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477 驱毒
  庞,祝等修士,御器悬浮在空旷的海面上。”虽然此人是借助一柄神秘隐匿法器,靠着偷袭,才一击重伤一名金丹八阶修士。但是能做的这一点,已经非普通金丹修士所能及,迳份实力委实有些可怕,不亚于我等三人的实力!此人隐藏实力,心机深沉,绝不是那种甘心被我们利用,在荒灵遗迹内当冒险替死炮灰之人。

  “还有一点非常重要。这两人似乎根本未尽全力,对付那金丹八阶的厉修士时,游刃有余。尤其是叶修士,刚才使得是什么法器击伤曹小修士,我都未曾看清。“那曹氏说他是紫剑宫的一宫长老,我原本还不信。现在看来,却应谋是真的。否则不至于如此厉害。”

  “真可惜,刚才老夫没有预料到会生这个突变。早知道曹小修士会遭到重创,我便应该及出手截下那曹大修士,咱们说不定有机会,趁他们损失一名金丹八阶修士的时机,一举将那曹氏一伙夺宝修士杀个干净。没能抓住这个转瞬即逝的机会,下次想要杀曹氏,恐怕难了。庞修士不由感叹。

  “我也没有预科到会是这个结果,曹大修士反应极快,将身负重伤的曹小修士席卷,便飞遁逃走,现在早就杳无踪迹,说什么都晚了。”

  “不管怎样,此次去荒灵古迹,都得多留几个心眼,防着点曹大修士的报复。还有叶氏,实力难测,不能轻易得罪。看来当炮灰的人选,只能是王氏叔侄二人。他们二人实力较弱,却是正好可以利用。

  庞修士、祝修士、杨修士三名金丹后期修士,飞快相视,神色复杂,以神念交流着看法。

  “几位道友,还请快想办澶救救我叔!那枚毒刺,已经进入血脉之中,逆流而行~!”

  王氏中年修士悲号痛呼,只见他怀中老者胸口一股阴森黑色寒气,迅向周身蔓延,法力损耗一空,脉搏气息越薄弱。

  中年修士以法力护住王老者的心脉,避免黑气快入侵,飞快的从储物袋内取出一瓶瓶的各色驱毒辟毒灵丹,往王老者的喂了下去,想将黑气驱散,却没有丝毫的效果,不由向众人求救。

  “待我来看看!”

  庞修士瞥了一眼,飞身来到王氏叔侄身前,撕开王老者胸口的法衣,打量了一下伤口。老练的一宇拍在伤口下方三寸,雄厚的法力,噗嗤将一枚带着倒刺的五寸长乌黑针给逼了出来,带起一蓬浓墨般的恶臭污血。“果然是溟海妖蝎针,看长度,应该是八阶妖蝎的尾针!!”

  庞修士以法力护住手掌,一把抓住这枚鸟色黑针,脸色更加显得阴沉,摇了摇头“这枚毒针,有水、木两系毒素,以异法炼成,能破护体罡气,霸道无比,足以杀死金丹后期修士。令叔能救回来的机会,十分渺茫!”

  叶秦收回了天一幽水剑之后,身形一晃,来到王氏叔侄二人跟前,见王氏老者脸上蒙着一层浓烈阴寒的黑气,神情委顿,几乎快要断了生机。

  “庞谴兄,这妖蝎毒针这么难驱除吗?”

