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485 群修汇聚

485 群修汇聚


  鬼雾**大阵,在死气极重之地,以鬼雾布成。(.)大阵内,有怨灵、骷髅等各种凶厉的鬼物,极为难缠。

  不过,只有金丹期以上的鬼修士,才有实力布下这种大阵。当然,金丹修士如果学过这种阵法,也能布此阵,只是条件极为苛刻。

  叶秦记得,《玄阴**》的杂篇上面所记载,阴玄门的山门禁地,就是布下的这种“鬼雾**大阵”的阵法。

  杂篇上,还提及了阵法的威力,但是没有详细讲解此阵法的布阵原理。叶奋不修炼这阵法,也对此杂篇不感兴趣,一直没有去细看。

  孙兴所推测的“鬼雾**大阵”不知道跟这个玄阴门的鬼雾**大阵,有什么区别。或许是同一种大阵,也或许仅仅只是同名而已。

  叶秦心中揣测着。

  他并未说出来,只是神念传声跟皇甫冰儿提起了一下,心中暗暗提防。在这血色之海的上古战场遗迹内,出现这样一座“鬼雾**大阵”威力恐怕比中土大6一个修仙门派禁地的护法大阵,更加强大。

  “看来,诸位道友都没听说过这个阵法啊?我知道的也不详细,只是有一次很偶然的机会,听一位道友提起这个阵势的大概情形。当时那位道友提起此阵,神色惊惧,让我印象深刻。也罢,既然大家都已经来了,不进去查探一番,未免说不过去。”

  孙兴看了众修士一眼,沉吟道“我们初来咋到,不熟悉情况,不宜柽易冒险进去。不如我们先在这座巨岛屿周围转上一转,查探一番虚实,看看从这迷雾大阵哪里进入这处上古遗址比较安全一些。一旦遇到难以力敌的危险,退出来也容易一些。诸位以为如何?

  “也好,咱们先看看周围的形势,再进去不迟!”

  “还是孙道兄谨慎,我等便依孙道兄的意思办吧!

  众修士纷纷点头赞」”并无异议。

  包括叶秦、皇甫冰儿,以及王氏叔侄二人,也并未反对。

  叶秦也不想-匆匆忙忙进入这鬼雾**大阵内冒险。

  孙兴见队伍昙■大多数修士都同意,便直接领着众修士,沿着这座巨型岛屿的边缘地带的上空飞行,观察岛屿内以及四周的情形。

  庞修士脸色一变,阴沉下来,眼中露出愤怒之色。

  来这里之前,已经说好,他是这支队伍的领队,到了这上古遗址,一切都听他的安排,他说怎么行动就怎么行动。

  可是一到此地,孙兴便立刻变脸,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好像忘了之前说过的话,自行带队查探岛屿的情况。庞修士心中怒气难耐。祝、杨两位修士这时,却都连忙摇头,使眼色劝阻,显然是不想和孙兴这边足足有十六七名金丹修士,他们三人根本不可能抗衡。既然无法抗衡,那只有暂时低头,只就认孙兴成为领队。庞修士和祝、杨三人,最终还是御器跟随在队伍的后面,并未忿然孙兴回头瞥了一眼,见危修士等人也跟着,心中冷冷一笑,并未

  在东海修仙界,谁实力强,谁便是头,就是这样简单,没有道理可讲。要是不服,直接走人就是,没人拦着。

  绕着岛屿飞行了大约一炷香的工夫,很快,这支队伍的众修士,都是脸色一变。这处上古遗迹,已经被其他金丹修士现!而且为数不少!”

