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489、490 枯骨剑、一举斩杀

489、490 枯骨剑、一举斩杀


  叶泰同样惊诧,想不出原因。这位年青修士,有资格站在老祖的身后,在蛮岛邬修之中地位显然是极高,仅次于那绿袍老祖。

  这等人物,为什么放着在场的数十名寻宝修士谁都不追,偏偏追他们这几个修为较低,不大起眼的金丹中期修士。那年青修士一闪而至,截住叶秦的去路。

  他的目光根本没有看叶秦等人,却看向叶秦足下所驾驭妁乌云障,目光一闪,惊喜异常。三名蛮岛邪修也随后赶到,护在青年修士左右。“乌云障,这件飞行法器,却是罕见…”,可惜,没有把它炼成元神法器。否则,至少能增加一半飞行度。”青年修士打量-完乌云障,这才瞥了叶秦一眼。

  他见叶秦不过金丹中期修为,根本没把叶秦放在眼里。那眼神,充满了轻蔑,不屑一顾。要不是叶秦足下的乌云阵吸引了他的日光,恐怕他连看都懒得看一眼。虽然年青修士本身也是金丹中期修士,但他是什么身份!?

  掠袍老祖的唯一亲传弟子,随意便能号令数十名蛮岛金丹后期修士。天赋极高,日后必将成为螫岛高层之一,又岂是一般金丹中期修士能比的!

  “这乌云障,乃是雷系飞行法器,是所有未障飞行法器之中,度最快,也最难炼制的一种。甚至比风系飞行法器,还有过之而无不及,是逃命的极品法器。如果能用雷系炼器秘法,把它重新炼成元神法器,再历经数百年元气温养,威力提升小神通法器的话,风驰电毕,瞬息百里,元婴老祖也未必追的上。”

  年青修士自觉胜券在握,并不急着动手,朝叶秦等人嘿嘿冷笑道“真是可惜啊!”叶秦一言不,脸色却渐渐变得铁青。

  这乌云障,是圣皇当年金丹期修为时候曾经使用过的飞行法器,后来可能是用不着了,所以圣皇一直将它放在须弥戒中,其价值可见一斑。

  他从圣皇那里弄来的乌云障,一直当普通法器用来飞行。就这样的度,也要比他的元神飞剑,更快上一些。

  叶秦并不知道所谓的雷系炼器秘法,更不知道改如何将它炼制成无神法器。不过,叶秦并没有怀疑青年修士这番话的真假。

  或许真的有雷系炼器秘沽,可以将这乌云障炼成元神法器,但叶秦并不知道而已。圣皇那里肯定有乌云障的炼器秘法。

  只不-过当时叶秦和圣皇的关系势同水火,圣皇把乌云障这种罕见飞行法器换给他已是不错,又怎么可能主动告诉他炼器秘法。

  如果不是之前,在琅琊秘境帮史寒阳取得子幽莲的十一品莲花,间接的帮助圣皇炼成了一尊莲花化身,从而助圣皇从地底圣殿脱困「抵消了昔日的恩怨。恐怕现在,他和圣皇的结下的恩怨也化解不了。

  也是直到现在,叶秦才知道,如果将乌云障炼成元神法器,最终进阶为小神通法器,威力会如此强大。可惜,现在就算知道也没用,得先逃过这一劫才行。

  叶秦双眉紧锁,手中暗扣一柄金色小剑,冷冷的看着年青修士,看他究竟想干什么。“可惜,阁下这乌云障品阶太低了一些,否则说不定还真有机会逃脱。

  见叶秦冷着脸不接话,青年修士轻笑一声,不以为意的继续说道“这乌云障,在你的手里,简直就是废物,挥不了多少作用。不过,今日既然被我尤天鹏遇上,也是这件法器重见天日的时候,回头让师尊帮我重新炼制一番,晋升成为元神法器,威力暴增,却是一件保命的利器。小子,拿命来!”

