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468 圣皇分身

468 圣皇分身

  希望大家用栗-鼓励一下百里,支持全勤,也让百里更有动力,保持一月全勤记录。

  』莲花法典》的拍卖,叶泰和万罗宫的万少宫主还没有进展到激烈交手的程度,便因为一号豪华包厢修士的突然出价,戛然而止。

  不只是万少宫主不敢再争,叶秦同样也识趣的停止报价,没有再争下去。

  他才金丹五阶修为,蔷希、财力也不过短短三十年。不论是拼修为,还是拼财力,他都拼不过一名在东海修仙界横行数百年的元婴修士,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叶秦颇为气馁,“:f中还有几分纳闷“一号豪华包厢内的元婴老祖,为什么早不出手,晚不出手,偏偏在自己出价和其他金丹修士争夺,才突然横刀夺爱!?”o

  被一名元婴修士给抢了,他并没有什么挫败感,只是有些惋惜,那《莲花法典》没落在自己的手里。“这位一号包厢的老祖,很早便来了,是本阁阁主亲自出面接待神神秘秘,在下也不知道是哪座仙宫的老祖。”

  包厢内的姜管事,摇头道“叶长老无需气馁,回头在下去看看商阁内有没有其它的顶阶修仙法典,虽然未必能比得上这《莲花法典》,但是也不会大差。”

  就在这时,一位中年金丹初期修士从一号豪华包厢迈步出来,凌空俯瞰拍卖台内的众修士。此人身魁体胖,相貌豪迈,颇有一方枭雄的气度。这份《莲花法典》,我家宫主要了!诸位,勿争!”

  那中年修士说完,还特意看向远处的九号豪华包厢,一拱手,大笑道“叶道兄,许久不见,一向可好?!我家宫主有请,还请叶兄移步过来小聚片刻!“央-寒阳!九号包厢内,叶秦猛然惊站起来,神色大变。这个中年修士,他可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除了史寒阳,还能是

  叶秦看了看满脸笑容打招呼的史寒阳,又看了看他身后一号豪华包厢,脸色变幻莫测,众多念头,从心中闪过。“三十年,史寒阳当初携带一朵十一阶子幽莲的莲花返回中土大陆,去助圣皇脱困。算一下时间,也该从中土大陆回到东海了。”“史寒阳今日敢回东海,公开亮相,必定有强大的持仗。”

  “一号包厢内那元婴期修为的年轻男子,声音有些稚嫩,只怕不是圣皇本尊。有可能是圣皇的一尊莲花化身,也可能是其他元婴修士。“不知道圣皇的本尊此刻在哪里?是在地底宫殿,还是也到了东“在这拍卖会上遇到圣皇的手下,算是栽了。这位东海修仙界的大

  叶秦听到史寒阳的邀请,过去一聚,心中苦。嗯跑是跑不了的,不过既然对方没有采取什么行动,看来应该不会对他不利。“夫君,那是哪位老祖?”

  皇甫冰儿有些奇怪,她和叶秦,并未结交过那位神秘的元婴修士。而孙宗师、姜管事、沈宝等修士,更是莫名,摸不着头脑,不明白叶秦跟那一号包厢的贵宾,有什么关系。“那是我以前在中土偶然遑到过的一位前辈,很久,都快忘了。冰儿,你们在这里等一下,我过去拜会一下那位老祖。”

  叶春心中苦笑,脸上却依旧保持平淡。说完,他出了九号豪华包厢,身形一闪,飞过数十丈空间,出现在一号豪华包厢的门口。“叶兄,请!”

  史寒阳一副老成持重,见到叶秦这位昔日老友,颇为高兴。不过,如今他的修为,要比叶秦低上足足两个金丹阶层,只尊叶秦为兄的份了。“史兄请!”叶秦苦笑,今天这是祸福难料啊。他和史寒阳,一同进了一号豪华包厢。豪华包厢外一层光幕恢复,立刻将外界完全隔绝。

  宽敞的一号豪华包厢内,居然有十佘名金丹修士,或站或立。迳些金丹修士一见到叶秦进来,纷纷施礼“叶道友!”“叶长老,有礼了!”o叶奋不认得他们,他们却知道叶秦的名号。

  叶春心中一凛,看来这些应该都是圣皇最近招揽的修士。圣皇雇下凝聚的势力,已经不小。

  包厢主座上,一名年轻修士正襟危坐着,英武俊美,毫无瑕疵,目光却犹如数百岁老祖一般深邃,品着香茗,举止之间,无形之中便有一股皇者之气。

  而且他身上还有一种灵莲花特有的圣洁的气息。这种气息出现在“人”身上,十分的怪异。

  叶秦看到这年轻修士的相貌,跟圣皇有七八分相像,隐约是一今年轻圣皇的模样。而且此人眉心处,更有一朵的五稗莲花纹,散着淡淡的五色光华。叶泰一下全明白过来,果然是圣皇的一尊莲花分身,一股强横的灵压无形之中让叶秦感到紧张,应该有元婴中期的实力。他立刻与色礼“晚辈叶秦,参见圣皇前辈!”