  他们赫然现,这座巨型岛屿的周围,零星的小岛屿、礁岩上,已经有其他一些金丹修士队伍,在上面驻留,暂时歇息。众修士暗暗叫不妙。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上一次,我领队现这处上古遗址的时候,这岛屿上的迷雾才刚刚一些散开,露出一角,此地还没有其他的金丹修士出现。不过,那已经是一个多月前的事情了,过了一个月,肯定会有不少在海上寻宝、狩兽的金丹修士,现此地。”庞修士冷着一张脸说道。“那边有好几支金丹寻宝修士队伍。走,去问问他们,看看最近一段时间,这座岛屿上是否有什么新的变故。”孙兴懊怪,不再多说,领头往远方一处巨礁飞去。那里有一小群六七名金丹修士,似乎正在观望岛屿。众人离那座巨型岛屿还有一段距离,停下,以免对方生出敌3。孙兴独自御剑上前。

  那处巨礁上,好几名金丹后期修士,御剑飞起,警惕的望着他们。好在见他们没有全都过来,这才稍微安心一些。“几位道友,看来你等应该抵达此处有一段时间了。不知道,几位道友都停留在这座岛屿的最外围,却不进去,是怎么一回事?”

  孙兴呵呵笑道,拱手道“还请道友告知,在下以一块上品灵石作为酬谢!”说完孙兴也不等那人答应,取出一枚金系上品灵石以法力推送了过一块上品灵石,那是一万块下品英石i1出手阔绰,让人难以拒绝。

  要知道东海各个仙宫的金丹修士,按照修为的不同,每月也就能从仙宫领取若干块上品灵石而已。其它的修炼费用,都得自己去挣。这让队伍中不少修士都心生佩服。

  王氏叔侄二人,小修仙家族,过惯了节俭的修炼生活,更是看的钦佩无比。

  那名为的金丹修士脸上稍一犹豫,接下那块上品灵石灵石。

  不拿白不拿啊!

  然后,这名修士的脸色这才缓和下来,对孙兴同样也是一拱手“这位道友客气了。此地的情况,也不算什么秘密,既然诸位道友想知道,在下就告诉诸位好了。”

  “我们一行人,也是在半个月之前,才来到此地。当时岛屿内的雾气,诡异的朝外围蔓延。有几名金丹后期的修士,仗着修为高深,冲入其中想探个究竟。但那几人进入这些血霉后,声音都没出半点,便仿佛消失了一般,再也没出来过。我们等人,不敢轻易杞险,也就打算留在这外围,先看看情况,商议对策再说。”“诸位道友,若是想进去的吧,好自为之。”说完,那修士似是疑惑,摇了摇头,和其他几人退回到礁岩后面。孙兴听完,眉头却皱起。此人说的不少。

  但是众人最想知道的,这处上古遗迹里面的详细情况,却说了等于没说。庞修士三人,也不说什么,心中却在暗暗冷笑。

  他们上次来到这处上古遗址,进入里面,摸到了一处法器所在。可惜没有来得及取到手,便遇到里面鬼物的袭击,折损了二名同伙,他们不得不逃了出来。

  然后他们在古船据点,招募了2-氏叔侄两个炮灰,和叶秦、皇甫冰儿夫妇两名实力不知深浅的修士,打算再去看看,伺机取宝。

  只可惜,偏偏一时贪心猎杀两头九阶妖兽,又和孙兴这一伙金丹修士搅在了一起。

  王氏叔侄这两个原本被他们看成是炮灰的修士,都宁愿跟着孙兴一伙行动。这让他们十分的被动,多孓许多的麻烦。,这……↑-孙兴一时佴也拿不定主意,进去也不是,离开也不是。

  这处上古战-场遗迹,看样子显然还未被修士大规模探寻掘过,里面肯定有极久以前修士留下的上古遵宝。这里很快,就会吸引越来越多的修士前来。如果现在不进去,以后再来的话,恐怕连宝都被别的修士掘走但是,现在里面的情况,却凶险莫测,对底细一无所知。谁知道这座上古战场遗迹里面,究竟藏了一些什么鬼物,有多凶

  血色之海,凶险之地极多,就算是元婴修士,一不小心,都有陨落的危险,更不要说他们这些金丹修士了。

  庞修士三人虽然曾经进去过,但走进入不深,而且折损了两名金丹后期修士,被迫退了出来。这足以证明此地的凶险。众人患得患失,犹豫不决。就当孙兴等众修士,正在为难的时候。数道飞剑虹芒,出现在岛屿天边。

  他们远远见到庞修士、叶秦等人之后,陡然减,收起飞剑,降落在巨型岛屿附近的一个小屿上。“那个紫剑宫长老,姓危的,都还在!”

