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479、480、481 血潮

479、480、481 血潮


  “王道友所说不错,在东海修仙界,干狩兽这一行,确实有这个规矩-o严禁抢夺其他狩兽修士正在捕杀的妖兽,否则双方结下死仇。传扬出去,更好遭到所有狩兽修士的敌视。虽然这里是混乱无比的血色之海,但是也要墨守这规矩,不能坏了名声。”

  庞修士瞥了一眼王老者,平淡道“不过,我们虽然不能半途出手抢夺,但是不意味着我们没有机会分得好处。那一伙狩兽修士,如果他们猎杀不了那两头高阶妖兽,主动请我们出手相助,那就没任何问题了。“正是这个道理!”

  王老者讪讪一笑,他有心去分些好处,只是有所顾虑,见庞修士说的在理,连连点头赞同。叶秦一边听着众人交谈,一边注视着那交战之处。”我们先上前看看情况,再作打算。

  如果他们拿不下那两头妖兽,咱们出手,正好能分到不少好处。”杨修士出声提议。

  此地距离围捕妖兽之地,还有十余里远,虽然能够看到那几头庞大身躯的妖兽,但是那一群狩猎的金丹修士,却是看不清楚。“好!”众修士,纷纷御器飞去。他们一群金丹修士,很快飞近了围剿妖兽的岛屿,这才看清具体情

  一头七八十丈小山般大小鹄巨大龟,在浍滩上暴怒的挣扎沉浮,嘶吼连连,张口喷出一道道巨大的水柱,朝周围的金丹修士攻去,极为骇人。

  此龟短尾,如同焦炭一般漆黑,只是甩动之间,便会出闷闷雷声,赫然是威力巨大的水系沽雷。

  不过这“赤睛”之名,却不是因为它眼睛是赤红色而得,而是因为黑色的龟壳边缘和中央,有着鲜艳的赤红色的纹理,就像一只巨大的赤红眼瞳一般。

  四周一群狩猎修士,奋力驱使法器攻击,却只能在它坚硬无比的龟壳上留下一道道浅浅的痕迹。

  另一条玄金黑蛟也有五六十丈长,穿梭于赤睛焦尾龟身侧,借由赤睛焦尾龟的巨大身躯躲避修士的攻击,还不时跃出海面,操纵一道道法术,攻击靠近的狩猎修士。

  那一身黑色蛟鲸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头顶的那支螺纹金角,更是金光耀目。

  这两头九阶的海兽,相当于人类修士在金丹后期的水平,只差渡过大天劫,便能化形,成为妖族修士。当然了,妖兽的战力,往往要比同阶的修仙者强上许圣。

  它们肉身极为强悍,能够承受修士所不能承受的圣击。它们天生就通本种族的天赋妖术,威力比修仙者的法术还强大。而它们妖丹内的妖力,更是强大无比,全力施展之下,能够坚持斗法十余日之久,极难消耗光。别看这只是两头九阶妖兽,却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那一群金丹中后期狩兽修士,人数虽然多达十余人,却未必有把握,围杀的了两头九阶妖兽。

  而且在这血色之海中,海兽本来便占了地利,它们如果不敌修仙者,往往能够躲入深海之中逃逸万里之外,极难追踪围杀。眼前的情况,却让庞修士、叶秦等人,吃了一惊。

  只见前方一座方圆十余里的岩石岛屿,整个岛屿四角,插着四面巨大的土黄色阵旗。四面阵旗,结成一座大阵。

  这两头罕见的妖兽,被困在岛屿上,拼命挣扎,横冲直撞,却逃不出布阵法旗布下的范围。

  这四面阵旗,分据岛屿四角,由四名修为都是金丹七阶的狩猎修士,以法力加持。每过小片刻,四面阵旗便同时黄光爆闪,接着一块块巨大落石,从天而降,凶狠的砸在那赤睛焦尾龟背上。