  年轻修士目光闪烁,戏谑的冷笑“小子,又见面了!本皇的九阶银甲卫,被你给抢了,此刻可还在你身上?”o

  虽然他只是一尊分身,但是作为圣皇的一部分,对过去生的事情一清二楚,历历在目。昔日叶秦把银甲卫给抢走的这个“仇”他还记得一清二楚。“还在!我这便还给前辈!”

  叶秦苦笑。今天果鼓倒霉,一尊九阶银甲卫一下没了。他心中不舍,但是没找借口推脱,十分干脆,将装着银甲卫的储物袋,从腰间取下未。当初圣皇被困死在地宫里,他敢占这个大便宜。可如今圣皇的分身都来到东海了,捏死他像捏蚂蚁一样,他可没想再去招惹。

  “不必了。那尊银甲卫,只是本皇用来看守宫殿的金丹傀儡,现在没什么用处,你留着吧。听寒阳说,他在夺取莲花的时候,你出了不少的力相助,令我得以出现在这世上,也算是功过相抵。本皇赠你一尊银甲卫,对你也不亏欠。昔日种种恩怨,一笔了清。”年轻修士一摆手,他财大气粗,对邝银?卫毫不在意。

  他此刻说的‘我”却是指他这个莲花分身,而非指圣皇。史寒阳和叶秦二人,对他可以说是有极大的恩情。

  包厢内的众位金丹缪士,一个个羡慕的要死,盯着叶秦那储物袋。九阶银甲卫,实力比他们还要强横一截。“多谢前辈!”

  叶秦却是意外的惊喜。他也舍不得将九阶银甲卫还回去。这尊九阶银甲卫,对他现在的实力来说,是个相当大的战力。既然圣皇要把银甲卫送他,他也就不客气收下了。

  正闲聊之间,刮-刚年轻修士拍买下来的《莲花法典》,也被侍女送到了一号豪华包厢。

  年轻修士,右手取了那尊木雕莲座童子,微微感叹道“说起来,这上古修仙诀《莲花法典》,曾经是本皇最喜欢的收蔑品之一。后来,圣皇宫被毁,此法典不知被谁给得去了。没想到千年之后,辗转反则,又回到本皇的手中。”

  “此物最宝贵的是水晶莲子中的法决,本皇早已经参悟透了,此物留着也是浪费。既然你之前想拍这《莲花法典》,便赠予你吧!”

  年轻修士随手丢给叶秦。

  叶秦一下接着,却是愣住,圣皇买下这莲花法典,是打算要赠给他?“这《莲花法典》,价值二千万块下品灵石,晚辈无功无德,不能收如此厚礼!”

  叶秦想了一下,将莲座童子,退了回去。

  “怎么,是不敢,还是不愿?”年轻修士一听叶秦拒绝收下,顿时一皱眉,脸色阴沉了下来。他要给谁物品,还没有敢不收的。

  “升不敢不愿,而是不能。若是圣皇愿意将此物以二千万的售价卖给晚辈,晚辈倒是乐意收下。

  叶秦顶着压力,不卑不亢道。

  他和圣皇的恩怨,已经一笔了清,可不想再欠人情。

  年轻修士,盯着叶秦看了好一会儿,眉头却突然舒展开来。”也罢,果然还像当年那样桀骜不驯。当年本皇要你投效本皇,你不肯,居然坑了本皇一把。这《莲花法典》,便卖给你吧。”

  叶秦这才欣喜的收下那尊莲座童子,然后摇了摇头。

  “你可知,本皇此次重返东海,是为何而来?”

  “不知。”

  “本皇此次重返东海,并不是为了报仇而来。”年轻修士淡淡道“本皇昔日的死敌,要不是死了,要不就是离开了东海,不见踪迹。本皇要报仇,也不急于一时。

  “那圣皇前辈这是一?”

  叶秦疑惑。

  “本皇打算重建圣皇宫。我来这北方诸岛白浮城,自然是为了招揽更多的年青修士,为圣皇宫效力。”

  年轻修士,指了指包厢内的十多位年青的金丹修士,道“在场的诸位,都是极有潜力的金丹修士,已经投入我圣皇宫的麾下。你的实力和名气,比他们都强,你若是愿意投效本文,本皇可以考虑给你极优厚的待遇。”

  叶春心中一下雪亮,圣皇之所以要见他,是想招揽他,投入圣皇宫的麾下。

  可是,这却让叶奋不由陷入沉就。

  如果是在他成为紫剑宫长老之前,他会考虑一下,是否有必要加入圣皇宫。可是现在,他既然成了紫剑宫的长老,自然无需再考虑圣皇宫。

  圣皇就算对他另眼相待,顶多也就是让他出任一宫长老,不可能给予更高地位。当然,他对紫剑宫长老的地位,也不是太在意。

  他有紫剑宫长老这身份,许多行事,都方便而已。而且,紫剑宫长老,这是他用大神通古器馗牛玫换来的,他可不曾亏欠紫剑宫任何东西。日后若是想离开紫剑宫,随时可以走人。他又何必舍弃紫剑宫长老,平白无故改投圣皇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