  其中一名修士,狠狠的望着远方天空中一群金丹修士,一双眼睛几乎喷出火来,语气怨毒的说道。此时他身边,只有胡修士和厉修士二人,也都一脸愤恨的看着远处曹大修士一同修行的亲弟弟,却是不见了踪影。

  “半路上差点被血潮给吞了!还好逃的快!”

  “老大。庞修士那伙人,人越聚越多,现在居然有二十余名金丹中、后期修士,甚至八阶、九阶的都不在少数。对方人多势众,我们又少了老二,难以力敌…”“!”厉修士见曹大修士连忙劝道。

  “那名紫剑宫长老,一剑让老二心脉断裂,肉身被废,金丹后期修为毁于一旦,几乎沦为一个废人,再也没有突破元婴境界的希望!这个仇,不能不报!”

  曹大修士冷哼一声“此次前来,我定要取他的性命,让他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说到这,曹大修士神情狰狞恐怖,怨毒阴森。一旁的胡修士和厉修士两人,感受到刻骨寒意,忍不住打了个冷“老大,咱们怎么为老二报仇?”“我们几人,现在不是他们的对手,必须找其他修士相助。

  曹大修士冷冷道“我已经对几伙实力极强的金丹夺宝修士,出了邀请,他们都已经同意,正在赶来此地。到时我们合力,他们人多又能怎样?”厉、胡修士都点头,表示赞同。

  忽然,胡修士眉毛一挑,朝后方看去,有些惊诧“咦,上汤宫那伙修士,胆子真是不小,居然到现在还跟着我们。老大,要不要先解决他们,免得他们到时候碍手碍脚?”“哦,他们也跟来了?”

  曹大修士也朝后方望去,双瞳闪过一道阴厉之色,冷笑“来的好。上汤宫一伙有五名金丹中期修士,虽然修为低了些,人数也不少,对上庞修士一伙,也能起上几分作用。现在,还不是取他们性命的时候,等利用完了再说。“走,咱们去合上一会。”

  说完曹大修士御器飞起,为了防止岛屿上叶秦等人现,压着水面朝远处的那伙上汤宫修士飞去。胡修士和厉修士对视一眼,一起跟了上去。庞修士一伙人多势众,他们也必须尽可能多一些帮手才行。数十里外,杜然一伙修士都是一惊。“杜然师兄,姓曹的一伙夺宝修士好像一惊现我们在跟踪他们,正朝我们这边来了。我们要不要避开他们?”一名金丹修士惊道。“不用!”

  杜然眼眸底下,露出些许得意“那曹老二已经成了废人,他们现在只有三人,不比咱们强多少。我们实力已经足够自保,根本奈何不了我们。”“邵我们是……?”那名修士还想再问。”先看看他们过来想干什么!”杜然一摆手,阻止那修士说下。曹大修士三人已经疾飞而至,数道虹芒凌空,到杜然等众人前面停

  曹大修士脸上笑眯眯的,看起来极备和气,和之前的阴狠判若两人“杜道友,这一路上跟过来,费了不少工夫吧?你可是担心我不会去对付那姓叶的?”杜然笑道“哪里哪里,凑巧遇上而已,曹道兄有话请说。”

  “紫剑宫叶长老一伙,就在岛屿的那边。我已经邀了一些同伙,等他们一到,便动手!到时候,你们五人,跟我们一起动手,这次定要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曹大修士目光狠唇,沉声道。杜然原本听曹大修士说叶秦就在前面,不由一喜。

