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471、472 遗迹传闻

471、472 遗迹传闻

  今日2更到。今日庆贺。kaboka,紫府第一位盟主诞生,盟主威武!!!投月票、推荐票的兄弟姐妹们威武。

  --------------

  “什么情报?”

  叶秦淡淡问道。

  他此行目的之一,除了历练之外,便是尽可能的收集这血色之海的种种情报。在这险地,所知太少,对之后的历练极为不利。他自然对钱道人口中的“重要情报”,颇感兴趣。刚才钱道人才介绍完这古船的东主血色商盟,便被几名上汤宫修士扫了兴致,没把话说完。

  “两位,不如咱们先到斋内坐下,一边饮灵酒一边详细说。”

  钱道人见叶秦意动,招呼二人在仙酿斋坐下,“先品尝下此地的血海灵果酿制的灵酿。此佳酿采取血色之海特有的灵果酿成,法力恢复之效只是中等,但胜在风味独特,别处可难以尝到。”

  见对方盛情相邀,叶秦也不好婉拒。

  接过钱道人盛满的杯盏,又亲自给冰儿盛了一杯。细细一品,味道甘醇,夹着淡淡的血气。余韵又特别的辛辣,有一股海风的凛冽。

  不过,这灵酒只是中品,灵效远比不上叶秦自酿的九品赤霞灵浆。

  叶秦不习惯这种口味,而且一向对口腹之欲不太在意,浅尝而止,静待钱道人下文。

  “这位道兄在来血色之海之前,肯定对此地的情况有粗略的了解。血色之海,凶险血腥之地,无数年来,染满了难以计数的东海修仙者,妖族修士,妖兽的鲜血,最惨烈的时候,甚至连万里海水都被染成一片血红,而得此凶名。又有极为凶厉,且不择手段的邪修士,妖族,高阶妖兽出没。”

  钱道人加油添醋的描述着血色之海的凶险,舔了舔嘴唇,“可是,为什么还有如此多的金丹修士,对此地趋之若鹜,甚至元婴老祖也经常往来此地?”

  钱道人说到这里突然停下,眯着眼睛的盯着叶秦,显然是希望叶秦能够接口,也好探探叶秦的底细。

  叶秦淡笑。却是一言不发。这种欲擒故纵,吊人胃口的小把戏,他还不至于这样轻易上当。

  钱道人小半会儿没等来叶秦的接口,只能尴尬的笑了笑,接着道,“原因无外乎是两个。一个是这里有生长成千上万年的天材地宝,金丹级以上的稀世妖兽,随便发现一个,都能卖出大价钱。还有一个,却是此地有大量的上古遗迹。血色之海,数十万年来历经不下十余次仙妖大战。这些上古战场遗迹,几乎遍布血色之海。每一次仙妖大战,陨落的修仙者、妖修,不知道有多少,留下无数的遗宝,顶阶法器、法宝,元神发暗器,甚至是古器不在少数!这些足以吸引无数修士,前来此地探寻宝物。”

  “这两个原因,我都清楚。阁下口中的重要情报,不会这样简单吧?”

  叶秦淡淡问道。

  “当然不是。贫道昨日刚刚得到一个消息,跟一处神秘的上古战场遗迹有关。”

  钱道人说到这里,突然闭口不言,光喝灵酒不再说话。

  见钱道人说到重点时,忽然停了下来。

  叶秦当然明白钱道人的意思,这次钱道人不是想吊胃口,而是要收灵石才肯继续说下去了。

  他想了一下,掏出十块中品灵石放在桌上,

  “钱道友有话但说无妨,购买情报所需该付的灵石,在下一块也不会少。不知道这十块,够不够买你口中的情报?”

  叶秦目光淡然的盯着钱道人。

  他可不以为,自己初来血色之海,随随便便,就能得到什么惊人的情报。钱道人口中的情报,多半是关于某个普通的上古遗迹情报。

  这血色之海的上古遗迹,肯定有很多金丹修士去过。不至于他到这里,才突然冒出来。真正重要的情报,绝不可能这样轻易得到。

  十块中品灵石,买一个普通的情报,已经足够了。

  “够了够了。本道人就不客气,笑纳了!”