  叶秦神色腐二重,不由出声询问。

  “劁不是说这蝎针有多厉害,而是缺乏克制这毒的灵药。要知道,血色之海极大,深海中潜上伏着难以计数的海兽。各种奇毒,数以万计,每一种都各有不同,需要专门研制相应的灵丹,才能克制。可是,我们不可能随身携带克制每一种奇毒的灵丹。我身上,也只是带了最常见的数十种辟毒灵丹而已,并没有克制这溟海妖蝎针的灵丹。”

  说到这,庞修士神色为难的摇摇头“当然,也有能同时克制众多奇毒的稀世灵丹。可是,每一枚都价格昂贵无比,不是那么容易弄到手。“水、木两系毒素的蝎针!?”皇甫冰儿秀眉微皱。

  如果是在东海诸岛,她或许能找到方法,炼出驱除此毒的灵丹。但是在这荒芜人迹的血色之海,却是毫无办法。

  “古般据点,数十年前曾经有人炼刷一种灵丹出售。我记得是火磷金丹,这种火、金属性的灵丹,能够克制溟海妖蝎针之毒。”

  沉就的祝修士,这时突然插了一句口。他的记忆出奇的强,数十年前在古般据点偶然看见的一幕,也记得清晰无比。“火磷金丹?古船据点现在还有没有这灵丹卖?我这便赶回去,救我叔一命。”

  王氏中年修士大喜,抱着王老者,便想往古船据点飞去。

  “没用的,需要此丹的修士太少,几乎没人购买,此丹销售不佳,后来便再也没人炼制此丹来卖了。…”』许多灵丹都是如此,昙花一现,便再也没出现过。你回古船据点,也是白费功夫。”

  祝修士喝止王氏中年修士,冷溢的摇了摇头,毫无表情“除非是直接购买能够驱除万毒的稀世灵丹。不过,那种灵丹,没用数十万灵石,念头都不要轻动。你带足了灵石么?

  当然,还有一个省灵石的法子,那就是返回东海诸岛,请一位炼丹宗师出手,专门炼制‘火磷金丹,这灵丹虽是八阶,但是原材料便宜,售价也不贵,只需一两千块灵石一粒。不过,你叔这情况,顶多还能撑一二日,能撑到火磷金丹炼出来么?就算你叔能多撑几天,就一定能找到炼丹宗师来炼制此药?”王氏中年修士闻言,如遭雷殛,面如死灰。

  他叔侄俩虽是金丹修士,但是手头拮据,仅有的灵石,都用作修炼和扶持一个家族。他们连普通的元神法器都没成炼制,身上又怎么会大笔灵石去购买那祛毒的稀世灵丹?一时间束手无策,双目失神,仿佛丢了魂魄一般。办法虽多,却没有一个行得通。

  他跟随老叔修仙一二百年,情同父子,一路磨难修行,仿佛就在眼前…”“如果只剩下他孤身一人,还不如死了干净。

  在场其余众位金丹修士,虽然和王氏叔侄关系尚浅,但也兔死狐悲,心生感绁,此刻都御剑伫立一旁,默默无言。数十万灵石,他们是拿的出的。可是,他们为什么要掏这大笔灵石?

  东海修仙界每日陨落无数的修士,可不是每一个他们都能助的过来的。王氏叔侄二人,只是众多倒霎的修士之一而已。见一个助一个,自己干脆别修炼。

  庞修士脸色也有些不好,虽然他只当王氏叔侄二人是炮灰,可半途意外死了,也有些可惜。

  叶秦听祝修士说起火磷金丹,心中却是一动“祝道友,你可知道这灵丹的配方是什么?”

  “此丹的主味是‘火磷蛇黄草”此草双叶焦黄,花蕊如同火红小蛇一般扭曲。以及“金丝戎草”此草根须为金黄色,根须上极多绒毛。另有十余味辅药,…”,“o祝修士面无表情,随口将配方说了出来。

  随后,他有些奇怪的看着叶秦,道“这配方,我还是无意间听古船据点几位炼丹之人闲聊时说起,记下的。你要这配方干什么?”“没什么,问问而已。”

  叶秦摇了摇头,想了一下,朝庞修士道“庞道兄,我们先找个岛屿暂时歇一下,以法力助王道友驱毒。不管怎样,略尽人事吧!”

