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475、476 冰火诀/重创败退

475、476 冰火诀/重创败退


  烈焰重重、银光闪闪的罗网法器,呼的一下覆盖了五六百丈范围,同时罩向叶秦、皇甫冰儿、王氏叔侄等四名金丹中期修士,想将他们一网打尽。除了下方的海底,无处可逃。如果不想被罗网法器通的的入海,邝便只有破网而出。

  叶秦紧眯双目,右手捏诀,一指,操控元神法器金乌耀光剑,眼间化为一团百丈的耀目金光,射入了天空烈焰罗网和三十余柄高阶飞剑组成的大阵当中。

  一阵密集的法器交鸣,铛铛声爆响。接着,只听“嗤!”的一声,一道霸道无匹的金光,将烈焰罗网洞穿,带着无数火光烈焰「直冲天空云霄。

  原本覆盖大片天空的烈焰罗网法器,竟被犀利无比的金光,撕裂开一个数丈大破洞。“收!”叶秦对此毫无意外,手一挥,召回冲天的金鸟耀光剑。金系飞剑,本便是最锐利的破甲飞剑。

  而无神法器,可以不断增强威力。从低阶法器,到中阶、高阶、顶阶,直至突破元神法器级别,成为小神通这一级别的法器。

  他的这柄金鸟耀光剑,在丹田内,用了海量的元气温养了数十年,已经从最初的低阶元神法器,不断淬炼祛除杂质,提**到中阶无神法器的品质。这数十年的温养,足以比的上别的普通金丹修士,对元神法器百年的温养。

  通常而言,一名普通的金丹期修士,只会集中元气温养一、二柄元神法器,否则容易耽误自身修炼。只有极少数天赋极高,财力雄厚的金丹修士,才会去温养过三柄以上的元神法器。

  正因为叶秦要同时温养多达五柄元神法器,这五柄元神法器,分了他海量元气。尽管他每日服用品质极好的顶级灵丹,但是在修炼上依旧很吃亏。

  否则,叶秦的修为恐怕早就过金丹期五阶,至少能够达到六阶,甚至更高些。提升修为本事,只是境界、法力等方面的增长。而无神法器,却直接体现了一名金丹修士的战力强弱。

  斗法中能不能击败对手,并不是看修为高低,而是看战力的强弱。否则就算修为高,一样要阵亡陨落。叶秦是牺牲了一部分修为的快增长,拣来提升自己的战力。

  而那烈焰罗网,只是一件顶阶法器而已,虽然有数十柄高阶飞剑组成一今天罗地网火剑大阵,导致此阵威力暴增,比普通元神法器的杀伤力还厉害。

  但是这依旧无法改变它只是顶阶法器的品质。以它的品质,根本挡不住金乌耀光剑这中品元神法器的一剑暴击之威。

  这天罗地网被金乌耀光剑破开一洞,已经无法起到束缉敌方金丹修士的作用,效力大减,几乎是半废的法器。“走,出阵!”

  叶秦轻喝了一声,和皇甫冰儿,凭空一遁,先后化为两道青光“嗖”的从罗网的破洞穿过,冲出百丈外,脱困而出。

  王氏叔侄二人,见状,大喜过望,连忙也跟着冲出烈焰罗网,飞停在叶秦的身旁。“多谢叶道兄相助,道兄真是好手段,王某佩服!道兄这柄金系元神法器,恐怕价值不菲吧!”王老者羡慕不已,全然不在乎自己一大把年纪,竟然尊称叶秦为兄。

  “王道兄过誉了。对了,你为何没炼制一柄元神法器?毕竟道兄百年修行积累,应不至于如此窘迫。况且,有一二柄元神法器,在血色之海也安全些。”

  叶秦有些疑惑的问道。他见王氏叔侄二人都已经是金丹中期修士,手中却没有一、二柄元神法器撑场面,很是不解。

  “哈,老夫原本也打算炼制一柄。可是我王家上下一大家子,好几十口修士,各个都要修炼,处处都要灵石啊「炼制元神法器太过昂贵,却没舍得花这大笔灵石。老夫也只能拿几柄顶阶飞剑凑合着用了。此次来血色之海,只想寻到一二件宝贝,猎杀几头金丹级妖兽,也好弥补家族用度。没想到才出,便遇到这群半路打劫的夺宝修士。今日多亏了叶道兄的高明手段,否则咱们一柱香工夫也支撑不住!”

  王老者神情有些窘迫的解释道“不过,既然有叶道兄在,那金丹高阶修士奈何不了我等。我们完全能够撑到庞道兄几人,将这群夺宝修士击退。”

  叶秦微微吞了点头,淡然一笑,也没多说什么,转头看向对备那青脸修士。他没有再出手的打算。

  在他看来,冰儿,加上王氏叔侄二人,已经足以击败那名金丹八阶的青脸修士。他只需揉阵便可以。“居然敢毁我厉某的天罗地网烈焰剑阵!混账,看厉道爷今日取你性命!”

