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469、470 紫剑宫会议/上古战船

469、470 紫剑宫会议/上古战船


  1月3日,3章共1万字。到。汗,码的快吐血,创造历史记录了。兄弟姐妹们,票票支持鼓励一下吧!再接再厉。

  ------------------------

  那年轻修士,似乎看出叶秦的沉默,是在无声的拒绝,没有投圣皇宫的念头。

  “以你的灵根潜质,《坐忘经》的修炼进展,百年之内修炼到金丹九阶没什么问题。剩下数百年,有足够的时间去准备渡大天劫,很大的希望成为元婴修士。一旦成功,加上紫剑宫《紫剑诀》的大五行剑阵、小三奇剑阵、八罡剑阵的威力,你日后名震东海修仙界,也未必不可能。”

  年轻修士沉吟了一下,“你现在不愿意投效本皇,本皇也不勉强。”

  他的目光闪亮,透出几分深深的遥思。

  “东海修仙界,远比你想象中要复杂,单打独斗是没有出路的。修仙界,许多古老的秘密,辽阔的地域。太多太多是你所不知道的。你可知,在这千万里东海的最东端,是何地方?可知,东海之外,遥远的西海,飘渺的北海,又是什么地方?等你成了元婴修士,就会对此很感兴趣了。你回去之后,认真考虑考虑吧。修仙界,一切以实力为尊。日后你有这份和本皇合作实力,本皇绝不让你吃亏!”

  叶秦对这些所知甚少,只能沉默。想了一下,他问道,“圣皇前辈,晚辈心中一直有个疑惑,百思不解!不知能否告知。”

  “说!”

  “当年你在中土大陆地宫渡劫,是否突破元婴期后期巅峰,进入了更高的境界?”

  叶秦小心的问道。圣皇被其他修士囚禁地宫,这是很丢颜面的事情,恐怕有所忌讳。

  “哈哈,这并非什么秘密。当初本皇达到元婴后期巅峰,在地宫内渡九天雷劫,确实踏入了更高的化神境界。只是,停留在这个境界内极其短暂.......本皇大劫之后,还来不及恢复元气,便被天道盟和天魔盟几个可恶的老贼,给偷袭。又跌回了元婴后期。

  不过,本皇修为虽然跌回了元婴后期,本皇的寿元,却是依旧逆天改命,暴涨了一倍。哼,昔日和本皇为敌的宗主、巨头,要么早就埋了黄土,要么失了踪迹,本皇却依旧还活着。”

  年轻修士玩弄着手中的玉犀牛角杯盏,神情似是不屑,又似是自傲。

  包厢内,史寒阳,还有其他十多位金丹修士,都是一脸的崇敬,望着圣皇分身。能够在圣皇麾下效力,这是他们天大的福缘啊!

  元婴期境界,对他们来说已经是高不可攀,难如登天。

  而比元婴期还更高的化神境界,那是高山仰止的存在。至少在这东海修仙界,是属于传说中才存在的境界!

  他们是无法想象的。

  “本皇不久前得到一条消息。有一位天魔盟的退位巨头,也就是本皇昔日的死敌。似乎在血色之海出没过,留下了踪迹。本皇的本尊已经亲自去血色之海,追查其下落,看看是死是活,能不能找到更多的线索。这个不共戴天之仇,本皇是不会这样轻易放过。”

  年轻修士自语,目光中闪过一道狠厉芒。

  一瞬间巨大的灵压外放而出,包厢内的众金丹修士,都汗流浃背,寒蝉噤声。

  叶秦心中暗暗大惊,圣皇本尊去了血色之海?!

  这样说来,圣皇本尊,也从中土地宫脱困,来了东海。圣皇本尊,那可是元婴九阶巅峰的修为。比这元婴中期的莲花分身,厉害不知多少倍!

