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456 上汤宫的邀战

456 上汤宫的邀战


  东海各个仙宫嫡系弟子向来傲慢,认为自己地位高人一等,打心眼里瞧不起那些非仙宫嫡系出身的修士,更不要说是从中土修仙界来的散修士了。

  紫剑宫的周氏嫡系弟子,当然也不例外,浑身上下都不由自主的透露出这种凛然傲气。“太嚣张,居然敢用周家的紫剑诀对付周家弟子!我纵然不敌,也要斗你一斗,看看你有几分本事!”

  周大武怒气冲天,粗红的脖子一横,大手一按储物袋,放出一柄火系元神法器和几柄高阶火系飞剑,要冲出去和叶秦斗法。

  可是周大武还没有来得及催动法力驱使飞剑,旁边伸出一只打手,一把便将周大武的肩头给死死按住,沉声喝道“住手,你才炼成一柄元神法器,加上几柄高阶火系飞剑,战力比瑶妹还不如,就敢跟叶兄弟交手,上去也是丢人现眼!剔闹了,退下。”

  周大武转头一看,挡住他的居然是周逸这位周氏首席金丹弟子,不由急声嚷道“逸哥,明明是他在咱紫剑宫嚣张跋扈,我教训他一下有什么不可,你不出手教训他,怎么反管起我来了!?”

  周逸瞪了周大武一眼,没理会他,带着几分歉意向叶秦道“叶兄弟既然升任长老一职,我们从此便是自家兄弟,不分彼此。大武脾气莽撞,若有冲撞,还请叶兄弟不要介意,比试就不必了。日后我们兄弟还需一起为紫剑宫兴盛尽力。”“周兄客气了!我既然担任紫剑宫长老,自当为紫剑宫尽力。”叶秦神色如常的说完,一招手,收回了五柄元神飞剑。

  殿内周氏金丹弟子心中纵然有一百个一千个不服,在周宫主和几位元婴长老有心让叶秦成为长老的情况下,也拿叶秦无可奈何。“叶小长老目前的垮为和实力虽然低了一点,但走过上一二百年,修炼到金丹后期,相信便无人再敢说这话了。”

  太上长老周鸿,气态神闲,见大殿内的众周氏金丹弟子都不再闹腾反对,这才背负双手朗声笑道“既然没人挑战,叶小侄便正式出任紫剑宫第五长老一职。好了,接下来…”“0”

  就在大殿内外众修士乜L为庆典即将顺利进行的时候,突然一个火爆悍烈的声音,远远的从殿外传来。“哈哈,周鸿老弟,紫剑仙宫新晋任一伍长老,怎么忘了邀请老友我前来相贺啊,太不够意思了吧?”

  那火爆声才响起,便见一片气势汹汹的赤云,如烈焰一般燃烧,夹着隐隐的风雷之声,转瞬及至-0

  紫剑仙宫没有护宫阵法光幕禁制,但是这禁制对那片数十丈赤色红云几乎没有起到任何效果,一只蒲扇般大手突然从赤云内伸出,往护宫光幕上轻轻一按,呼的撕裂开一道口子,从半空中冲入仙宫内。

  殿内的众金丹修士大惊,不敢阻拦,湖水一般退开,竟然让那赤云卷入大殿内,占了一片偌大的地方。

  叶秦也不由自主的退后了十余丈,吃惊的看着这片赤云。这里是紫剑仙宫大殿,而且还有五位元婴修士同时在此,什么敢如此放肆!只见一位圆球一般矮胖老者,从赤云中迈步,现出身形。

  这位矮胖老者身穿大红视,手持一杆红丝拂尘,头戴大红冠,一张肥厚的老脸上满是暴烈之气,颇有些有些不伦不类的模样。

  殿内众金丹修士都怔了一下,不少人被老者滑稽的模样给逗的几乎噗嗤笑出来,但是被矮胖老者厉目一瞪,赶紧收敛,保持严肃。

  紧跟着,数十名身穿大紫大红衣裳,或英武不凡,或娇艳美貌的男女金丹修士,在矮胖老道的身后赤云中钻了出来,出现紫剑大殿内。

  那红袍老者修为极高,蛮横的没边。但是那些大紫大红衣裳的金丹修士,没有那么狂妄,知道这是紫剑仙宫的地盘,没敢太过放肆,安静的站在矮胖老者的身后。“上汤仙宫的大长老,红摩老祖,赫赫有名的元婴后期修士!他怎么带人来了?居然直闯紫剑宫大殿,真是嚣张!”

