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460、461 青丹坊、冰儿的愿望

460、461 青丹坊、冰儿的愿望

  叶秦的神识在紫府内,对那朵刚刚绽放,绚丽无比的五色莲花,仔细打量了许久。

  “耗费不知多少上品灵石,才让子幽莲开出一朵五色莲花。只要再过十多年,便能缔结出五色莲子,可以着手准备炼制灵根潜质丹了。叶秦的神识从紫府内退了出来,脸上是满足的笑容。

  冰儿的冰系火系灵根偏差失衡,这是他最大的担忧,解决了这个难题,才能让冰儿冲击元婴境界的风险大幅降低下来。

  现在乎幽莲花开,他心中已经有二三成把握,能够解决这个大难题。剩下的七成信心,要看自己炼丹术能够有更高的突破,由资深炼丹宗师,晋级成为炼丹神师。这要相当漫长的岁月,才能做到。

  叶秦从闭关室中央的团莆上站起,随步走出了房间。

  昨日和皇甫冰儿说好了,今日上午要去青丹坊一趟。

  这三十年下来,他们二人绝大部分时间都在火氤岛闭关修炼,养兽炼丹。只是偶尔去一趟白浮城,将皇甫冰儿炼制的灵丹,拿去售卖,对青丹坊的众位同门弟子关心的太少了。

  “数十年过去,到现在为止,当初一起渡海来此地的青丹门四五十余位筑基期弟子,成功结出金丹的,还寥寥无几,只有你、我二人而已。

  冰儿每说起此事,心中总是惭愧,觉得对众青丹同门弟子照顾不周,未能尽一个同门长辈的责任。

  叶秦听了冰儿偶尔的自怨,当然也不能无动于衷,便把这件事放在了心上,想想该如何帮众位筑基期同门一把。

  他走出闭关室,来到洞府大厅内,只见皇甫冰儿已经淡妆素颜,从卧室内出来,正笑吟吟的望着他。“走吧。!”

  叶秦笑了笑,和皇甫冰儿来到洞府内一间密室,站在里面的一座微型传送阵上,传送阵启动,耀目撑目,二人瞬间从室内消失,出现在他们二人在白浮城内的一座住宅中。

  两人出了住宅,过一条小街巷,进入一座挂着“青丹坊”匾牌的大院。这个十余亩大小的大院里面,还有众多大园子小园子,数十座大大小小的炼丹炉,坐落其间。这里是皇甫冰儿和众位青丹同门修士一起开办的炼丹作坊,青丹坊。

  在东海北方诸岛的第一大城白浮城,这种地价高昂的仙城,有这样一座十余亩大小的炼丹坊,已经相当不容易。

  当初皇甫冰儿拿出自己从中土带来的大半积蓄,才从戏「内一户人家手中购买下来这十余亩的院子,作为炼丹坊,众同门藉此赖以在白浮城内生存下来。

  当年和叶秦、皇甫冰儿一起渡海到此地的青丹门同门修士,包括孙然、陈玮丹、袁凝芷、冯安这四名青丹门的金丹老祖,还有沈宝、严萱等四五十余名筑基期修士,一大部分都留在青丹坊内,靠着炼丹挣灵石,用于自身的修炼用度。毕竟他们初来东海,在东海诸岛都没有什么后台背景,只有抱团一起,才能在这竞争残酷的东海生存下来。

