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482 绝境

  叶泰驾驭乌云障,带着冰儿,全力疾飞,紧紧的跟随在庞,祝修士等经验丰富的老修士后面,逃备血潮。(.)他听到身后传来法器爆裂的轰鸣声,不由悚然回头望去。

  原来是几名狩兽金丹修士,不知怎的受了重伤,法力耗去许多,此时已经精疲力竭,御器飞行度大降,已经被血潮给追上,根本无法从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血潮之中逃脱。他们不得不聚在一起,最后特命,试图从血潮之中挣扎出来。

  其中的一名修为最高的金丹修士,以法力操纵一柄巨型的冰系无神法器“冰枪”和其他几名金丹修士,连续几口本命精元喷了上去。

  那柄冰系元神抬枪,化作一条长达三四百余丈,巨大冰龙,吸纳海面无数水灵气,纷纷凝冻为一条条的冰凌,刹那间成千上万道森寒的冰凌利剑,一起朝身后的血潮,猛然激射过去。

  几名金丹修士,做困兽之斗,一起自耗精元,拼命一搏,那股凶猛怦烈声势,金丹期九阶巅峰修士也难以匹敌。

  这柄暴涨到数百丈长的冰枪,刺向身后无边无际的恐怖血潮,刹那间,将成千上万的血雾妖虫冰冻,接着打成粉碎的冰渣,如雨般落下,血潮之中也被刺出一个数百丈的大洞。

  但是他们几人,还来不及高兴,就见到迳条威势惊天的冰枪,被血雾呼啸吞没。虽然大量的血雾妖虫被冰枪绞杀,但空出来的间隙,眨眼就被更多的妖虫给填满。

  紧接着,便是一阵刺耳的“喀嚓”噬咬声,巨大冰枪彻底湮没在恐怖的血色巨潮之中,片刻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从未存在过一样。就连死去的血雾妖虫尸体,都被嗡嗡疾飞而过的妖虫蚕食干净,一点不留。

  那几名金丹修士拼尽了最后的法力,也只能让他们身后追来的血潮,稍微缓上一缓,丝毫改变不了残酷的现实。血潮,在下一个瞬间,将这几名金丹修士完全覆盖。”啊~!”

  血潮内,传来金丹修士凄厉的尖啸声。他们周身爆出各色强劲的护身罡气,让他们的肉身没有被立刻妖虫吞o$$o妖虫,正在疯狂的啃噬他们的护身罡气。“老夫纵然一死,也要与你们同归于尽~!!!“金丹自爆!”“轰一一!”

  血潮内,顿时形成一个千丈范围的巨大光团,将光团周围的血雾妖虫一起吞没。

  那几名重伤的金丹修士,不愿成为血雾妖虫的的肉食,将浑身的法器、法宝、符纂等通通轰出去,然后自爆金丹,爆成一团团烛目的光芒,和血雾妖虫同归于尽-o

  这爆炸光团杀死血吝妖虫至少数万计,可是对铺天盖地而来的血潮没有丝毫的影响。转瞬间,血潮再度便将光团覆没。七八里之外。

  叶秦正在御器疾飞,将身后这惨烈的一幕,完全看在眼里,神情骇然到了极点。其他众金丹修士,一阵阵心悸,越惊恐,全力催动飞行法器,想要逃离血潮。“这就是血潮!”

  叶秦此刻终于体会到,为什么庞修士等一群金丹后期修士,现血潮来袭之后,会如此的惊恐,不顾一切逃亡。

  不管金丹修士多强,在这片至少千里范围的血潮面前,也就像是一叶浮萍一般,转瞬而吞没,根本就没有任何侥幸。

  不要说他们,即使是元婴老祖,一旦落入血潮重重围困之中,恐怕也撑不了多久。

  也只有亲身遇到血潮的修士,才知道这片血潮是多么的恐怖!