  每一次巨石轰击,几乎都将赤睛焦尾龟给砸的半陷入上中。它的龟甲防御力极强,要抗住这些巨大落石,却也不轻松。

  但最奇特的却是,这些落石砸下之后,便分散崩离,将两只妖兽所处的地方,变成一片凝滞的泥潭,让那玄龟的外壳上覆盖厚厚的黄土,难以灵活转身,行动越显得迟缓。

  玄金黑蛟,本是度极快的妖兽,此刻也因为浑身覆盖了一层厚厚的黄土,大减一半以上。

  而岛屿,土黄色大阵内,更有好几名金丹八阶、九阶修士,在近身全力围攻那两头海兽。

  此外,另有四五名金丹中期修士,在岛屿周围掠阵,随时准备替换下阵内法力不续的修士。

  他们这群狩兽修士,斗的极为艰辛,虽然一时半会奈何不了那两头妖兽,但是也不至于让他们逃脱。“戊J1大阵!?”庞修士一见到那四名土黄色阵旗,顿时脸色一变。”居然能将两头九阶妖兽死死围住,这阵旗是什么法器?!”王老者惊叹道。

  似乎是感受到叶秦等人的疑惑,庞修士郑重道“这戊土大阵,共有四面布阵法旗,取‘地之四方、之意,主持阵法的修士越强,大阵咸力越强。而且,这土系阵法,能极大的克制水系妖兽,每一面前是无神法器!”

  “这群狩猎修士当中,至少有一名修士实力极强,才能以四面元神法器,布下这座戊土大阵。难怪他们,敢向两头九阶巅峰的妖兽下手,而不怕半途被它们逃走。”“这么说来,我们没有机会了?”听庞修士这么一说,王氏叔侄两人,明显露出失望的神色。

  祝、杨两位修士,听后也觉的很是可惜。他们如果能出手猎杀这两头九阶妖兽的话,所获绝对丰厚。

  那群在岛屿上的狩猎修士,早就现了叶秦一行人,立刻有些混乱惊慌。

  很快,他们当中立刻便有四五名金丹修士,腾空飞起,朝庞修士、叶秦等人的方向飞来,以防庞修士这一伙人,突然出手抢夺妖兽,坏了他们的好事。

  虽然狩兽一行有狩兽的规矩,可是要知道,血色之海混乱无比,不少横行无忌的夺宝邬修,是不会管这么多的,见宝就抢,不得不多防着点。“咦,叶兄弟,怎么是你!?”

  忽然,其中一名驾驭着青色飞剑,两鬓苍苍的老修士,显得十分意外,诧异的喊了一声。他和另一名修士,化作两道长虹,直接朝叶秦飞来。

  庞修士正要上前,相迎,却现他们迳伙人认识叶秦,不由的一愣,朝叶秦看去。他心中很是疑惑,叶秦怎么会认识这血色之塔的修士!

  “蒋灵,郑成辉!”

  叶春心中的惊讶,绝不亚于对面那老修士。

  他也已经认对面二人是谁来了。

  说话的那老修士,身穿青袍,满脸沧桑,正是蒋灵。另一人是一名橄胖的中年男子,一手御剑,另一只衣袖中空空荡荡,随着劲风飘扬,正是郑成辉。

  没想到在琅琊秘境,一别数十年之潦,居然在这里再遇上。

  当初蒋灵离开琅琊秘境的时候,曾经邀请叶秦来血色之海,闯荡。不过,当时叶秦的修为才金丹一层,太低,所以没答应,返回火氤岛闭关潜修去了。

  而郑成辉,被严豪以小神通古器巽雷古镜的光芒扫中,断了一臂,回去乾元宫潜修,暂避风头。“蒋兄、郑兄,好久不见!郑兄你不是在宝霞宫潜修么,怎么也来了此地?”叶秦很是意外,在血色之海遇上两位旧友,心里也有些喜悦。

  他们几个,都是从中土大陆而来的修士,一起杀过巨头的嫡系,分过严豪的“赃”得过子幽莲这种极品灵物,可以算得交情深厚,甚为信任的仙道老友了。“哈哈,叶兄弟,没想到你也来了血色之海,正好,咱们几人好久未聚过。你…”“已经是金丹期五阶了!怎么修炼的如此之快?”蒋灵飞到叶秦跟前,现叶秦的修为已经非常接近他的境界,不由惊愕。“蒋兄、郑兄!”

