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451 紫剑宫主

451 紫剑宫主

  数日点后,叶秦驾驻乌云障飞抵东海北方诸岛的弄城。心渊械

  白浮城身为北方诸岛的主城,此城规模宏大繁华,拥有众多赫赫有名的仙宫,聚集的修士极众,远过临海城。

  几乎是就在叶秦步入白浮城的同时,他的行踪已经被紫剑宫修士现。周瑶的兄长周逸收到了消息,仅仅小片刻之后,便匆匆带着一群紫剑宫筑基弟子、金丹修士,迎接叶秦。

  “叶兄弟,这几介。月你去了什么地方?此处前往东海执行征讨任务。只见瑶妹子回来,却不见你的踪影。老祖宗十分担心,命我带着本宫弟子四处寻找。却一直找不到你的下落,可真是急死为兄我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周逸大步流行来到叶秦的面前,抓着叶秦的右臂,瞳孔血丝,神情抑制不住的激动。

  这位一向丰神如玉、温文尔雅的紫剑宫嫡系弟子,这几个月寻遍了数万里海域,找不到叶秦的下落,完不成宫主吩咐下来的任务,备受煎熬。此刻显得分外憔悴。

  终于见到叶秦,周逸甚至兴奋的顾不得平时的礼节了。对于他来说。能找到叶秦,便是为紫剑仙宫立下大功一件。

  “见过周兄!我回来的路上遗到几名金丹修士的纠缠,避往临海城。意外耽搁了几咋。月的时间让宫主和周兄担心受累了。”

  叶秦微微拱手一礼,语气中带着几分的歉意。

  “叶兄弟不用多说,回去再说吧。随我来,老祖宗正在仙宫等你!”周逸连忙摆手,带着刚刚回城的叶秦,匆匆赶往紫剑宫。

  众紫剑修士护卫着周逸、叶秦二人。在街道上浩浩荡荡,赶往城内的紫剑仙宫。大群仙宫修士出行。这在白浮城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不足为奇。

  周逸和叶秦二人,进入东宣殿面见宫主。紫剑仙宫,大小宫殿多达数十座,金碧辉煌,紫光异彩。东宣殿是其中一座主殿,宫主有要事时才在此殿面见修士。

  其他众多紫刮宫修士,都留在东宣殿外面,静待着宫主的吩咐。

  “拜见老祖宗”。

  “见过宫主”。

  周逸和叶秦二人来到东宣殿。分别见过周宫主。

  “不用多礼。

  周宫主身穿一袭青丝长袍,正背负双手,端坐在大殿宫主法座之上。偏偏显得气度恢弘。

  叶秦见过紫剑宫宫主的次数不多。这位宫主总给他一种淡泊朴素的感觉。这种气度,跟圣皇的冲天霸气截然不同。

  “逸儿,你也累了好几个月,先下去歇息吧。我有一点事情,要跟叶秦谈谈。”

  “是,老祖宗!”

  周逸微微错愕。没想到,此事还需要他回避。周逸不敢多想,随即退出东宣殿。

  “那物品可带回来了?

  周宫主待周逸走后,这才望向叶秦。神色淡然,不愠不怒,似乎一切皆在他掌控之中,颇有深不可测的意味。

  “禀宫主,带回来了!

  叶秦当然知道周昱说的是什么,只要周瑶回到紫剑仙宫,宫主对他们一行必定了如指掌。他立刻一拍腰间储物袋内,放出一副巨大古老的战鼓,轰的一声落在大殿中间。

  这旭牛鼓极大,有数十丈长宽。几乎把小半个东宣殿给占了。

  此鼓一出现,立刻有一股强横的威杀之气,弥漫笼罩着紫剑仙宫。

  紫剑宫东宣殿外面等候的众修士,纷纷骇然失色,不知道这股恐怖的威杀从何而来。

  大殿内,周宫主随即打出一道封印法术,将东宣殿内的气息完全给封住。

  接着,周宫主冷冽的目光盯着旭牛鼓,打量了好一会儿,神色渐渐凝重。以他元婴中期的修为实力,也不敢去正视旭牛鼓周围九个牛骷髅头的骷髅眼。

  突然,周宫主抬起单出一道数丈粗大的强横法力光柱。激射向旭牛鼓,试图驾驻这面古鼓。

  这道澎湃雄浑的法力打在鼓上,令古老的旭牛鼓泛现出黄色法器光芒。威杀气息更胜之前数十倍。

  叶秦在殿内,几乎被这股威压。给压的喘不过起来。

  可惜法力还是明显不够,周宫尖的法力泥牛入海,并未对鼓起什么作用。

  “这的确是东海修仙界失踪无数岁月的大神通古器旭牛鼓。这副旭牛鼓,单靠一名元婴修士是无法击响的。纵然是元婴期修士,至少也要十名修士合力击鼓,才能敲响。鼓声一响,方圆数千里范围,甚至万里内,会被鼓声笼罩,生灵皆会受其影响。”

  周宫主不惊反喜,沉稳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叶秦闻言,顿时咋舌。

  “鼓声居然可以震动数千里范围?这也太恐怖了点吧!”

