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488 乱战
  众寻宝修士陷入绝望之中。一名无婴老祖在天空虎视眈眈,哪个金丹修士能够在他的严厉注视下逃脱?!

  要知道,这座巨型岛屿的周围,上万里,都是一片茫茫大海,根本没有任何遮拦躲避之处。在海上追逐,他们能从元婴老祖手下逃多远?人心溃散,战况也随之急转直下。

  转眼间,便有几名实力较弱的寻宝修士,被蛮岛邬修所斩杀。战况,对寻宝修士越来越不利。

  孙兴抵挡住一名蛮岛邬修攻来的法器,一边在混乱的战场上疾逃窜,目光扫过四周法器光芒爆射的战场,脸色极为难看。“这样下去,根本不是这些蛮岛邬修的对手,最后恐怕连逃都逃不掉!!”

  片刻前,他还在联络其他寻宝修士队伍,商量着,一起去探索这处上古遗迹,掘宝物。但这群蛮岛邪修突如其来,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蛮岛的绿袍老祖下令杀人夺宝时,孙兴才回过神来,当机立断,离开其他寻宝修士歇息的礁岩,疾的赶回自己的队伍。

  虽然孙兴刚才想要邀请一起去探索连迹的那一伙寻宝修士,实力也不差。但如果和蛮岛邪修斗起法来,他这个外来的金丹修士,毫无疑问的会被当成弃子,甚至是炮灰。

  他所带领的狩猎修士队伍,有二十佘名金丹期修士,这是他能在这场劫难中,拼命一搏的最大依仗。

  孙兴那伙狩猎修士队伍,在危-机关头,也立刻成群结队朝孙兴那边赶去。

  毕竟孙兴在众修士当中实力最高,法器宝物众多,统率能力最强,总比他们一盘散沙的和蛮岛邬修斗法,要多上一些把握。

  只不过庞修士三人并未跟过去,而是在岛屿周围战场上游斗。

  叶秦、皇甫冰儿夫妇,还有蒋灵、郑成辉二人,都没有跟上去,而是从其它方向逃走。

  孙兴一伙修士迅汇合后,无疑成了寻宝修士中实力最强最庞大的一支队伍,立刻吸引了众多蛮岛邪修前来围攻。

  但众金丹修士抱团拼死一搏,一时半会之间,那些蛮岛邬,也仓促攻他们不下。

  甚至还有一名蛮岛邬修,在几名寻宝修士的疯狂合击之下,躲闪不及,让飞剑斩成两段。但这也仅仅只是会回光返照而已,撑不了多久。

  孙兴对此心知肚明,知道对方有一名无婴老祖在,他们毫无活着逃离此岛的希望,竟是起狠来“诸位道友,既然逃不了,就跟这些邪修拼了!想要我们的性命,那也要付出代价!”

  说到这,孙兴出怒吼,法力提到极限,厉啸声传音方圆数百里“合则生,分则死,我等聚在一起,和这老贼拼了!就算要死,也要拉几个垫背的!”“诸位道友!我即刻布下大阵,诸位道友助我一臂之力,守住四角阵旗!”

  说完,孙兴猛然自己四面元神法器“戊土阵旗”拍出,分射四方,笼罩周围数千丈范围,快布下一座戊土大阵。

  戊土法旗一展,黄光爆射,阵内立刻黄尖禳滚,一块块巨石从天而降,将大阵内的所有敌我修士笼罩在内。这大阵,是土系防御阵法,兼有攻击之效。

  不过,此-大阵受孙兴所控,却只攻击蛮岛邬修,不会影响到其他寻宝修士。

  这些被戊土大阵笼罩内的一二十名蛮岛邪修,顿时感觉身形凝滞,连法器都慢了下来,似乎披上了沉重千钧的土甲,难以快飞行移动,灵活大降,明显要比大阵内的众寻宝修士慢上一二分。

  修士之间斗法,眨眼便会丧失性命,一二分度的差距是非常明显的,足以让他们成为众寻宝修士操控的法器的活靶子。

  当场便有两名蛮岛邪修抵挡不住,躲闪不及,再度被漫天飞射的法器斩杀,爆成一团血雾。

  其他陷入阵内的蛮岛修士,骇然,纷纷朝四周逃射,试图逃离戊土大阵影响范围。

  天空中大阵外的众蛮岛邪修见状,大惊,弃了对手,疯狂朝戊土大阵扑去,想要斩断四面戊上阵旗,救援陷入阵内的蛮岛邬修。

  可是,众寻宝修士又岂会让他们如意,纷纷冲向阵旗,死死守住四角阵旗,往阵旗内诱入法力。借助这戊土阵旗的威力,和蛮岛邪修展开厮杀。

  而附近其他几只艰辛搏杀的寻宝修士队伍,见到形势突然逆转,大喜过望,纷纷化作流光,以最快的度朝孙兴等所在的方向赶去,帮助守住阵旗。只有这阵旗,能让他们支撑更久一些。

  天空中凌空而立的绿袍老祖,见到孙兴这番举动,和其他寻宝修士聚拢的打算,却是冷冷一笑,竟然

  没有出手阻止,放任他们聚集在一起。绿袍老祖眯起眼睛,看向巨型岛屿,那座让他十分忌惮,范围近万里的鬼雾大阵。“戊土阵旗…”“一群蝼蚁,抱成团守住一个小阵,又能怎样?老祖正好驱赶你们入岛,去试一试这鬼雾大阵的威力!”