  叶秦一拱手,呵呵笑道“哪里哪里,蒋兄现在已经是金丹期六阶,郑兄也到金丹期五阶,都是修炼进展神啊!”蒋灵和郑-成辉相视一眼,却是震撼。

  当初在琅琊秘境的九曲洞窟内,叶秦还是金丹一阶。那时,叶秦出手果决狠辣,连天魔盟严巨头的嫡系严豪也敢杀,还夺去了小神通古器“巽雷古镜”o再加上叶秦手中还有一尊秘银炼制的傀儡,他们可是亲眼见过,金丹九阶的锒甲卫,甚至能挡住巽雷古镜的一击。那时叶秦修为很低,实力却远过他们二人,令他们根本不敢生出抗衡之

  三十年过去,蒋灵在血色之海中拼杀、修炼,修为从金丹期四阶提升到金丹期六阶。郑成辉,也从三阶提升到五阶。这样的修炼也不算慢了。

  但叶秦,却从金丹一阶直升金丹五阶,几乎快迎头赶上他们二人的修为。现在叶秦到了金丹期五层,实力恐怕更是深不可测,已经不是他们所能揣测的了。“还好,大家都是旧友,不至于兵戎相见。”

  蒋灵和郑成辉二人,心中都有一种庆幸。他们根本没有信心,去和叶泰为敌。“对了,我记得郑兄回乾元宫去了,怎么也来血色之海?”叶秦看向郑成辉。

  “我一十多年前,修炼到了金丹中期。想来想去,修仙之途少不了历练,便来血色之海,找到了蒋兄,一同历练修行。没想到今天又见到叶兄,实在是缘分!”

  郑成辉断去一条手臂后,并未消沉,性子越加沉稳,此刻见叶秦,也忍不住异常高兴。“叶道友!这几位道友是…”“?”

  庞修士在一旁等了好一会儿,没插上话,终于忍不住。他好歹也是领队,却说不上一句话,脸色上未免有些难看。“这位是蒋道友,昔日在下的旧友。这位是庞道友,古船据点结识的*……”

  叶秦笑了笑,给双方介绍了一下。

  等介绍之后,蒋灵一下明白过来。

  庞修士这一小队三名金丹高阶修士,是要去一处上古遗迹寻宝。半途将叶秦等人招募入伙。碰巧路过此地,现一群修士在围剿高阶妖兽,才过来瞧一瞧,看需不需要出手相助,并没怀有什么恶意。

  让蒋灵感到有些奇怪的是,以叶秦强悍的实力,居然不是这群修士的领队,却是那庞姓金丹八阶修士做队长。

  不过,蒋灵以前也见识过叶秦的低调隐忍,极少出头,倒也没多去想。只是他心中对庞修士,颇不以为然。修为高,可不代表实力也一定很高。“对了,蒋兄,你们在此狩猎这两头珍稀九阶妖兽,看情况,似乎很难拿下它们。需不需要我们七人出手?”叶秦朝战场看了一眼,问道。

  “那两头妖兽,是有些麻烦。我们这里一共两个小队的狩猎修士,已经围杀这两头九阶妖兽,长达一日之久,到现在还没有将它们的妖力耗光。我们自身的法力,反而大量损耗,不得不轮换着围攻。”

  蒋灵听叶秦提起此事,摇头苦笑。他回头一望,见一群修士围攻那两头顶阶妖兽,战局仍然僵持,才稍缏安心。这两头珍稀妖兽,赤睛焦尾龟和玄金黑蛟,一向以持久战力峒-名!”

  庞修士立刻道“况且,这两种妖兽,一攻一防,配合就契,实力又是九阶-o虽然你们布下了戊士大阵,可以克制它们的实力,阻止它们逃逸。但是你们想要拿下这两头妖兽,恐怕也绝没有这么容易。不如我们这一群七名修士也加入,可以助你们一臂之力。”“这个么一“!”