  青年修士言语中对乌云障大加赞赏,可是又对叶秦如此糟蹋这乌云障,显得极为轻蔑。

  这姓尤的年青修士,说到最后,话锋一冷,目中闪过一道凶狠的厉芒,拍手飞出一道青灰色厉芒,激射向对面的叶秦。叶秦早有戒备,手一挥,一道金芒爆射了出去。金、青灰两道光芒,当空激战起来。叶秦使出的是金乌耀光剑,金芒万丈,锐气逼人。

  而那道青灰色厉芒,赫然是一柄古怪的飞剑。材质看上去很是奇特,剑身如同一节节枯骨,疾飞行带起“呜呜”类似鬼哭的啸声,更出妖异的一团团的淙淙青灰雾气。

  这一团团的青灰雾气,一通近金乌耀光剑,金乌耀光剑周身的金气光芒便一下暗淡下来,居然被压制住。

  好在金鸟耀光剑爆射出的金芒同样极为霸道,强行排斥开青灰色雾气,不至于被青灰色雾气立刻沾染上。“这是什么飞剑?”

  叶秦神色一凝,现那柄青灰色飞剑,剑身上带着他非常熟悉的尸毒,似乎还夹杂着其它毒雾,混杂在一起,不由吃了一惊。

  “哈哈,此乃珍宝奇竹榜排位第三十七的枯骨竹,炼制出来的木系飞剑!能够克制绝大部分的法器、法宝。你这金剑,虽是元神法器,却也未必是我这枯骨剑的对手。”尤天鹏大笑。

  叶秦身后的蒋灵,却听说过枯骨竹,不由一惊“这是枯骨竹炼成的飞剑?这种鬼竹,长在骸骨遍野,尸气毒阵,万物难生之地,吸收尸气成长,散出毒障,同时有木毒、尸毒。寻常金丹修士的护体罡气难以抵抗,一旦沾柒毒雾,一炷香的时间内就合被腐化成枯骨。即使是一些肉身强悍的高阶妖兽,也不敢轻易进入枯骨竹林其中。可想而知,枯骨竹的毒性恐怖到何种地步。叶秦顿时心中一凛。原来如此。

  尸毒,能够污秽所有的法器,导致法器品阶暴跌,难怪能一下压制了金鸟耀光剑。

  一般如果遇到使用这种邪毒法器的对手,若是没有克制,往往就只能被动的挨打,普通的飞剑法器,根本不敢随意与跟这种邬毒法器接触。

  “居然认得我手中的飞剑,有几分见识!今日我便要让你们瞧瞧,法器,可不是光简单看品阶来判定威力。我这飞剑,就算只是顶阶法器,也能克制住你们的元神法器。”

  尤天鹏哈哈大笑,说不出的狂妄和自信。像叶秦这样的金丹中期修为的修士,尤天鹏不知道杀过多少。枯骨剑对付实力比他差不多,或者更弱的,又没有克制之法的对手,简直是一面倒的屠杀。

  说完,尤天鹏一拍腰间储物袋,再度激射出一柄青灰色剑芒。二柄顶阶枯骨剑,一起杀向叶秦。

  叶春假橄一惊,飞快吞下一枚辟尸毒的灵丹,然后张口,又吐出一柄火系飞剑,面无表情,抵挡住尤天鹏枯骨剑的步步紧逼攻击。

  南明离火剑,剑身迸射而出无数的烈焰,化为烈焰火鸦,呼扇着火焰凝成的翅膀,朝那道青灰色厉芒扑去。

  这些烈焰火鸦,一触及青灰色雾气,立刻化为道道红烟,消失不见。但是佴时,那些青灰色雾气,也一起化为青烟。叶春心中暗自冷笑。他天天跟金丹骷髅妖一起,岂会不知道尸气的霸道之处。他更知道尸气的弱点。

  尸气毒雾,虽然霸道,但是又要用高温烈焰焚炙,隔绝开来,不让法器沾染上,也没有大碍。叶秦周身近千丈范围,呼吸之间,全部衩南明离火的烈焰火鸡所覆盖。枯骨剑所出来的漫天青灰色雾气,反而被烈焰火鸦迅克制住。

