种炼器之术当中,最常见的是火系炼器术和水系炼器术这两个大炼器系统。

  火系炼器术,主要用来炼“金、石、泥、砂”等金、土系、火系为主的矿石原材料,去除矿石中的渣滓,将它们炼制成金系、火系、土系法器。

  水系炼器术,主要用来炼“丝、木、纠、花、藤、液”等木系、水系为主的非矿石原材料,去除非矿石原材料中的渣滓,将它们炼制成木系、水系法器。

  当然了,也不能绝对说某种原材料。必须用同一种炼器手法。

  因为金土系原材料,可以用水炼术。而木系原材料也可以用火炼术。只是,不同炼器术炼出来的法器。各方面的性能截然不同,用途也不同。

  此外,还有金系炼器术、土系炼器术、木系炼器术这三系炼器术。并不多见,很少有修士会去研究这几种炼器术。

  土族力士,反而擅长金系土系炼器术。他们炼制的兵刃,绝大部分非便是用金系土系炼器术来炼制。用神力将金土矿石相互猛烈撞击,历尽千万次的锤炼,祜除渣滓,成为极为坚韧的兵刃,杀伤威力不亚于修士的法器。

  而风、冰、雷这三系的炼器术,则更是罕见中的罕见,极少数有这三系灵根的炼器修士才可能掌握。

  不只是炼器,炼丹士炼丹也既有火系炼丹术和水系炼丹术等,各种截然不同的炼丹手法。火炼丹,炼出的灵丹,常常温润。水炼丹术,炼出的灵丹,往往阴寒。

  而脱离五行之外的原材料,譬如“妖兽的翅翼、骸骨、爪牙、皮毛”等原材料,更是必须以阴火来炼制,炼制成特殊的鬼器。

  叶秦很早以前曾经拥有的蝠王翼灵器,便是以阴火炼制而成。而他后来亲手炼成的金丹骷髅妖,则是用阴玄门的炼骨术炼制而成。修仙界中的鬼器少之又少,很大的原因是极少有修士能够操控阴火,精通炼骨术。

