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455 挑战闹剧

455 挑战闹剧

  叶小侄,宫主说你是五系灵根,不知道每一系灵根的潜质各是多少?”太上长老周鸿神色惊讶,出言问道。“老夫最近研究了一门灵根潜质辨识术,先待我来查看一下!”

  三长老周祥略施法决,双瞳出一道淡淡的蓝色光华,从叶秦身上扫过。叶秦顿时感觉自己似乎被**观看了一般。

  周详目中光华很快敛去,不由出惊叹“确是五系灵根,而且每一系灵根都至少是十五以上,蔡灵根恐怕能有八十以上一、这样的五系灵根,如果修炼别家的仙术,一生未必能有什么成就。但是修炼紫剑宫的紫剑诀,这却是极好无比的灵根属性,能够挥出大五行剑阵的威力。“每系高达十五点以上?而且如此均衡?”周宫主和另外三位长老闻言,顿时都露出惊色。

  “这是当然,老夫研究出来的灵根辨别法术,对金丹修士虽然测的不是太准,但是也**不离十。不信你们问问叶小侄儿,看看他的灵根究竟是多少!”

  周祥听到宫主和其他几位长老的惊色和质疑,不由哈哈笑道「“这可是可遇不可求的顶级五系灵根啊!当年我紫剑仙宫开山老祖的紫剑神君的灵根潜质,也不过如此而已!”

  叶秦听着宫主和四位长老的争论,头皮麻,感觉自己像是赤身孩童被一群眼冒精光的高阶修士打量,说不出的难受别扭。

  一名修士的灵根,只有用量天尺才能测的精准,而且必须是修仙之初的练气初期进行测量。如果修炼到了后期之后,体内大量灵气的干扰,就算用量天尺都测不准。而且对于每一位修士来说,自己的灵根潜质,这都是机密。

  因为每一点灵根的差距,都意味着修炼一层境界所需的耗时不同。这关系到自身修炼的方略,选择怎样的修仙秘籍,以及修炼进展度,绝不会轻易对外人言。

  若是被仇敌得知自己的灵根潜质,几乎能够依据灵根属性推算出修行的进展,以及渡小天劫、大天劫的准确时间。

  一旦被仇敌抓住时机,在渡大小天劫最虚弱的时候遭到袭击,那是极为危险,甚至丢掉性命的事情。

  叶秦哪里想得到,自己的灵根禀赋居然被三长老周详给一眼日测出一个大概来。虽然目测的不准确,偏差近了二十点灵根潜质。但这也足以令叶秦头皮麻,感到不安。

  “三长老真是好眼力!晚辈的五系灵根,确实是每系都是十五点左右。晚辈当年成为修士时懵懵懂懂,测量灵根潜质太晚,只知道一个大概敕,不清楚具体是多少。”叶秦硬着头皮,不动神色的恭维道。“看,果然都是十五以上吧!我研究出来的灵根潜质辨识仙术,还三长老周祥为自己测中叶秦的灵根潜质,自得的哈哈大笑。“好了,各仙宫的宾客差不多到齐,太上长老是不是也该宣布叶小侄担任紫剑宫新长老一事了!”周宫主笑道。

  就在紫剑宫宫主、四大长老和叶秦谈话的时候,大殿内众金丹修士的目光一下炙热起来,惊诧的望向叶券,低声惊呼,骚动,殿内嗡嗡声一片。

  “紫剑宫新任长老的人选,难道会是这个金丹期一层修士?”

  这小子是谁,怎么从未听人说起过?”

  其实,就连周瑶、廖晓梓等人,也纷纷露出惊色,她们只知道紫剑仙宫有重要的事情会生,却并不知道是叶舂即将出任紫剑宫第五位长老。

  等周宫主、四大长老和咋上秦谈完,在殿前站立,殿内众金丹修士才静下来。

  另外,还有其它仙宫的数位元婴修士,作为贵宾,也出现在紫剑大殿内,见证此事。

  “诸位,老夫以紫剑宫长老会会主的身份,正式任命叶秦成为紫剑宫第五长老,成为紫剑宫长老会成员,执掌‘战令,司职。战令一出,凡本宫弟子,不得抗令。”太上长老周鸿将一块紫幽光泽的紫剑宫长老令牌,赐给了叶秦。