  对面那青脸修士,急急收回烈焰罗网,见烈焰罗网已经损毁「心痛不已,气得大骂。

  这掺杂了少量秘银的烈焰罗网,是他平日最钟爱的一套顶阶法器。对上普通金丹修士,一使出便无往不利。一般的顶阶法器,甚至是高阶以下的法术,根本伤它不得。没想到今日却被一名金丹中期修士,用金系元神飞剑给一剑破坏。

  更可恶的是,叶秦居菇和王老者,若无其事聊起炼制法器的事情,根本没有把他放在眼里。这更让他怒不可谒,抬手便要朝叶秦攻去。“阁下太贪心了,仗着金丹八阶修为,居然妄想一口气将我等四名金丹中期修士一网打尽,未免大小瞧人了!先过我这关!”

  皇甫冰儿,玉皓一挥,一柄冰剑和一柄火剑,飞射而出。

  “冰火剑阵!”

  两栖飞剑,如同两条三四十丈的冰火飞蛟,朝厉修士扑了过去。一面是冰天冻地飞霜冰凌,一面是烈焰漫天真火朵朵飘零。这两股截然相反的气息,相互缠绕,居然神奇的没有相互干扰,削弱。

  “冰、火双系,中阶元神飞剑?_倒是有点本事。但是能比得上道爷我的高阶元神法器吗?!”厉修士一声冷哼。

  这冰火双飞剑来势汹汹,厉修士也不敢托大,张口射出一道赤金光芒,赫然是一口法盾,朝冰火飞剑拦截过去。这赤金法盾,是高阶元神法器,轮身为一面巨瘠,边缘有着大量赤金利齿,攻防兼备的元神法器。赤金法盾化为一道急剧旋转的巨**盾,迎战冰火双剑。

  同时,厉修士另一手却抛出三十一柄高阶火系飞剑,每一柄火剑都有十丈长,铺天盖地,令人头皮麻,一起杀向皇甫冰儿。

  如此多的飞剑,虽然只是高阶法器,品质很是一般。但是如果抵挡不住,一样能够凭借数量绞杀金丹中期修士。叶秦冷冷的瞧着,他对冰儿的实力胸有成竹,没有再出手。

  不过,王氏叔侄二人心中没底,不敢袖手观战,连忙各自操控三四柄顶阶飞剑冲了上去。他们二人,好歹也能挡住厉修士的十多柄飞剑,减轻皇甫冰儿的压力。

  “道爷一人,足以杀光你们。瞧你们如何抵挡我这三十一柄高阶火系飞剑,都去死吧!”厉修士大唱一咧,便想大笑。

  他有足够狂的本谶,金丹修士中有几个神识强大到能同时操作三十一柄高阶飞剑?!

  通常一名修士的神识都是单一的。如果不专门修炼神识类的功法,虽然也能同时操控数柄法器,但是效果并不好。

  普通修士,能同时分神识操控数柄法器,便已经不错了。一多就乱,甚至相互干扰,严重影响对敌。

  如果想要操纵大量法器,却必须修炼专门增强神识的功法,承受神识分裂的无比痛苦,才能掌握这种技巧。

  不同的神识修炼秘术,效果各有不同。但是有一点却是共同的,那就是需要分裂神识,才能最完美的操控更多的法器。

  神识每分裂一次,操纵法器的数量翻一倍,而承受的痛苦增加一倍。这种神识分裂的痛苦,几乎能将一名修士通疯。

  他修炼一门神识分裂的功法,神识足足分裂了五次,承受了极大的痛苦,终于能够同时操作三十二件法器。就算是曹氏兄弟,庞修士等人,也没有他能操控的法器多。“轰!”冰火飞剑,同时轰击在赤金法盾上。

  赤金法盾,防御力强大无比。纵然是同时遭到两柄元神飞剑攻击,也没有丝毫损伤,仅仅只是震动了一下而已。

  赤金法盾狂纹。

  那两柄冰火飞剑,遭到严重的损毁,剑身居然完全崩裂。

  “无神飞剑居然毁了,那飞剑的品质也太差-““』!”

  厉修士哈哈大笑,同时操控着三十一柄飞剑朝皇甫冰儿杀去,却不知怎的突然一呆,瞳孔猛缩“不好!”“冰魄离诀!“火魄离诀!

  皇甫冰儿一声娇喝,冰魄寒光剑、紫玉离火剑,一化二、二化四、四化八、八化十六,转眼间,崩裂的剑身,化为十六柄小冰飞剑,十六柄小火飞剑。

  这三十二柄中阶元神小飞剑,化为冰火剑阵,同时绞向厉修士三十一柄高阶火系飞剑。“糟了!此人的神识,居然也分裂到了第五次!”

