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473、474 邪修截杀

473、474 邪修截杀

  庞修士、叶秦等一行七名金丹修士,离开古船据点,御器疾飞,前往荒灵遗迹。血色之海地域极广,纵然是金丹修士,毫不停歇的飞上数百年,也难以飞遍整个辽阔海域。

  虽然古船据点离那处上古遗迹较近,而且众人全飞行,但此去依麸路途遥远,不是三五天就能到的。

  叶秦驾驭乌云障这件极品飞行法器,和皇甫冰儿同乘,度依旧极快,稳稳的跟着最前方的庞修士。冰儿在乌云障内,凝神闭目,打坐修炼。

  叶秦却一路警惕的观察着血色之海的状况。

  血色之海,海水平日并不是血红色,相反还无比的湛蓝。一眼望去,令人心旷神怡。巨大的上古战船,搁浅在小岛屿的沙滩岩礁上,夕阳照耀,有一种近乎恒古的宁静之美。不过,来到此地的金丹修士,是没有这个心思去观赏这个美景的。

  在平静的海面之下,凶悍海兽无数,暗藏危机。就算是金丹后期修士,在没有探明情况之前,也不敢随意进入海底。

  当然,天空中飞行,也并非一定安全,不时有巨大妖禽从天空一掠而过。单独的一二头高阶妖禽并不算可怕。最可怕的,是成群的中低阶妖禽,在海域大范围猎食。

  一支金丹修士队伍遇到一二头高阶妖禽,还有一拼,猎杀它们的可能。但是他们进入中低阶妖禽的老染,遇到成群中阶妖禽,却往往逃命都难以做到,骨肉无存,不要奢谈猎杀了。

  庞修士对古船周围数万里地域极为熟悉,经验老道,挑选的都是远离妖禽老粜的路途,避开了不少风险。只是这样一来,本来就遥远的路途显得更加漫长。

  庞修士、叶秦等人离开古船据点,小心谨慎的赶着路。他们离开不多久,又一支四名金丹修士的小队离开了古船据点,远远的跟在了他们后面。那领队之人,赫然是上汤宫杜然所寻到的曹氏兄弟为的四名夺宝修士。

  曹氏兄弟是孪生兄弟,都是中年大汉的相貌,衣着打扮几乎一模一样,而且修为同样的高达金丹九阶。令人难以分辨,谁是老大,谁是老二。恐怕也只有他们自己才清楚。“曹老大,那姓叶的,居然跟庞修士走到了一伙,真是可恶。嗯要杀他,恐怕添了许多麻烦。”其中一名厉姓修士道。

  曹小修士脸上浮现阴狠“那姓庞的队伍,前番折损了两名好手。现在他们只有三人是金丹后期。新入伙的四名修士,都是金丹中期的新手,不值一提。我们四人中最低的也有金丹八阶,不如直接上去杀他个干净,夺了财货。”

  “老二,你什么时候才能改了这个急躁性子7姓庞的三人虽然修为稍低,但配合的天衣无缝,一时拿他们不下。新入伙的那个紫剑宫长老,修为虽然只有金丹中期,但能身居仙宫长老之位,手段不会简单。

  曹大修士闻言不禁皱眉“蚁多尚且咬死象,咱们先跟着,找机会再动手。否则一击不中,打草惊蛇。再想找到机会,可就没那么容易了。“大哥说的是,那咱们先跟着吧!”曹小修士受了教“又见兄长说的在理,也就不复多言。

  队伍中另一人忽然朝身后看了一眼,日露凶狠,道“曹老大,有几人跟在咱们后面,应该是上汤宫的那五名修士。咱们要不要一一r一一一?

  说完他做了个手往下切的动作,表情狠厉无比,丝毫未把杜然等人当做雇主来看。

  曹修士冷笑“那姓杜的想玩借刀杀人,却不知他拿不拿的秸这把刀。让我们去杀了紫剑宫的长老,他们好捡便宜。螳螂捕蝉,他们逼不够资格当黄雀!