  叶秦并未在一号豪华包厢久待,闲聊一会儿,便告辞离去。

  圣皇和天道盟宗主、天魔盟巨头的仇怨,他是不想卷进去。否则的话,一个不小心,他这金丹中阶修士,在一群元婴后期修士当中,也只有炮灰的命。

  他在那一号包厢内,是坐如针毡,片刻也不想多待。回到九号包厢,叶秦等修士,正打算继续观看接下来的拍卖会,会有哪些灵宝之物要面世。

  一名紫剑宫的金丹修士,这时却匆匆来到九号包厢外。低声禀报,“叶长老,太上长老、宫主命属下带信!让您老速速回宫一趟,要事商议!”

  叶秦诧异,他也没问是什么事情。

  如果真的是要事,普通的金丹修士,是不可能知道的。

  他没等天道阁的拍卖会继续进行,就向孙宗师、姜管事二人告辞,和皇甫冰儿,以及白秀儿、严萱、沈宝等离开天道阁。

  皇甫冰儿等直接去了青丹坊。

  叶秦则独自前往紫剑宫。

  ......

  紫剑宫。

  宫内外的修士一切如常,没有任何异样。

  叶秦快步进入紫剑宫大殿,开启一条地下通道。

  他却发现,这里气氛紧张。

  很少见到的紫剑宫金丹后期守卫,已经密布哨卡,防止有修士靠近大殿。

  叶秦心中的纳闷,来到地下通道数百丈岗岩深处,一座密闭的闭关修炼室。也只有真正出现要事,宫主和诸位长老才会在这个最安全的地方碰面。

  室内,宫主周昱和太上长老周鸿,其余几位长老周详、周瑞、周蓉,这五位元婴老祖,都已经在这间密室内,各自坐在一块团蒲上。他们一向都是在宫内清修。很少外出,所以比叶秦来的早。

  加上刚刚到达的叶秦,紫剑宫的六位高层修士,全都到齐。

  “叶长老,你来了!坐,就等你了!”

  周宫主淡笑道。

  “宫主,诸位长老!”

  叶秦向众元婴老祖一一行礼,在闭关室内一块团蒲上坐下,疑惑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紫剑宫高层都到齐了,现在直接说要事。本宫刚刚得到几条重要的消息。天道盟五位宗主之间举行了一场宗主级会议。商谈了北方宗主的问题。”

  周宫主缓缓说道,“现任的北方宗主禹宗主,透露他自己的寿元仅仅剩下三十年。也就是说,三十年寿终正寝,他便退位!”

  “目前一共有四大仙宫,已经向天道盟提出竞逐天道盟北方宗主大位的请求。包括我紫剑宫、上汤宫、万罗宫、乌奴耳宫。”

  “不过,四大仙宫的候选人,实力和威望都较为接近,各方谁也不服谁。

  “所以天道盟五位宗主,在商谈之后,做出了一个决定。各仙宫出兵血色之海,以功勋大小,决定北方宗主大位归属。说白了,哪一座仙宫修士砍下的妖族头颅多,哪一座仙宫的宫主便接掌北方宗主大位。就算不是四大仙宫,只要符合条件,也可以接掌宗主大位。”

  太上长老周鸿等人,似乎早已经知道这个消息,所以并不显得震惊。

  叶秦却是被震惊住了,失声道,“那是十阶元婴级妖兽,化为人形,才有资格被称之为妖族修士。每一个妖族修士,都极难对付。要大量击杀妖族修士,这岂不是要引发仙妖大战?”

  “不错,天道盟五位宗主的意思,的确想要主动开启仙妖大战,向血色之海进兵,准备兴兵伐妖族。”

  周宫主道,“这跟现在的修仙界大局有关。我们东海修士日益庞大,地盘不断东扩,已经逼近了血色之海。修士太多,修炼的灵岛却有些不够。想要得到更多的灵岛,必须东进,占领血色之海。”

  “仙妖大战,胜了自然好说,可是。如果此战失败了呢?”