  钱道人乐呵呵收下叶秦的灵石,“这位道兄果然痛快。那本道人有一点心得,和这情报一并相送。”

  “两位初来血色之海,想必不知,在这血色之海冒险,最重要的一点是什么!”

  “其实很简单,既不是立刻去寻宝,也不是去猎杀妖兽。而是先找到几名经验丰富的修士。结成伴。那些老手,对血色之海的环境熟悉,驾轻就熟,知道哪里安全可以去的,哪里凶险去不的。若只是两位,初来血色之海,又无经验,在此险地恐怕寸步难行,极容易陷入危险而不自知。”

  “在下介绍几位资历深厚修士,给你们认识。那几名金丹高阶修士,最近正打算结伙去一处上古遗迹寻宝,尚缺人手。你们二人新来,正好跟着这些老手去上古遗迹见识见识。道兄看如何?”

  “钱道友,你不会是受人所托,特意找上我们二人的吧?”

  叶秦突然冷笑。

  “本道人其实也就是这古船据点的一个小小中介人,往来众修士之间传递情报,收一点中介费用于修炼而已。你要是信不过本道人,本道也就言尽于此了,另去找他人了。”

  钱道人有些不快,要不是已经收了叶秦的灵石,他就要掉头便走了。

  “钱道友是血色商盟的人,关乎到血色商盟的信誉,自然不能撒谎。在下信的过。你继续说吧,是什么人托你请人。”

  “他们现在有三名金丹修士,都是老资历的寻宝修士。为首的是庞修士,金丹期八阶,实力和声誉都是上佳,在这古船据点一带也颇为有名。

  前面贫道所提之上古遗址情报,便是出自这几名资历深厚的寻宝修士,他们曾经去过。据他们所说,不久前海上一处血海迷雾散开,显露出一处上古战场遗址,大约有数千里。这个遗迹内。似乎有鬼修士活动,而且出没各种怨灵、僵尸、骷髅,他们甚至还见到了罕见的骷髅妖!

  姑且称之为荒灵遗址。不过,这队寻宝修士第一次进入这遗址时,准备不足,结果折损了几名同伙。他们没敢再深入,于是先回到这里,一边准备补给,一边招募同伙,因此找到我做个中介,帮忙找些修士一同前往。至于这个‘荒灵遗迹’的具体位置与详细情报,便需要入伙后才能得知。”

  叶秦听的仔细,心中也闪过数个念头。

  钱道人说的不错,血色之海复杂凶险,经验非常重要。要是没有经验丰富的同伙一同前往,恐怕在历练中自保都成问题。

  何况还有冰儿同行,一切需慎重行事。

  “这个机会颇为难得。这荒灵遗迹以前一直被血雾笼罩,最近才被发现。进去的修士肯定很少,遗址里面的宝物,想必也更多。去的越早越有利,以免其他更多的寻宝修士也进入这遗址,争夺宝物。两位若是有这个兴趣,贫道可以帮两位牵线搭桥,介绍你们去和庞修士认识。”

  钱道人此时也已说完,看向两人等待决定。

  叶秦和皇甫冰儿相视一眼。

  皇甫冰儿点头,“既然到血色之海历练,正好去探一探这荒灵遗址。”

  叶秦心中有了决定,起身道,“那就劳烦钱兄了,还请稍候片刻,我们去去便来。”

  钱道人不知道他要去做什么,不便多问,点了点头。

  叶秦和皇甫冰儿离开仙酿斋。

  “夫君,这是去哪里?”

