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450 小城扬威

450 小城扬威

  叶秦听了这些消息,惊骇之余,心中却似疑惑不解。

  关于馗牛玫、杀禹维风的事情,只有他和周瑶、廖晓楫、金中山、潘霖等五人知道详情。其他的修士,是不可能知道的。

  外界既然传出了风声,肯定是周、廖、金、潘四人当中有谁泄露出去的消息,让外界知道了馗牛鼓出世了。可让他疑惑的是,传闻跟真实相差大了。

  真相已经被掩盖住,演变成了严豪和禹维风之间的对杀,进而令严巨头手下的天魔盟和禹宗主手下的天道盟势力急剧交恶。

  叶秦对东海修仙界的势力格局了解甚少,当然不知道是谁在暗中操纵局势,兴波浪。叶秦压抑住心头的震惊,低头,细细着灵酒,陷入沉思之中。

  馗牛玫这件烫手无比的大神通古器,正在他腰间的一个大型储物袋中的独立空间内。以他的实力是根本不可能长久占有馗牛鼓的。

  五大宗主和巨头,还有众多的仙宫的修士,都派遣出大量的金丹修士,寻找馗牛鼓的下落。更有元婴期老祖,也试图夺取馗牛鼓。一旦被人知道馗牛玫在他的手中,恐怕他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现在这混乱的东海局势,对他来说十分危险。

  他得尽快回紫剑宫,把这馗牛玫交出给紫剑宫宫主周昱才好。纵然有天大的麻烦,也让紫剑宫宫主去扛着。“褚会主,那人就在这辟仙楼里面,小的亲眼看见他了!正是您老要找到仇家。”

  醉仙楼的外面,几名仆从打扮的筑基期男,领着一名褐衣中年人来到醉仙楼外。那褚姓中年人是金丹中期修士,似乎颇有身份。

  另外,还有名金丹期修士一名黄袍老者,断臂青衫壮汉,以及一名白衣男,跟随在褐衣中年人身后,朝辟仙楼疾冲来。

  叶秦感到有数道凌厉的神识扫过自己,顿时心中一凛,目光朝窗外望去。“好小,果然还躲藏在这里,别让他跑了!老在找了好几个月,终于把你给揪出来了。”

  那名断臂的青衫壮汉,正朝叶秦怒瞪而来,出怒火滔天的厉吼“给老滚出来,今日老要一血前仇,宰了你!”“多谢褚老弟,帮我兄弟找到仇家。呃,还请褚老弟出手助我等一臂之力,事后必有酬谢!”黄袍老者朝那褐衣中年人道。

  “哪里哪里,找个人只是小事一桩。葛兄,你们还是先把仇给报了,回头咱们喝酒,畅饮一番,以叙昔日旧谊。…”“你们人应该足以收拾他,我就不必出手了吧。”

  褐衣中年人连忙道,然后朝醉仙楼上望去,现黄袍老者人的仇家,仅仅只是一名金丹初期修士,顿时颇感不以为然,以为胜券在握。“阴魂不散,这几个居然还敢找上门来挑衅!几个月前,我忍了一口气,现在不想再忍了。”叶春心头一怒,冷笑。

  “想杀我,看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

  叶秦身形一晃,从醉仙楼内消失,接着出现酒楼外数丈高的空中,御剑凌空悬浮,冷漠的俯视着下方名寻宝修士,赤裸裸的藐视。“上!”

  葛老者,断臂的魏壮汉,白衣男,脸色气的煞白,勃然,各种抛出数件顶阶法器、,一起朝半空伞的叶秦杀了过去。

  临海城这个地方,有些特殊,外来修士多,鱼龙混杂之地。所以城里的巡逻队、守卫,并不会管私人恩怨。

  只要别砸了其他修士的楼阁,别招惹到别的修士就好。旁的金丹修士也不会插手私人之间的斗法,反而看热闸。

  醉仙楼内,还有附近的楼阁,街道,都伸出众多的脖,数计、数千计的筑基修士,金丹修士,看热闹,轰然叫好声,唯恐不乱。甚至还有一些元婴期修士,也在楼阁豪华厢间内,颇有兴致的看热闹。

  名金丹初期中期修士,一名金丹初期修士,这场斗法没有多的悬念。唯一奇怪的是,那名遭到围攻的金丹初期修士,似乎毫无畏惧。而那围攻的名金丹修士,反而过于紧张,慎重其事的包围上去。“战决,我没工夫跟你们几个纠缠!”叶秦目光冷冽,张口一吐。

  五柄金、木、水、火、土小剑,鱼贯潋射而出,化为五柄巨剑,护卫在他的周身。金光,青芒,幽光,黄芒,火焰,交相辉映,耀日异常。“大五行剑阵,结阵!”叶秦一声爆喝,伸手五指一弹,政出一道法合。