  叶秦压住心头的震撼,问道。

  “失败?.......这些多余的大批修士,将葬身血色之海。也能大幅缓解灵石供应压力,至少不会因为灵石匮乏,而出现内部动乱。”

  太上长老周鸿,淡漠的接口说道。

  “这已经不只是天道盟的事情,也是天魔盟的事情,不是某一个修士能够决定的。天魔盟五大巨头,也进行了一场巨头大会,同意了这个决定。也就是说,此次将是倾整个东海修仙界,向妖族发动的一次全面的攻击,占领血色之海。”

  周宫主摇了摇头,颇为无奈道。“这一战是难以避免的。我们只能服从五大宗主和五大巨头的这个决定。这是最高机密,只有仙宫长老以上修士才允许得知,不能泄露。”

  “另外,上汤、万罗、乌奴耳等仙宫,已经决定派遣一批金丹修士,提前进入血色之海。我紫剑仙宫也不能落后。说起来,我紫剑宫手中有一面馗牛鼓,在最关键的时候使用,可以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甚至逆转局面,也算是占了便宜。”

  “还有一个消息,是关于圣皇。得知中土传来的一个消息,圣皇已经离开了地底圣皇宫,招揽了一批得力干将。圣皇的手下,已经出现在在东海。人人闻而变色。”

  周宫主接着道。

  “如果这个消息是真的,恐怕东海要大变天。大乱一至,隐世的巨头都出来。”

  太上长老周鸿,感叹道,“不过,圣皇也不敢和整个东海修仙界为敌。否则,千年前可以杀他一次,千年之后也可以杀他第二次。”

  “算了,不提此事。反正我紫剑宫,和圣皇也没有什么纠葛。”

  周宫主笑道,“本宫决定派遣一批金丹修士,以历练的名义,先期大规模进入血色之海,建立一些势力据点。从现在开始布局,为日后可能爆发的仙妖大战,以及天道盟北方宗主争夺,埋下的伏笔。

  “叶长老,为了避免引起过多猜疑。我紫剑宫先期派遣的修士,将都是金丹修士。你带一个中队三十名紫剑宫金丹修士进入血色之海,如何?”

  叶秦想了一下,道,“我闭关潜修三十年,正需要外出历练。我领队去。不过,此次任务是做什么?”

  “简单。主要是收集血色之海的各种详尽情报,绘制详细的血色之海地图。紫剑宫现存的一份血色之海的地图,此地图,每百年绘制一次新的地图,已经很旧了。至于杀妖族修士的事情,还轮不到你们去出手,自然有本宫,以及四大长老亲自出手。”

  周宫主淡淡道,神情毅然。

  一场即将震动整个东海的仙妖大战,就这样在周宫主轻描淡写的言述之中,拉开了一个小小的边角。不过,对于此刻紫剑宫修士来说,他们现在最渴望的,却是用妖族修士的头颅,来缔造紫剑宫宗主级仙宫的辉煌地位。

  至于仙妖大战最终的结局,却是谁也无法预测的。变数太大,非某一个修士所能看清。

  ......

  青丹坊。

  叶秦回到青丹坊的时候,已经是深夜。

  “夫君,宫主、长老相召,是出了什么事情?”

  皇甫冰儿等的有些焦急,一见到叶秦回来,立刻询问。她知道,没有大事,紫剑宫的高层是不可能全部聚头,而且议事如此之晚。

  “天道盟五大宗主,天魔盟五大巨头,已经决定向血色之海进兵,绞杀妖族修士。万年仙妖大战,估计会爆发。宫主和太上长老,希望我能领队,一趟血色之海。而且,我已经同意了接下这个任务。”

  叶秦并未隐瞒,“我闭关潜修了三十年,要冲击元婴,必须经过大量的历练。否则,历练不够,心智不坚,难渡大劫,是绝成不了元婴大道的!”

  皇甫冰儿有些震惊,足足半天之后,才道,“要去的话,我们一起去!”