  叶秦虽然知道旭牛鼓极为可怕,但是从来没有想过,居然如此的恐怖。

  纵然是金丹修士,想要御器飞出数千里、万里范围,也需要好长的工夫。旭牛鼓的鼓声一响。连元婴修士也不可能逃脱鼓川勿的范鼓能够释放出大范围的仙普攻“那是自然。这旭牛鼓,可是上古仙妖大战时期,最为赫赫有名的大神通古器之一,丧命在它手中的妖族修士、高阶妖兽、修仙者、力士。数不胜数。旭牛鼓的九个牛骷髅头的眼中,隐藏着无边的血海光芒。里面镇压着无数丧命在此鼓手中的生灵的怨气。若非是十三阶炮牛的骷髅眼,根本无法镇压住如此的怨气。”

  周宫主说道。

  叶秦自然知道这些。

  “只可惜,此鼓的鼓面已经损坏。没有第二张旭牛皮,可以对此鼓进行修补。这面夫神通古器已经无法再敲响,只剩下牛骷髅眼的镇压怨灵之功效。”

  周昱笑容很快收敛起来,语气沉重道,“叶秦,你身为紫剑宫金丹队长,完成任务之后,便应当立匆返回仙宫上交任务。为何迟迟四个月之后,才返回仙宫?你可是对本宫有所不满?”

  叶秦微微一惊,周昱这话责问的非常突然。

  他心中一凛,避开周昱凌厉的目光。道,“宫主,我在琅挪秘境夺了旭牛鼓之后,中途因为遇到三名寻宝金丹修士的纠缠,不得不和周瑶等人分道扬镀。去了临海城因在临海城炼剑,耗去了四个月。剑一成。便立刻赶回白浮城。”

  “这些只是你的托辞而已!”

  周昱听完,面无表情,说道,“你既然能甩掉三名寻宝金丹修士进入临海城,那么顺利回到白浮城,也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回到白浮城。你一样可以炼剑”并不一定耍留在临海城炼剑。

  可是,你却偏偏选择在临海城落脚,而且一待便长达四个月。为了避开那三名寻宝修士,为了炼剑。只是一个引子。你在临海城待了如此之久,真正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你还无法信任紫剑宫。”

  “你心中很是迟疑,效这样把名震东海的大神通古器旭牛鼓,交给本宫,究竟对不对,会不会太草率了?”

  周昱深沉的目光望着叶秦,让叶秦忐忑不安,他微微叹道,“当然了,你之所以迟疑,这也不能全怪你。此鼓的归属问题,对你,对整个东海修仙界,这都绝不是一件小事。不论是哪一个仙宫的元婴后期修士得了旭牛鼓,威望都将爆涨。成为天道盟北方宗主的机会必将大增。天道盟五大宗主之一的北方宗主,可以号令整个东海近十分之一的修士,地个可谓是无比的尊荣。权势无比的庞大。你若是将旭牛鼓。献给未来的天道盟北方宗主,立下起无比深厚的功勋。有宗主为后台,自然不用担心自己在东海站不住脚跟。”

  “此外,你还在担心,献出了此古器,本宫有没有这个本事牢牢霸住这面旭牛鼓?会不会被其他更强大的元婴修士抢夺走?要是鼓被其他修士给抢了,那你献宝给本宫的举动,可就等于白费功夫。还不如趁早找其他实力更强的元婴修士献宝。这也至少还能得上一份人情。所以。你一直不能确定,是否把此鼓交给本宫,助本宫日后成为天道盟的北方宗主。”

  “因此,你多了一个心眼,这才在临海城待了长达四个月,一边炼剑。一边琢磨其中的利害,顺便看看紫剑宫有什么反应。你在临海城静待了四个月,考虑的差不多了。剑也炼成了,这才返回白浮城,准备将古器献出来。”

  “不过,本宫向来赏罚分明,不论你之前犹豫了些什么,你既然带回了旭牛鼓,便是为紫剑宫立下天大功勋。本宫绝不怪罪你。”

  周宫主侃侃而谈,丝毫在述说一件跟自己毫无关系的事情,把叶秦在临海城驻留四个月才返回白浮城的真正原因,剖析的一清二楚。

  “只是让本宫有些好奇的是,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你最终下定了决心返回白浮城,将此鼓交给本宫?”

  叶秦无法置信的望向周宫主小震惊的完全说不出来。他完全没有料到,这位周宫主居然一下就点出了他在临海城停留四个月的真正用意。

  周宫主说的这些,跟他心中的小盘算几乎一样。

  叶秦不由露出苦笑。他原本以为自己盘算的滴水不漏。没想到紫剑宫宫主心智如此之深,把他的盘算给看的一清二楚。

  “宫主说的不错,我的确是因为这些原因,在临海城待了四个月,才返回白浮城。之所以回来,因为宫主手中,有我想要得到一件东西。我想来想去,除了宫主之外,恐怕没有其他人能够给我。”

  叶秦沉吟了一下,索性承认了周宫主所说的这些。想蒙蔽这位智谋深沉无比的紫剑宫宫主,难度非一般的高。

  再说,他只是紫剑宫的客卿修士。如果紫剑宫宫主因为这个原因容不下他,走人便是。东海修仙界。有的是地方让他修炼。“哦,是行么物品,让你非得到不可?”

  周昱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