  那几名金丹修士的拼命和自爆,只让正在拼命逃亡的众金丹修士,多了几分兔死狐悲,并未给的逃生-争取到什么时间。

  正在逃命的众修士什么也不敢多想,只想着怎么能拼命逃出这一大片血湖的范围。

  这血潮动辄数以亿万记,成群出没,席卷数千里范围,无边无际,庞大的几乎令人绝望。

  血潮的前面,还有大大团最浓的血色浪潮,每一团都大约有数千丈范围。它们是整个血讲中度最快、等阶最高的一群血雾妖虫,更是整片千里血潮的先锋。

  正是其中一团最浓的血湖,将那几名重伤的金丹修士给吞没。

  庞修士反应最快,也是逃的最快的金丹后期修士。

  包括叶秦、皇甫冰儿,祝修士、杨修士、王氏叔侄等众修士,慌乱之际,都是御器飞行,紧跟在庞修士的后面。

  而蒋灵、郑成辉等另外一伙十余名,在岛屿上狩兽金丹修士「同样和他们飞行到了一起。毕竟,他们这一小群金丹修士本来就在岛屿上一起捕杀高阶妖兽,逃命起来,也自然而然的到了一起。众金丹修士,各自以飞剑,组成一个梭型的飞行阵势。

  这种阵势,并非一个真真意义上的飞行剑阵。却有着飞行剑阵的效果,而是一种奇特的势。通常一大群修士,长途飞行,才会使用。

  飞行阵势最前面的庞修士,高飞行,承受着最大的烈风罡气。另外几名金丹九阶、八阶修士紧紧跟随,其余众金丹修士一个挨一个跟在后面。这样的飞行阵势,显然不如单个修士飞行这样灵活。

  但是长途飞行,却比单独一名金丹修士御剑长途飞行,更能节省法力,而且度也丝毫不慢。连修为最\}!的王氏叔侄二人,都能借助这飞行阵势,避开高空的烈风罡气,勉强媚1上队伍。“为什么血潮的度如此之快?邳世不是低阶妖虫吗?居然赶上咱们这些金丹修士了!早知道如此,就不猎杀那两头妖兽了。”王老者足踏一柄顶阶飞剑,回头望向越来越近的血潮,脸色惨绿。

  “那是血色之海飞行度最快的一种妖虫,要不然,也成就不了它们的凶名了!之前,还不是你一再说要猎杀妖兽,我们才这般倒霉,遇上血潮!”杨修士回头看了一眼,怒-道。

  “别争了!血潮前行的度太快,按这样的度下去,恐怕要不了一炷香的时间,血潮的先锋,就能追上我们!庞修士大喝道。“一旦落入血潮之中,从来没有生还鹄!”“诸位道友,有什么办法和手段,还请快快试出来,否则就要一起葬命血潮,连残渣骸骨也刺不下半点。”“这海底,能暂时躲避吗?”“海底虽然凶险,但比这血潮,确实要差上许多。若是遇到其它凶险,这种方法倒也没错。”“血雾妖虫,能飞天万丈,能入海千丈,只要是血肉,无所不吞噬。我们纵然躲入海中,也一样会被吞没。”“你没看到那些海底的妖兽,也被血潮给逼的疯狂跃出海面,疯狂“咱们分散逃命?”“单独一人,那样死的更快!根本逃不出血潮的范围。只有众人合力,才有最大机会逃脱出去。”“要不,我们一起掉转方向,往右侧逃,避开血潮的方向?”

  “没用!血潮内的妖虫,是闻着血肉气息前进。不管是往哪个方向逃,只要留下我们的气息,它们就会一直追上来。而且一旦转向,会拖累度,反而被血潮更快追上。”

  “在下有一个主意,我知道这片海域,有一座巨型岛屿上,那里有妖禽的巢穴。那里盘踞着大量的妖禽,不下数万头之众,平时修士根本不敢靠近。现在,我们去那妖禽的染穴,能利用那些妖禽,为我们拖上一些时间,拖延血潮的推进度,争取到逃命的机会。”

  庞修士突然想到了一个主意,立刻大声喝道“毕竟,它们只是吞噬前方的一切血肉生灵,猎物一多了,它们就不会全力追逐我们。我们这点血肉,对庞大的血潮来说,实在微不足道。

  “好!”