  “嗯。”

  叶秦看着冰儿的脸庞,认真的点了点头。

  冰儿的修为和实力,一直都并不比他差多少。只是元神法器不够强,才显得弱了一些。况且,冲击元婴大道,并非他一个人的事情。

  冰儿同样需要不断的生死历练,才能突破元婴大道。

  这一次历练,不是在东海的安全海域,而是在血色之海,凶险无比。就算是元婴修士,也随时可能丢了性命。

  这次历练,恐怕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艰难危险百倍。他没有多少把握。但是,不能不去。否则一直在安全的海域,是得不到真正的历练的。

  “就算陨落,也要在一起。”

  ......

  数日之后。

  一个中队,共三十名紫剑宫的金丹修士,在黎明的时候整装出发,没有惊动任何修士,直接前往临海城。

  这支大队,清一色的紫剑宫金丹中期、后期修士。

  半个月的飞行,抵达临海城。

  临海城是一座小城,但是异常繁忙。这里有许多大型传送阵,可以直接深入血色之海的腹地,各个据点——这些据点,都是修仙者长期以来,在血色之海深处,建立起来的根据地。

  当然了,这样一群紫剑宫的金丹中、后期修士,太过引人瞩目,也不便于收集血色之海的详细情报,绘制新地图。

  他们必须分开小队行动。

  叶秦和皇甫冰儿二人一个小队,令其余紫剑宫的金丹修士,二到三名金丹修士一个小队,直接传送往血色之海的各个据点,完成此次进入血色之海收集情报和绘制海图的任务。

  临海城,大型传送阵。

  这里每日都有众多的金丹修士,乃至元婴修士,被传送往血色之海,或者是从血色之海返回。叶秦这一群三十名紫剑宫的金丹修士,其实也并不多。

  一道渐渐明亮耀眼的光芒,将临海城的大型传送阵覆盖。

  传送阵各个阵角上的上品灵石,灵力正在快速消耗。随着耀眼的白光达到顶点,叶秦、皇甫冰儿,以及大型传送阵内的十余名金丹修士,一同消失在大型传送阵内。

  ----------------------------------------------------------------

  470章,上古战船。

  一道白光过后,叶秦睁开眼。

  他和皇甫冰儿,还有一同传送的另外十余名金丹修士,出现在一座露天的大型传送阵中。这些人并非紫剑宫的修士,而是东海其它仙宫的金丹修士,并不认识。

  叶秦凌空飞起数十丈,飞快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明显的愣了一下。

  “上古战船!”

  他们在一艘巨型古战船的甲板上。

  而这艘古战船,搁浅在汪洋大海中一座不起眼的海岛海滩上。

  船身倾斜,高达数百丈,长达千丈,而高耸入云的主副桅杆歪斜向一侧,主副桅杆上还挂着十余块在呼啸海风中几乎要腐败溃烂的棕色巨帆。

  光是看船身四处长满的鲜苔,斑驳的锈迹,便可以看出这艘战船的年代之久远。

  船身两侧上,还有数百个大大小小的炮口,一尊尊狰狞的青铜古炮台裸露半截炮身出来。

  叶秦看到这些炮台,猛然吃了一惊,这样的炮台他在地底圣皇宫殿见过,竟然是重型轰天大炮!一炮下去,轰死一个金丹修士也是小事情。

  这数百门重型轰天炮齐发,就算元婴修士来了也招架不住。

  “看来这里就是东海修仙者,设在血色之海的数百计传送点之一的‘古战船据点’了。”皇甫冰儿惊讶的望了一眼战船,还有四周辽阔寂静的大海,说道。

  叶秦点了点头。

  “据说这艘古战船,是巨型神通古器,可以在海面航行、海底潜行、天空飞行,周身安装有重型轰天大炮,甚至可以轰杀妖族修士。”

  “上一次仙妖大战时期,这种大型战船是元婴老祖的座驾,可是威风得紧。”

  “可惜,这艘战船已经废弃上万年,没用了。”