  “在东海北方诸岛,除了紫剑仙宫有意问鼎天道盟北方宗主之位外,还有几个实力雄厚的仙宫,不亚于紫剑仙宫,也一直在窥视宗主大位。这上汤仙宫便是其中之一,上汤宫的宫主公然声称要将北方宗主之位夺到手。红摩老祖趁着这个时候来紫剑宫,只怕是挑衅来了,要给紫剑宫一个下马威!”

  在殿内观礼的紫剑宫金丹修士,还有受邀而来的宾客,脸色都是大变,嗡嗡议论声一片,显然非常忌惮这位红袍老者。

  “红摩真人驾临,真是稀客啊!我紫剑宫新晋一位长老,请了一些亲朋好友在仙宫内小聚,却是不敢烦劳尊笃。不过真人既然来了,那就是我紫剑仙宫的贵宾,还清真人列席观礼!”

  站在大殿之上的周宫主徽皱起眉头,对那红袍矮胖老者冲入紫剑宫大殿如此放肆之举,并未动怒。“哈哈,周昱老弟,不用客气。不知道紫剑宫新晋任的长老,是哪位老弟?”

  红袍老者没有把周宫主放在眼里,东张西望,在殿内找了小半天,最后不小心看到了站在他前方十余丈外的叶舂,露出诧异之色“不会是你小子吧?”“呃,正是晚辈!”叶秦神情有些尴尬,欲言又止。

  他手中正拿着一枚紫剑宫长老令牌,无疑便是紫剑宫新晋升的第五长老,这还用多问吗!

  只是红袍老者从一进入大殿,便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才会找了半天,才发现正主就在前面不到十丈之处。

  “金丹期一层的长老?居然不是元婴期长老?_、紫剑宫果然有气魄,居然打破东海仙宫无数年的惯例,让一名金丹一层修士出任仙宫长老,恐怕在整个东海也是旷世绝伦之举。却不知这小子有什么本事,居然成为紫剑宫长老,地位与我等仙宫长老相齐?!难道紫剑宫没人了不成?”红袍老者诧异的差点跳起来怪叫,显然没有料到紫剑宫新任长老,修为如此之低。周宫主心头大怒,紫剑宫的内务事,什么时候轮到上汤宫来指手画脚了。红摩老祖大摇大摆的来紫剑宫挑衅,这绝非小事,所图匪浅。

  在天道盟有五大宗主,北方宗主大位,日前由禹宗主主持。禹宗主统御的白浮仙宫,无疑是北方诸岛,势力最强大的超一流仙宫,可以号令整个北方诸岛仙宫。

  可是,禹宗主寿元所剩无几,肯定要在坐化之前退位。白浮仙宫后续无人,也无法再长久保持超一流仙宫的地位,顶多只能维持数十年时间。接下来,便就数紫剑仙宫、上汤仙宫、万罗仙宫、乌奴耳仙宫等等,寥寥数个北方诸岛第一流仙宫势力,有问鼎北方宗主大位的实力。这几个第一流仙宫之间,明争暗斗的极为厉害,谁也不肯轻易相让。

  今日来上面挑衅找碴,想让紫剑宫出丑的,便是上汤仙宫的大长老一一红摩老祖。如果被他得逞,不但会损及紫剑仙宫的颜面,更会伤宫内修士的士气。

  周宫主隐忍着心头的怒气,道“☆谁出任紫剑宫长老,这是我紫剑宫的事情,似乎和真人无关吧!真人怎么管起我紫剑宫的事情来了?”

  “确实和本真人无关。不过,堂堂东海仙宫长老,居然不是元婴修士,我们东海仙宫还有没有脸面在东海立足,如何去面对强大的妖族修士?我本来还想亲自领教一番贵宫新任长老的实力,现在看来是不必了。本真人也不欺负这小子,就让我的几位金丹期徒儿,领教一下责宫新人长老的实力吧!”