  外围小岛上,杜然等五名上汤宫金丹修士,在听到绿袍老祖下令屠杀时,惨呼不妙。他们和那些蛮岛邬修,距离太近,根本不敢从天空中逃跑,引起他们注意,只能仓惶躲入周围海底水域。

  不过他们隐匿潜藏的虽然隐蔽,但这些蛮岛邪修又岂是废物!

  他们个个修为高深,斗法经验丰富,神识扫过方圆数百里的范围,立刻就有人现了他们的踪迹。数名蛮岛邬修,惊起数道长虹,朝着他们这边包抄,扑了下来。“不好,被现了!快逃!”

  杜然见状,脸色一变,猛的御器飞起,和其余四名上汤宫修士,想要逃跑。

  他本来还抱有一丝侥幸,想躲藏在海域水底避过一劫,看看这些蛮岛邪修,是否能把叶秦这个眼中钉一并解决了。没想到他们一伙迳么快就被现,心中不由暗暗叫苦。

  这些扑过来的金丹期九阶的蛮岛邬修,一眨眼就戬住了他们五人逃跑的去路,嘎嘎怪笑。”几个金丹中期的嫩手,居然也想逃走?”“杀他们,支子还嫌廉■烦。”

  杜然心知逃跑无望,倒也光棍的很,不敢跟那几名蛮岛邬修硬拼,急忙转身回撤,领着身后的上汤宫修士,拼命的往岛屿,孙兴一伙所在的地方飞去。逃到那边去,还能活的更久一点。

  那几名蛮岛邪修没有去追杜然五人,而是继续朝海底冷笑“出来吧!”“你们还躲什么呢!”“以为这样,能逃过一劫吗?”“哗啦!”

  曹大修士、厉修士、胡绔士三人身影,从海底冲了出来,被逼得狼狈现出身形,咒骂连连。

  他们三人,在元婴老祖面前,根本不敢从天空逃走,前面那被绿袍老祖一剑诛杀的几名寻宝修士,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本想趁着混乱之际,急忙遁入海底,借助杜然等五人为掩护,试图浑水摸鱼,从海中水遁而去,但还是被这些目光犀利的蛮岛邪修给现了。

  “老祖!我等三人都是古船据点的邪修,一向仰慕蛮岛,愿意投靠蛮岛,为老祖效力,还望老祖收留!”曹大修士干脆也不逃了,连忙朝远方的绿袍老祖大声求饶。

  那几名娈岛邪修,正想要动手,见他们自称邬修,向老祖求饶,不由一缓,纷纷望向绿袍老祖,想看看老祖要不要收下他们。

  绿袍老祖听到呼声,朝他们这个方向瞥了一眼,一脸不屑的说道“哼,临阵求饶,贪生怕死的废物,收留有何用?杀了!”那几名娈岛邪修,立刻领命,操控法器,朝曹大修士三人杀去。混乱的战场,另外一侧。

  叶秦冷冷的望着前方,截住他去路的一名年寺修士,脸色异常难看,微微抽搐了一下,全力戒备,护住皇甫冰儿,缓慢往后撤退。

  早在绿袍老祖下令屠杀的时候,叶秦便神色剧变,打出一团乌云障,带上同样惊惶的皇甫冰儿,驾驭乌云障化为一道乌光,想要以最快的度,逃离这座巨型岛屿,放弃进入上古遗迹寻宝的打算。

  可是,绿袍老祉那惊天一剑,呼吸之间击杀了逃的最远的几名金丹修士,这让叶秦立刻放弃了从天空逃跑的打算,转身退了回来,先去跟孙兴等人汇合,另作打算。

  他要是继续逃远,必定成为绿袍老祖的眼中钉,成为下一个被一剑击杀的目标。毕竟,他的乌云障逃的再快,也没有老祖的飞剑更快。

  叶秦却没想到,这名一直跟随在绿袍老祖身后的年青修士,居然直奔他而来,而且截住了他的去路。

  蒋灵、郑成辉二人脸色巷白,跟随在叶秦身后,相互望了一眼,紧控着各自的法器。

  他们二人,对孙兴、庞修士等金丹后期修士,根本信不过,更相信叶秦,所以才一直跟着叶秦,以免遇到危险,来不及抵御。

  何况,孙兴同伙的修士,都已经在同时朝孙兴那边赶去。

  而庞修士、祝修士、杨修士三人,也突然离队而去。

  现在他们也只有跟着叶秦,以免被各个击破。

  “这位跟在老祖身后的年青修士,干嘛带人,冲自己几人来?!

  蒋灵、郑成辉二人心惊胆颤,苦不堪言,感觉眼前的情况十分不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