  先留下吧。他们既然想跟着看结果,那就先解决了猎物,再一并处理掉。紫剑宫长老杀得,上汤宫杂碎也要干掉,以免留下后患。

  哼,不让他们后悔投胎到这个世上,他们还以为血色之海的夺宝修士,是吃素的?”“那姓曹的,如果能顺利干掉紫剑宫的叶长老,那咱们可立下大功,报了昔日之辱。回去,不知仙宫的诸位老祖,会做何奖励。“只是,这五百万块下品灵石,未免贵了些。”跟杜然一伏的几名金丹修士,欣喜之中,有些惋惜。五百万?开什么玩笑,老子会拿这样一大笔灵石,给血色之海一群恶名昭彰的邪修?!他们算什么东西!”

  杜然却也同样心怀叵测,哈哈大笑。”他们两方实力半斤八两,最终结果只能是两败俱伤。等姓叶的一死,我们再干掉那姓曹的。这样谁也不会怀疑到我的身上,还凭白得了这些人身上的财货。“啊!”“杜师兄,果然是好计谋!”

  这飞行的一路上,叶秦偶尔也和另外两名新加入的金丹中期修士,攀谈一两句。

  这西名新加入的金丹中期修士,两人都姓王,一老者,一中年,相貌颇为忠厚。

  据称是某个小修仙家族的叔侄二人,一门家族,出了两位金丹修士,也算是给家族增光了。结伴来这血色之海,想在此地寻宝,多挣些灵石,用来扶持家族内的晚辈修士。

  从他们的衣饰装束来看,都是穿了很久的低阶法衣,节俭惯了,不像是有财力的金丹修士。

  “叶道友,我等结伙同行在血色之海历练,日后相处时间甚长,还请多多提携!”姓王的老者,热情的拉上他侄子“侄儿,快跟叶道兄见礼!日后还要多向叶道兄请教修炼心得。”

  “叶道兄,日后还请多多才《教!”

  中年颇为无奈拱手行礼,叶春年龄明明就比他小上一截,修为也相近,他叔却偏偏要他喊叶秦为道兄,愣是矮了一截。

  “彼此彼此!”叶秦对这性情纯朴的叔侄二人,心生好感。不过,他没有太在意这叔侄二人。他有些不解。

  庞修士为什么要招募他们这四名实力较为普通的金丹中期修士,一起去上古连迹。

  按理说,庞修士真要找寻宝合伙人的话,也应该找实力更强的金丹高阶修士。这样才更有把握,在上古遗迹内,有所收获。叶春心中很快便生出一个猜测“炮灰!除了这个原因,他找不出更多合理的解释。

  他们这支七人小队,除了庞、祝、杨三名金丹高阶修士是绝对主力之外,其余四人都是金丹中期,半路临时拉来,庞修士甚至没有太在意他们的实力。

  这也能很好的解释,为什么危修士、祝修士,一路上根本不怎么理睬他们几人,只有杨修士偶尔说些话。对于注定了是炮灰的锋士来说,很可能一次古迹之行就死了,也没有什么好深谈的。“炮灰!?”

  叶春心中冷笑“还不知道最后,谁是炮灰呢!我要是没有几分把握,敢和金丹高阶修士一起去上古遗迹?”