  蒋灵犹豫了一下,这关系到战后宝物分配,他没有轻易答应下来“老夫也做不了主。不如我去向领队问一声,看看领队是否同意你们出手。“行,我在此恭倏。”庞修士点了点头。蒋灵飞回岛屿,和岛屿大阵内,主持阵法的一名金丹后期修士商议了一会儿。

  过了好一会儿,蒋灵又飞了回来,笑道“领队已经同意了,诸位道友一起出手绞杀这两天妖兽。不过,我们已经辛苦围攻了这么久,那头玄金黑蛟,完全归我们这边所有。事成之后,再按双方出力多少,来分赤睛焦尾龟身上的宝物。不知道庞道友意下如何?”庞修士、祝修士、杨修士等人商量了一下,很快同意。

  两头九阶妖兽已经被围攻许久,他们一伙现在加入,风险很小。这时他们来说,完全是一笔额外之财,不拿白不拿。

  叶泰和皇甫冰儿商议了一下,却并没有出手的打算,只是一旁观战。看众修士如何对付那两头九阶妖兽,增加对付妖兽的经验。

  他们已经有了适合的元神法器,虽然这两头珍稀妖兽身上的宝物价值不菲,但是并没有他们想要的东西。唯一看的上的,也就只有两枚九阶妖兽内丹,可以提炼无精。不过,这两件宝物,恐怕也是其他领队的金丹修士得去,轮不到他们。他们既然不想拿,自然没有出手的打算。

  王氏叔侄俩人,却极为惊喜,振奋。只要出手,肯定能分得一份宝物,远大划算了。

  庞修士三人、王氏叔侄二人,随着蒋灵睾,飞临岛屿上空,加入了战局。叶泰和皇甫冰儿,也在岛屿旁的上空观战。

  岛屿上,两个小队的狩兽修士,正在全力以赴,布阵围攻两头妖兽。此刻见到蒋灵领着这群新来的修士过来,知道他们是答应了出手相助,纷纷点头示意。

  妖兽身上的宝物虽然珍贵,但也要能拿得到手。和庞修士这队人合作,也是迫不得已的选择。

  几名负责主攻的金丹后期修士,法力早已经不济,见危修士等三名金丹后期修士加入,顿时松了一口气,相视一眼,纷纷退出大阵之外,各自掏出上品灵石,或者是灵酒喝下,全力恢复法力。“七宝盖伞,收蜓!“黑照-法杖,去!”“红蛛剑,疾!”

  庞修士、祝修士、杨修士,三名金丹后期修士,打出各自元神法器

  全力围攻。

  七宝盖伞化为一柄巨型宝伞,光华万丈,在天空急剧旋转,一股澎湃的法力,朝玄金黑蛟全力压了下去,将它死死的压在伞下数百丈范围之内,难以挣脱。

  黑煞法杖,海风中呼啸,化为一条数十余丈长,独角黑鲸狂蟒,朝赤睛焦尾龟喷出团团黑气,黑气所到之处,几乎焦黑一片。

  红蛛剑,红艳如血,猛斩向赤睛焦尾龟的头颅。每一斩,都劈出一道百丈的红芒,斩在玄龟甲上,余波轰在海岛岩石上,斩出一道道极深的剑痕。“吼!

  那两头妖兽,现围攻它们的修仙者又多一些,似乎惊恐起来,更加拼命冲撞,吼声震耳欲聋。

  赤睛焦尾龟似乎妖力不济,干脆不再喷吐蓝色水柱,把脑袋和四肢都缩了回去,在岛屿大阵中来回冲荡,试图撞出一个突破口。

  王氏叔侄也紧随而上,操纵七八柄顶阶飞剑法器,围攻两头妖兽。虽然作用不大,但是也能耗古两头妖兽的妖力。

  叶泰和皇甫冰儿并没有出手,各自唤出金乌耀光剑和紫玉离火剑,在一旁注视着戊土大阵中变化,以防意外生。叶秦看了一会儿,便摇了摇头,并不乐观。

  虽然庞修士三人的元神法器,威力巨大,但是两头九阶妖兽太能抗了,皮厚肉糙,鳞甲、龟壳,极其坚硬。不管元神法器怎么狂轰,就是奈何它们不得。

  要不是布下一座戊土大阵,将它们围困在岛屿上,恐怕它们早就逃入海中,不知踪迹。

  这一战,恐怕不是一时半会能解决的。恐怕没有一二日的工夫,彻底耗去它们妖丹的妖力,否则猎杀不了它们。“蒋兄,在这血色之后,经常能遇到这样等阶实力的妖兽?”叶秦看了许久,越震惊,朝一旁的蒋灵问道。