  此外,还有一些罕见的原材料,比如“秘银、秘金”等原材料,炼器手法更是罕见无比,往往是独家秘术。可以说,修仙界的炼器术千奇百怪,无所不包。

  紫玉古简内,记载的炼制“天一幽水剑”方法,是采用的是一种名为“水火混败术”的炼器术。

  这种炼器术在修仙界并也算是一种较为罕见的炼器术,很少有修士会去学这种偏门的炼器手法。

  紫玉古简中有记载,炼器还需要几样辅助材料,其中以“墨松炭、琼鲸液”最为珍贵稀罕。

  叶秦对炼器术了解甚少,只能依葫芦画瓢,遵照《紫玉古简》上削记载一步一步去做。

  先去把所有的主炼器原材料小辅助炼器材料都准备齐全,再炼器。

  两味主炼器原材料,分别是天一幽水和水系元精。

  天一幽水已经足够,只缺水系元精。

  叶秦在海底的珊瑚森林之中。的到一枚并未损坏,完好的七阶幽灵妖虾妖丹正好用元精提炼秘术。他用了数日工夫,将这妖丹内的元精提炼出来。

  主炼器材料都有了,叶秦这才开始去收集辅助炼器材料。

  临海城虽但是却有众多珍稀的原材料。它们都是那些前往血色之海冒险的金丹修士、元婴修士。从血色之海带回来的。这里的原材料分量充足,价钱要比仙阙城、白浮城还便宜一些。

  叶秦也不需要去其它东海仙城寻找材料,只在临海城内的坊市,街道地摊,商会楼阁,花了两日工夫,便找到自己所需要的几味辅助炼器原材料,包括万年墨松炭和七品阶琼鲸液。

  炼制天一幽水刮,至少要消耗一千块高品质的墨松炭,和一千滴七品阶琼鲸液。

  墨松,据说此灵树只能在东海极少数岛屿上生长,必须是一万年份以上的才行,质地坚硬无比,金丹修士以顶阶飞剑劈砍数日才能砍断一株拳头粗的墨松。

  取其木,以三昧真火燃烧,三日炼制成墨松炭。这样一小块大约三寸长宽的万年份墨松妾,价值十余块中品灵石。

  而琼鲸液,更是必须猎杀金丹级琼鲸海兽,膏脂加以煎熬,才能得到此液。琼鲸在海域深处出没,琼鲸的等阶越高,琼鲸液的品质越好。一滴七品阶的琼鲸液,价值六七块中品灵石。

  这样昂贵的价钱,所需要的数量。让叶秦咋舌不已

  对于金丹修士来说,筹备炼制出一柄元神法器所需要的辅助炼器材料,便是甚为艰辛的事情。而极品主材料,更是可与而不可求。

  叶秦身上没有带多少灵石,只能炼丹,换取灵石,再去购买这些炼器的材料。

  好在,他宗师级的炼丹术,已经可以炼出八阶和九阶灵丹,临海城坊市上这样高阶灵丹的售价同样高的离谱,十分紧俏,不愁销路,这让他挣钱较为轻松。

  在临海城,叶秦光是炼丹换取灵石,用来购买炼器的各色原材料,便耗去了长达大半个月的工夫。

  所有的原材料都筹备妥当,叶秦这才进入别院的炼器室,闭关炼器。

  临海城内有不少元婴修士坐镇,有金丹修士组成的巡逻卫队维持秩序。叶秦所租住的别院外也有金丹级修士守卫,没人敢在临海城内闹事。安全上不用担忧。

  叶秦压着心头的喜悦,匆匆进入四壁空荡宽敞的炼器室内,紧闭石室重门,以阵旗布下防御阵法。

  然后盘膝而坐,将银甲卫连同它腹内的天一幽水、幽灵妖虾的元精、墨松炭、琼鲸液等物。

  还有一些瓶瓶罐罐,闭关的辟谷丹、补充法力的灵酒,添加了秘银材料的小银瓶之类,悉数从储物袋内取了出来。

  “这是大五行剑阵中缺的最后一柄元神法器的。一旦此剑炼成便能组成大五行剑阵,五剑一体。攻防实力大增!紫剑神君在《紫玉古简》中自夸,他研究出来的大五行剑阵,在金丹期内无敌。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叶秦神情激动。

  “不管紫剑神君是不是自夸。这大五行剑阵的强大威力是毫无疑问的!下次再同时遭遇几名金丹修士围攻。也根本不用丝毫畏惧。”

  他很快收敛心神,将注意力都集中在炼器上。

  “嗖!”

  叶秦右手拍,一道法力打出。银甲卫腹内,立刻有一滴天一幽水被凌空摄取了出来,浮在身前一丈处。

  这一滴天一幽水,只有水珠大淡淡的幽黑色泽,似乎在吸收一切外放的光芒,它还散出微弱的寂灭气息,急消耗着叶秦打出的法力。将法力销蚀。

  短短的一小会工夫,便让叶秦感觉有些吃力,需要不断打出法力维持其悬浮在半空中。不用几个时辰,便会让他体内的法力消耗一空。

  叶秦虽然早熟悉它的情况,但是此时依旧难免感到心惊。

  以他现在金丹期一层的修为,驾驭一柄高阶飞剑,御剑而行,可以连续飞行一个月不停歇。如果中途喝灵酒补充法力,飞上一年半载也不是问题。

  而他同时操控南明离火剑、金乌耀光剑、天簌丝音剑、黄天厚尘剑这四柄元神法器,进行斗法的话,也大约能维持大约一个时辰左右。

  可是,操控这小小的一滴天一幽水,却只能维持短短的几个时辰。叶秦脸上浮现担忧之色。

  就算天一幽水剑炼成,真不知道需要多么雄厚恐怖的法力才能驱使此剑!

  要是自己全部法力使出。都无法驱动这天一幽水剑,恐怕这最后一柄飞利炼成,自己也用不了。跟那柄赤蛟剑、巽雷古镜差不多,必须消耗元气,才能驱动。

  “不管这些了,先炼了再说!既然紫剑神君说大五行剑阵一旦炼成。金丹期内横扫无敌,那么金丹期修士,肯定能用此剑!”

  叶秦自语了几句。

  不再顾虑那么多,紧接着,他左手一招。将地上放置着的一块三寸长墨松炭,凌空悬浮起来。

  天一幽水、墨松炭,两者合在一起。却并不相容。

  在法力的强行挤压下,那一滴天一幽水,才渐渐渗入一块墨松炭内。

  叶秦这时凌空摄取一滴琼鲸液,中指一弹。

  那一滴琥珀色泽的琼鲸液,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将墨松炭迅包裹住。紧跟着,又打出一小团三昧真火,将琼鲸液和墨松炭同时引燃。

  “嘭!”

  墨松炭立刻汹汹燃烧起来,而那一滴琼鲸液更是火上浇油,其火焰甚至比三昧真火还凶悍几分。而且此火更具有持久性。整个炼器室。如同置身地底岩浆之中。

  在水火交加之中,那一滴天一幽水并始气化。

  火焰足足烧了一柱香工夫,方才熄灭。墨松炭和琼鲸液一起焚烧殆尽,彻底消失。

  而天一幽水中在炽烈高温下,大部分全化为气雾,在空气中消失,只剩下一丝比丝还细的幽水,无法炼化,还悬浮在半宴中,其光泽更加幽黑深邃,魁宝一般璀璨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