  青丹坊这数十年下来,在白浮城内的炼丹坊之间也已经小有名气。

  光是皇甫冰儿这位炼丹宗师,炼制出的七级灵丹,便能卖出很不错的价钱。青丹坊的收入,很重要的一部分来自于皇甫冰儿。至于叶秦,反而是很少炼丹卖。就算卖,也是匿名卖。

  很少人知道,他的炼丹术到了一种怎样的出神入化的境地。到了他这种炼丹境界,名气太大的话,请求帮助炼丹的人蜂拥而来,反而是一种麻烦。

  青丹坊内,这四五十名筑基同门修士当中,成功结出金丹的,日前却只有叶秦、皇甫冰儿二人。

  这三十年间,青丹门的四五十名筑基修士,虽然也修炼进展神,他们当中一半以上已经到了筑基期七阶以上,少数几位达到了筑基期九阶,近期有望冲击金丹瓶须。

  但是他们的修炼度,根本无法和叶秦、皇甫冰儿这样财力雄厚,灵丹用之不竭的修士相比。

  毕竟,他们可没有叶秦这样变态的宗师级炼丹术,和可以用灵石快栽种高阶灵药的紫府。他们每日辛苦炼丹挣钱,挣到的谶,仅仅只够自己每三日服用一二枚中阶灵丹而已。一般的筑基修士,日常服丹修炼,是一笔巨额的花费。而购买突破瓶颊的结金丹,更是一笔难以想象的费用。一名筑基期九阶修士,倾家荡产也未必能够买到一枚结金丹。

  好吧,就算倾家荡产,侥幸买到了一枚结金丹,可是结丹几率低。嗯要冲破金丹期瓶殖,渡过小天劫,谈何容易!最终能不能成功结丹,还完全是一个未知数。对于一般的修士而言,结丹的难度太高了,可谓艰难无比。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叶泰和皇甫冰儿早已经过了金丹瓶须,修为扶摇直上,冲土了金丹期五阶。而同样的三十年,其他数十位筑基期同门,才刚刚修炼到筑基期后期,日日夜夜盼望着能冲击金丹期境界。严萱的修仙天赋不错,数年前,a\实已经达到筑基期九阶的巅峰。只是因为没有结金丹,迟迟无法突破,一直停滞在筑基期九阶巅峰这个境界。

  结金丹这种高阶灵丹,在中土修仙界,是买不到的。

  在东海修仙界,数量更多一些,有少量大型商阁会公开进行拍卖,但是数量非常有限,拍卖价格极为昂贵,足以令一名富裕无比的筑基期九阶修士,倾家荡产,负债累累。

  严萱这数十年虽然辛苦炼丹,很大一部分都被平时的修炼用掉了,根本筹不够购买结金丹的锌。

  她成为筑基九阶修士后的几年,甚至冒险出海去猎杀一些五阶六阶的中阶妖兽,希望能多挣些灵石。可是,猎杀中阶妖兽又能挣几个钱?!更值钱的高阶妖兽,她筑基期的修为实力,也猎杀不了。

  严茔在海上奔波忙活了几年,还是囊中羞涩,远远不够购买结金丹的费用。如果这样继续拖延下去,她等于德白白虚耗珍贵无比的寿元,无法提升实力,突破金丹瓶颈的希望将越来越渺茫。不得已,严萱在没有其它办法的情况下,才传信向皇甫冰儿求助。

  青丹坊内,除了叶秦之外,最有钱财的是皇甫冰儿这位坊主。因为叶秦很少拿灵丹去买,旁人自然不知道他兜里有多少谶财。皇甫冰儿,高阶灵丹卖的多。所以众同门修士都知皇,皇甫冰儿有钱财。

  严萱犹豫了许久,才开口向皇甫冰儿筹借一大笔灵石,打算去购买结金丹,日后她挣钱归还。如果她成功结丹,成为金丹修士的话,归还这大笔灵石就变的容易许多了。

  皇甫冰儿对此事,不能坐视不管,这才向叶秦提起严萱和青丹坊的事情,看看能不能帮众位同门一把。这才有了他们此行。

  叶秦很少过问青丹坊内的事务。想到同门修士的修炼艰难,他心中不由暗暗恻隐。当年他在灵雾界青丹门修炼,何尝不是这样艰难。

  炼制结金丹的费用,对于他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会耽误自身的修炼。不过,严萱开口了,他也不能不管。青丹同门当中,和他有深厚交情,也就严萱、沈宝二人,当年在灵雾界试炼之地出生入死过。不管怎样,他都要出手拉一把。多几个金丹期的同门师兄弟,也是一件好事,在东海能够相互扶持。两人进入青丹坊内。“叶师叔,早!”“皇甫师叔,早!

  青丹坊内正忙碌开炉烧火炼丹的炼丹士,纷纷朝叶秦和皇甫冰儿打招呼,然后,他们很快继续埋头干自己的事情。坊内数十个炼丹炉都需要人手看护,一个人甚至要照看几个炼丹炉,添加炭料,看护炉火,相当的忙碌。叶秦微微颔点头,和皇甫冰儿来到坊内一座堆满了低阶药材的小园子。

  一位白红脸的邋遢老者,满头的灰土烟尘,正愁眉苦脸从园子内一间小型炼丹房内,冲了出来,他看见很少在青丹坊内出现的叶泰和皇甫冰儿,不由愣了一下。“咦,叶师弟、皇甫师妹,你们什么时候出美-7?!”