  尤天鹏的两柄枯骨剑,被叶秦的金鸟耀光剑、南明离火这两柄无神法器,死死挡住,无法再近寸步。

  叶秦明知尤天鹏一心想要杀他,但是却有所顾忌,只守不攻,没有全力出手对付尤天鹏。不是因为忌惮尤天鹏,而是不想引来绿袍老租的关注。叶秦有把握击败尤天鹏,甚至能杀了他。但是他更知道后果。

  不论是击败,还是杀了老祖的亲传弟子,必定引来老祖的震怒,自己绝不是绿袍老祖的对手,一旦引来绿袍老祖的怒吼,那简直就是找死叶秦只能采取守势,尽量拖延时间,等待转机。

  战况到了现在,他现在唯一的转机,就是孙兴布下的戊土大阵,聚集了数十名金丹修士。不知道孙兴一伙能不能借助戊土大阵,击败那一群蛮岛邪修,从而把老祖的注意力完全引过去,令老祖亲自出手攻击戊d1大阵。

  他也好看准这个唯一的机会,驾驭乌云障逃离此岛屿。毕竟,绿袍老祖没有三头六臂,一时间也不可能杀光所有的寻宝修士,或许能让他伺机逃掉。

  如果这个转机没有出现,那么唯一的逃命办法,就是闯入这座巨型岛屿内,借助上古战场遗迹之中的鬼雾**大阵,和绿袍老祖、蛮岛邬修周旋。

  叶秦对这处上古遗迹里面的情况几乎一无所知,仅有的丁点了解,还是庞修士对这遗迹内情况的口述。没人敢说自己一定能从这鬼雾**大佴之中活下来。这是最糟糕情况下的选择,叶秦不想轻易冒这个险。叶秦一边和尤天鹏激战,一边暗暗想着对策。”居然有火系元神飞剑!”尤天鹏一开始还嚣张狂妄,但是很快就不再言语,反而暗暗着急起来。

  这枯骨剑属于顶级法器,却比一般的顶阶法器难炼数十倍,他也只有两柄而已。

  而且此剑虽然阴毒异常,但是不能炼制成元神法器。因为这种材质带着阴毒的尸气,如果炼成元神法器,吞入丹田内,反而会对修士自身造成极大伤害。

  尤天鹏这两柄枯骨剑,品质明显要比金鸟耀光剑和南明离火剑,差一个档次。一旦陷入久战,枯骨剑极容易受到损伤,成废品法器。偏偏,尤天鹏一时半会还拿不下叶秦。”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上!尤天鹏有些急了,突然大声怒吼。

  不远处,三名负责保护尤天鹏安全的金丹后期蛮岛邬修,听到尤天鹏的怒喝,连忙操控法器冲了上来。他们心中却郁闷无比。

  以前尤天鹏每一次跟其他金丹修士斗法,烛耀斗法,都不让他们插手。这次战事不利,却怪他们站在一边旁观。“想围攻,无耻!”

  皇甫冰儿按耐不住,娇叱一声,抛出冰魄寒光剑和紫玉离火剑,便朝冲过来的蛮岛邬修其中一名迎了上去。

  蒋灵和郑成辉二人,相视一眼,心中苦,却不得不咬牙,操控各自法器,跟着皇甫冰儿冲了上去,和另外两名蛮岛邬修交战。

  叶秦要是招架不住,他们二人同样死路一条,绝没有侥幸可言。拼死一搏,或许还有逃生的希望。

  皇甫冰儿、蒋灵、郑成辉三人,分头截住一名蛮岛邪修,双方法器浇射而出,厮杀在一块。可是,三人哪里是那三名妾岛邪修的对手。

  那三名蛮岛邬修都是金丹后期九阶的修士,实力强横,手段凶狠,这才被老祖安排给尤天鹏做随身保护。法器一接触,皇甫冰儿立刻感到极大的压力,两柄飞剑几乎操控不住。

  她的战力不错,跟同阶金丹修士相比不落下风,但是对上一名金丹后期修士,却显得极其勉强。

  三人这一出手,虽然避免了叶秦陷入四名金丹中、后期邪修的围攻之中,却让三人自身陷入极大的危机。恐怕支撑不了半柱香时间,就要惨败陨始。“哼,你们几个金丹中期修士,居然也想跟我蛮岛修士抗衡「真是笑话!!!”