  “试一试!”

  众修士哜完,都觉得这个主意不锩。

  “哈哈,在下孙兴,如果能侥幸不死,玫天一定要请诸位道友,去古船据点喝上一杯!”

  和蒋灵等一伙金丹修士,为的那名金丹九阶修士,居然放声大笑,丝毫没有将这凶险的生死绝境,放在眼里。

  大海上,逃命的金丹修士,不时可以遇到。

  不时有飞向其它方向的那些狩猎修士,被血潮给吞没。

  他们这一群金丹修士,合起来,已经过近二十名金丹中、后期修士,也算是一伙实力不弱的队伍。“不好,一团血潮的先锋,还有不足千丈,马上就要追上咱们了!咱们离那妖禽的粜穴,还有多远?能不能来得及赶到?”几名稍微落在后面的金丹修士,回头一望,惊恐大喊。

  “我们的度,比血潮的主力相差无几。但是,血潮的先锋,却比我们快了一线!这样下去,我们恐怕椁不到飞抵妖禽的粜穴。”

  叶秦回头一看,却只见血潮的最前方,有一团数千丈的血潮,嗡嗡声大作,渐渐追上了他们,如同一张巨大的血口,从上而下向他们“吞”了过来,试图将他们一口给吞下!“一时半会还到不了!”

  庞修士也回头望了一眼,知道情况万分危急,厉声喊“诸位道友,我等一起联手,先杀溃这一团追上来的血潮先锋!免得它们纠缠,拖了我们的度。只要不被血潮的主力给吞没,我们就有机会逃脱!”“好!”“大家齐心全力突围出去,还有一线生机!“大不了,一死而已。”“庞兄为主,我等出手相提!”他们这一群金丹修士,此时也顾不得谁是头领。

  庞修士身处最前方,厉喝一声,率先打出元神法器七宝盖伞”全力催动法力下,宝伞暴涨到六七十丈大小,急剧旋转,层层七彩流光绚烂夺目,法器的防御力提升到了极致。

  庞修士话音刚落,其余等人也已经放出法器,调整好阵型。以七宝盖伞为尖,分列上下左右,形成一个圆锥阵势,以免相互之间的法器、法术相互碰撞抵消。切记,绝不能被血潮的先锋,给纠缠住,脱离了队伍,否则万劫“杀!”于此同时,一大团血潮先锋,已经追上了他们这群修士。这一大团的血雾妖虫,最低的一头也是唧阶妖虫。

  实力相当于筑基初期修士,数万只之多,汇成一片数千丈方圆的血浪,如同一个大罩子,嗤嗤吱吱尖叫,朝着众修士嗡的扑了下来。庞修士、孙兴寻几名金丹八阶、九阶修士,组成一个锐利的箭头,怦不畏死,一起驾驭元神法器,直接杀进了那一团血雾先锋博核心。

  其余众金丹修士跟随其后,放出法器,疯狂绞杀周身的血雾妖虫。

  “砰!”