  有不少像叶秦、皇甫冰儿一样初次来到这里的金丹修士,看到古战船的雄姿,不由啧啧称奇。

  和他们一起传送到此地的金丹修士,有几个是曾经来过这里的老手,熟悉此地的环境。他们离开甲板上的大型传送阵,直接疾速飞往这艘古战船中部,一个可以进入船舱的入口。

  叶秦和皇甫冰儿相视一眼,飞快跟了过去。

  进入船舱后的情形,倒是让叶秦两人有些出乎意料。

  这主船舱内部空间极大,打理的也颇为完善,丝毫见不到外面那般的破败迹象。众多的金丹修士在其中来来往往,极为热闹,比得上东海仙城的一处小型坊市规模了。更让人惊讶的是,从船中各处隐隐传来的强大的灵压波动,竟是有着不少元婴级别的修士!

  “这血色之海果然非同一般,仅这一处据点,元婴老祖就有十余左右,难怪需要金丹中期以上才好进入。”

  皇甫冰儿感受到了这些惊人的灵压,不由叹道。

  叶秦闻言笑道,“血海凶险之地,据说经常有妖族修士出没,都是元婴级妖修。妖兽没有这些元婴老祖坐镇在这里,恐怕这上古战船据点也早被夺走了。”

  叶秦边说边四下打量,只见这主舱四壁的几个副舱入口之上,有着诸如“灵丹坊”、“炼器坊”之类的商铺牌匾,收购各种高阶炼丹、炼器的原材料。

  在这些牌匾的右下角处,都有着醒目的一个血色三角徽记,徽记中呈现血色怒海卷涛的图样,不同于天道盟与天魔盟的标识。

  正当叶秦好奇时,不远处一名矮矮胖胖的金丹修士凑了上来,满脸笑意道,“看两位的样子,可是第一次来这血色之海的古船据点?在下钱道人,乃是血色商盟的修士。在下对这里极为熟悉。两位可否需要在下对此地介绍一番?只需一块中品灵石即可。”

  “动一番口舌便有一块中品灵石,这人倒是做的好买卖!”许久未和叶秦一起出行,虽是入这险地,皇甫冰儿心中也很是开心,见这胖修士面目可掬,忍住笑意传音给叶秦道。

  一块中品灵石对金丹修士已不是什么大数目,叶秦自然也不会吝啬,从储物袋中取出灵石交予钱道人,“劳烦钱兄。”

  钱道人收了灵石,脸上笑意更浓,“想必两位刚才是在看那血色徽记吧?那是我们血色商盟的标识,本商盟是独立于天道盟和天魔盟之外的修士贸易组织,不争地盘灵岛,只在这血色之海内进行贸易买卖。

  这艘古战船,便是本盟旗下贸易据点之一,来往的修士大多在这些据点补给物资,或是出售在血色之海收获的物品,无论你是需求何等物品,都能在本盟有所收获。

  不过切记一点,在本古船据点之内,严禁斗法,否则会有金丹后期修士守卫,甚至元婴老祖出手。本船船主,便是一名元婴中期老祖。”

  正说话间,叶秦身后的入口处又进来几名金丹修士,看他们的服饰,竟然是上汤宫修士。他们比叶秦紫剑宫的修士,后一步进了血色之海,能在这遇上,却是纯粹的巧合。

  这些人在见到和钱道人谈话的叶秦后,不由一愣,隐隐怒气。

  “咦,这不是紫剑宫叶小长老么?难得啊难得,叶长老一直极少离开紫剑宫,今天竟然亲自出来走动了?各位师兄弟,还不来见过叶长老!”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叶秦虽然没有把上汤宫当死敌对待,但上汤宫金丹修士对他的积怨,可不是三天两天的事了。更别说前不久叶秦还在天道盟的拍卖会上,狠狠的落了上汤宫众修士的面子。

  此时他们上汤宫五名金丹修士结队而来,又见叶秦、皇甫冰儿两人落单,而且又位处于血海混乱凶险之地,上汤宫那名领队的金丹后期修士,此刻哪能忍得住不出言讽刺?