  “好吧,我知道前方有一座岛屿,安全隐蔽,大家先去歇息一番,看看能不能救回王道友,再做打算。没有灵丹,只能以法力强行驱毒了!法力驱毒,也是最有效的办法之一,说不定能有效。”庞修士作为小队领队,见众人神色各异,无心赶路,也只好这样

  祝、杨修士两人刚才斗法激烈,消耗了不少法力,正要寻一处地方恢复,自然赞同。一行金丹修士,便在庞修士带领下,往没域深处疾飞而去。

  海面上。

  “可惜啊!”

  杜然等几名上汤宫金丹修士,一路跟踪曹氏一伙,直到他们和庞修士一伙开战,他们也远远的观战斗法。

  见到曹氏一伙突然败退,顿时懊恼无比。

  “真是废物,这么快就败退了!居然还说是古船据点屈一指的夺宝修士,。”

  杜然脸色难看,叶奋战力如何,他早已见识过,因此并不意外。只是没想到他的双修道侣,也是这般厉害,完全当得一名金丹后期修士。

  “杜然师兄,你看咱们是跟着那姓曹的,还是直接跟着紫剑宫的叶长老,找机会下手偷袭?”

  略一思索后,杜然招呼众人“走!跟着姓曹的。他们双方实力耗损不大,受此挫败,不会轻易罢休。我们还有机会!“是!

  飞了数千里,便见前方一座孤零零的小荒岛屿。庞修士等众人各自收了法器,落了下去,寻了一处隐蔽山峰之地,操纵飞剑,开辟一座大型的石室,暂时歇息。

  祝修士默默的在小岛四周布下一座阵法禁制,以防有人潜入岛内偷袭。庞、杨修士两人,都在石室内打坐,恢复斗法中所损耗的法力。

  王氏中年修士,却在拼劲全力,以法力驱除王老者身上的毒气。可是,以他金丹中期修为的法力,也仅仅只够延缓黑色毒气的蔓延而已。

  众修士都知道,不出三五日,老者迟早毒而亡。叶秦也没有与说什么,单独开辟了一间石室。皇甫冰儿,也在里面暂时修炼。

  数个时辰之后,叶秦才从石室内出来,面带笑意,手中拿着一个青玉小瓶,里面有一股略微辛辣的药香飘出。“王道友,这枚灵丹给你!”叶秦手一招,一枚暗红色灵丹从中飞出。“这是-“』?!”庞修士睁开眼,看到叶秦手中的那枚暗红灵丹,不由惊讶。”我随身带的驱毒灵丹!”叶秦淡声道“试一试效果吧。”

  庞修士也没有多想,喝道“王老弟,还不快让令叔服下,试上一试。再迟些,毒入心脉,有灵药也没用2”

  王氏中年修士此时已经绝望,闻言抬起头,目光中不由燃起一丝希望。王民老者胸口中了溟洽妖蜗毒针已衫好几个时辰,如果不是他强行驱毒,恐怕早已丧命。叶秦屈指一弹,火磷金丹落入王老者口中。灵丹一入老者的口中,立刻化为一股灵气,运转全身。

  只听王老者闷哼一声,片刻之后,哇的吐出一大口乌黑污血,脸上黑色少了几分,显然是灵药起了功效。

  王氏中年修士见他老叔居然吐出污血,大喜过望“多谢叶道兄灵丹相救,如果能救回我叔叔,在下日后必定报答叶道兄……”

  这次他这声“道兄”却是叫的真心实意无比。叶秦之前重创了偷袭他叔叔的曹小修士,又用解毒灵药救了他老叔,对他叔侄俩的恩情,难以回报。

  “先驱毒吧。虽然服了灵丹,但是恐怕至少还需要三日以上,全力驱毒素,才可能保住王道友的一身修为不减!