  不说他大五行剑阵已经炼成,光是一头已经修炼到金丹七阶的骷髅妖,以及一尊金丹九阶的银甲卫,只他一个人的实力,便能和两名金丹九阶斗法而不落下风。

  如果再加上他自己身上小神通古器“巽雷古镜”以及给冰儿随身携带的小神通古器“赤蛟剑”o

  这两件小神通古器,吞生死关头,不惜以巨量元气驱使,以暴跌修为为代价,都足以一举击杀金丹高阶修士。

  也就是说,他和冰儿,各付出一层金丹修为为代价,可以同时瞬杀两名金丹高阶修士。他们两人的实力,完全在庞修士三人之上。除非这三人也有小神通古器。

  但是,小卓÷通古器通常是元婴后期老祖这一等阶修士才能拥有的大杀伤法器,偶尔会赐给这些老祖的嫡系后裔修士,又岂是什么人都能拥有!“你们最好不要有那种愚蠢的打算,否则…”“会让你们知道,谁才是真正的炮灰。”叶春心中冷笑,默默的盘算着。闲聊几句之后,叶秦没有多谈兴致。两名王姓叔侄修士,见小队的气氛沉闷,几乎都说不上话,也只好闷头赶路。“停下!”

  庞修士忽然眉头一扬,心生警觉,敏锐的察觉到一丝危险气息,正在靠近,瞬息停了下来“有人跟踪!_“』非常隐秘,隐匿气息的手段极高。哼,想瞒过我,没门!”

  小队杨修士、叶秦等众人,都是一惊,跟着停下,连忙朝四周海域望去,神识扫过周围上百里范围的海鹿”荒岛。

  在他们的视野范围内,并无人踪。神识,也没有找出任何敌人。

  但是,他们相信庞修士的判断。

  庞修士何等机敏,经验老道,小队内修为最高的修士,如果他说有人跟踪,那基本上是错不了的。“老祝,你这一路上有没有现,是什么人在跟踪我们?庞修士脸色沉了下来。”不用想了,是曹氏兄弟几个。”

  祝修士神情木讷,一直都是寡言,这时却突然很肯定“从一离开古船据点,我便现不对劲。我们出来的时候,古船据点内当时有四百七十三名金丹修士,以及十多位元婴老祖。老祖要对付我们,根本不用跟踪这种手段。而那四百七十三名金丹修士,除了今日新未的修士,其余我心里都有数。新来的修士不会盯上我们。老修士当中,会动这个念头,有这个胆量的,只有曹氏兄弟迳对夺宝邬修了。”

  叶秦惊讶的望向祝修士,古船据点内出入的金丹修士,他居然都记在心里,此人隐忍低调的可怕。“曹氏兄弟!?居然是他们一伙人。”庞修士深深的皱起眉头,似乎对这二人极为忌惮。

  杨女修士同样神色一惊,他们经常在这个据点活动,对这里往来的修士都走了如指掌。什么人。

  “曹氏兄弟,那是什么人?”

  叶秦初来血色之海,却是听也未曾听过。“古般据点,有名的邬修。此二人金丹九阶修为,专门截杀夺宝,极为贪婪凶残,不好招惹。古船据点,最凶名的金丹高阶修士。”庞修士淡淡说了一句。

  这一路,都不忘用神识探测方圆百里范围,曹修士等人稍微停留久了些,便被现了踪迹。“可是,在古般据点,咱们跟他们一向井水不犯河水。虽然有过冲突,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这次,他们怎么突然盯上我们了?”

  杨修士不由皱眉“咱们实力全盛的时候,他们是不敢打我们的主意。莫非是我们前番去荒灵古迹,折损了两个人手,他们见我们实力大减,便想趁机打咱们的注意?”

  “不会。曹氏兄弟一向见财起意,没有足够的厚利诱惑,是不会轻易出手的。”庞修士突然朝叶秦夫妇、王氏叔侄四人看去“你们当中,是谁惹上那姓曹的?”

  “从未见过此人。”

  叶泰和皇甫冰儿相视一眼,摇了摇头。“昝氏兄弟?那是什么人?”