  他不是别人,正是孙然修士,以前的青丹门金丹老祖之一,现在青丹坊的副坊主之一。这些年,除了修炼之外,便是整日在炼丹坊内,玫捣着他的炼丹炉。

  “孙师兄,我和冰儿闭关数月,今日有空闲,便过来坊内看看。孙师兄,你这满头烟尘,是怎么回事?!”

  叶秦看到孙然这副狼狈的摸样,头眉毛也不知道被什么真火给烧了,讶然问道。

  “我新研制一副七阶灵丹的配方,没想到炸炉了!估摸着是加错了灵药,我得再去仔细研究研究,是哪味灵药出了问题。你们二位自己坐坐,我就不多陪了。”

  孙然摸了摸自己满头-满脸的炉灰,摆手示意无碍,苦笑。

  叶秦这才明白过来,恍然大笑。

  “孙师兄,我是来找严萱的,她人呢?”

  皇甫冰儿进入青丹坊一路过来,都没看到严萱,不由问道。

  “严萱这丫头,她正在到处筹钱,想买结金丹呢。前些日子,刚从我这里借走了三万块下品灵石。这会儿,她这会儿估计是找她哪位师兄师弟那里去借谶了,这些年大家伙炼丹应该挣多花少,手头上应该还积攒有一些下品灵石。不过,我看这事情悬,结金丹哪有那么好买的。她没有数十年工夫,这笔买结金丹的灵石筹不出来啊!现在如果浪费了太多的寿元,就算日后结丹成功,成就也极为有限。”

  孙然摇头,看那样子,很是为严萱感到惋惜。他是想帮,但是能帮上的也极为有限。他这些年为了研究新配方,耗去了大把的灵石。

  他们几人正说着,便听到隔壁的另一个园子里,传来一男一女两人争执的声音,嗓门越来越高的声音。“沈宝,你借我多少锌?!”

  “严师姐,你看师弟我一个穷哈哈,几百块灵石也难拿的出来啊!…”,要不,师弟我这里还有几百块灵石,师姐您先拿去应急!”那男子的声音听着寒颤,又苦又衰。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那是一个穷苦落魄的修士。

  “沈宝,你会没有灵石!!!你看看你身上穿的,一整套华丽的低阶法器法衣,少说值得上万块灵石。青丹坊里,就你穿的最奢侈了,干脆把你先把这套法器借我!”另外一个女子气愤的声音,尖锐了许多。“别啊,这可是我全身上下唯一一套保命的法衣!”那男子一听要借他的法衣,顿时如杀猪一般惊叫起来。叶秦、皇甫冰儿等人闻声,先是愣了一下,但是很快失笑。

  严茔居然想从沈宝那里借灵石,沈宝那家伙嗜哉财如命,吝啬无\}1,一点小亏都不肯吃,哪有那么容易传到。叶秦随即来到隔壁小园,沈宝住的园子,便看到沈宝和严萱在对峙着。皇甫冰儿也跟了过去。

  严萱双手抱在胸前,堵着园子的大门,不让沈宝溜走,她桑■沈宝全身上下穿着的一套华丽法衣,扭头撇了撇嘴,根本不信沈宝拿不出钱来借给她。“叶师叔,今天怎么有空来?快帮帮我,严师姐土不讲理了,明知道我没灵石,居然还要我借。”

  沈宝一看到叶秦来了,顿时大喜,见到救星一般,差点没激动的扑过去抱大腿。

  叶秦翻了一个白眼,心里同样嘀咕了一句,你会没灵石!

  他没有理会沈宝,朝严萱看去。

  严萱的修为达到筑基期九阶的巅峰,继续修炼也增加不了任何元气。

  “叶师叔、皇甫师叔!”

  严茔见到叶泰和皇甫冰儿出现,连忙让开,粉脸上顿时一红。

  “严萱,你打算去哪里买结金丹?”