  皇甫冰儿疑惑。

  “刚才来这里的时候,看到有一间法器店铺,有顶阶法衣、甲胄出售。”

  叶秦笑着解释,“我们来的太匆忙。忘了准备一下法衣。我这一身紫剑宫炼丹服,还有你平时穿的修炼服,外出历练恐怕不便。我们先去选购几套顶阶软甲、法衣,就算被飞剑法器击中,也能抵挡几下。”

  皇甫冰儿这才点头恍然。

  她这一身素白蚕丝长裙,是低阶法衣,防御性极弱。这在东海诸岛和平时修炼穿穿倒没什么,在此地确实不妥,而且争斗时也不方便。

  叶秦、皇甫冰儿两人来到古船舱内一间出售衣饰甲胄类防具法器的店铺。这里的防具一应俱全,各个级别档次的法器、法衣都有出售,当然要比白浮城略贵一点。

  一番挑选后,两人各选了一套顶阶天蚕丝法衣,包括一件天蚕丝软甲、一件天蚕丝法衣劲装、一双天蚕丝靴。都是顶阶法器,有不错的防御力,能够抵挡顶阶法器的攻击。就算是元神法器,也无法一下击穿这样的法衣。

  叶秦换好衣物后,在一间换衣室外等了片刻才见冰儿出来,一看之下却不由有些发愣。

  原来一袭白裙,飘飘若仙的冰儿,在换上一身天蚕丝制成的淡青色光芒的法衣,眉目间透露出些许英气,更显秀美,出尘脱俗,别具一番风情。

  说起来,叶秦和冰儿在一起这些年,很少见她作这种风格的打扮,难免会看得呆了。

  皇甫冰儿被叶秦看得有些不好意思,粉颊浮上一抹诱人的嫣红,将一顶蒙纱斗笠戴上,隔阻了外界的视线。

  “这位夫人真是好眼光,这身青色的天蚕丝法衣,穿在夫人身上真是绝美无比。两位这么一换装,如同一对仙侣一般,羡煞旁人!”

  商铺一位的金丹期女修士店主,目露惊讶,直至皇甫冰儿戴上蒙纱斗笠,才回过神来,连声恭维。

  叶秦闻言淡淡一笑,对方好话多是看在冰儿和灵石的份上,他自然不会多想什么。

  一整套顶阶天蚕丝法器装备,防御力自然好,但是售价也高达一百万块下品灵石。却也不是谁都能轻易买的起的。

  身上两套,又选了两套同样的法衣,放入储物袋用以更换后,付了四百块上品灵石,和冰儿一起回到了仙酿斋中。

  “钱道友,请带路!”

  钱道人见叶秦二人换装而来,微微怔了一下,马上笑道,“请两位随本道人来!”

  在古船内七拐八弯,穿过几个买卖交易的大厅,来到一间数丈大小的宽敞客厅内。

  客厅内有两男一女三名金丹修士分头而坐,正在互相交谈着什么。

  “钱道人!”

  其中一位中年修士,朗声道,“这两位是?”

  “贫道给你们介绍下,这位是庞修士,在血色之海至少有近百年,经验丰富,贫道也一向敬仰钦佩。这两位是祝修士和杨修士。至于这两位,打算跟你们入伙,去那荒灵遗迹走一趟。具体的,还是你们自己说一下。”

  钱道人笑着介绍道。

  叶秦朝那三位修士看过去,都是金丹后期修士。

  为首的那名庞姓修士,看起来和钱道人介绍的一般老练,气度沉稳,双眸中不时有精光流转,显然修为极为高深,有金丹八阶左右。

  那名祝修士看了叶秦两人一眼后,便兀自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神色木讷,看起来有些沉默。不过其身后背着一柄奇异黑木法杖,颇为显眼,修为上也只比庞修士低了一线,但也有金丹七阶。

  最后一名姓杨的女修士,修为和祝修士不相上下。看上去甚是年青,容貌妩媚娇美,更是有一种介乎少女和妇人间的气质。

  “血色之海的修士似乎都不愿意透露详细姓名。不过这样也好,省去了许多麻烦。”叶秦心中暗想,一边说道,“见过三位道友,在下姓叶,这是在下夫人皇甫修士。”

  说话间,对方也在打量叶秦二人。

  杨修士见叶秦看向自己,眼波流转,却是娇笑出声,“呵,钱道友介绍来的,原来是两位金丹中期的弟弟妹妹呀。不过,这荒灵遗迹可不是谁想去就能去,姐姐提醒你们,我们先前折损的两位同伙可都是金丹后期的修士。若是实力不足,去那上古遗迹是自寻死路。”