  这个念头才从厉修士脑海中飞闪而过,便听到“叮叮当当”密集的飞剑交鸣声,密集而清脆。噼里啪啦,三十一高阶火系飞剑,当空爆炸,被打成粉碎。

  一边是中品元神法器,一边是高阶法器,两者品质相差太大,岩石撞鸡蛋,哪有不撞毁的道理!这一口气的工夫,三十一柄高阶法器,殁于一旦。“不对,三十二打三十一,她还多一柄小飞剑!”

  厉修士还来不及为损失这样一批高级法器而懊恼,想到了什么,脸色再度大变。他下意识的猛然往侧一闪,身躯几乎是瞬间横移了十多丈距离。”噗嗤!”一道数尺寒芒,从他身侧疾掠过。

  厉修士急忙召回赤金法盾护住身前,望着离胸口,一道利痕,撕裂了他的高阶甲胄法衣。上面还冒着丝丝逼人的寒气。他顿时亡魂昝冒,冷汗涔涔。要不是在血色之海多年斗法厮杀的本能,让他下意识的躲开了这致命一击。他此讨,早已是一具广体。“万剑归一!”皇甫冰儿一手唤回了三十二柄小飞剑,重新组成冰火两柄元神法器。

  她的神情微微有些失望,蒙纱斗笠下的俏脸,看不出半点兴奋,不满意的嘟了嘟小嘀“可惜,如果他夺的稍微慢一分,足以令其重伤。“金丹中期,能把金丹高阶逼得这样狼狈,已经很好了。再强,都快过我了。”叶秦见到这样的结果,不由的苦笑出声。他除了平时见冰儿炼剑之外,已经很久没见她动手。但叶秦知道,冰儿师姐冰魄离决,威力非常霸道。

  后来她炼了一柄火系元神法器,也是分裂成十六柄小剑,炼成火魄离诀剑。

  刚才这一招,却是冰儿结合冰魄离诀。以及那本从拍卖会上购得,才学了数日的高阶剑阵法决《冰火诀》,自创出的冰火离诀剑,合击之招。

  叶春心中不由的感叹,冰儿以神识操控大量飞剑的天赋,却是比自己高的太多。一旁的王氏叔侄两名金丹修士,早已看得目瞪口呆。

  他们四人虽然同为金丹中期,这实力上却是天壤之别。他们却连出手施展的机会都没有,皇甫冰儿已经把对面那厉修士给逼退回去。叶秦、皇甫冰儿和王氏叔侄四人,和金丹八阶的厉修士相隔千丈,遥遥相对。厉修士却没再主动动攻击,冷静了下来,狠狠的盯着叶秦、皇甫冰儿二人。

  他现,自己一人,对付对方任何一个都很容易,却很难同时对付他们四名金丹中期修士。尤其是叶秦和皇甫冰儿两人,他连此二人的深浅都还测不出来。这二人一旦一起出手,他极难对付。

  况且,他的高价飞剑大量损毁,只有一件赤金法盾在手,以及储物袋内的一些杂乱法器,难以应付四人的围攻。

  叶秦自然也没有急着动手。此行去上古遗迹,一路还遥远,他可没打算在这半路上,因为杀几个邬修暴露出自己的实力。能让眼前的这几个夺宝修士,知难而退,对他来说已经足够了。另外一边,曹大修士和危修士在海面上打得激烈,十余里范围海域几乎海浪翻腾。曹大修士趁着斗法的空隙,朝其他几名修士的战场看去,顿时懊恼。其他几人都好说。曹小修士以一柄血魄法刀,跟祝修士的独角黑鳞狂蟒,斗的难分难解。另一名姓胡的夺宝修士,正与持着一柄红蛛法剑的杨修士,厮杀成一团。包括他自己,四个小战场,三个都略占优势。

  唯独那厉修士,对付四名金丹中期修士,畏惧不敢上前,明显是吃了一个亏。

  曹大修士心中一惊。他深知厉修士的实力,战力顶尖的夺宝修士。就算是他,也无法轻松战胜厉修。

  那四名金a1中期的新人,却能把厉修士逼到畏惧的地步,令他难以置信。那几名金丹中期修士,看上去很是淡然笃定,没有把厉修士放在眼里。

  曹修士脸色不由极为难看。这场截杀夺宝,获胜的希望已经极低。纵然是不惜代价获胜,那也是惨胜。“厉老三,怎么回事?”他一边跟庞修士缠斗,一边神念急问。”曹老大,这几个点子太扎手,咱们还是先退一→”

