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447 轩然大波

447 轩然大波


  卜秦操纵二昧真火。引燃墨松炭、琼鲸液、天幽水汹叹帜虾器原材料,烈火熊熊燃烧了一柱香工夫,熄灭之后,他看到半空中残留下的那一丝天一幽水,脸上不由露出惊喜之色。

  因为添加了墨松炭和琼鲸液,此时,原本呈现青色的三昧真火,几乎成了青黑色,火焰要比平常更深,烧的也更为凶猛悍烈。

  恐怕连顶阶法器,也能被此火在很短的时间内焚毁。

  此火如此之悍烈,却依旧无法让天一幽水完全焚烧殆尽,去除了绝大部分渣滓,提炼出了少量微细的精华液。

  叶秦以法力操控着这一丝天一幽水的精华液,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这一丝精华液的品质要比未提炼的天一幽水高出数十倍。

  因为去除了绝大部分的渣滓。操控着一丝天一幽水精华液,所需要消耗的法力也降了下来。以叶秦的法力,可以连续操控这一丝精华液二三日之久。

  这哪里是炼器,简直是烧灵石。

  而且烧的还是中品灵石,一炷香工夫耗去一块墨松炭和琼鲸液,便烧去了一二十块中品灵石之多。

  水火混败,留下的一丝精华凝液。这仅仅只是炼剑的第一步,令天一幽水尽可能的去除渣滓,提炼出精华。

  叶秦将这一丝天一幽水的精华液,放入那个从坊市上购买回来的银瓶器皿之中。

  稍稍调息了一下法力之后,他又从银甲卫腹内摄取出第二滴天一幽水,以及一小块墨松炭、一滴琼鲸液,重复之前的水火混败,进行提炼。

  在临海城别院的闭关室内,叶秦反复的提炼天一幽水。

  这样的炼器。跟炼丹一样,都是简单而枯燥,需要极大的耐心。

  时间日复一日的流逝。

  三个月之后。

  叶秦将银甲卫腹内装盛的全部天一幽水,完全提炼完,精华液刚刚装满了一个拳头大的小银瓶子,其分量足够炼制一柄“天一幽水剑”

  “水剑炼形!”

  这一步非常关键,是将水系主材料炼的法器形态的核心关键。必须严格按照《紫玉古简》上的步骤进行炼制,不能出丝毫差错。

  叶秦休息了一日,将精气神恢复到最佳的状态,并且准备好金丹期修士能喝的最顶级九品阶灵酒“赤桂灵浆”随时准备补充炼器过程中消耗的巨量法力,这才开始炼制他大五行剑中的最后一柄元神法器一天一幽水剑。

  叶秦神色凝重,双手掐炼器法决,打出一连串神秘的手印,由法术手印凝成的一团幽蓝光华,出现在他的手中。

  渐渐,这团其内闪烁起一道道的咒法光芒,充满了神秘咒法的光华越来越亮,疾变幻着形态,化为一柄锐利的剑型。

  “起!”

  叶秦将小银瓶内的一团天一幽水精华完全凌空摄取出来。

  接着,他猛然拍出手中一大团光华。这大团耀目的光华,完全将天一幽水精华液包裹住,将其化为剑型水剑。

  这一大团幽蓝光华,一碰触到天一幽水精华液,便像是雪遇烈阳一般开始急剧消逝。不用一小会儿工夫,便会消失。

  “不好!只怕剑型还未完成,便要光华耗尽。”

  叶秦眼中厉芒一闪,猛喝了一大口赤桂灵浆。体内法力充盈,双掌接连拍出,疯狂补充那一团光华,令其恢复光芒。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天一幽水剑精华液。在炼器法决的操控之下。渐渐凝聚成一柄小飞剑。

  剑身数寸余长,上面布满了细密的神秘咒法,密密麻麻数之不尽。此剑色泽,更是幽黑无比,如同深邃的星空,收敛一切光泽,寂灭威严。

  “水剑定形,还差最后一步一加入元精。

  叶秦紧紧盯着飞剑,将一滴早就准备好的幽灵妖虾的元精,从一个小瓶内摄取出来。将幽灵妖虾元精,小心的融入水系剑身之中。

  原本幽黑深邃的剑身,加入元精之后,色泽开始渐渐变得透明,淡薄。当所有的幽灵妖虾的元精和水剑溶为一体,此时的剑身,在半空中若隐若现,收敛了所有的气息。

  “幽灵妖虾元精,居然能隐匿飞剑的气息!”

