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486 蛮岛老祖

486 蛮岛老祖


  孙兴、庞修士、叶秦等一群二十余名金丹修士,在血雾鬼气弥漫的巨型岛屿附近,找一片小礁岩群,暂时休整。

  孙兴将警戒等事安排好之后,便飞往附近其它的有修士的礁岩,试图去联合其他金丹修士队伍,一起进入古迹内探寻宝物。么。庞修士冷眼旁观,和祝修士、杨修士二人一起,似乎在商议着什众修士三三两两,各自歇息。一处礁岩上。

  皇甫冰儿想要打坐入定,却一直无法静心,心神不宁,她不由望向一旁的叶秦,担忧道“我总感觉,好像有什么事要生。夫君,你有没有这种感觉?”

  叶秦闻言,看了看皇甫冰儿的神色,又望了不远处的巨型岛屿一眼,想了一下,摇头说道“这里靠近上古连址,遗址里面血雾鬼气浓烈,凶煞阴霾,肯定会影响到心神。

  不过,我们小心提防着,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这附近已经云集不下五六十位金丹修士,就算异变,也能应付的过来。”

  皇甫冰儿也没有想出究竟有什么不妥的地方,知道自己走过于担忧了,便点了点头,安下心来,取出那枚记载着《冰火诀》的玉简「神识进入玉简,领悟冰火双剑阵法的奥妙。

  叶秦见状,也取出一枚玉简,想看看《阴玄**》的杂篇中,是否还有其它关于鬼雾**阵的记载。对运阵法多了解一分,进入这上古战场遗迹之后,也能多上一分把握。

  虽然,此岛的阵法和玉简内的阵法,未必是同一个阵法。但是,都是鬼修士布下的大阵,多少会有些相似之处。大约数个时辰之后。叶秦忽然神色一变,悚然抬头,朝西北方向的天空望去。皇甫冰儿察觉到了什么,悚然停下了修炼。

  在场的众金丹修士,包括远处其它几处成岩上休息的寻宝修士,全都神色各异,露出惊色。

  只见西北方向天空,数十道各色惊虹,正疾朝这边飞来。

  这数十道虹芒,最前方的一道长达数千丈的绿色长虹,绿莹莹的法器宝光,在天空中异常耀眼夺日,完全压过了后面数十道小虹芒,从中传来令金丹修士心悸的庞大戌压。“无婴碍士!”众金丹修士,嗡的一下乱哄哄议论起来。来的是一名无婴修士,还有数十名金丹修士。

  叶春心中一惊,霍然站了起来,随即御剑,飞到礁岩上方天空,神色惊异不定。

  到这之前为止,出现在这上古战场遁迹的附近,都是金丹-修士。

  他可以不太担心自己的安全。

  可是一名无婴修士出现,那意味截然不同。元婴修士的实力,要比金丹修士强横太多,金丹修士根本无法相比。皇甫冰儿,也来到他身旁,目露惊色。

  “这荒灵古迹中,难道真有什么极品上古遵宝不成?居然连元婴老祖,也被吸引来了!”同在一处礁岩的蒋灵和郑成辉二名修士,一个闪身,先后飞到叶秦附近,神色有些紧张。“叶兄,恐怕来者不善!”

  “血色之海的元婴期寻宝修士不在少数,但是以他们元婴期的实力,这血色之海,能够危险到他们的并不多。通常独来独往,顶多也就二三名无婴修士在海土行走。”“这样一名老祖带着一群数十名金丹修士,极为少见。不知道这些人,来这里是不是为了这上古遗迹来的。“很有可能。”叶秦神色慎重“我们等下见机行事。他们几人正说话间,那数十道长虹抵达巨型岛屿二三十里远的时候忽然一起停了下来。

  最前面的,正是一位身穿绿袍,脸庞上一块骇人的鸟青色斑的元婴老祖。

  这位老祖身旁,还有一名年青修士,身形飘逸,雍容华贵,但是目光却极为阴厉,大约金丹中册修为。

  而跟随在此二人后面的,却是三四十名绿衫修士,清一色金丹后期修为,实力异常强大。这一群修士飞抵岛屿数十里外的天空中,没了动静。只有那绿袍老祖,在打量着前方的巨型岛屿,神色变幻。

  巨型岛屿的周围,此时早有不少寻宝修士云集,见到这群绿衫修士抵达,他们纷纷警惕的飞在礁岩上方半空,惊愕,疑惑,议论纷纷。“怎么回事?这莫非是哪个金丹队伍请来的支援,想破开这诡异的血雾鬼气大阵?”这处遗迹的宝物都还一无所知,怎么会有元婴老祖闻风而来?”这么多修士一同来到,恐怕是有什么变故啊!”“他们可能会强行进这处上古遗址,正是我们跟随进去的大好时机。诸位道兄,做好准备!“师尊,就是这里了!”