  叶桊神色郑重的双手接过长老令牌,举过头顶示众,正式成为紫剑宫排位第五的长老。而后他将长老令牌收起,面色沉稳,向大殿众修士看去。“不会吧,真的是他!?之前的猜测,得到印证,大殿内众金丹修士顿时轰然喧哗起来。

  不论是紫剑仙宫的金丹修士,还是众观礼的其它仙宫贵宾,元婴修士,都被这个宣布给震惊住。

  按照惯例习俗,东海各大仙宫,都以元婴修士为长老,极少有例外。纵然有极少的例外,也至少是金丹期九层岌峰修士,距离无婴期境界一步之遥。

  毕竟身为仙宫的长老,权位极重,非实力高深的高阶修士,无法服众。

  可紫剑宫的新任的第五长老,居然由一位小小的金丹初期修士,这简直是前所未闻之事。

  而且紫剑宫修士当中很大部分金丹修士,从未听过叶秦的名号,甚至在今日之前从未见过叶秦。这小子是谁?太上长老怎么让一个金丹期初期」修士,出任紫剑宫第五长老,执掌‘战令,这样重要的司职?”“仙宫的长老,一向只有元婴老祖宗才有资格担当长老重任。此子有什么本事,居菇能位居长老之位,和元婴老祖宗并列?”

  “不行,这小子才金丹期一层的修为,也太低太低了,比我都低,比仙宫内的绝大部分金丹修士都低。老子不服!”“太上长老,万万不可啊!紫剑宫从未有此先例,让金丹初期修士大殿内的金丹修士们,震惊之后,喧闹起来。尤其是周氏修士,反应最为激烈,纷纷站了出来,高声出言反对。这可不是开玩笑,长老权威极重,甚至能惩罚他们这些周氏金丹弟他们这些周氏金丹修士,怎么可能甘心让一个外姓修士,一个区区金丹期一层修士成为长老,站在他们这些周氏的金丹中、后期修士的头顶上,肆意妄为号施令。他们是绝对不服的。

  至于紫剑宫的外姓金丹修士,反而纷纷暗喜,并未喧闹。叶秦成为长老,他们岂不是也能沾光。“太上长老。万万不可啊!新增长老,必须极为慎重,怎么能让金丹期一层修士出任长老?这要是传出去,恐怕遭到北方诸岛其它仙宫嗤笑。”“过请老祖宗收回成命!”

  周宫主眼见紫剑宫周氏金丹弟子们纷纷站出来高声反对,不由微皱眉头,他早料到宫内会有修士反对,可没想到反对的声音这么大。

  叶秦将馗牛鼓带回紫剑宫是绝密之事,只有仙宫寥寥数名高层知道。其它绝大部的金丹修士,都不知道叶秦带回馗牛鼓的事情,当然不会理解为什么突然晋升叶秦为紫剑仙宫第五长老的决定。

  他之前和仙宫其他四位长老商议过,都认为叶秦功勋足以成为第五长老。只是这份天大的功勋,决不能公诸于众,否则引来其它仙宫对馗牛鼓的窥视,十分麻烦。所以只能找其它的借口,让叶秦成为紫剑宫长老。

  “肃静!叶秦乃是紫剑神君留在中土一脉的弟子,如今成为东海一脉紫剑宫的长老,两脉合一,从此不分彼此。本长老的任命,自然有本长老的道理。”太上长老周鸿低沉喝道,不怒而威。大殿内,刹时鸦雀无声,骚动消失。

  没人敢绁太上长老的窖头。太上长老的权威,是不容易置疑的。只有太上长老有权任命长老,连宫主都无法反对,更不要说普通修士了。

  “老祖宗,按照天道盟仙宫传统,有宫内弟子不服,可以对长老进行挑战!我要挑战那姓叶的小子,掂量掂量他的分量,免得日后出去丢咱紫剑仙宫的脸!”

