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466、467 《莲花法典》

466、467 《莲花法典》

  叶秦听到一个男子声音,突然出价争抢这最后一枚结金丹,不由微微诧异。他放目一看,看到豪华包厢下方的拍卖会场内,一群上汤宫的金丹修士,正冷冷的抬头朝着九号包厢看。杜清良正在他们中间,刚才的加价就是他喊出来的。叶秦不由皱起眉头。

  他从来没想跟上汤宫的修士结怨。当初可是红摩老祖带着一群上汤宫金丹修士,来紫剑宫进行挑衅,他为了竖立自己长老的威信,不得已才拿杜清良这位号称是上汤宫天才风系金丹修士开刀。自取其辱「怨得了谁?

  杜清良这一开口,直接加了五十万,突破了这场拍卖会结金丹的最高价位,冲上二百万块灵石的大关。点名道姓,看来杜清良是有心要跟自己过不去。

  豪华包厢内,严萱神情紧张的望着叶秦,手指都发白。这是今天天道阁拍卖会上的最后一枚结金丹。要是拍不下来,她短时期就没机会冲击金丹瓶须。二百五十万!”叶秦面色冷峻,看不出任何神态,继续报价。三百万!”三百五十万!”四百万!”

  两人的报价,几乎是一个接一个,价格暴涨之快,令在场的成年上万的金丹修士和筑基修士瞠日结舌。这不是争抢一枚结金丹,而是上汤宫修士和紫剑宫长老的意气之争,看谁能在财力上压的过谁。五百万下品灵石!杜清良,有本事你就继续跟!叶秦冷笑。他不是单纯是斗气。

  如果他不想花数月时间去炼结金丹的话,就必须要拿到这枚结金丹。五百万块下品灵石,他还走出得起的。

  而且上汤宫的金丹修士这样公然嚣张挑衅,摆明了就是想要打脸。他岂会轻易退让!他不但要拿到结金丹,也要让上汤宫的修士们知道,就算是拼财力,他们也没!$格向自己挑衅。

  冲上五百万大关,一刹那,杜清良脖子都涨红了。要一口气拿出五百万的下品灵石来,对他来说,也不是一个轻松的小数目。上汤宫的众金丹修士,为叶秦如此坚决的出价,感到暗暗震惊。

  有一小部分心志不坚决的,甚至开始动摇,犯嘀咕“要不,就让给那姓叶的吧。这个价太离谮了,远超过正常价位十倍!咱忙活数年,也未必能挣回这笔钱财来。”

  “不行,不能停,今天必须出这口惠气!只要九号包厢想要买什么,我们就砸钱买下。不就是一个叶长老吗,难道我们一群金丹修士,还会惧他?要是压死,别人还真以为我们上汤宫的金丹修士,怕了紫剑宫的长老。

  此人修炼速度极快,必抵消耗大量的灵石购买灵丹。所以他手中拥有的灵石,估计只有五六百万左右,绝不会太多。咱们这里上汤、乌奴耳、万罗三大仙宫的金丹修士,能轻松筹集四五千万的灵石,足够砸死他!”还有更多的上汤宫金丹修士,态度极其坚决。↓六百万!”

  杜清良阴沉着脸,一咬牙,继续报出一个更骇人的数字。”哼,我倒要瞧一瞧,紫剑宫五长老,究竟能有多少钱财!”

  他斗法斗不过叶秦,难道他拼财力还拼不过叶秦?!

  报价的同时,杜清良心头也在滴血!

  六百万的下品灵石,能买到多少好元神法器,顶级法宝啊!全致在这枚结金丹上了。最重要的是,这东西对他其实一点作用都没有。而且,上汤仙宫有渠道得到低价的结金丹,根本就不需要耗这样的巨额灵石,在这里拍买。

  “不过,六百万的下品灵石,这还在自己能够承受的损失范围之内。众位杜家金丹弟子分摊一下,每人也就损失二三十万块下品灵石而已!损失不大。”

  杜清良心中安慰自己道。

  “天哪,他们真是疯了。为了出一口气,居然这样狂砸钌!”“人家紫剑宫的长老,上汤宫的金丹修士,果然财大气粗,就是有钱啊!这样砸谶,一点也不感到肉痛!”

  拍卖场内,许多并不富裕的金丹修士,f6气酸溜溜。对于这些储蓄并不丰厚的金丹修士来说,仓促之间也是拿不出这样一笔钱财来的。

  九号豪华包厢内,孙宗师因为那笔巨量的九阶灵丹震惊了半天,直到拍卖场因为杜清良和叶秦争夺结金丹而引来满场的喧闹,他总算才回过神来。

  一枚结金丹哄格到如此高的价位,孙宗师也有些傻眼了。而且,这是他炼的结金丹。“叶长老您想要买那枚结金丹?”