  尤天鹏转头一见,蛮岛修士完全压着对方修士攻击,战况完全倒向他这边,心中不由大定,不由轻蔑的一笑,阴声道。只要他的三名护卫,干掉对方那三名金丹中期修士,那么眼前这小子被围杀,也只有死路一条。“找死!”叶秦暗叫一声不妙,不由厉喝,面罩寒霜,动了杀机。

  他只守不攻,本想借着跟尤天鹏斗法,尽量拖延时间,等待孙兴那边的转机出现。

  可是尤天鹏却让他的护卫也杀了过来。

  此举,顿时这坏了叶秦的算盘。

  冰儿那边情况危机,不容他再拖下去。就算这尤天鹏是绿袍老租的亲传弟子,他也要杀,先过了这一关再说。“谁找死呢!死到临头,还敢口处狂言!

  尤天鹏一听叶秦那声厉喝,顿时勃然大怒,催动法决,枯骨剑在半空中急转,爆射出一团团的青灰色雾气,强行从四面八方,朝叶秦扑杀了过去。叶泰想也不想,张口射出三槟飞剑。天一幽水剑。这三柄飞剑,和原先的金鸟耀光剑,南明离火剑,围绕他周身,组成一个大五行剑阵。“咦,剑阵?…”』五行飞剑组成的的剑阵?”尤天鹏吃了一惊。他并不知道紫剑宫,也不知道紫剑宫传说中的大五行剑阵。

  但是叶秦这五柄元神飞剑,金、木、水、火、土,五行属性太明显了。既麸五行齐全,那自然是五行剑阵了。

  尤天鹏在血色之海这么久,还是第一次遇到过,同时操控五种截然不同属性元神法器的修士。

  “哈哈,居然是个五系灵根的废材!你想用这五柄元神飞剑来对付我?这样也好,不至于那么无趣。既然你元神法器众多,那就一并奉送给我吧●哈哈……!”尤天鹏先是猛然吃了一惊,却很快醒悟过来,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对手,居然是一个五-系灵根的杂灵根修仙废材。五系灵根的金丹修士,又怎么比得上他这样木系灵根出色无比的金丹修士。

  不用片刻,他三名护卫干掉对手,一起杀过来,杀死叶秦不过是翻手之间的事情。“杀你,还用不着大五行剑阵!”叶秦冷冷一喝,一掐剑决。

  他周身五柄飞剑之中,其中一柄光芒淡淡的幽色飞剑,陡然消失,法器气息全无,似乎从天地间消失了一般。“这是什么法器?”尤天鹏微微一愣,十分不解。

  一股本能的危机感,让他急忙召回两柄枯骨剑,死守在自己身侧两旁,神识扩散开来,紧张的望向周围数百丈范围的天空。尤天鹏突然察觉,一道极其细微的空间波动,出现在他背后数丈之处。“不好!”这细微的波动空间,陡然间爆炸■开来。

  一柄近乎透明,散着淡淡幽光的水系飞剑,携着无可匹敌的死寂气息,一剑横空刺来,撕纸片一般撕裂了尤天鹏的青色护身罡气,还有高阶软丝甲法器。“苯!”

  尤天鹏这一瞬间,感觉无数冰寒的针芒刺入背脊,浑身毛孔刹时紧缩,心中透凉,恐惧到了极点。

  可是,最快的闪避身法,也来不及让他躲避开这一剑的偷袭。

  噗嗤!

  ,片腥血冲天而起。

  尤天鹏猛然间往一侧疾闪,却感到整个左肩,被那柄恐怖飞剑的剑芒横切了下去,一阵彻骨的剧痛,骇然现,自己的半边身躯分离开来。

  “敢毁我肉身,师尊会要你的命!”