  那名年青修士,见最前方的元婴老祖突然停了下来,也随着停下,立在绿袍老祖身后,一脸恭敬的道。

  两人身后紧跟着的,那三四十名金丹后期修士,他们也一声不吭的停下,默默静立,等待那绿视老祖的决定。“你所说的那处逢宝无数的上古战场遗迹,便是此地?哼!宝气神光不见半分,鬼气倒是不少!只怕里面,鬼修士不少。”那元婴老祖,冷眼扫视着这座巨型岛屿上的情况,冷哼一声。

  年青修士,见绿袍老祖一声冷哼,不由惊得冷汗都冒了出来「他也不知道老祖这一声冷哼,究竟是满意,还是不满意。

  妾岛离此地距离极远,一路飞奔过来,还转了一个大型传送阵,要是这处上古遗址不能让老祖满意,他恐怕吃不了兜着走。

  念头一闪,年青缪士连忙解释道“师尊息怒!这血色之海,偶尔能见到鬼修士,但是大多也就是金丹期鬼修。这里纵然藏了一群金丹鬼修,对于您老来说,也就是稀松平常而已。”

  绿袍老祖闻言,却是根本不信,对运巨型岛屿有着几分忌惮“鬼修士修行极难,但战力却比普通修士要高上许多倍,要是万一在此地遇上了无婴期鬼修,那可就不好对付了!”

  “金丹期鬼修,想要渡过天劫成为元婴鬼修,谈何容易,那是万中无一。比金丹修士渡劫成为元婴修士,难上不知多少倍。咱们哪会这样不走运,碰上元婴期鬼修!”

  年青修士连忙道。

  绿袍老祖沉就不言语,似乎在犹豫什么。

  年青修士见蛮岛老祖已经有了些许意动,连忙又道“师尊,您想想,如果这遗址中的鬼修士,要真是元婴老祖,直接立块界碑,强横占了此地,又有谁敢轻易来冒犯?可是这里鬼气虽浓,却遮遮掩掩生怕被别的修士知道,肯定是一些金丹鬼修,聚集在此地,布下大阵,阻止外界修士进去寻宝。”“以师尊您元婴中期的实力,又带了这多金丹后期修士。就算迳里聚集了一群金丹鬼修,恐怕也只有被剿灭的份!”说完,年青修士扫了眼身后的数十名绿衫金丹后期修士,神色颇为倨傲。

  他虽然只有金丹中期修为,但灵根潜质极高,心狠手辣,被蛮岛的绿袼老祖收为亲传弟子。即使是这些依附于蛮岛的金丹后期邬修,也得看他脸色行事。

  他在蛮岛,可谓呼风唤雨。除了几位妾备老祖之外,地位称得上极高,自然有倨傲的本钱。“是么?!”绿袍老祖沉吟了一会儿,又听年青修士说了一番,觉得确实不错在东海修仙界,鬼修士极为罕见。

  只有修士肉身被毁,元神出窍,未能夺舍,且知道鬼修功法,无可奈何之下,才会占据骷髅、尸骸等躯壳,被迫成存鬼修士。鬼修士身上带着尸气,极易影响修士的心性和修为,不被正统修仙界所容纳。

  不过,话又说回来,修士一旦成为鬼修士,战力却暴增,变得极强。它们的躯壳,被炼制为鬼器,强悍无比,根本不惧普通的伤害。

  修士如果被斩了手脚身躯,那是重伤,战力修为都要大跌。但是这种伤害,对于它们来说,却是轻伤,几乎不用太在意,只要事后修补回来就行。当然,鬼修士也有弱点。

  鬼修士为正统修仙界所不容,也为天地所不容,惧烈日,惧天雷。低阶鬼修一旦被烈日所照,修为会不断大减。高阶鬼修容易引来天雷,躯壳一旦被天雷轰击,往往粉身碎骨,化为齑粉,连元神也根本无法逃脱。

  鬼修士往往只能在荒芜之地,找一处无人的阴地,避开烈日和天雷,进行修炼。

  所以,东海修仙界能见到的鬼修士,非常的罕见。

  金丹鬼修,并不多见。

  元婴鬼修,更是罕见。

  同样的雷劫,鬼修士来说,远比普通修士渡天劫,要厉害十倍不止。而且鬼修士一旦扛不住雷劫,便彻底灰飞烟灭,在天地之间不留下任何痕迹。

  如果不是天地间有诸多致命的制衡在,无数不幸身陨的修士,早就转成了一大片战力强悍格鬼修,称霸修仙界了。绿袍老祖,心里也不太认为,此地会有元婴期鬼修士。年青修士见绿袍老祖默然,似乎心动。

  他心中一喜,继续说道“徒儿得知这处新上古遗址的消息「还是从古船据点,一位售卖情报的修士,花了重金才买到的。此处上古遵址,绝对是新的,之前从未被掘过。此人一向信誉不错,应该不会卖假情报给我。”

  绿袍老祖眉毛一挑,似乎不悦“从情报贩子哪里弄来的情报?那人现在在哪,可曾杀了?”“当时徒儿在古船据点,不敢动手!”

  “哼,废物,不能想个法子,把他引出古船据点再动手吗!如果他把消息卖给别家,引来大批修士,那这处上古遗迹,我蛮岛还有什么好处可占?”老祖不悦,让年青修士心头随之一脔,连忙低头称是。老祖的喜怒无常,即使是他这个常伴身边的亲传弟子,也难以习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