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449 动荡
  卜秦以法力操控着众柄问网炼成的天幽水剑小试了四的威力,现比想象中的还更为强悍,神色中尽是难以掩饰的震撼。

  “剑已炼成,还需要给它打上神识烙印才好!”

  叶秦眉心泥丸穴处微动,射出一道神识,在天一幽水剑剑身布下的咒法核心中,亥下了自己独有的神识烙印。

  天一幽水剑随即和叶秦的神识建立起了密切的神识联系,纵然千里之外也能联系上。

  除非被更强大的元婴修士,以强横数十倍的神识,完全抹去剑身咒法中的神识烙印、法力气息,否则这柄天一幽水剑是不会被其他修士夺走的。

  “隐息!”

  叶秦神识出指令,进行操控。

  那柄悬浮在半空中,若隐若现,几乎透明的的三寸小剑,立刻遁形逝影。在炼器室内,彻底失去一切踪迹和气息,融入虚无的空气中。

  “这柄天一幽水剑吸收了幽灵妖虾的元精,变得跟深海中的幽灵妖虾一样,具有不可思议的隐匿能力。

  叶秦脸上露出难以抑制的狂有

  他使用灵目术、神识扫视等诸多手段,仔细拨查了炼器室内每一寸空间。也无法从这炼器室找出这柄水剑所在的位置。

  不过,叶秦的心神还是能微弱的感应到,这柄飞剑的存在,它依旧静静的悬浮在炼器室内的半空中,等待着叶秦的神识出下一步操控指令。

  因为叶秦的神识,已经在飞剑内留下一个神识烙印,飞剑和他的心神有着极为微妙的感应联系。

  叶秦口中轻吐出一个字眼,“去!”。一道强大的法力从右手指尖涌出。射向虚无的空中。

  接着,他右手双指一挥。

  瞬间,空间波动了一下,似乎空气被某种无形锐利之物,撕裂了空间,引起空间的动荡。

  下一个瞬间。炼器室内的厚厚的保护光幕上,出现一道长长的裂蕊

  没有任何惊天动地的巨响,也没有任何骇人的威势。但是这层用高阶阵旗布下的保护光幕,在无声无息之间,完全被撕裂成了两半,彻底崩溃瓦解。

  一柄长达一丈有余,散着寂灭气息的透明水剑,空灵的出现在炼器室内。

  “不愧是大五行剑中最难炼制的一柄集剑。”

  “天一幽水剑,没有金乌耀光剑的耀目光芒和锐利无匹,没有黄天厚尘剑的稳重和坚如磐石,没有天簌丝音剑的灵动和靡靡仙音,没有南明离火剑的暴烈和漫天熊焰。但是它却是真正的寂灭之剑,瞬杀敌于无形之中。为它付出如此之多,甚至冒上性命危险,完全值得了!”

  叶秦仅仅是挥了天一幽水剑的一小部分威力,让它化为一丈长剑形,比其它四柄小了许多。

  不过,这柄水剑威力极强,也有一个明显的“缺陷”。

  那就是单独操纵这柄天一幽水剑进行斗法,只能持续短短一炷香工夫,他体内法力便会枯竭。就算喝上大口的九品阶赤桂灵酒快补充法力,也最多能持续半个时辰。

  如果五柄元神飞剑全出,那使用时间更是短暂无比,只能使用半柱香的工夫。

  叶秦反复试验之后,得出了这个准确的使用时间限制,感到颇为遗憾。

  一旦迎敌,他必须战决,在半柱香工夫之内解决战斗才行。否则法力耗尽,大五行阵的威力纵然再凶悍,也完全是一副摆设。“看来自己金丹期一层的修为还是太低,体内法力极为有限,无法长久使用天一幽水剑进行斗法。如果修炼到金丹期九层,持续御器的时间定能大幅度增加。”

  当然,叶秦也知道,修炼的事情急不得。必须每天按部就班,打坐修炼功法,服用灵丹,常年累月修炼下去。才能提升修为。

  “子幽莲已经到手,回去火氤岛之后,全力修炼,提升自己的修为境界,争取早一日冲击元婴期瓶颈,成为元婴修士。”

  叶秦暗下决心,满意的张口吞下数寸长的水剑,收入腹内丹田中,慢慢让它吸收体内微弱的元气流,进行温养。

  在他的丹田内,金、木、水火、土,五柄元神飞剑,组成一个小小在五行剑阵,各色法器光芒相互辉映。缓慢的吸纳着丹田内的元气,不断对元神法器的品质进行温炼,提升元神法器的品质。