  一枚光芒灿灿元神,惊惧尖叫,拼命的想要从被毁肉身的头颅眉心间,钻出来,脱离肉身。“既然毁了肉身,干脆斩尽杀绝!”叶秦脸色冰寒,右手一挥。

  天一幽水剑凌空一绞,尤天鹏的肉身连同元神,一起爆成一团血雾,元神化为无数碎片,湮灭在血雾之中。叶泰和尤天鹏这边,异变突起,尤天饿突然阵亡。”尤天鹏,死了!?”

  那三名正在激战的蛮岛邪修,都不禁一震,手中的攻势不由缓了几分,转头望去,神情一滞,满脸不可置信。随后,却是恐惧。

  尤天鹏是绿袍老祖唯一的亲传弟子,办事又讨得老祖欢心,灵根更是极其符合他这一脉,为此绿袍老祖花费了大量的心血栽培他。特意还派遣他们三名金丹后期修士作为护卫。

  现在尤天鹏居然被对方当场斩杀。

  他们三人,将要面对绿袍老祖的盛怒,后果甚至比死还可怕!

  他们实在没想到,本来还全面处于上风的局势,三名金丹后期和一名金丹中期,对上四名金丹中期,这样一边倒的悬殊实力,一转眼被翻盘,尤天鹏就被对方那名金丹中期修士,瞬间击杀,连元神都没机会逃走。

  惊惧之下,三名蛮岛邬修也顾不上再跟皇甫冰儿等三人斗法「纷纷朝绿袍老祖那边看去。

  五六里外的远方天空,绿袍老祖正在掠阵,瞬间感应到亲传弟子出现变故,阴森的目光,蓦然朝叶秦这边看了过来。

  绿袍老祖这一望之下,看见他的亲传弟子,居然被打爆成一团血雾,浑浊中带着精明的瞳孔猛然一缩,顿时脸色剧变,怒气汹涌勃到难以自抑,面容狰狞到了极点。“尔敢一一!!!”

  一声震怒到了极点的惊天爆喝,如同晴空霹雳般,在天空一大群寻宝修士、蛮岛邪修的耳边炸响,直震他们的耳朵嗡嗡聩,把不少金丹中期修士震的血气沸腾,难以控制自己体内的法力。他无婴期中期修为,磅礴的气势灵压笼罩,震撼着数百里范围内的所有生灵。

  整个战场上的寻宝修士、蛮岛修仙,都被这一声晴空霹雳般的爆喝惊住,不由自主的停止斗法,神情骇然的望向绿袍老祖,不知道老祖为什么这样愤怒。

  绿袍老祖浑身绿袍鼓胀,悬停在他身旁的绿芒小剑,剑身剧烈一抖,出一声震人心魄的啸剑吟。

  这一道绿芒,小神通法器,眨眼间就暴涨成三百余丈的绿色虹芒,浇射向叶秦方向,快的几乎无法用目光捕捉,撕天裂地的威势,令天地都为之变色,直奔十余里外的叶秦而去。

  “快走!和孙兴一伙汇合,进鬼雾大阵!”

  叶秦神色大骇,浑身骤然绷紧,朝皇甫冰儿大喊。“大五行剑阵,结阵!”叶春来不及说更多,双手如疾电,急掐紫剑诀,猛然拍出。全身法力,毫无保留的倾泻而出。

  周身五柄元神飞剑,几乎是瞬间暴涨为五十丈的巨剑,同色爆出金光,青芒,幽芒,烈焰,黄芒,各色光华辉映,相互连接在一起,凌空结成一座巨大的大五行剑阵,朝那道绿色惊虹迎去。早在杀尤天鹏之前,叶秦便知道此举必定引来绿袍老祖的震怒。

  之所以早早的唤出五柄元神飞剑,不是为了对付尤天鹏,却是为了用这最强的防御手段,防备绿袍老祖的盛怒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