  那两名王氏叔侄修士,也是一脸茫然。”侄儿,咱们在古船据点,不小心得罪过这里的人吗?”“叔,咱没印象啊!咱一到这里,就遇到成道人,然后就和庞道兄几位汇合了。庞修士打量四人神色,不像是撒谎。

  他自己也不信,几个才刚来血色之海的金丹中期修士,会招惹上那曹氏兄弟二人。“也罢,多撸无益。是祸躲不过,该来的总是要来。被那曹氏兄弟盯上,很少有能安然逃过一劫的。诸位早做准备。”“他们一伙有四人,都是金丹期八阶、九阶的顶阶修士。等下若是交手,你们四人一起,拖住其中的一人即可。”

  “剩下的,我们三人对付。”

  “我们就在这里,等他们出现!

  庞修士见问不出结果,和祝、杨两修士交换了意见后,结阵以待。

  这一带海域极为空旷,没有任何遮掩,要么从天空来,要么从海底接近。曹氏兄弟就算想埋伏偷袭,也没有可能。皇甫冰儿也停止了打坐修炼,起身和叶秦站在一起,静静的等待敌人到来。

  王氏叔侄二人,有几分紧张。他们似乎还从未和金丹高阶修士,交过手。

  片刻后,隐匿着气息,不-断向庞修士一行靠近的曹修士等人,也察觉到踪迹已经泄露。曹修士略一犹豫后,f脆也不再掩藏。

  “哗啦!”四名金丹高阶修士,从十余里外的海中,冲出海面,撤去了身上隐匿气息的一层淡蓝色光华,然后一齐御器疾飞向庞修士一行人。几个眨眼功夫,就到了眼前。

  曹大修士暗道一声可惜,就差十多里,就能动突然偷袭,却被姓庞的给现了。早知道这姓庞的极为老辣,没这么容易糊弄。

  见庞修士一脸冷笑看着自己,曹修士也不尴尬,朗声大笑“我道是谁在此地等我-,原来是庞道兄。好久不见,近来可好?”“水系潜行术高明啊!”

  庞修士冷哼一声“曹道友,收起你那一套。若是想趁我队实力消减之际下手偷袭,阁下恐怕打错算盘了。七对四,你讨不到任何便宜!”“庞道友,你我以前曾交手数次,实力都是知根知底。”

  曹大修士闻言也不再讲客套话,眼中闪过一道厉芒“不过你前次寻宝折损了两人手,现在已经不是我的对手。我今日受人所托,要办一点私事,跟阁下无关,把这两人留下,你们可以走了。说完,他一指叶秦和皇甫冰儿。叶秦神色如常,毫无表情。他心中却明白过来。

  他刚来血色之海,哪有什么仇家,只有不久前意外遇到了上汤宫金丹修士杜然,起过口角冲突。

  这曹修士,受人所托,定是杜然请来对付自己的了。不过对方实力虽强,修为虽高,人数却是不多。至于庞修士等人,叶秦却是不担心他们,他们敢留下,自然有几分把握。

  果然,杨修士按捺不住,出口讥讽“曹道兄好大的口气,开口便要交出两人,你若是多来两三次,妹妹我不就成了孤家寡人了?不如我们一个个过去让你杀,更加轻松简单,如何?”

  只见曹大修士忽然一声冷笑,吐出一个“好”字。

  一言不合,局势随之陡变。

  “镇魔槌!敢阻我曹某人,给曹某去死吧!”

  话音未落,便见他一张口,黑色光华乍觋,一柄六棱墨黑小锤,瞬间变大,化作一数十丈的巨型重流星,重如万钧巨山,声势骇人「夹着强烈无比的狂风巨浪,砸向当其冲的庞修士。“血魄法刀!十里血海!”

