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457 瞬间击败

457 瞬间击败

  杜兄,好样的!把你的压箱绝学,施展出来,让这小子看看,咱们这些仙宫修士的厉害,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比的。

  紫剑宫主大殿前的广场上,不少仙宫出手的金丹修士、筑基修士,纷纷大声叫嚷,为杜清良鼓劲。

  毕竟杜清良的风系天才金丹修士的名声,各个仙宫修士都早有耳闻,而叶秦则属于默默无闻的那种,许多金丹修士甚至不清楚是他从哪里冒出来的,不知道走了什么运气,一步登天成为紫剑仙宫的长老。自然,大部分的修士都更为看好杜清良。纵然是元婴修士,这些千年寿元的老祖,也更看好杜清良。只有极少数修士,看好叶秦的实力。皇甫冰儿,她是无条件支持叶秦,丝毫不会认为叶秦胜不了杜清

  另夕卜还有一个角落的几名冷眼旁观鹄筑基期九层修士,对杜清良颇不以为然,低声交头接耳。

  “杜清良,他算什么东西!上汤宫大长老的嫡系后裔,金丹二层修士,号称风系天才修士,其实也就是修为比老子厉害那么一点点「名气比老子稍微高出一点点而已。他能跟禹维风这位宗主嫡系后裔相比么?禹维风是什么下场,哼哼~-…”』杜清良觉得自己在上汤宫有几分实力,在白浮城有几分名气,便不自量力,去挑战叶兄,真是不知死活!

  金中山不屑的低声冷哼“想当初老子也是聚宝宫有名头的金丹修士,没把叶兄放在眼里,结果去了趟海上,还不是乖乖服软认个小弟。等杜清良跟叶兄斗过一场之后,就知道他看走眼了。”

  “金兄所言正是,你、我二人,还有周、廖两位师妹,在各自的仙宫都是有名气的金丹修士,不比那杜清良差多少,但是我等也不敢有和叶兄一争高下的念头。叶兄向来低调,见过他出手的人少之又少,纵然是金丹中期修士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叶兄击败杜清良,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问题是,需要一炷香还是两柱香的时间。”潘霖手中摇着一柄玉扇法器,神情颇为认真的说道。“一炷香足够了。”金中山想也不想,直接说道。

  他心中还嘀咕了一句,叶秦对付他的话,恐怕一炷香都不用,对付杜清良耗费一炷香工夫,已经很给面子了。这番话对话,引来周围一些筑基修士的侧目和白眼。

  但是见金中山、潘霖也不过是筑基修士而已,众人只是当笑话听听而已,没人当真。很快淹没在众多吵杂的声音当中。殿前广场上的吵嚷,丝毫没有影响到即将斗法的两人。广场上空出数百丈范围的空旷地带。”杜兄,请吧!”

  叶秦已经来到广场上,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手掐法决,张口吐出五柄小剑,打出一个黄色土系护身光罩,然后心平气和的看着对面的杜清良。

  红摩老祖见状,眼皮猛然跳了一下,微微变色,心中暗呼一声不妙“五柄元神法器,金木、水、火、土,五行齐全!_、莫非这小子学成了紫剑宫的馈宫剑诀‘大五行剑阵,?!遭了,如果真是大五行剑阵,清良恐怕不是此长的对手!”

  事实上,紫剑宫的真正大五行剑阵,因为修炼所需的灵根条件大过苛s1,已经有数千年没有任何修士练成,关于大五行剑阵的无敌威名,在东海渐渐成为一个传说。

  低阶修士,甚至根本不知道紫剑宫有这么一门近乎无敌的剑诀。也只有一些老一辈修士,从祖辈修士的口中,对大五行剑阵的威名了解的更多一些。

  红摩老祖哪里能事先料到,紫剑宫新任金丹一层长老,居然手中有五柄五行齐全的元神法器,很可能就是传闻中的大五行剑阵,他几乎要悔死了,不该没有了解清楚对手的实力,便派嫡系弟子冒然出场邀战。

  可是,现在斗法马上就开始,各大仙宫的修士都在看着,周昱、周鸿等元婴老祖一个个似乎都面带笑意,似乎在等着上汤宫修士出丑,红摩老祖后悔的话哪里说得出口啊。

  杜清良见叶秦对这场斗法的态度颇为随意,心头的怒火不知怎吝的霍然烧了起来,叶秦越是一副心平气和的模样,越令他生怒。这般随意,分明是对他这位上汤宫风系天才修士的蔑视。“五柄元神法器,果然有几分实力!”