  众上汤宫修士闻言都是哈哈大笑,边笑还一边阴冷的盯着叶秦两人。看那模样,要不是知道这据点内严禁斗法,恐怕现在就要动手了。

  皇甫冰儿秀眉一凝,这些人若是说她,她倒能听而不闻,但说她夫君,心中怒火未免就有些按捺不住。只是刚得知此地规矩,又不善逞这口舌之利,不由有些气闷。

  叶秦感受到冰儿情绪,轻柔的握了握她的手以示安慰。

  “日后在外相见,还能听到诸位佳音!”

  叶秦也懒得和这些将死之人争这嘴上的输赢,因此淡淡的扔下一句话,和冰儿往一家名为“仙酿斋”的副舱入口走去。

  “哎,两位等等,我还没对这里的情况介绍完呢!”钱道人高呼一声,也一溜小跑的跟了上去。

  “喂,那位胖修士,可是此据点消息灵通之人?给我们几人一些最新的寻宝方面的情报,要是有好的情报,给你双倍灵石!”上汤宫的一名修士见状连忙出声招呼道。

  谁料钱道人却是很恼别人说他胖,头也不回的道,“呸,道爷我胖?我什么生意都做,就是不做这嘴臭之人生意,去外面血海洗干净了再来吧!”

  喊话那人没料到钱道人竟会如此回答,不由气得脸色发青,浑身发抖,但又无可奈何。此人只要不出这上古战船据点,即使修为只有金丹中期也安稳无比,根本不在乎得罪他们几个金丹修士。

  上汤宫领队的那名修士身边有人不悦的问道,“杜然师兄,我们何不激这姓叶的出去,狠狠给他点教训?”

  杜然冷笑一声,“愚蠢,只是教训的话又有什么意义?对方身上有紫剑宫长老令,是件能传递声影的宝物。一旦持有者身陨,消息走漏,紫剑宫必定震怒。若是没绝对把握截下这长老令,我们不便亲自动手,以免引起仙宫与紫剑宫修士直接厮杀起来,到时双方消耗实力,倒给万罗宫捡了北方盟主之位的便宜。”

  “那,难道就这么放过他?我们上汤宫的脸就这么白丢了?这姓叶的可是耐得好性子,一闭关就是三十年,难得来这血色之海,这次机会难得啊师兄!”

  其余的几人闻言仍有些愤愤不平,纷纷进言道。

  “哼,你们急什么?我只说不必亲自动手而已。既然他敢来这血色之海,那就别想再活着回去了,血海的寻宝散修,对落单的仙宫长老,可是很感兴趣的!”

  “哈,还是杜然师兄想得周到!”

  杜然说完哈哈大笑一声,阴冷的往叶秦所去的方向看了一眼后,转身朝一家,牌匾上只有一把滴血断剑图案的副舱入口走去,其它几名上汤宫金丹修士也一边大拍马屁的跟了上去。

  .......

  叶秦、皇甫冰儿两人走进仙酿斋,倒不是为了喝酒,而是酒家容易探听各种最新的消息。

  眼前所见,让两人感觉很是新鲜奇特。

  因为这艘上古战船是搁浅在海滩上,所以船身有些倾斜,船上的都是金丹以上的修士,行走间自然无碍,但这物品可就不一样了。

  只见这副舱正前方靠墙,固定着一个巨大的黄铜酒桶,装满了下品灵酿,几乎快挨着舱顶。

  而从倾斜的酒桶中上方,数个输酒铜管直通向每个酒桌,垂向酒桌正中央。而出酒口打造成一个精致的青铜小兽,只需轻轻一按,便有鲜红灵酒佳浆潺潺流出。

  此时有几位金丹修士正在取酒品尝,副舱一时间灵酒芬香四溢,再加上眼前这幅情形,颇为怪异奇妙。

  这时,门口刚才被上汤宫修士拦住说话的钱道人,也赶了上来,张口便道,“两位,贫道还没把话说完呢。有一个重要的情报,不知道两位是否感兴趣?”

  最快更新,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