  叶秦淡笑道。

  “我打算去城里的拍卖会看一看。明天白浮城有一场今年最大的拍卖会,听说有十枚结金丹要公开拍卖。我向众位师伯筹借了一笔灵石,去拍卖会试一试,看有没有机会买下一枚结金丹。”

  严茔对借灵石显然有些难为情,扭捏道“不知道皇甫师叔、叶师叔,能不能先借一笔灵石给我?不管最后有没有结丹,我都会把这笔灵石还上。”

  “结金丹是极为珍稀的高阶灵丹,结丹必须之物。如果拍卖会上有结金丹,白浮城那些仙宫的嫡系筑基修士,也肯定会去争抢拍买。这些修士有财有势,拍卖出来的价钱恐怕是天价,你很难争的过他们。叶秦沉吟一下,对购买结金丹并不乐观。“我知道很难拍买到一、可是,总要去试一试。否则,连那万分之严萱神色瀹然。

  皇甫冰儿见严萱眼眶几乎都要红了,不由叹了一口气,向叶秦道“夫君,你现在的炼丹术,能炼出九阶灵丹了吗。能不能帮严萱炼一炉?”

  结金丹是九阶灵丹,必须是炼丹宗师才能有把握炼出来。而且一般的炼丹宗师成功几率低,必须是资深的炼丹宗师,才有较高的把握。

  青丹坊内,叶秦的炼丹术最高。很早就突破炼丹宗师,已经有数十年的高阶灵丹的炼丹经验。九阶灵丹也不在话下。

  皇甫冰儿其次,在数年前才突破炼丹宗师,可以轻松大量炼制七阶灵丹。但是她对结金丹这种难度极高的灵丹,几乎没有任何把握。

  然后是孙然等四位金丹修士,都是炼丹大师这个层级的。只有很低的把握炼出七阶灵丹,根本炼不出结金丹这种灵丹。

  “能炼。”

  叶秦点了点头,沉吟道。

  “应该有较高把握炼成。不过,炼结金丹跟炼普通灵丹不同,耗时极长。要炼出一炉结金丹,恐怕要耗时好几个月的时间。这太长了一点。叶秦沉吟起来,有些顾虑。皇甫冰儿自然明白,叶秦的顾虑是什么。

  对于那些追求元婴大道的修士来说,每一天都安排的很紧张,不敢浪费丝毫时间去做无关的事情,虚耗自己宝贵无比的寿无。否则,一旦和元婴大道失之交臂,恐怕后悔都来不及。

  特意花数月时间,去帮严萱炼一炉结金丹,这肯定会耽误叶秦自身的修炼进展。“这样吧,我们先去拍卖会看看”

  叶秦想了好一会儿,终于做出决定“如果能合适的价格拍买下来结金丹,就直接拍买。如果拍买不下来,我们再想办法去筹集炼制结金丹的原材科,我亲自开炉炼丹。这样你也能省去一大笔炼丹费,节约下不少的灵石。“真的吗-!严茔紧抿着嘴唇,娇躯抑制不住的轻轻颢抖。

  她这些年,辛苦炼丹,冒险出海猎杀妖兽,大举借债,就是为了能有机会得到结金丹,现在终于看到了真正的希望。她这些年满腹的辛酸和愁苦,一下都涌了出来,喜极而汪。

  “不管如何,我会想办法让你得到结金丹。”

  叶秦终究还是没能硬下心来拒绝,做了一个小小的承诺。当年青丹门的严大长老,对他也不薄。严萱,也是曾经一同参加试炼,出生入死的伙伴。这让他难以拒绝。

  “师叔,你也顺便帮我炼一粒结金丹。我现在筑基期八阶,用不了十年就能达到筑基九阶,正好可以用上。”严萱还没来得及表示欣喜,沈宝便兴奋的大声叫嚷起来。

  “到时候再说吧。如果我开炉炼丹,一炉丹能出好十多粒结金丹,也算你一份。不过,炼丹材料的花费你们自己出。我只出手帮你们炼丹。”叶秦呵呵笑道。“师叔只要肯帮炼结金丹就好,其它的我们自己去筹备。沈宝赶紧满口答应下来。

  叶秦肯出手炼丹,那可是他们平日里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也~o有他们青丹坊的炼丹士,才稍微了解叶秦炼丹术高到了一个怎样的地步。