  要是这血色之海的妖兽,都这样强悍。那东海的修仙者,怎么能斗的过这些妖兽。更不要说更强大的妖族修士了。

  这两头九阶金丹妖兽,如果化形成为妖族修士的话,实力恐怖的足以让他心中寒。

  “哪能啊!海兽大多潜伏在海域深处,很少出现在海面上。平常我们猎杀妖兽,都要去海上各个岛屿上寻找,偶尔才能遇上。而且现的,大多都是一些普通的金丹海兽。”

  蒋灵立刻摇头“我在血色之海,阃荡不下五六十年,经验也算丰富。一个月辛苦下来,能捕杀到那么一二头金丹级的海兽,就算很不错了。但是这样珍稀的九阶妖兽,而且还是两头在一起的,我这可也算是头一次遇上。“哦,那你博是怎么遇上这两头妖兽的?”

  “一开始我们是一个小队六名金丹修士,打算去某个小岛附近猎杀海兽,飞到半路上,意外现这两头妖兽出现在海面上,可是我们人太少,根本就不敢下手。所幸,很快又遇上一个小队的狩兽修士,凑足了十多名金丹修士,这才敢动手。只是没想到,人手还是少了一些,只能勉强围住而已,杀不动它们。”

  “可是,这两头海兽既然在海中活动,那你们又是怎么把它们诱上这座岛屿的?普通的金丹妖兽,都早有了不低的灵智,不会轻易上当,进入岛上布下的大阵之中。更不要说这两天九阶岌峰的妖兽了。叶秦疑丧。”呵呵,这可就多亏郑老弟的一件法器了。”

  蒋灵笑道“你也知道,我和郑老弟,金丹期六阶、五阶,实力都很低。那些金丹高阶修士,之所以肯让我们一起围剿这两头九阶妖兽,很大的原因,就是郑老弟的这件法器。”

  郑成辉这时从他的储物袋内,取出了一面棕皮法玫,这面敌不大,鼓身周围有着九个灰色的牛头骷髅。“小馗牛鼓?!”叶秦对此物印象深刻,一眼就认了出来,面色古怪。

  原来是这样。

  他心中的疑惑,顿时一下都解开。

  这面较为罕见的辅助性浊音治器,只是用东海雷山的小馗牛皮炼制而成。威力只等同于高阶法器,范围也很小,但是足够用来激怒灵智极高的土族力士,更不要说灵智更低的妖兽了。

  “在这座岛屿上议下大阵,我:8小馗牛鼓去将这两头妖兽激怒。它们一听鼓的法音,便会丧失灵智,疯狂攻击。我将它们诱来此岛,用大阵围住。”

  郑成辉操控着小馗牛玫,笑着解释道“我们在此地围杀这两头妖兽,中途还差点让它们给跑了,都是我将它们给激怒,诱了回来。”“这面玫,却是不错。

  虽然等阶不高,但是有它,在血色之海猎杀妖兽,却是简单容易多了。”叶秦不由大赞。

  这面小馗牛鼓高阶法器,虽然还远远比不了上古大神通法器馗牛玫的威力,可以控制上千里范围,甚至能让妖族修士也狂。但是,这面小馗牛鼓,足以影响到九阶金丹级妖兽的灵智。简直就是狩兽修士的一件利器。

  “这件小馗牛玫法器,有利也有弊。虽然它能够让妖兽丧失灵智,但是妖兽一旦狂暴之后,战力却会急剧提升,反而更难对付。我平时也不敢轻用它。”

  郑成辉感叹了一句,想了想,突然道“不过,现在有叶兄等众位金丹修士加入,我们一群修士已经近二十人之众,这份实力已经足够馈压它们。干脆我用鼓声,让这两头妖兽失去理智,狂,暴露出它们的破绽!”“不错,可以试上一试!”蒋灵也连忙道。

  郑成辉又向主持阵法的四名金丹后期修士,以及阵内的庞修士等五人,提醒了一声,然后以法力催动一根骨锤,猛的击打在那面小馗牛玫ro“咚!”