  这道法力,先击中天藕丝音剑。天籁之音,仙乐渺渺,激荡数里方圆,令人心神恍惚。天$!丝音剑射出一道青色光华,击中南明离火剑。南明离火剑,烈焰熊熊,数里方圆的空中一片火海。

  南明离火剑浇射出一道火色光华,击中黄天厚尘剑。黄天原尘剑,黄芒暴涨,化为一柄二十丈的巍峨巨剑,坚若砻石。

  黄天厚尘剑浇射出一道黄色光华,击中金鸟耀光剑。金鸟耀光剑,金芒暴涨,如同一颗小烈日升起一般,万丈金光刺目,令人无法直视。

  金鸟耀光剑激射出一道金色光华,击中剑。天一幽水剑,幽光暴涨,一股可怕的寂天气息,笼罩了数里方圆,这股可怕的气息将城内无数筑基修士压的不敢抬头仰望。天一幽水剑最后再激射出一道光华,击中天籁丝音剑。

  大五行剑阵,五柄元神,连接成一体,形成一个封闭的循环。一股法合在五柄飞剑之间疾流动,生生不息,源源不断。

  连叶秦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单独操控每一柄元神法器都吃力,但是组成大五行剑阵之后,剑阵法力循环,消耗的法力居然低,操控起来非常轻松。“五系元神飞剑!”街道上,顿时响起无数筑基修士的惊呼声!感受到大五行剑阵的威压,众金丹修士也是凛然,震撼。

  “天哪,能操控五系不同元神法器,挥出如此强的威力,他定是五灵根修士!这是最低劣的灵根属性,居然被他修炼到了金丹期境界!”除了震惊,还是震惊。附近城区楼阁内,有不少无婴修士,识得这个剑阵,出低声诧异。“居然是紫剑宫的大五行剑阵!相生相克,完美无缺的大五行剑阵!”

  “号称金丹期内无敌的大五行剑阵,已经有好几千年没有出现过,没想到居然能在此地见到。…”,此进入金丹后期,金丹期内将再也没人是他的对手。”“有这么厉害?”

  “这是自然。绝大部分剑阵,都是取五行之一的材料,炼制而成。金剑阵,土剑阵,木剑阵,“等等。土剑阵能够克制金剑阵。金剑阵能够克制木剑阵。这是生克的必然。

  可是,五行齐全的剑阵,能够抵御所有的剑阵的攻击,更能够击破所有剑阵的防御。是唯一克制所有其它剑阵,而且不被其它剑阵所克制的剑阵。

  不过,要想挥出大五行剑阵的全部威力,必须是五灵根修士。这样多灵根的修士,修炼进展慢,在修仙界属于劣根修士,一向不被看好,修炼之为艰难。”“。不过,一旦修炼有所,战力霸道无比,前途无可限量。”

  “没想到此居然成为金丹期修士,而且炼成了紫剑宫的大五行剑阵。此身穿紫剑宫修士的道服,必是紫剑宫的弟。一二年之后,此若成元婴修士,再得到小奇剑阵,恐怕紫剑宫的兴盛,在所难免。“紫剑宫褡缘不浅啊,居然收了如此潜力的五灵根弟,一本万利啊!”“这场斗法,毫无悬念。此必胜!”

  就在附近楼阁内,不少元婴修士低声议论,街道上众多筑基修士、金丹修士还在震撼的时候。“巨木大阵!

  “大土法印!

  “蓝芒飞升!

  黄袍老者,青衫壮汉,白衣男一起操控土系、木系、水系的顶阶法器、无神法器冲上天空,施展法术,欲和叶秦一争高下。叶秦手一挥,大五行剑阵,已经朝名寻宝修士压了下来。巨木大阵,当其冲,才接触到一道金光,十余根法力凝成的巨木顿时崩解。蓝芒飞剑,被一道黄芒一拍,打的不知去向。大土法印,被青芒死死的锁压住,动弹不得。

  接着,声惨叫,葛老者,断臂青衫壮汉,白衣男名金丹修士,齐齐跌落地面。遭到重创,非死即伤。斗法才刚刚开始,便结束,也就是几个呼吸的工夫。果然是毫无悬念。■这~v…!

  在街道上观战的那名褐衣中年男,脸色上,难看至。叶秦的手段,比他想象中还要强上数倍。陡然间,他像屁股着了火一般,飕的钻进围观的修士人群,带着几名手下消失不见。

  临海城城区,轰动一时。一名金丹初期独斗名金丹初期、中期修士,一战而胜,这样的战力,可谓霸道到了点。

  叶秦冷冷的扫视了名死伤不明的寻宝修士。只是个普通寻宝金丹修士而已,实力低微,是死是活,他也没看在眼里。

  叶秦又扫视了街道众震惊的筑基修士、金丹修士一眼,旋即御剑化为一道流光,疾离城,往北方诸岛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