  在拍卖会上,结金丹的价格为什么往往合高的骇人?!因为白浮城大多数炼丹宗师炼制结金丹,十炉原材科之中,往往有九炉被炼废了,只有一炉原材科炼成功。价格自然高的离谱。

  可是叶秦出手炼结金丹,却是两炉之中,便能成功一炉。他炼制结金丹的花费,只有不到别的炼丹宗师的五分之一,自然剩下一大笔的成本。这种炼丹术,已经日益逼近传说中的炼丹神师境界了。

  整个东海,天道盟和天魔盟两个最为庞大的修仙盟势力,各有数百名炼丹宗师,可是却没有一位炼丹神师存在。

  从炼丹宗师到炼丹神师,已经不是光靠炼丹数量就能突破了,这一步,极难踏出,或许十年,或许数百年,谁也不知道。

  “我有些奇怪,炼丹应该是挺挣钱的,各什么我们青丹坊的炼丹士,却似乎挣不到多少灵石?”叶秦疑惑。”师叔,咱们的青丹坊,但是很大一部分利润,被别人拿去沈宝诉苦道。”谁?城里莫非还有谁般压我青丹坊?”

  叶秦皱起眉头,声音一下冷了下来。他就不信,白浮城,还有人公然欺到青丹坊的头上。他好歹是紫剑宫的长老,压到他头上,那等于是得罪紫剑宫。“这倒不是。”

  沈宝缩了缩脑袋,嘟囔道“咱们要炼丹的话,要先从灵药种植园批量买进灵药材,这些灵药材的进价都是极贵。咱们将灵药材炼成灵丹之后,又再送到各大商会出售,这里又要出一大笔钱。七八成的利润都被灵药种植园和大商会给挣了,咱们丹坊只能挣可怜的二三成的炼丹费用。而所有的灵药种植园、商会,都有仙宫在撑腰。

  大型灵药种植园,都是敌百、数千个灵鸟,大片大片的种植灵药。大型商会,几乎垄断了所有的灵丹卖货渠道。如果不从它们那里进行买卖,根本就别想把灵丹卖出去。

  而这些灵药种植园,大型商会,都是各个仙宫名下的财产。那些仙宫,数千年上万年积累下来,财力雄厚无比。仙宫名下少说也有数百、上千座灵岛,大量的作坊,以及商铺商楼。咱们实力太\}”只能经营一个小炼丹坊,被那些种植园和商会盘剥的厉害。”叶秦沉就了。

  仙宫控制的种植园、商会,用买卖手段,光明正大的对小炼丹坊进行盘剥,他也无能为力。

  就算他是紫剑宫长老,也必须按照各个行业的规矩来办事。不是他想怎么来,就怎么来。因为紫剑宫同样有这些产业,以此来挣灵石。

  在东海,灵岛数量有限。想要成为一座灵岛之主,必须是金丹修士。而想要数百灵岛,那就必报聚集数百计的金丹修士。

  他在火氛岛种的灵药,只够冰儿一人炼丹用而已,根本不够整个青丹坊使用。这肯定无法和那些动辄数百、数千个灵岛的大型灵药种植园抗衡。

  “没有仙宫为后台,没有元婴修士坐锁,在东海根本不敢开办商会,否则被捣乱的修士砸了招牌,还不敢吭声报复。只有实力雄厚的仙宫,才有这个实力,同时开办炼丹坊、灵药种植场、商阁,将所有的利润都归自己,不用担心会被别的修士欺上门。东海,所有的大型灵药种植园、商铺、商阁,都是仙宫开办的。咱们这样的实力,只能开一个小炼丹坊,挣一些苦力钱。”沈宝说了一大堆,最后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

  皇甫冰儿虽然是青丹坊坊主,但是处理坊内大小事务,和那些灵药贩子、商会打交道的却是他沈宝,他最清楚这些-无奈了。“咱们青丹门,要是能出一位元婴老祖就好了。”

  皇甫冰儿怔了好一会儿,突然低声自f6“这样一来,我们可以自建一座仙宫一一青丹宫,招揽一大批金丹修士,集中大量的灵岛来种植灵药,开办炼丹坊炼丹,开办商阁出售灵丹。而且日后青丹门弟子渡海前来东海诸岛,也可以直接投青丹宫,不用再寄人。;$下,去投靠其它仙宫。“孙师伯他们四位金丹修士,修炼也是极难。数十年下来,只涨了一二层修为,还是金丹中期。恐怕很难有机会成为元婴修士。”