  一声闷响,牛头骷髅眼眸中红光大作,一囹圄黄色法力波纹震荡了开来,向两头妖兽袭去。

  小岛周围的众金丹修士,一听鼓声,顿时感觉一股气血在全身血脉中翻腾,直冲脑际,但是只要一就念清心明性的法术,立刻便能恢复冷静。叶秦也连忙施展清心法术,压下体内热血,冷静下来,暗道一声厉害。

  大阵内,那两头九阶妖兽,却根本不通修仙者才懂的清心法术,一听鼓声,顿时无法抑制住血脉中血液的沸腾,起了巨大变化。“嗷!”

  赤睛焦尾龟听到沉闷的鼓声,头尾四肢从龟甲内伸了出来,双眼通红,全身四肢胫骨暴涨,血脉喷张,昂低吼。

  它狂了。

  “轰!”

  它一头朝四周大阵冲撞了过去,狂暴的妖力,足足提升了二三成之多,撞在土系阵法的光幕上。让守卫大阵阵旗的四名金丹后期修士「J1乎当场喷出一口精血来。

  玄金黑蛟低声吼叫,片片鳞甲竦立起来,眼眸中血光暴涨,十余丈的巨尾一甩,猛然挣脱了七宝盖伞的束缚,狂的朝庞修士三人攻去。庞修士,全力围攻这头玄金黑蛟。

  “斩!”

  半空中传来杨修士娇喝声,立刻有一道刺目的红芒,划过百丈天空,如同迅雷一般,刺在鲸甲缝隙之中,足足刺入半尺余深。“噗嗤!”一股珍贵无比的殷红蛟血,飞洒向天空,足足数丈。这还是玄金黑蛟第一次受到如此直接的伤害。

  不过,这伤对修士来说,足以重伤。但是对一头五六十丈的巨蛟来说,显得很小。它越浇怒,狂暴嗷叫一声,疯狂朝周围的修士攻过去。

  只是片刻,这两头丧失了灵智九阶妖兽,各种各样的伤口不断增多,鲜血从伤口喷出,洒在岛屿上。

  虽然垂死挣扎,却根本无法冲出大阵去,胜局开始明显偏向众修士,众修士虽然倍加的吃力,但是心中却开始大喜。看样子,只需要再坚持数个时辰,便足以将这两头九阶妖兽给拿下。这些狩兽修士,一个个眼睛几乎都红了。蛟血,那可是无比珍贵的炼丹原材科,可以用于炼制八、九阶的血丹,对增强修士的体质,大有益处。”叶秦目光一亮。他之前虽然打算不出手,可是此刻见到飞洒的蛟血、龟血,他身为一名资深

  炼丹士,也忍不住有一种跃跃欲试的本能冲动。这种妖兽身上的炼丹原材料,可不是灵药材,能够在紫府内种出来。要么从坊市上去购买,要么便是像这样,直接猎杀妖兽来获取。

  “九阶蛟血、龟血,可不是从坊市上能够轻易购买到的。”

  叶秦正要动手,加入战场,以便能收集到一些蛟血、龟血来炼丹。

  “咦,夫君,又有人来了!”

  正在打量着四周情况的皇甫冰儿,这时却突然拉了叶秦的手臂一下,指了指身后远方的天空。她一直在提防着曹氏一伏的报复,所ka对周围的付况观察的格外仔细。叶秦立刻回头一看,顿时脸色一变。又有修士来了。十几道各色法器长虹,划破天际,正从远处疾飞来。

  从十多个黑点,急剧变大,可以看出人形。那飞行度,绝对是全力以赴,朝他们这个方向飞来。“小心,可能有人要抢夺妖兽!“准备抵挡!”