  孙宗师连忙说道“无需拍买啊,那一枚结金丹是在下前几个月成功炼出来的,委托商阁进行拍卖。您要的话,我直接把那枚结金丹的委托拍卖撤销,以五十万的价钱卖给你就走了。没必要花这样的冤枉钌,昂贵的结金丹!”

  “可以撤销拍卖委托?”

  叶秦怔了一下,有些意外。

  “当然,只要还没有成交,委托拍卖是可以撤销。这枚结金丹,是孙宗师炼制的,他有权在买主买下之前撤销。

  在一旁陪着的姜管事,立刻说道。

  叶秦沉就了,似乎在考虑。

  孙宗师放弃这样一笔额外的巨财,以接近成本价卖他灵丹,肯定是希望能结交他。这个人情,可不好欠。

  姜管事知道叶泰和上汤宫的杜清良有恩怨,在考虑要不要退让的问题。他眼珠一转,突然压低了声音道“孙宗师,如果您老不在意这枚结金丹的价钱话。在下倒是有一个小小的主意,可以助叶长老「狠狠的打压那杜清良一番,扬眉吐气一把!”“哦,请说!”

  叶秦,还有孙宗师,都颇感兴趣。

  姜管事立刻低语了一番,把计谋说了出来“叶长老您先以绝对高价,拍下结金丹,狠狠的打上汤宫一巴掌。然后,孙宗师和叶长老,私下以五十万的价格完成交易便行了。反正这是你们二人的事情,商阁只抽拍卖佣金,并不会插手干涉其它。在下做个见证,两位尽管放心收拾那杜清良就是。”叶泰和孙宗师听完,讶然,接着哈哈大笑。孙宗师直接同意了。”好,好主意啊!”叶秦立刻一拍号牌,抢在拍卖师出声结束拍卖之前,报出一个价位“一千二百万!杜清良,我翻你一倍的价。你要是敢翻我一倍出价,我也再翻你一倍。不知道你有没这个胆,试一试?”一口气,比杜清良上次报价足足加了一倍!

  整个拍卖会场的修士,顿时轰然震动,轩然大波,差点把那些低价的筑基修士给震撼的晕过去。他们拼命挣数百年,也挣不下一个零头。

  一千二百万一枚的结金丹,这在整个东浍,是前所未有的高价。就算是元婴修士,用这种价格购买结金丹,也得吐血一把才行。

  这不是拍卖,这是打脸。紫剑宫的叶长老,要在这拍卖会上,**裸的要打上汤宫金丹修士的脸啊!教训上汤宫的修士啊。“疯狂!这位紫剑宫的叶长老,太疯狂了。

  这恰魄力,这份财力,绝对是北方诸岛的金丹修士当中顶尖一流的主。难怪此人能当上紫剑宫的五与『老。”

  连一直在推波助涠,准备看好戏的万罗宫少主万世伟,此时也懵了,手中紧揉的羽扇,不知道是该合上还是该打开。“你翻倍!我,我~,_”

  杜清良气息急促,眼珠子都红了,扳着手中的拍卖号牌,试图鼓足勇气,喊出翻倍的报价。“冷静!别中计了!你要是一翻倍,姓叶的肯定扯手不拍了。”“清良,不能再拍!不慎得啊!”

  连周围其他几十名上汤宫的金丹修士,见杜清良快要被刺激的失去理智,一下都慌了,急忙一拥而上,夺下他手中的拍卖号牌,阻止杜清良继续抢拍。

  要是真的继续翻倍拍,他们这一伙人,全都要为这一枚结金丹栽进去。为了这枚不怎么值哉的结金丹,耗去二千四百万,他们半夜都要起来吐血。上汤仙宫宫主和长老,定要骂他们一个狗血喷头,通通面壁十年。

  拍卖主台上,万众瞩目的拍卖师,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声音都打了一下颢“还~,还有投有人徙续报价?一千二百万块下品灵石!…”■!”他问了也是白问。在场成千上万的修士,谁敢再往这天价之上,继续加价啊!“成交!”

  不多久,被拍下的结金丹盛在一个小丹瓶内,被一名侍女恭敬的送到九号橐华包厢。

  叶秦打开丹瓶,只看了一眼里面的丹药,便直接转手给了严萱。

  “多谢叶师叔!”

