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463 试图雪耻!

463 试图雪耻!


  姜管事盛情款待,用这珍品灵茶待客,众人当然是却之不恭。叶秦端起玉犀角杯,尝了一小口,一股强大的灵气,瞬息流入四肢百骸。很快,浑身微微温热,体内的法力源源不断的涌了出来,异常充沛。

  叶秦不由赞叹了一声“果然是好茶「”他很少饮灵茶,对品味说不出所以然来,但是这灵茶,恢复法力度极快,汹涌澎湃,绝对属于极品九阶灵茶。比他酿制的九阶灵酒“赤霞灵浆”也丝毫不差。

  皇甫冰儿一手拂杯,撩起一半面纱,轻报了一口,妙目闪亮,显然对灵茶的口味很是满意。

  白秀儿端起一个杯,眼珠朝叶泰和皇甫冰儿四转,目露疑惑,然后一口吞下肚,心中纳闷,这茶叶没啥感觉。对她来说,喝极品九阶灵茶,跟暴殄天物没什么区别。

  沈宝小心翼翼的端起一只玉杯,喝个精光,嘴巴舔了舔,吧咋了一下,意犹未尽。心中感叹“这次跟叶师叔来拍卖会,果然与钜大了,居然能尝到专供元婴老祖喝的极品九阶灵茶!筑基修士当中,咱这也算是头一份,没几个能跟咱比!”他品的不是茶,而是那份尊贵无比的享受。

  严萱两手转着玉杯,此时心里在想着拍买结金丹的事情,对品茶却是毫无心思,喝了,也不知滋味。灵茶也喝了,也该谈正事了。

  叶秦放下玉犀角杯,笑道“姜管事,我这里有一个葫芦的九阶灵丹,需要拍卖。麻烦贵阁的灵丹鉴定师一下灵丹的品质成色,定个拍卖价位。”他右手手掌中,出现一枚拇指大的黄澄澄的九阶灵丹。

  叶秦身上没有灵石,要在这拍卖会买东西,只有把这数十年来为了提升炼丹术而炼制的一部分高阶灵丹卖了,换些灵石回来,才好参加竞拍。“九阶灵丹?”姜管事惊讶,接过那枚灵气外溢的大灵丹。

  九阶灵丹,这可是金丹后期修士才能服用的灵丹。他是金丹中期,最多只服用八阶灵丹,还没有服用过这种九阶灵丹。

  不过,姜管事光是看这灵丹蕴含的灵力,便能感觉出这枚灵丹的品质应该不错。只有请最有资质的炼丹宗师过来,才能确定这灵丹的品质,以及适合的拍卖价位。

  “叶长老稍候,我拿这枚灵丹去请阁内的炼丹宗师鉴定一下!”

  姜管事出了豪华包厢,去让天道阁内的炼丹宗师对灵丹进行品鉴。

  天道阁拍卖大厅。

  一群数十名衣裳华丽的金丹男女修士,众星捧月一般拥着一位绝色女子进入大厅内。

  光是看这群金丹修士一色上汤宫修士服,便知道他们都是上汤仙宫的金丹修士,男子英武,女子俊美,盼然四顾,气派十足。

  只有中间那位绝色女子,跟其他众修士的服饰,戬然不同,身穿着鸟奴耳仙宫的修士服。

  上汤宫修士当中一名中年男子,远远看见姜管事领着五名金丹修士进入了豪华包厢,很快又见姜管事从豪华包厢内出来。

  那中年男子疑惑,立刻喊住姜管事,诧异问道“姜管事,金丹修士也能包下豪华包厢吗?给我们也安排一间。”

  姜管事听到有人喊自己,停下一看,原来是一群上汤宫的金丹修士。他认得那中年男子,数年前做过买卖交易。

  “哦,原来是杜然道友,数年不见,修为又精进不少啊,可喜可贺!在下可以为诸位在大厅安排座位和号牌,但是杜道友要包下豪华包厢,这恐怕不行,违反了我商阁的规定!”