  矮胖老者高声“周昱老弟、诸位长老,应该没意见吧?可不要说你们堂堂一介仙宫长老,居然连我的几个徒子徒孙都斗不过,那可笑掉大牙了。

  周昱宫主看了一眼红摩老祖带来的众金丹弟子,深深的望了红摩老祖一眼,知道他们是有备而来,不容易打发,淡淡道“今日是我紫剑仙宫晋升长老庆典,不适合斗法。真人若要让弟子比试斗法,不如另择一个好日子,召开北方诸岛斗法大会,各个仙宫金丹弟子一起切磋较量,岂不是更痛快!”“那是另外一码事,日后的夸日后再说。本真人就想看看你们这位新任长老的本事。择日不如撞日,就现在比试一番吧!”

  红袍老者大大咧咧说完,自顾自的朝身后上汤宫的男女修士,喝问道“你们谁上去和这位紫剑宫‘小长老较量一下?修为太高,超过金丹中期的就不要上去了,免得紫剑宫说我上汤仙宫欺负人!”“老祖宗,我来吧!”

  立刻有一名身材英武高挑,金丹期二层的红衣青年出来,他打量了叶秦一下,见叶秦面相陌生,从未闻名,不由冷笑,生出轻蔑之心,道“我高出你一层修为,虽然有些不公。但是今日前来这里的上汤宫修士当中,只有区区在下的修为最低,没办法,只能勉为其难出场了!”“杜老弟,你的修为最低,这位小长老就交给你了!”“让我等看看这位小长老的实力,可别让斗法结束的太快了。上汤宫的数十名金丹修士闻言,纷纷哈哈大笑。

  “杜清良,上汤宫赫赫有名的天才修士,风灵根超过七十以上。十二岁筑基,二十一岁结丹,年龄不到二十五岁,便已经是金丹期二层修士,极有希望成为元婴修士。”

  “这杜清良是红摩老祖的嫡系子孙,在上汤宫金丹修士当中能排进前五位,精心培养出来的嫡系修士,在金丹初期修士当中,绝对是顶尖级的实力。他的实力,甚至比白浮宫的禹维风,也不相上下。就算对上金丹中期修士,也有获胜的可能。”

  殿内外众金丹修士、筑基修士,顿时发出纷杂的惊呼。上汤宫杜清良的名气显然极大,居然引起一些筑基修士的骚动。

  周昱宫主脸色有些发青。

  他朝太上长老周鸿望了一眼。

  太上长老周鸿,淡淡摇了摇头,表示无妨“既然要比试,那就比吧!”0他对叶秦是有信心的,要打就打吧。况且,任命叶秦为长老是因为叶秦立下的天大功勋,而不是因为修为。他也正好可以借此看看叶秦的战力。

  “好,这场斗法点到为止,可别伤了这位小长老!若是伤了他,丢了紫剑宫的颜面,可有损我上汤宫和紫剑宫的交情。

  红摩老祖大笑。

  “是,老祖宗,孙儿知道分寸!”

  杜清良微笑,摇身化为一股清风,飕的凭空在大殿内消失,出现在百去之外,紫剑大殿外。然后转身,一拍腰间储物袋,飞出多达十余柄淡红色的数寸小飞剑。

  这些飞剑也不知是什么材质,极薄如纸,坚硬无比,而且剑身隐约透明,宛如蝉翼一般,环绕着杜清良快速飞旋,无法停止,剑身微微轻颤,纷纷发出清脆的鸣声,轻而易举的割裂着空气。

  紫剑大殿外数千名筑基修士纷纷避让开一大片的空地,殿内数百名金丹修士也纷纷涌了出来,准备观战。“杜清良的十氽柄顶阶法器蝉翼剑,属于风系,不在五行之内,列小三奇之中。攻击速度之快,不可思议。”“叶秦的大五行剑阵,可以克制五行内的其它剑阵。不论是金、木、水、火、土剑阵,都能够压服克制,却克制不了风系。”“各有优劣,难说谁占上风。”

  周昱宫主,太上长老周鸿,以及周殇、周详、周蓉等长老,颇有深意的相互望了一下。

  杜清良手控制着十余柄高阶飞剑,冷声喝道“上汤宫杜清良,金丹期二层,主修风系法术和剑阵,顶阶法器,蝉翼风遁剑阵,领教一下紫剑宫‘小长老,的仙法、剑诀!”叶秦从殿内缓步走出来,神色平静,旁人从他的面容上根本看不清楚他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