  一旁的曹小修士,也随之张口射出一道红色厉芒,那道厉芒,瞬间化作一把五十丈长血色长刀,刀身一翻,无边血浪翻滚,周围数里范围,天空、海洋,都刹那间成为血殷红色。血魄刀,以无数生灵的鲜血祭炼的法器,威力极为恐怖。

  那柄冲天而起的血色刀身,遍布无数秘纹,出无数凄厉的尖啸嚎叫,在神识驱使下,全力横劈向沉就不言的祝修士。

  曹氏兄弟二名金丹修士,一动手,便杀向庞修士这边最强的两名金丹修士。

  和他们一伙其余两名修士,也一一动作,出手狠辣之极。一人驱使元神飞剑攻向杨修士。一人唤出一件罗网法宝,抛向叶秦、皇甫冰儿、王氏叔侄四人。庞修士三人对曹修士等人手段熟悉之极,心中早有提防。见曹大修士忽然攻来,危修士丝毫不感到意外,张口打一柄元神法器。“七宝盖伞,疾!”

  宝伞一出,立刻化作数十丈大小,疾旋转,荡起一层层的七色流光,华丽无比,将庞修士周身护的严严实实。

  那馈魔槌,重于万钧,来势虽猛“轰!”的惊天动地一击,打在七宝盖伞。无比霸道的力道,却被七彩流光卸去。

  这股狂暴的重击,未能给七宝盖伞带来伤害,射向周围海域。周围数里海域“轰!_……”掀起数百丈巨浪。无数败烂的死鱼死虾,浮上海面。一时半会,曹、庞二人恐怕谁也奈何不得。

  那边的祝修士,反应也是极快,身子一转,背后的黑煞法杖便激射而出,一掐法决,法杖化为一道独角黑鳞狂蟒,张口利牙,迎向那柄掀起漫天血浪的血魄刀。

  曹小修士见状脸色微变,知道其中利害,没有硬接。法决一掐,血魄刀便凭空止住,凌空劈出三道血色刀气,分别攻向黑煞法杖和祝修士。

  可就在此时,黑煞法杖头部的异兽雕塑,喷出一团黑气。

  这团黑气仿佛有着生命一般,飞射出几道缠住刀气。那黑气侵蚀着刀气,出“吱吱”的怪声,血色气罡,便以肉眼可见的度,淡薄消融下去。“可恶!”曹小修士大为头痛。那股黑气,竟然将血魄法刀的血气给克制住了。杨修士,和其中一名金丹八阶修士对上。

  叶秦飞快的打量了一下庞、祝、杨修士三人,顿时安下心来。看上去都是居于弱势,但其实却只是僵持而已,没有溃败的风险。他专心对付自己这边的那位金丹八阶修士。叶备和皇甫冰儿,却都是各以两柄元神法器迎敌敌。”快出手!o”王氏叔侄二人,还没等对方杀过来,匆忙各抛出数柄顶阶飞剑迎战来敌。

  对面那面色狠厉的金丹八阶修士,抛出一张火焰罗网法器,笼罩了数百丈方圆,火焰漫天盖地,向他们四人罩耒。

  这火焰罗网,烈焰重重之中,还有些许银光闪闪,似是掺杂了些许秘银。更有悬挂有数十柄高阶火系飞剑,在冲撞穿梭,绞杀落入网中之敌。

  这件罗网法器虽然只是一件顶阶法器,里面数十柄高阶火系飞剑,却是一个组成了一今天罗地网飞剑大阵。其盛力,比一般的元神法器还要恐怖许多。

  一旦金丹期修士落入网中,在火焰罗网狭小范围内,逃无可逃,同时面对数十柄高阶飞剑疯狂围攻绞杀,防不胜防。

  王氏叔侄二人,操控着七八柄顶阶飞剑,有些手忙脚乱,抵挡火焰罗网和网中的数十柄飞剑,试图挡住火焰罗网法器。

  以他们两名实力普通的金丹四、五阶修士,连一柄元神法器居然都还没有,想要挡住一名金丹八阶修士,却是极难。“加了秘银的火系顶阶罗网法器?!有一定的抗法之效,以防他人以法术破网。可是它的弱点,却不能抵挡锐利法器的重击!叶秦冷笑,拴诀一掐,一道撑眼金光破空而咯。“金乌耀光剑,给我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