  厉修士警惕的望着叶秦、皇甫冰儿等修士,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以金丹八阶,斗金丹五阶修士,还被破了法器,险些丢了性命。这在他们队伍,或是夺宝修士当中,都是极大的耻辱。“这还用多问,厉老三一向得意的天罗地网火焰剑阵都废了!他这个废物,连几个金丹中期的新人都收拾不了。”

  曹小修士朝厉修士看去,狠狠瞪了叶秦等四人一眼,满脸凶戾。他刚杀的兴起,就被迫停了下来,心中憋闷的无以复加。“曹老大,咱们先退,日后再找机会!上汤宫那几名金丹修士还一直跟在后面,等着捡咱们的便宜。不能给他们机会!”那胡姓夺宝修士说道。

  曹大修士飞快一想,马上低喝一声“好,都过来,准备走人!”o“哼,也罢!这次饶了他们一条小命!”曹小修士脸色虽然难看,但是没有反对他大哥的主意。

  厉修士随即驾驭赤金法盾,朝曹氏兄弟飞去,四名夺宝修士汇合在一起,边打边走,准备撤离。

  庞修士见曹氏兄弟一伙有撤走的意图,也没有拦钕,反而放松了一把,让他们撤走。这场斗法打下去,对他们没有半点好处,最终只会白白折损人手。

  既然曹氏兄弟主动退走,他自然不愿意强留。

  庞修士、祝修士、杨修士等人,也飞快停手,聚集到一起,以防曹氏一伙突袭。

  曹大修士大笑“哈哈,庞道友,这次算你们走运,日后曹某人有机会再讨教!”

  “曹道兄,现在可是想放我们走了?还是,见势不妙,溜之大吉?”

  杨修士忍不住出言讽刺。

  “杨道友,多说无益。血海之大,日后相见还请留心。若你们没有留下我等的把握,这便告辞……

  曹大修士冷哼一声。

  话音刚落,情况陡生变故。

  曹小修士突然眼睛一转,瞥见松懈下来的王氏叔侄二人,嘴角冷笑右手猛然一扬,一道细小无比的褐色乌光,激射而出。庞修士、祝、杨等人,都是下意识的以法器防御自身。

  “侄儿小心!”但却见王氏老者猛然一闪,挡在了中年修士的前面。

  呲!

  那鸟色厉芒,一下刺透了王老者的护身罡气。

  王老者脸色惨变,捂着胸口,瞬间黑,直挺挺的从飞剑上栽了下去。“叔厂!”王氏中年目呲俱裂,悲呼一声,一把按住老者的身躯。

  庞修士眼尖,已经认咄那褐色之物,连忙喝止“溟海蝎针,剧毒!刺入肺腑,毒气转眼间能攻入心脉,快护住他的心脉!”王氏中年修士,闻言,急忙以法力,护住老者的心口,停在条地满脸悲色。“哈哈,就算要是,也要你们留下一条性命!和夺宝修士交手,全身而退,那是痴心妄想。”曹小修士狂笑,御器便逃,忽然脸色剧变,

  他猛然转身,却是来不及“啊!”惨叫一声,一柄无声无息出现的透明飞剑,从背后透胸而过”“噗嗤!”爆射出一大蓬殷红鲜血。那透明的飞剑在空中一折,还想再攻。”老二!”

  但曹大修士已经反应过来,神色大骇,衣袖一挥,卷住肉身重伤曹小修士,化为一道光芒,朝远方疾遁。“快走!”四人狂飞,眨眼冲出十余里外,消失在海域天际。

  只有一个怒火熊熊的声音,远远传来,回荡在海面上“好一个紫剑宫长老!此仇,必报,下次相见便是你身死之时。天一幽-水剑“嗖”的一声,飞回了叶舂手中。

  叶秦阴沉着脸色,一言未,望着逃之天天的曹氏一伙夺宝修士。他有些同情的望向王氏中年修士。这时叔侄二人,遭此不幸。

  至于曹氏临走之前怒言,他根本没放在心上。

  下次再见,看看是谁死谁活。

  众人,除了皇甫冰儿外,包括庞、祝、杨三位金丹后期修士在内,都是目瞪口呆的看向叶秦。他们显然没想明白,怎么会有飞剑能有如此隐匿的奇效。庞修士震惊的望向叶秦。

  叶秦一下重伤对方一名金丹八阶肉身,这份实力极为恐怖,绝不亚于他们这些金丹高阶修士。此番去荒灵逶迹寻宝,有这两人加入,把握大增。但是此人的实力,却让庞修士心生忌惮。

  “此子,居然有这等实力。看走眼了!”

  “!\}是偷袭,但是能做到如此不动声色,可怕!”

  杨修士不由望向庞修士,心惊。

  “看来我们先前,让他们四人当炮灰的打算,得重新谋划一下了。”一旁用黑煞法杖护住周身,沉就木讷的祝修士,此时也忍不住惊讶之色,多看了叶秦两人几眼,以神念向庞修士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