  姜管事目光飞快的扫过这一群数十名修士,看到他们中间那位绝色女子,微微震惊,容貌之艳丽。他十分歉意的摇了摇头。

  “为什么不行?前面那几名金丹修士,不走进豪华包厢了吗?怎么

  他徂难道比咱们这一群人金贵不成?”那叫杜然的中年男子,一瞪眼珠,十分不满。”你说的那几名金丹修士,领头的是紫与,1宫的叶长老。”

  姜管事也不动怒,和气的呵呵一笑,不疾不徐说道“杜道友想必也知道,我天道阁有极其严格的规矩,豪华包厢是元婴老祖才有资格进入。叶长老虽然不是元婴老祖,但是他身为一座仙宫的长老,可以按照元婴老祖的规格,降半格进行接待。叶长老能包一间豪华包厢。你们既非无婴修士,当中也并无宫主、长老等地位尊崇的修士,不能包下豪华包厢。”“紫剑宫,叶长老!?”“居然是他?”“清良,以前不就是跟此人有过恩怨吗?”“这么巧,居然在这里撞上姓叶的小子!”这群上汤宫的金丹修士,神色诧异,甚至露出愤怒之色。

  尤其是这群修士当中,一名英挺神骏的男子,此时脸色青「十分难堪,捏紧了拳头。他不是旁人,正是上汤宫金丹修士,曾经在众Q睽睽之下惨败在叶秦手下的杜清良。

  短短三十年,他已经从金丹期二阶,修炼到了金丹期四阶。这样的修炼度,也算走出色了,在上汤宫金丹修士当中并不多见。

  “那正是叶长老,他是有这个资格包豪华包厢的。除非是上汤宫宫主、长老,某位元婴老祖亲临,否则在下爱莫能助。诸位若是没有其它事情,在下有事,先告辞了。”姜管事满脸堆笑告辞。

  他听闻过,三十年前红摩老祖带着门徒打闹紫剑宫,杜清良单挑叶秦长老,结果丢人现眼的事情。他可不想卷入紫剑宫和上汤宫修士的恩怨中去,连忙离去,为叶春去鉴定那枚九阶灵丹的品质。

  剩下一群上汤宫的金丹修士,面面机对,一个个气的七窍生烟,满腔的怒气无法泄出来。

  他们中有好十多位曾经亲自参与了当年那事件,至今还牢牢的记得三十年前,那场决斗,∽们颜面尽失,羞辱的无地自容。

  他们没怨杜清良无能,却是怨恨叶秦手下如此狠,一剑击败,没有给他们留下情面。直接导致这数十年来,上汤宫的修士,只要见到紫剑宫的修士,便抬不起头来。

  “那姓叶的小子这三十年闭关龟缩不出,咱们一直找不到机会,胜他一次,扳回颜面。这次好不容易遇上,我们不能就这样算了!必须跟他斗一斗,把丢了的颜面找回来。”“天道阁内禁止挑衅斗法。我们怎么跟他斗?”

  “姓叶的既然来这里参加拍卖会,我们就跟他比财力,把他压下去。正好趁这机会,大庭广众大之下落他脸面!让众修士也知道,我们上汤宫的修士,也不是软柿子。谁惹了我们,我们要他好看!”

  “可是…”』他出任紫剑宫的长老,执掌紫刮宫“战令”这一肥差,已经长达三十年。这三十年下来,积累下财力,恐怕非同一般。我们斗的过他吗?”有上汤宫修士犹豫。

  “怕什么,他就算成了紫剑宫长老,狠命捞财,还能比我们这一群三四十名上袼宫金丹修士的财力更强?!咱们三四十名金丹修士,三十年下来挣的财货,加起来,足够把他压死。”

  “不错,就这么办。那姓叶在九号豪华包厢,拿到的是九号拍卖牌。等下,只要他出价想买什么,咱们就出更高的价抢下来,狠狠扫他的脸面,出这口恶气。”

  这些上汤宫的金丹男女修士,很快便商议出了一条对策。最后,上汤宫的众修士朝杜清良看去,毕竟,上次遭到沉重打击的,还是杜清良。”清良,你看如何?”