  皇甫冰儿酝酿了一下思绪,朝叶秦道,“夫君,我们二人都有很大机会冲击元婴瓶稹■o只要有一人成功突破元婴,便能自建仙宫。这样能够挣很多灵石,积蓄财力,培养同门。我青丹门弟子在东海,也能过的更好,修炼到更高的境界。”叶秦同样朝皇甫冰儿看去,看到她眼中绽放的奔样光彩,还有坚毅。

  他心中微微震动,暗道“以前冰儿和自己修为低微,实力微弱,都是一门心思的修炼,追赶孙然等几位青丹门金丹长老,不大在意同门修士的处境。

  现在冰儿的修为已经过了孙然等金丹长老,不忍心让同门落后太多,要照顾同门,拉一把。…”,也罢,既然冰儿希望如此,能帮多少算多少吧。尽量不耽误自己的修炼就行了。青丹同门之间感情深厚,相互有更多信任,一旦有什么危险,也能及时相助。仙道一途,单靠自身之力,极为艰难。我自身可以不用考虑那么多,有紫府,天塌下来也压不倒我。但是冰儿不同,多些青丹同门相互扶持,总是要好一些。万一自己外出不在,青丹同门修士整体实力越强,能够抵抗住更大的危险。”

  叶秦仔细考虑着其中的利弊,心中渐渐明悟。日后冰儿成为元婴修士,建立青丹宫,开宗立派,这未尝不是一个好主意。

  他们几人正说着,一名身穿紧身白衫打扮的美貌女子,手提一杆数丈长,威风凛凛的青色古戟“飕”的一闪,迅捷无比冲入青丹坊内,度之快,竟然快比上金丹修士的御风度。赫然是一位土族高阶女力士,实力堪比金丹修士。

  可是她度再快,也逃不过叶秦敏锐的神识。

  “秀儿!”

  叶秦头也不用回头,便知道是白秀儿。

  “叶大哥!”

  白秀儿一看被叶秦现了,顿时一惊,老老实实停下,低着头来到叶秦面前。

  她手中拿着的那柄青色古戟,正是叶秦数十年前在琅琊秘境从一名掠海族高阶力士手中夺来的极品古兵,极为厉害,堪比极品法器。

  “又出去和其枢』力士打斗了?”

  叶秦神情有些不悦,声音重了许多。“才没呢!”

  白秀儿一缩头,躲到皇甫冰儿身后当挡箭牌,眨了眨眼睛,狡黠笑道“冰儿姐,今日坊内没什么事情,我就出去逛了一会儿。现在白浮城,有一整条街区的部族力士,都被我给打一。折服了!一整条街区的部族力士都叫我老大。城里还有上百条街区,我要再接再厉,让这些街区的部族力士通通折服,让冰儿姐做老大的老大。”

  白浮城对土族有严格的管治,只有两种身份的土族力士才能居住,男力士多为修士的苦力、奴仆,女力士多为修士的侍女,或者侍妾。

  白秀儿在白浮城,名义上是皇甫冰儿的侍女,平时待在青丹坊内干些杂活。没事就在城内到处乱跑,和那些土族力士进行打斗。以她的实力,还有青色古戟这柄罕见的土族古兵,能打过她的却是极少。

  皇甫冰儿从来不需要人服侍,待白秀儿,却是跟姐妹差不多。而且白秀儿的神力增长极快,青丹坊除了叶秦、皇甫冰儿夫妻二人「以及孙然等四位金丹修士,恐怕就属她这位高阶力士的实力最强,比其他众筑基修士都要高出一截,堪称是土族天才力士。

  皇甫冰儿哪有兴趣理这些,又好笑又好气“好了,秀儿,你,还有严莹,明天跟我们去城里拍卖会,看看能不能拍买到结金丹。我前些日子炼了一套火系元神飞剑,打算将冰魄寒光剑和火系剑阵融为一体,只是缺了一套剑阵,正好也去拍卖会看看,能不能买到不错的冰火双系剑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