  叶秦淡然的摆了摆手,转身回石室去了。

  这枚火磷金丹,是他刚判炼出来的。

  他紫府中的木府之内,种有大量的灵药材的种子。这些灵药材种子,他是让沈宝,数十年间从白浮城收集来的,种类多达上万种之多。

  可以说,他紫府内的灵药材,已经把白浮城市面上能见到的绝大部分灵药材种类的种子,都收集齐全,用以备用。只要有灵石,他便能源源不断的栽种出灵药来。

  炼制“火磷金丹”的火磷蛇黄草、金丝戎草这两位主药,以及其它十余味辅药,虽然是八阶灵药,但不是什么珍稀灵药材。他的紫府内恰好有这些灵药的的种子。不过,在炼出灵丹之前,叶秦也不敢冒然做什么承诺。

  在石室内,花了数个时辰,直到把这灵丹炼了一小炉的灵丹,他这才拿了出来。患。叶秦这个举动,虽然有同情心的原因,但更多的却是为了有备无一枚给了王老者服用,看看效果。剩下的九枚,自己留着备用。

  叶秦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曹氏兄弟凶悍成性,曹小修士几乎被他夺了半条性命,绝不会这样轻易罢手。

  他们此去荒灵古迹,还有很大的可能还会遇到曹氏兄弟一伙,此丹正好可以防备曹氏再用溟海妖蝎针的偷袭。

  他一向都认为,筹码越多,实力越强,胜算越高。花几个时辰炼一炉八阶火磷金丹出来,完全值得。

  “王道友所中之毒虽然已经被压制,但人一时半会,也好转不了,必须静心驱毒才行。强行赶路,恐怕不妥,我们在这岛屿上先歇几日,等王道兄彻底驱除f净了妖蝎毒素,再赶路不迟。庞道兄以为如何?”

  叶秦淡淡说道。

  “俸!”

  庞修士瞥手一眼叶秦,十分干脆的同意。

  他不同意也不行。王氏叔侄二人,现在明显是不会离开此岛。而叶秦夫妇二人,又没有离开的念头。他们只能先等几日。

  祝修士毫无神情的目光,吞着返回石室的叶秦,若有所思,忌惮之色,却是更深了几分。居然只花数个时辰,就把“火磷金丹”给炼出来了。可能性两种。

  一种可能,是打算去狩猎溟海妖蝎的狩兽修士,以防中毒,才会事先早有所备。但他观察这叶修士,显然是第一次见到溟海蝎针,更何况古船据点附近,也没有溟海妖蝎出没,所以这个可能性可以排除。

  而另二种,此人是东海修仙界极为罕见的炼丹宗师。只有炼丹宗师,才可能在这样短的时间内,轻易炼出八阶灵丹来。

  可是,如果真是仙宫,倾尽全全培养的炼丹宗师,又怎么会舍得让他来运凶险莫名的血色之海,孤身犯险?“紫剑宫长老,隐匿法器,炼丹宗师…”,此人,不知是什么未历。这个念头自祝修士脑海中闪过,便暗自摇了摇头。

  叶春来到闭目打坐的皇甫冰儿身边坐下,从储物袋中取出了那本从圣皇手上,转购而得的,《莲花法典》o

  叶泰和皇甫冰儿,历练也不急于一时,这三五日时间完全可以修炼,不耽搁时间。

  』莲花法典》是一门流传自上古,集炼器、修仙于一体的,顶级功法秘籍。全篇内容,都记载在这枚光晕流传,悬绕无数神秘文字的水晶莲子内。

  不过这套顶级法典,修炼的要求极高。先便要求修炼者,有金丹后期修为。其次,必须配合一套完整的莲系元神法器,方能挥出全部威力。叶秦紫府之中,便有一株十品子幽莲,恰好可以炼制一套极品无神法器。

  他已集齐大五行剑阵,元神法器已经足够。只有那传说中的小三奇剑阵,才对他战力有实质性的改变,不会白白浪费宝贵元神修为。

  因此这套《莲花法典》,是专门为冰儿购得。只是冰儿目前修为还达不到修炼要求,所以暂由他来保管,并且为她准备好修炼所需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