  轻笑间,随着杨修士的轻笑,云鬓上的火红色凤形步摇冠头饰,也随之发出悦耳的声音。

  叶秦闻声不禁目光一凝,微皱眉头。这火凤步摇冠是一件音系法器,有迷魂惑神之效,还未刻意运用就对他人心神有所干扰。

  而杨修士这般说法,无非是怀疑他们两人实力。有没有资格跟他们搭伙。

  不过在这战船据点之内,不便展示。

  “金丹期五阶,加上两柄元神法器。这个实力够不够去闯一闯上古遗迹?”

  叶秦略一思索,张口吐出金乌耀光剑和南明离火剑。冰儿心见状,也唤出冰魄寒光剑和紫玉离火剑。

  两人的元神法器,已经能证明许多。金丹中期修士,拥有两柄元神法器,已经是不弱的实力。

  叶秦没有将五柄元神法器齐出。

  虽然对方在这古船据点,颇有声誉。但是他跟这三位金丹后期的修士,丝毫不熟,自然有所提防。

  此地人多混杂,混乱凶险,多留几个心眼,绝没错。

  “紫剑宫,南明离火剑!这位小弟可是紫剑宫的修士?”

  杨修士虽然一直在血色之海活动,却似乎听过北方诸岛的紫剑宫,一眼便认了出来。

  叶秦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既然杨修士认出他的身份来,叶秦也不会作多余的解释。

  杨修士还想再问,心神却收到领队庞修士传来的淡漠神念,“无须多言,就这两人。两人都是金丹中期,修为足够了。”

  “可是他们的修为,似乎低了些!”

  “上次咱们只是出乎意外,准备不足,才栽了跟头,这次只要小心谨慎,有六七成把握。若是不行,拿他们两名金丹中期修士当炮灰,也方便些。要是他俩死了,大不了咱们再回一趟招募几位新的金丹修士就是。就这么决定吧。”

  庞修士的态度,对叶秦二人颇为轻视,并不在意他们的实力。只是当两个炮灰而已。

  杨修士听完,到嘴边的话也咽了下去。庞队长既然传话,便是下了结论,想必也跟祝木头说了。

  当叶秦觉有些奇怪时。

  一直没有多言的庞修士,终于发话了,“以两位道友的实力,跟随我等去那荒灵遗迹,问题不大!不过,此行凶险难测,你们自己多小心些。”

  “既然说定,那么你们两位去准备一番吧。那‘荒灵遗迹’,跟其它的遗迹有所不同。此遗迹内,怨灵众多,鬼气极浓,还有大范围的尸瘴、血雾,你们先去购买些清心明性的三清符箓、驱除污秽鬼气的清露符、镇鬼箓、驱邪符,还有辟毒灵丹之类,以免着了道。”

  叶秦见事情定下来,便和皇甫冰儿先去购买那些必需物品。

  叶秦、皇甫冰儿二人大约用半个时辰购齐这些物品,这才返回客厅的时候。

  叶秦却惊讶的发现,大厅之中,又多了两名金丹中阶修士,加入进来。

  这两名金丹修士明显也是新手,刚刚从东海的城池,传送到来血色之海。不知怎的被钱道士一番忽悠,也加入了庞修士这个小队伍。

  期间,杨修士话特多,不断的旁敲侧击的探着叶秦、皇甫冰儿,还有那两位新来的金丹修士底细和真实实力。

  庞修士偶尔发号一两句司令。

  祝修士干脆闷不吭声的跟在后面,整支队伍显得很是奇特。

  精心准备了一番,庞修士这才带着小队七名金丹修士,离开古船据点,御剑前往荒灵遗迹。

  .......