  在修仙界之中,元神法器分为初阶、中阶、高阶、顶阶四个等阶。的戈分初阶、中阶、高阶、顶阶四大等阶的标准,却是以吸收的元气总量为标准的。

  而元神法器吸纳足够量的元气,日月积累,突破顶阶之后,可以成为小神通法器。

  也就是说,叶秦的五柄元神飞剑,每一柄飞剑经过足够久时间的温炼,都有机会成为像“赤蛟剑、巽雷古镜。一样威猛的

  叶秦走出了闭关长达四个月的别宅小院,面带喜悦。大五行剑阵的五柄元神飞剑,已经全部炼成。他在临海城内四处闲逛,看看有没有不错的炼丹、炼器原材料。

  因为临海城有前往血色之海的传送阵,聚集了大量狩妖、寻宝修士的缘故,这里的高阶炼丹原材料、炼器原材料价格,普遍要比白浮城低上一二成,他打算低价购买一些材料,带回白浮城,日后或许用的上。

  叶秦在城内街道地摊,坊市购买货物,让他惊讶的是,临海城内的金丹修士、元婴修士明显增多数倍,而且似乎有些异常,弥漫着紧张的气拜

  叶秦想了一下,来到别院附近的醉仙楼阁,此楼在临海城内也颇为有名气。平日里聚集着众多的金丹修士,在这里结交道友,交流信息。

  “前辈,您老要点些什么?。

  客找小二迎了上来,笑问。

  这醉仙楼的都是筑基初期的修士,挣些小钱。

  “来一壶好酒,几碟小菜便行!”

  叶秦淡淡笑道,举步来到醉仙楼的二层,在一处靠窗边的位置,一撩衣襟,安然坐下。

  “好嘞!”

  客找小小二匆匆把一壶上好的灵酒端上,另外还有几盘下酒小菜。

  这些都是从东海妖兽身上割下来的制成美味佳肴,对修士滋补元气大有益处。

  叶秦一边品味美酿佳肴,一边竖起耳朵细听。

  不管在那个修仙界,酒仙楼阁之类的地方,都是各种修仙界传闻,传递的最快捷的地方。众多的修士聚集在酒楼内,交杯叠盏大声议论着一些修仙界最近生的大事。

  虽然绝密消息,不可能在这里打听到,但是一些公开的消息,却在这里最迅被传了开来。

  “袁道友,你可知道,天魔盟的严巨头和天道盟禹宗主最近交恶,双方的手下这几个月来已经暗中激斗了十多场,光是陨落的金丹期弟子不下十余人,而其他受伤的低价弟子更是难以计数!”

  “吴道友,在下对此事也略有耳闻。据说是两家的嫡系弟子,在琅娜秘境内争夺一件宝物,生恶斗,引两大仙宫的仇杀。究竟是什么宝物,居然令两大仙宫大打出手争夺?。小

  “还能是什么,自然是名震东海的旭牛鼓了”。

  “什么!?居然是这件大神通古器!究竟是怎么回事?”

  “据说是严巨头的嫡系后竟严豪,在琅挪秘境内现了这一个大神通古器。可是严豪却离奇身亡陨落,而有这本事干掉严豪,只有天道盟禹宗主的嫡系后裔禹维风。当时他们两人是一起率领大队修士。进入琅娜秘境的。严家一口咬定,是禹家弟子下的手。可是禹家一口否认,反而称禹维风被严豪给暗算了。这笔糊涂账,谁也算不清楚。”

  叶秦听了一会儿,终于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他闭关炼剑四个月,很娜秘境通道开启的风波才刚刚平息,而旭牛鼓的出世的消息,却引来的更狂的风暴。禹宗主和严巨头,都在指责对方杀了自己的弟子,夺走了旭牛鼓。这一波的风暴,有越演越烈,暗涛汹涌的趋势。

  不仅如此,其他天道盟各大宗主,天魔幕各大巨头,以及众多窥视此物的仙宫,都派遣出大量的修士,寻找严豪、禹维风二人的下落,试图夺取旭牛鼓,这件名动东海的大神通古器。

  一时间,东海修仙界都因为旭牛鼓出世的消息,震动,陷入了动荡不安之中。

  要知道,旭牛鼓是仙妖大战最有凶名的古器之一,此鼓现世。对东海修仙界来说既是庆幸之事,同时也伴随着战火和灾难,从无例外。

  东海修仙界有传言,每隔万年,必有一场旷世的仙妖大战一要么是妖族大举入侵东海诸岛,要么便是仙人进攻妖族的妖海。算一算时间,距离上一次旷世绝伦的仙妖大战,已经是万年前的事情。东海修仙者和妖族修士,曾经在仙妖大战中陨落无数修士,如今也恢复了元气,双方的修士都在大幅增多。精兵强将无数。

  恰好旭牛鼓再度现世,更印证了这个仙妖大战将会降临的说法。

  东海修士自然人心动荡,一种大战在即的紧迫感油然而生。

  不过,仙妖大战,也不是说生便会生。

  甚至可能未来数十年,数百年,东海修士和妖族恐怕也未必真能打起来。毕竟仙妖大战,涉及到太多太多的修士,根本不是谁想轻易动便能动的。

  所以,众修士现在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抓紧时间修炼,增强自身实力。

  echo处于关闭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