  杜清良虽然动怒,心中却谨慎,同样给自己加了一个风系护身罩,凌空飞了起来。不过紫剑仙宫有禁制阵法,他也飞不高,只有数丈。

  杜清良猛然拍手打出一股股强大的法力,催动周身十余柄蝉翼飞剑。这十余柄顶阶风系法器,呼啸疾飞旋起来,迎风而涨,化为一柄柄十丈长的风系巨剑。

  风系飞剑度之快,看不清剑身,只看见无数道淡红色风刃从空中划过,以杜清良为中心,形成一股范围达到百丈的狂暴的淡红色气漩。

  围观的数千计的筑基修士,被这股气旋吹的站立不稂东倒西歪,几乎要被吸入气漩当中,亢不骇然失色。还好,这里有众多的金丹修士观战,迅打出光华护盾,将周围的筑基修士都保护在内。

  他们要是被卷入这狂暴的飞剑气旋当中,恐怕连刹那都抵挡不住,便要被绞杀的连肉渣碎末都剩不下。

  早在来紫剑宫之前,红摩老祖便吩咐过,若是和紫剑宫弟子决斗,决不能战败。否则让上汤宫在紫剑宫面前失了颜面,后果是很严重的。所以杜清良一出手,就是最强的攻击手段。”风弧斩风暴,去!”杜清良口中厉喝一声,右手一挥。由十余柄顶阶飞剑,形成的一个近百丈的强烈风暴气漩。

  气漩内,陡然射出数千道一尺长的风弧斩,形成一道淡红色洪流,浇射向叶秦。“大五行剑阵!”

  叶秦同样是一声爆喝,手操控五柄元神法器,化为五道飞虹,瞬息间紧紧护卫在自己半丈之内,连成一座严密的大五行剑阵。

  对方打出的风刃太多,而且从四面八方铺天盖地,无孔不入的攻来。他并未进攻,而是全力收缩剑阵的范围,抵御风刃。

  大五行剑阵,以黄天厚尘剑这柄防御力最为强悍的土剑为主,其余金、木、水、火四剑为辅助,全力防守,紧缩到了最小的程度,出阵阵五光十色的淙淙光华。“嗖●嗖…”』!”数千道风弧斩组成的风暴洪流,呼啸一下完全将叶秦和他的大五行“铛、铛…”』I。,

  出极为密集的金鸣交加声,眨眼之间,至少打出数千次攻击,溅起无数道耀眼夺目的光芒,声音刺耳无比。这些风弧斩,每一道都相当于风系中阶法术的攻击,这等于是上千名筑基初期风系修士同时打出风弧斩,数量太过庞大,威力极为恐怖。蚂蟥多了,还能咬死妖兽。更何况是数干道风弧斩。筑基修士遭到这样威力的攻击,必死无疑,没有任何侥幸逃脱。

  普通的金丹修士,挨上一记这样的风暴,恐怕不死也要重伤吐血,顶阶法器也要遭到如此攻击,受损严重。

  从风暴洪流的外面,压根看不到叶券和他剑阵的任何影子。就好像漫天洪水冲过一根枯树一样,眨眼不知道把枯树冲那里去了,连影子都找不到。“杜清良的风系剑诀,果然非同凡响。”

  “叶小长老,不会是被数千道风弧斩杀死了吧?”

  “还不至于丧命。毕竟一介金丹修士,想要死也不是太容易。况且这里还有不下十余位各仙宫的元婴修士在掠阵,要是真有丧命的危险,肯定会出手救下。”

  “杜前辈风系剑阵施展出来的攻击威力,远过叶小长老的五行剑阵。结局已经注定了,杜清良这位上汤宫天才金丹修士,胜局已定,没有悬念。”广场围观的众筑基修士们,亢不震惊,出惊呼议论声。“叶长老手中五柄清一色的元神法器,威力要胜过杜清良的十余柄顶阶法器,绝没这么快能斗出胜负。”“现在看来,叶长老的胜算,恐怕要大一些。金丹缪士们的眼光毒辣,比筑基修士强太多。

  果然,蝉翼风遁剑阵激射出去的数千道狂暴风刃,来的快,去的也快,迅消散在空气中。

  被风暴吞噬的大五行剑阵,再度显露出来。大五行剑阵的光华,稍徼暗淡了几分,但是依旧完好,显然风弧斩风暴未能攻破剑阵。这个结果,让筑基修士们倒吸一口冷气。甚至连不少看好杜清良的金丹修士们,也感到不可思议。“怎么会这样,数千道风弧斩击打在剑阵上,居然没能对他的无神

  杜清良的神情明显的错愕,无法置信,蝉翼风遁剑阵浇射出去咸力极强的风弧斩,居然连撼动叶秦的剑阵,都做不到。“这就是你最强的手段?”