  巨大的七宝盖伞,猛然撞上了前方的一大片血雾妖虫。此伞威力巨大,无数的血雾妖虫,当场爆成无数团血花。

  一群二十余名金丹修士,一起施展法器,法术,纷纷往追上他们的一大团四阶左右的血雾妖-虫绞杀过去。

  他们这一群金丹修士,金丹后期便占了一大半以上,剩下的也都是金丹中期修士。一同出手,威力恐怖。

  那一大团血潮先锋,虽然高达万只,而且大多达到了四阶,但依然也不是他们的对手。片刻的工夫,郧团血潮先锋,就被他们给斩杀一空。

  可是,众修士一起冲杀过第一团血潮先锋,却没有任何人露出庆幸的表情。甚至更加的惊恐,一种无法抑制的恐惧,在迅蔓延。

  他们刚才在冲杀一团血潮先锋的时候,飞行度难免会被拖累,有所下降,而他们身后的血潮主力,也追的更近了一些。

  更何况,血潮先锋,可不止一团。而是数十团,数百团之多,杀光了一团,跟着又是一团,朝他们追杀了过来。

  甚至已经有血潮先锋,越他们,飞到前方去追杀海面上其他金丹修士队伍去了。这还只是一方面。

  更让他们感到恐惧的是,他们本来就所剩不多的法力,一场疯狂厮杀下来,斩杀了上万计的血雾妖虫,已经纷纷告罄。一旦法力耗尽,战力随之急剧下降,他们虽是金丹修士,也回天乏术,杀不过那些疯狂的血雾妖虫。“法力~,法力快耗空!”“现在怎么办?”

  队伍里好几名金丹修士,脸上都露出近乎绝望的神色,连法器都快驾驭不稂。

  他们之前,在海岛上,为了猎杀那两头九阶金丹妖兽,已经斗法了整整一日,法力本来便耗去了极多,根本没能及时恢复过来。现在又是一场无比浇烈的厮杀,已经到了他们法力极限的边缘。

  庞修士同样露出深深的疲倦,还有眼底深处的一丝绝望。他冲在最前面,顶住了数量庞大的血雾妖虫的撞击,法力也消耗最大。

  一旦他失了锐气,慢了下来,那么整个队伍的飞行度,都将慢下来。那将是一场灭顶之灾!

  事实上,他们这一群金丹修士,只要参加了狩猎九阶妖兽的,体内所剩的法力,都没有多少了。

  尽管众修士都喝了灵酒,但是仓促之间,又能恢复多少法力?

  很快,又是一团血潮先锋,上万只中阶妖虫,朝他们扑杀了过来。

  “不好!”

  众修士大惊失色。

  只要这团血潮先锋,阻拦上他们片刻,那么身后的血潮主力「很快便能追上来,将他们彻底吞没。死无葬身之地!

  庞修士脸色剧变,他觋在的法力,根本无法应付这样一大片血潮先锋。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惊喜大喊“叶道友!你没有参与围剿妖兽,应谅还有足够的法力,能够全力飞行。快,快,顶上!叶秦原本是跟随在队伍中间硌位置。“好!”

  他澈做一愣,并未多想,直接换了一柄飞剑,转眼冲到了队伍的最前面。皇甫冰儿,也没有留在后面,而是立刻跟了上去。

  庞修士突围时法力消耗同样极大,有叶舂顶替,他立刻退到队伍中央,狠狠的灌了。灵酒,看着离得越来越i&的血潮,急急咽了下去。

  “诸位道友,那处妖禽巢穴离此地,只有一二千里,以我等的实力,只要坚持一下,很快就赶能!那些血湖先锋,只要靠近,立刻杀光。后面的血潮主力,却是千万不能让它们追上!否则我等都要死无葬身之地!”

  “诸位道友,快把你们的灵兽、消耗性法器、符纂,拿出来,留作断后。否则血潮主力追赶上来,谁也逃脱不了!”

  “能拼的,都拼了吧!”

  “所有的消耗性法器、苻纂,通通拿出来!”

  “各位饲养的灵兽,现在是该它们为主赴死的时候!

  庞修士一咬牙,率先解开灵兽袋,向后抛出一只翼展有数十丈宽的铁羽苍鹰,紧接着又朝身后几个方向打出几放火红雷珠,数十道苻纂。

  那只金丹六阶的铁羽苍鹰,陪伴了庞修士有数十今年头,建功无数,甚至还教过他性命。但此刻生死危急关头,他又作为表率,不得不忍痛留下这只灵兽断后。

  相比起来,那几枚顶阶的消耗法器“雷珠”和数十张高阶狞纂,简直不值一提。

  铁羽苍鹰是金丹灵兽,已经颇有灵性。此刻也知道主人已经是生死关头,护主心切的念头到底压下了本能的愤怒。

  铁躬苍鹰一声悲啼,展翅朝身后恐怖的血潮迎了上去,同时扇出道道巨大风刃,朝血潮刮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