  叶秦狂喜,失声惊呼。

  《紫玉古简》中,并未指明必须用某种元精,只要是水系元精便行。叶秦使用幽灵妖虾的元精,纯粹是因为方便。

  他可没想到,这元精居然能够让天一幽水剑收敛寂灭气息,甚至隐匿起剑身,这完全是一个意外的惊喜。

  叶秦隐身东海小城,炼制天一幽水剑。

  却不知,外界已经因为娘挪秘境的开启,掀起了轩然大波。

  有两个尚未完全证实的小道消息,传遍了东海,成了无数修士众口相议的焦点。

  第一个,自然是大约每五百门引启次的琅绑秘境,酒道巴经在东海的某座乌屿卜出孵肴丽道,可以进入狠挪秘境,通道开启时间大约不会过三五日。

  另外一个更为震撼人心的消息是,已经有一个天道盟和天魔盟派遣出去的八十名金丹修士组成的大队,去征讨某座小岛的土族部落。机缘巧合闯入了娘御秘境,但是却遭到了几乎全体覆灭下场,仅仅只有十余名金丹修士活着出来。这个小道消息,几乎震动了整个东海修仙界,引了惊诧、骇然和愤怒。

  东海修仙界,最近数百年因为没有战事,一向较为平静。

  虽然几乎每个天都有金丹期修士,因为寻宝冒险、私人恩怨斗法陨落,但是也只是偶然死亡那么几个。

  东海修仙界已经有很久没有遭遇过这样,一次陨落六七十名金丹修士,如此大规模的惨重损失,可谓惨烈无比。

  更何况,这些金丹修士中绝大部分都是仙宫派遣出去的核心弟子,仙宫精心培养的未来重要人物,而非无关轻重的散修金丹。

  可是这一切,都没有吓阻东海修士去寻找娘娜秘境,反而更加的疯狂涌来东海,想要赶在娘娜秘境关闭之前,找到进入里面的通道入口。

  因为东海修士都清楚一个浅显的道理,修仙界冒险的风险和收益往往都是相反的。冒险所需付出的损失愈大。也意味着收获可能越大。能够让六七十名金丹修士阵亡陨落,秘境内必有重宝。

  大量的金丹修士,飞到东海,寻找狠娜秘境的所在。只有那些距离太过遥远的修士,无法赶到,才会徒呼奈何,放弃去寻找琅娜秘境。

  临海城因为在东海诸岛的最东端,一时间涌来大量的金丹修士,几乎人满为患。甚至元婴修士,都有不少出现在临海城,试图去琅挪秘境内寻找炼制灵根潜质丹的子幽莲。

  北方诸岛。

  周瑶、廖晓樟、金中山、潘霜等四人返回北方诸岛的白浮城,随后各自回仙宫。

  周瑶飞抵紫剑宫,她跌回筑基期修为的情况很快被紫剑宫上下得知。紫剑宫上下大为震动,紫剑宫的核心金丹修士跌了境界,受到重创,这对仙宫来说是大事。

  “妹妹,你怎么跌出金丹期了?是谁伤了你,令你大损元气”。一名年青修士得知消息,匆匆从仙宫内急冲了出来,脸上露出震惊、愤怒之色。

  周瑶神色有些苍白,飞快摇了摇头,道,“哥,老祖在哪里?快带我去见老祖宗,我有要事向他禀报!”

  那年青修士,正是周瑶的长兄周逸。

  “老祖宗正在清修,吩咐不要去轻易去打扰他。不过,既然是要说,你跟我去见老祖宗吧!”周逸带着周瑶前往仙宫后殿的修炼闭关室,去见紫剑宫主。

  两人很快来到后殿的闭关室外,通禀之后,屏息静立在室外等待。

  “瑶儿,你去征讨东海土族部落的任务完成了?修为大跌了一个境界,这怎么回事?”

  闭关室内,很快传来紫剑宫主周昱淡淡威严的声音。

  周瑶几乎可以想象的到,周宫主的眉头皱的有多深。

  “老祖宗,孩儿有要事禀报!”

  “详细说来!”

  周瑶立刻向紫剑宫宫主周昱,详细说明了征讨蓝雾群岛土族部落的经过。

  从最初他们一群八十名金丹修士率队攻打蓝雾群岛。

  到琅琊秘境通道开启,穿过海底通道,杀入狠御秘境。

  再到进入秘境古殿内,以及被困乾坤奇门阵中。

  最后在奇门阵内,阵亡陨落了大妾的金丹修士。

  她和叶秦、廖晓樟等人,不惜损耗元气,暴跌一层修为,借助小神通法器巽雷古镜之威,才从古殿乾坤奇门阵中活着逃了出来。

  除了她和叶秦、廖晓樟、金中山、潘霜,五名修士联手杀禹维风的事情之外,能说的,她几乎能说的都禀报了。

  只有联手击杀禹维风这事情,关联太大。她掂量再三,不敢说出口。这些话语中的破绽有很多,但是也只能硬着头皮隐瞒了下去。

  “叶秦呢?他身为紫剑宫的正队长,哪里去了?立刻让他来见我”。

  闭关室内,紫剑宫主的声音沉默了片刻,继续说道,语气中隐隐震怒。身为队长,叶秦是要担上很大干系。

  “在回来的半途,我们一行遭遇三名心怀叵测的寻宝金丹修士,叶秦为了保护我等四人安全返回北方诸岛,留在后面断后。不过,他手中已经筹齐了大五行剑中四柄元神法器,纵然不敌那三名金丹修士,也能活着逃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