  而就在庞修士、叶秦等人这边有条不紊准备去荒灵遗迹的时候。上汤宫的金丹修士杜然,却在古船内,找到了另外一群金丹修士。

  这间有着滴血断剑图案的副舱,里面只有些成排的桌椅,三三两两的坐着人,面色深沉,或沉默不语,或低声交谈。

  杜然一眼便看到,角落处一桌围坐的四名老练的金丹修士。

  杜然让其他几名上汤宫修士,在一旁等着,自己只身上前,行礼后道,“在下姓杜,东海诸岛上汤宫修士。在下在古船据点多方打听。听说,几位道兄就是此地,下手最狠,手段也是最高明,从来不留后患的夺宝修士了吧?有一桩大买卖,不知各位有没有兴趣?”

  夺宝修士,不同于狩兽修士和寻宝修士,却是血色之海独有。

  其行事风格不择手段,直接杀人夺宝,这些修士大多由邪修组成。如果有宝在身,在外又碰到猎宝修士,比碰到妖兽更为可怕。

  杜然从意外发现叶秦也来到这处古船据点开始,心中便打起了借刀杀人的主意。

  “出价。你只有一句话的机会,如果不能令我们满意……”为首的一名猎宝修士抬头看了眼杜然,嘴角浮现一抹冷笑,语气森然。

  杜然只觉周身忽然被杀气所笼罩,不由心下凛然。这股如同实质的杀气,要在血海中厮杀多久才能形成?

  杜然不敢多想,连忙单独传音给这为首之人,“东海诸岛,紫剑宫金丹中期长老,只有两人同行来到此地,这个猎物足够否?”

  “哦,金丹期的仙宫长老?说下去。”

  那名夺宝修士不动声色,但从他打算听下去的话语中,无疑是对此起了兴趣。随着他私下传音,其余几名夺宝修士也纷纷抬起头来。

  “此人是如何以金丹修士,当上一介仙宫长老,想来阁下也不感兴趣。但可以肯定的是,此人身怀五柄元神法器,更是执掌仙宫长老三十年,身家财货丰厚。

  前不久,在白浮城天道阁的一场拍卖会上,此人更是斥一千二百万下品灵石巨资购买一颗结金丹。难道这个猎物,不比阁下在血海猎杀一些普通金丹修士,来得更为诱人吗?”

  “一千二百万买一枚结金丹?!他是不是嫌灵石太多了!”

  这一下,就连那名夺宝修士也沉不住气了。神色一动,但转眼又冷静下来,出声冷笑,“你到打的好算盘,他能成为紫剑宫一宫的长老,来头恐怕不小。杜道友可是把咱们这些夺宝修士当傻子了?曹某若是这般愚蠢,早在这血色之海死得灰都不剩一点了!一个不好,曹某可就栽进去了。你跟那长老,是什么关系?”

  “曹道兄此言差矣,风险虽大,但是财货也极为丰厚,风险与利益共存,到哪都是不变的道理。”

  杜然何等精明,见对方声色俱厉,似乎要一口拒绝的样子。可是他们此刻心中,显然极为震动,只是差些火候。当下他继续传音,

  “不否认,此人跟在下有些私怨,以在下身份,不便动手。但曹道兄身处血色之海,和东海诸岛相去甚远。紫剑宫再强,手伸的这么远吗?况且血海之大,要针对一个人,有如大海捞针。只要干的干净利落,曹道兄还有什么不放心?”

  曹修士闻言没有立刻接话,双眉紧皱,和其它几名寻宝修士互相传音商议片刻后,这才舒展开来。

  “说条件。但有一点,此条消息,绝不可再告诉他人。否则杀人易,夺宝难,泄露了消息,其中后果,你也担待不起。”

  感受到对方赤luo裸的威胁,杜然却是毫不在意,“这个自然,条件只有一个,此人,必须死!除了他身上的财货归阁下之外,在下还会再额外奉上一份价值不低于五百万块下品灵石的厚礼。”

  说完杜然眼中闪过一道厉芒。看得不远处,一直注视这边的上汤宫修士等人,都是暗自心惊。

  “哈哈,好说,被我曹某看中的猎物,有死,无生!”

  杜然见目的达成,和曹修士相视而笑,笑的无比惬意。

  --------------------

  章节尾巴,求一下月票!

  最快更新,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