  严茔波动的接过丹瓶“我会尽快把这笔灵石还上。

  沈宝只有羡慕的份。

  “不急,等你结丹成功,再说吧。”

  叶秦淡淡说完,又将五十块上品灵石给了孙宗师,道“说起来,这还得多谢孙道友!要不然也不会这样便宜。”

  “哪里哪里,这结金丹本来就不是太值钱。各大仙宫的内部价,也就是三十万到五十万灵石。如果炼丹术足够好,甚至能把成本减低到三十万灵石以下。要不是这大厅内数百名金丹和筑基修士哄抢这十枚结金丹,绝涨不到一二百万的价位。”

  孙宗师大方收下叶秦的灵石,笑道“以您精湛无比的炼丹术,要走出手炼制的话,成本应该极低!日后若是有空,还请叶长老在炼丹术上指点一二。”

  炼丹术的提升,虽然主要靠自己多炼丹多领悟。但是高明炼丹士的指点,也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一点点出丹率的提升,也能产生巨大的炼丹效益。

  这才是孙宗师,如此取悦叶秦的原因。对于他们这样的炼丹宗师级修士来说,一枚结金丹根本算不得什么,炼丹术才是真正看重的东西。

  “切磋交流,对炼丹术大有益处。在下日后也要向孙道友请教一二↑

  叶秦笑道。

  “好说好说!”

  叶秦,孙宗师,还有姜管事三人哈哈大哭。

  这一场争夺结金丹的好戏,以上汤宫金丹修士的惨败而告终。他们估计就是想破头,估计也不知道是怎么输的。

  不过,这场明争暗斗的拍卖会,还远远没有结束。中央主台的拍卖,几乎件件的都是重宝。很快,侍女葙L着一个玉盘,上了拍卖主台。

  玉盘内,盛放着一尊巴掌大小,不知名的古木雕刻的莲花法座,整个莲花法座,散发着淡淡的青色光晕。

  莲花法座内,端坐一个木雕三岁童子,一双小手,捧着一枚米粒大小,水晶般剔透光华的圣洁莲子,庄严肃穆。

  那粒水晶莲子内,数以万计的神秘文字,如同仙术法典一般,在这团光晕内旋转。

  毫无疑问,莲花法座的精华全在这水晶莲子内。“《莲花法典》!”“此法典是一门上古炼器、修仙法决,怎么会出现在这拍卖会上?!丁,七号和八号豪华包厢内,两位元婴老祖,同时发出轻微的惊Iso“本次拍卖会,唯一的一件顶级功沽秘籍,完整的《莲花法典》!”拍卖师精神一振,大喊。“运法典乃是不久前,一位寻宝的金丹修士,从血色之海得到的宝典。据信,这是一位元婴中期修士所修炼的宝典。”“不过,修炼这套完整的莲系法典,修炼的要求极高。必须是配合使用一套完整的莲系元神法器,才能修炼,发挥出功效。”“本拍卖师在此提醒,如果没有一套完整的莲系法器,这套功法没有任何作用,请诸位宾客郑重出价竞拍。”“这套高阶秘籍,适合金丹后期修士、元婴期修士。”

  “这套秘籍,无法被玉简复制,是仅有的一套完整的莲系修仙功法。起拍价,一千万块下品灵石!这是顶级功法秘籍的价位,许多元婴修士修炼的秘籍,也没有如此出色。”

  七号和八号这两个豪华包厢内的两位元婴修士,显然是相互认识,隔空传音密语起来。

  “这《莲花法典》,数百年前落在一位极富盛名的木系元婴修士的手中,很有希望竞逐天道盟的宗主大位。没想到此人竟然死了,连迳法典,也被一位金丹修士意外得去。”“唉,祸福难测啊!在血色之海,天赋再高的修士,也可能陨落。也不知道是遇到了妖族修士,还是发生了其他什么意外。”“运法典不错,对我们元婴修士来说,也属于难得的修仙诀。

  元婴修士颇为的意动,考虑再三,却摇了摇头“可惜,我等都有自己的功法秘籍,以及修炼了数百年之久,威力强大的元神法器。谁也不会没事去重新炼新的功沽和元神法器。”

  “运法典,还是让那些金丹后辈去抢吧,对他们来说这可是顶级的修仙功法。以咱们的身份,当然不能跟晚辈较劲。道兄,你说,这法典,会落到谁的手中?”八号包厢里的元婴修士笑道。

  “难说。那叶小长老,连买个结金丹,都敢一口气砸下一千二百万灵石,连老夫都吃了一惊。这些仙宫金丹晚辈,玩命的劲,不可小觑啊!”