  叶秦从大五行剑阵内显瘩出身形,冷冷的望向杜清良“既然如此,那可以结束了这场斗法比试了!说完,他也不哆嗦,右手一指。”天一幽水剑,隐!”

  五柄元神飞剑之中,散着幽黑色光泽的天一幽水剑,突然剑身变得越来越淡薄,接着凭空在众日睽睽之下消失。“那柄水剑哪里去了!怎么找不到任何气息?”

  杜清良目光猛缩,神识全力扫过水剑消失的地方,但是没有现任何水剑的气息和踪迹。他神色顿时一变,浑身惊悚,寒毛斟立。

  “不对,那柄水剑消失,肯定是要袭击自己!”

  杜清良才刚反应过来,正要施展风乘法术进行闪避。

  “嗤!”

  天一幽水剑再度出现,穿越了百丈距离,无声无息的一剑,横空闪过杜清良的风系护身罡。

  “嗤哧”一声清响,杜清良的风系护身罡,土崩瓦解。一柄充满了寂灭气息的水备飞剑,横在杜清良项上不足半尺之处,令杜清良僵硬当场,不敢丝毫动弹。“你败了!”叶秦一手操控着天一幽水剑,淡淡说道。这场斗法,胜负结局在他意料之中,对他来说,倒也无惊无喜。

  不过既然晋升了紫剑宫的长老,稍微表觋一下实力,顺便给紫剑宫增添几分声威,还是应该的。要不然,仙宫内外还真没有几个金丹修士,会把他看在眼里。杜清良神情呆滞,水剑散出来的丝丝寂灭气息,让他额头冷汗淋

  若是叶秦心中有杀机的话,这近在咫尺的一剑斩下去,恐怕连元婴老祖也未必能及时出手救下他来。很明显,叶秦手下留了情。否则他不死,也要重伤。“承认!”叶秦收了飞剑。杜清良无言,拱手认输,退回了上汤宫修士群当中。紫剑宫大殿前,数千名修士,一片死寂无声。观战的众修士,紫剑宫周氏弟子,宾客,无比惊愕。这个结果,谁也没有料到。

  纵然是周昱、周鸿等紫刮宫元婴修士,也露出诧异之色,同样没有弄明白天一幽水剑是怎么突然消失、再度出觋的。

  因为叶秦的天一幽水剑,加入的是幽灵妖虾妖丹提炼出来的妖丹元精,才有这隐匿飞剑气息的特效。而当年紫剑神君炼出来的天一幽水剑,用的可并非妖兽的无精,而是金丹期修士坐化后遗留下来的元精,效果自然有的区别。

  叶秦因为手中根本没有金丹修士遗留的元精,不得已,才改动了《紫玉古简》的炼剑配方,炼出来的元神法器,效果却是别具特色。

  所以紫剑宫的几位元婴老祖,相视一眼,也不是太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只是有些诧异。上汤宫的金丹-修士,更是一个个目瞪口呆,半响说不出一句话来。

  一个转瞬之间,杜清良便已经败北,招架还手之力都没有。这其中虽然有天一幽水剑太过奇特,能够遁形隐匿,杜清良没能防住偷袭的缘故。但是,败了就是败了,不能怪对手元神法器太厉害。就算是金丹中期修士上阵,恐怕也会败北。除非是功力深厚的金丹后期修士,手中有众多元神法器、法宝可用,才能击败叶秦。

  但是,他们能让金丹后期修士,对阵紫剑宫一名金丹一层修士么?就算胜了,上汤宫的名声也毁了。东海修仙界都会知道,上汤宫一名金丹后期修士,才打的赢紫剑宫一名金丹初期修士,这是无能啊!“紫剑神君创立的大五行剑阵,同阶修士无人能敌,果然不是虚言!本真人看走了眼,小瞧这位新任小长老了,认栽!”

  红摩老祖恐了小半会儿,狠狠盯了叶秦一眼,记住这张陌生的年青修士面孔。说完,他朝杜清良翻了一个白眼,火爆的脾气怒吼“逼不快滚回宫去面壁思过,闭关苦修!十年之内,别出来丢人现眼。”红摩老祖愤然佛手,驾赤云而去。

  他原本是兴冲冲而来,想找机会扫紫剑宫的面子,让紫剑宫新长老丢脸。却没想到上汤宫风系天才修士的杜清良败的这么快,他的老脸上反而挂不住,哪里能在紫剑宫待下去。

  上汤宫的数十名金丹修士,一个个垂头丧气,早已经失去傲气,火烧屁股一样迅跟着红摩老祖离去。偷鸡不成蚀把米,这个脸算是丢尽了,回去想想怎么弥补回来吧。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