  杜清良脸色变幻,捏着拳头沉思许久,最后拳头松了开来,冷静下来,摇了摇头。”算了。报仇也不急于一时,诸位兄弟的心意,我心领了。今日我们来这天道阁,是为了拍买到一些上品法器、法宝,准备去凶险的血色之海历练。我们不是来这里斗气,犯不着耗费巨!$,跟那姓叶的拼个两败俱伤。要是误了血色之海历练的事情,老祖宗恐怕又要责罚。小弟受到责罚事小,连累大家事大。报仇之事,还是日后再说吧。”

  众上汤宫金丹修士一想到红摩老祖的严厉责罚,心凉一下了半截。再说,血色之海凶险异常,没有几样拿的出手的法器法宝,难以在那种地方生存。众人想到此,一下沉就下来,不再坚持。

  这群修士中间那乌奴耳仙宫的绝色女子,轻轻一笑“清良兄为了大局,如此隐忍,小女子佩服。不过,别人不知清良兄的百般隐忍,却以为上汤宫一群金丹修士,怕了紫剑宫一位金丹长老。对上汤宫的名声,恐怕极其不利。”

  众上汤宫金丹修士闻言,尴尬无比。就算他们忍耐力再好,被其它仙宫修士冷嘲热讽,奚落难堪,这份罪也受不了。

  “哎呀,这不是杜老弟吗!我刚才好像看到叶小长老进去了。怎么,杜老弟打算就这样忍气吞声,把以前的恩怨一笔勾销?上次挑战惨败,被红摩老祖惩罚面壁十年,好不容易才放出来,胆子也变小了。

  拍卖大厅内,一名容貌儒雅,嘴角上带着一抹邪笑的男子,手中摇着一柄扇子法器,阴阳怪气的说着,领着一群金丹修士,朝杜清良等众上汤宫修士走了过来。“万罗宫,少宫主王世伟!”众上汤宫的金丹修士,顿时精神一绷,紧张起来。

  上汤宫和万罗宫的两群近百金丹修士遇上,目光几乎可以碰撞出火花,充满了火药味。连周围经过的修士,都纷纷避开。要不是这里是天道阁的场子,恐怕他们之间生一些激烈冲突也说不定。

  “这不关你的事情!我自会把这笔账给算了。”

  杜清良冷冷道。

  上汤宫跟万罗宫,关系可不怎么好,说话也用不着客气。

  “杜老弟果然有魄力,见到昔日羞辱自己的仇人居然也忍得住。要是我,可就当场把仇侩报了。若是你要借这场拍卖会,给叶小长老一次难堪,我万罗宫修士绝不出手阻拦。”

  万世韦笑的分外阴险“啪”的合拢扇子,道“若是杜老弟灵石不够,我还可以借你一大笔,助你一臂之力。不管怎么说,那姓叶的最近风头太盛,居然压过我们北方诸岛四大仙宫的嫡系修士,是该打压打压。索灵仙手,你是鸟奴耳仙宫绝色、天赋无双的金丹修士,鸟奴耳宫的少宫主,富不可言,你是不是也出一笔灵石,助清良老弟一把?”他突然朝上汤宫修士中间的那绝色女子,颇为玩味的问道。

  “当然,在北方诸岛,一向是我们白浮、紫剑、上汤、万罗、鸟奴耳这几大仙宫的嫡系修士独领风骚,什么时候轮到一个散修出身的修士站在我们头顶上威风!我也出一笔灵石,助清良兄一臂之力,让那位叶小长老,明权,这北方诸岛,是我们仙宫嫡系弟子的地盘,他最好还是安分守己,收起翘起的尾巴才好!”

  蒙头-淡淡一笑。

  “既然如此,那就多谢万兄、蒙灵仙子了!”杜清良心中反复衡量了一下,沉声应承下来,脸上阴晴不定。

  明知道王世伟,是挑拨他和紫剑宫的叶长老斗起来,把仇怨结的更深,但是他却不得不这样去做。

  他们上汤、万罗、乌奴耳三大仙宫的一百多名金丹修士,一起拿出一大笔灵石,去打一个紫剑宫的金丹长老的脸,绝对有把握。

  就算会损失一大灵石,也被万罗宫和鸟奴耳宫两宫的金丹修士分摊了一部分。如果这次能为上汤宫扳回颜面,红摩老祖应该会大喜,不至于责罚。

  要是错过了这个机会,下一次,他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遇上报仇雪恨的机会,说不定是数十年,几百年之后。要让他继续背数十年、上百年的耻辱,这让他难以忍受。“好,清良老弟果然痛快。蒙灵仙子,在下告辞。一会儿看你们如何收拾那位‘叶小长老”哈哈!有趣,有趣!”

  万世韦朝蒙灵拱手一笑,扇着扇子,带着一群万罗宫的金丹修士,大摇大摆的进入拍卖会场大厅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