  小岛屿,顿时惊起众多修士的怒喝。岛屿上的众金丹修士,也已经现了异变,他们第一反应,就是那群修士,想要来抢妖兽。“嗖!“嗖!“嗖!稍微近了些,便能认出是一群金丹期修士,各种金丹修为都有。不过,让叶秦等一伙修士,感到疑惑的。这些冲过来的修士,每个人都是神色慌张,一副大难临头的模

  叶秦一伙人正在岛屿上运围杀两头珍稀罕见的九阶妖兽,这些人却是根本连看都不看一眼,直接自顾自的全往前飞去,更别说出手抢夺了。

  那两头狂乱中的妖兽,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它们暴怒的吼声陡然一变,竟是出了恐惧的悲嚎了起来,进行着最后的垂死挣扎。“这是怎么回事?”“他们不是来抢妖兽的?”岛屿上众修士,都莫名其妙,但是心中却都升起了不祥的预感。

  当那些金丹修士驾驭法器疾飞,交错而过时,天边与此同时出现了一条朦胧红线。

  那条红线,越涨越高,几个呼吸间,就已经从天边而来,红浪翻滚,嗡嗡作响,让众修士感觉好像压上了一块万钧巨石一样。“不好,是血潮!逃,快迤!”

  庞修士飞上了半空中的高处,看见那天边的血色浪潮,脸上顿时无比惊恐,仿佛是见到了最可怕的情景一般。

  他大声怒吼,根本顾不得众人,直接驾驭飞剑,化为一道流光,便相反的方向逃去。除了王氏叔侄两人没弄清情况外。其他所有人脸色同时巨变,想也不想,纷纷抛出飞剑,急剧加逃在两头妖兽拼命反抗之下,本来就岌岌可危的戊土大阵,刹那间崩“血潮~~!”“快,别管这么多了,逃命吧!”

  而那四名护旗的金丹后期修士,更是不顾一切的收了阵旗,在法力反噬下,同时喷出一口鲜血,还来不及擦拭,就已经驾驭各自法器,亡命般的往前飞去。其它几名正在恢复法力的狩猎修士,也是同样$!跟而去。两头妖兽失去了大阵束阵,猛然转头就往海中扎去。夺宝心切的王氏叔侄两人,见快到手的宝贝要飞,顿时如丧考“血潮!?”

  叶秦在听到的一瞬间,先是一愣,瞬间就醒悟过来,也没管这么多,急忙唤出飞行法器乌云障,格着皇甫冰儿就是。又见王氏叔侄还想去追杀那两头妖兽,他眉头一凝,用法力卷了他两人,怒声道“你俩不要命了?快走!”王氏叔侄肉疼,回头再望过去,顿时惊骇欲绝!

  只见片刻前还只有数十丈高的“红线”此刻已经将海天连成一线,铺天盖地汹涌而来。远远望去,像是翻滚奔腾的红云,又好像吞世的血色巨潮,席卷天“嗡嗡!”巨响,亦是不绝于耳,此刻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了这一种声音。

  王氏叔侄两人见此恐怖情形,哪还顾得什么宝贝,御起飞剑便向叶秦等人追去。叶秦、皇甫冰儿,驾驭法器,紧紧跟上庞修士三人。

  而蒋灵、郑成辉等人,却聚在一起,朝前疾飞,脸上有着前所未有的凝重。众人全力催动法力飞行,血潮却仍然在渐渐靠近。叶秦的乌云障虽然飞行度极快,但载着皇甫冰儿,比其它人也快

  “那是一阶的血雾妖虫,无数,至少亿万,飞行度就和金丹期修士不相上下。五阶的血雾妖虫,便赶得上金丹中后期。我们遇到的「恐怕是血雾妖虫的前锋,都是些五阶妖虫。这回,恐怕凶险之极了!”众人当中修为最高,见识也是最广的庞修士苦声说道。

  那后面的血潮已经足有千丈之高,遮天氢日,形成的巨大阴影压的众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众人此刻,也已经看清了这些血雾妖虫的模样。只见一只只拳头大小,通体血红的甲虫,不断扇动着翅膀飞行。血色的眼珠红光熠熠,一对和身体大小不成比例的巨颚,不断咬合和喷出血色雾气,在如此庞大的数量之下,骇人之极。

  那几名受伤颇重,又法力不济的狩猎修士飞得慢了些,眼看着就要被血湖给追上,绝望的放弃了逃跑,飞聚在一起,准备拼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