  可是曹大修士要他也出战,他的脸色顿时变了“我跟你们一起对付那姓叶的?事先咱们可是说好了,你们动手杀了那姓叶的,他身上的财货都归你。事成之后,我再付一笔灵石。可从来没有说过,我自己也动手。”杜然精明的眯起眼睛。他之所以请曹修士一伙出手对付叶券,就是为了避嫌。

  只要曹修士杀了叶秦,他为上汤宫铲除一强敌,立下大功,上汤宫老祖必定大悦,给他大量赏赐。他在上汤宫的地位,也能大幅提高。

  可是,这一切的前提,必须是他自己不牵扯进去。不留下任何证据,证明他跟叶秦的身亡有关联。

  一旦事情败露,被紫剑宫知道,上汤宫的一名金丹修士居然出手杀了紫剑宫仙宫长老。紫剑宫的高层,必定引起极大的震动,愤港之下采取激烈的报复措施。

  事情闹大了,甚至会惊动天道盟的高层。天道盟高层,是绝不会容忍仙宫长老被杀这种事情生,上汤宫必须有个交代。紫剑宫不会放过他。天道盟内也将无他的容身之处。

  那个时候,上汤宫的高层,为了大局,为了避免和紫剑宫直接对抗,也必定会牺牲他这么一个小小的金丹中期修士。杜然岂会不明白这一点。

  从一开始,他便找到曹氏一伙,出一笔巨额灵石,让这些邬修去杀人。甚至盘算着,事成之后,找机会将曹氏一伙也干掉。一了百了,到时候谁也没法说这事跟他有关了。“杜然师兄,万万不可答应!要是传扬出去,我们跟血色之海的邪修一起为伍,恐怕有损上汤宫的声誉。”

  立刻有一名上汤宫的修士低声说道。虽然是低声,却并未对曹氏一伙等人避讳。“这是自然,我怎么可能跟邪修联手!”

  杜然随即笑道,拒绝了曹大修士的提议。

  “好!好的很!”

  曹大修士,双目瞳孔猛然一缩,闪过一道厉芒“看来几道友是不屑于我们这些邬修为伍了!诸位好自为之。血色之海,可是很凶险的…”-千万小心一些。”

  说完,曹大修士留下一句狠话,和同样愤然的厉修士、胡修士,一跃而起,化为三道虹芒飞逝而去。

  “走着瞧!”

  杜然冷冷的看着曹氏一伙飞远。

  “走!我们也去这座巨型岛屿周围转一转!血色之海的上古遗迹,我可是闻名已久,却还是第一次来过。”

  杜然也带着几名上汤宫金丹修士,飞逝而去。

  孙兴等一行金丹修士,商量了许久,还是没能做出决定,要不要立刻进入这处上古遗迹。“看来诸位道友,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

  孙兴想了一个折中的法子,道“不过,既然我们都已经来了,也不必急着离开。若是各位没什么急事,不如多停留两日,先看看此地的情况,看看其他修士队伍是否进去,我们再做决定。”“那些先来的寻宝修士,来到此地已经有十余日之久,没有离开。说不定是在等待什么机会,或者是正在想办法破阵。”

  “如果各位没有意见,那咱们先在岛屿外找一处礁岩歇息。我去找其他修士队伍问一问,看看有没有愿意一起进入上古遗迹的。人越多,越安全些。”众人纷纷齿卢赞同。

  庞修士三人,本来还想着,孙兴不想冒险,主动离去,他们正好拉拢王氏叔侄,叶秦等人。可是听孙兴也决定留下,面色徽做一变,心中暗恨,但也无可奈何。

  孙兴见没人反对,领着众人找了一处礁岩群,安排了几名修士轮流警戒,其余修士各自选定礁岩,分头歇息,修炼。

  叶秦、皇甫冰儿,还有蒋灵、郑成辉几人在一起,如果生意外情况,相互间也方便照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