  天道阁的拍卖大厅内,绝大部分金丹修士,都屏息凝神,瞪大了眼睛,伸长了脖子,等着看谁会出价。

  一千万块灵石的起拍价位的修仙法典,绝大部分金丹修士都买不起

  而且,这还仅仅是一份秘籍而已。

  光是秘籍,是没有任何作用的。

  买下这法典,必须要去买莲系炼器原材科,炼出一整套极品的莲系元神法器出来。一套法器,意味着至少三四件元神法器,才能组成套。这耗费的财力,决不下二三千万之巨。东海绝大部分的金丹后期修士,对此也只有f瞪眼的份,有心无

  除非是元婴老祖,或者是以仙宫的财力为后盾的修士,才能真正吃下这份法典。敢出手竞拍这件秘籍的,绝对是少数中的少数。这场拍卖会,总共只有九个豪华包厢内有修士。

  也就是说除了叶秦这个包厢之外,还有八位元婴修士,也在看这场拍卖会,看看是否有何事的物品需要竞拍。

  不过,拍卖师介绍完《莲花法典》之后,从一号到八号豪华包厢,都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动静表明,这些元婴修士有出手的打算。

  一时间,竟然没有谁报价,都在等,等那八个豪华包厢,是否有元婴修士会出手。这些元婴老祖一旦出手的话,剩下的金丹修士肯矣■没戏。上汤宫的众金丹修士,也在等。看九号包厢的叶奏会不会再度出“姓叶的,会不会再出手?”“不可能,他一千二百万买了价值五十万的结金丹,绝不可能再有财力,竞拍这起拍价是一千万的《莲花法典》0”“能确定?”“这个…”“除非紫剑宫以仙宫财库的财力,出这笔钱购买法典,否则的话,姓叶的自己是绝无这个可能。”“要是再打压不成,就自取其辱了!”

  上一场拍卖的结金丹,把上汤宫的众金丹修士“打”的灰头土脸,差点没把他们自己给坑进去。这一次,上汤宫的金丹修士们谨慎多了,没敢绝对肯定叶秦的底线。

  万罗宫的少宫主万世伟,阴沉着脸,来到上汤宫修士所在的地方,商议着怎么对付叶秦。

  杜清良脸色惨绿,一言不发,表情木然的呆坐在大厅内的修士仙座上。这已经是他第二次败在叶秦的手中,而且都是败的这样的彻底,败的他信心丧尽,毫无斗志。

  拍卖大厅的众金丹修士,都在犹豫,观望。东西绝对是好东西,远比结金丹有价值。能不能拿下,却不好说。叶秦也在等,心中压着一股难以抑制的激动。他的紫府内,有一株生长着的子幽莲,已经开花了。

  炼制一套完整的莲系元神法器,没有问题。只是,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炼制莲系法器。

  一套完整的莲系修仙功法《莲花法典》,出现在拍卖台上,让他喜出望外。这可是平时想战,也未必能找得到。

  叶秦自己,有大五行剑阵已经足够,不必这套法典。不过,冰儿只有一套冰火剑诀,而且威力很普通,已经显得有些弱了一些。这套法典,正好给冰儿修炼。

  终于,看到元婴修士没有出手的打算之后,大厅内有那么几位财力雄厚的金丹后期修士,忍不住举了拍卖牌。从一千万开始加,十次叫价,涨到一干三百万左右。最初的报价并不激烈。毕竟能出得起千万大关价位的修士,极少极少,不超过十位。”=千五百万”-九号豪华包厢,闪亮了一下,出现报价。

  九号包厢再度出价,出乎拍卖大厅众金丹修士的意料。众修士都惊诧,暗暗震动。他们原本估计,叶秦没有财力继续拍下去。

  上汤宫的金丹修士,万罗宫的少宫主万世伟,乌奴耳宫的蒙玉仙子,一个个都面面相觑,摸不到叶秦的真实底细。

  “一千六百万!再跟他斗一把,就不信,他有这样多的财力。一千多万,买个顶阶修仙法典回去也不算亏。”

  万罗宫的少宫主万世伟,这一次却是亲自出手了。

  “一千七百万!↑,

  叶秦态度异常坚决,一拍号牌。

  他今日是不惜耗尽自己卖灵丹所得的四千万,也要将这《莲花法典》买下来。

  九阶灵丹可以再炼,灵石可以再挣,《莲花法典》一旦错过,却不知道能不能再得到。“一干八百万!↑,万世伟狠狠的拍下号牌。“二千万!”一号豪华包厢,一个淡淡的年青男子的声音,回荡在拍卖大厅的上

  听那声音,似乎只有二十余岁,年青的不可思议。但是,那声音中蕴含着极大的威力,轻而易举的压过了大厅内所有修士喧闹声音,却是货真价实的元婴老祖。整个拍卖大厅,刹那间鸦雀无声。“元婴修士,终于出价了!”“一号,是哪位元婴老祖?”

  连试图一鼓作气,把叶秦打压下去的上汤宫的金丹修士,也一下全怵了,不敢再报价。他们不惧叶秦这位紫剑宫长老,但是这不意味着,他们敢去得罪一位来历不明的元婴老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