  周氏金丹弟子当中,有一名有些傻憨的青年汉子,毫无惧色的挺胸站了出来。太上长老周鸿不由皱起眉头,望向周详。三长老周详也无奈的摇了摇头。

  那口出狂言的金丹弟子,是他的嫡系玄孙周大武,而且是紫剑仙宫内出了名的愣头青,灵根天赋甚高,但是脑子天生有些傻愣,莽莽撞撞,连太上长老也敢顶撞。

  太上长老周鸿自然不能跟周大武这愣头青一般计较,瞥了叶秦一眼,既然知道叶秦炼出了大五行剑,对叶秦的实力可以说信心十足。

  太上长老周鸿反而优哉游哉道“弟子不服,当然可以对长老挑战。不过按照惯例,这种挑战,只限于同层阶修士进行挑战。高出层次修为的修士,不允许出手。你们谁有本事能战胜叶小侄,尽管挑战便是,本长老主持挑战。”

  周昱宫主、其余几位长老们不由暗道一声佩服,姜还是老的辣,一句话便把众金丹弟子的挑战,给挤兑的不成样。

  大殿内,喧哗闹腾的数十名周氏金丹修士,顿时傻眼。

  因为叶秦修为有些低,才金丹期初期一层。

  他们绝大部分都金丹中期、后期,过了叶秦的修为,所以不舱出手。只有同样是金丹期一层的修士,才允许进行挑战。可是,这样的金丹修士只有寥寥数人而已。

  他们这些周氏金丹修士本来还仗着自己修为高,想欺负一下叶秦,没想到这如意算盘完全打不响。

  “叶小侄,你是否接受挑战?”

  太上长老周鸿,转头朝叶秦问道。

  “当然!我接受殿∽何一位金丹初期修士挑战。”叶秦淡淡说道,一副毫不介意的模样。

  如果连同阶修士的挑战都应付不了,他又怎么当稳这紫剑宫的长老。既然宫主和长老都不反对挑战,那他拿某些不服气的周氏弟子来立威,这是很必要的。叶秦足下轻轻一点,凭空横移数十丈,闪甚至大殿的中央。

  “金乌耀光剑、天籁丝音剑、天一幽水剑、南明离火剑、黄天厚尘剑…”“大五行剑阵,疾!”

  他有心立威,张口吐出五柄小剑。转眼间五色光芒四射,旋即化为五柄威势凛凛的巨剑-,凌空倒立在自身周围,组成一个一体的大五行剑阵。“谁来挑战?在下奉陪。”叶秦手控大五行剑阵,异常冷静环视着馊内喧闹的金丹修士。

  大五行剑阵只是他的一小部分实力,他不介意用大五行剑阵在紫剑宫内竖立自己的威望。

  整个殿内,众金丹修士被震性,寂静了一刹那,再度陷入混乱喧嚣之中。“天哪,五系元神法器,大五行剑阵!?_→周氏弟子也没有一个炼成的,他怎么炼成了?”紫剑宫的几名声称要挑战的周乓冉丹初期弟子吓了一跳,脸色都绿了。面面相觑,露出畏惧,没有-一个敢上前。他们身为紫剑宫的周氏弟子,哪里会认不出紫剑宫的看家本事。“修炼大五行剑阵要求极为苛刻,一旦练成,防御力、攻击力都强大无比的剑阵。”

  “纵然是紫剑宫的周氏弟子,也极少有人去修炼大五行剑阵。毕竟,可不是谁都是生来五系灵根,适合修炼大五行剑阵。修炼的更多的,反而是单系剑阵,比如水系剑阵、土系剑阵、金系剑阵、木系剑阵、火系剑阵等等。如果没有五系灵根,却强行修炼大五行剑,剑阵的威力恐怕难以挥出十分之一。”

  “任何一个单系剑阵,都无法和大五行剑阵进行抗衡。大五行剑阵五行俱全,具有强烈的生克效应,可以克制金、木、水、火、土所有单系剑阵。而单系剑阵则没有这种效应,水系剑阵只能可以克制火系剑阵,却又被土系剑阵克制,无法克制其它剑阵。”

  这小子…”“叶小长老炼成大五行剑阵,必定是五系灵根修士。紫剑宫沉寂了数千年的大五行剑阵,看来要在他的手中扬威了。难怪宫主和长老会如此拉拢他!”

  先前还口口声声要挑战,闹的不可开交的周氏金丹初期弟子「哪里会不知道大五行剑剑阵的厉害,号称同阶无敌,一下都畏缩退却。

  而周氏的金丹后期弟子,虽然实力强横,却碍于挑战的等阶限制,无法出手挑战。

  叶秦环顾众周氏金丹初期弟子,见没有一个敢再出来挑战,心中不由冷嘲。这些周氏弟子也都是见风使舵的角色,只会拣软柿子捏,一旦现对手是块极硬的石头,他们自己却先软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