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491 老祖的实力

491 老祖的实力

  绿袍老祖操控小神通法器绿色飞剑,朝叶秦出的盛怒一击,威势之恐怖,令战场上的金丹修士,不论是寻宝修士,还是蛮岛邪修,都为之色变。

  随即,他们看到叶秦打出五柄元神法器,试图硬扛绿袍老祖这盛怒一击。

  但是,元婴中期和金丹中期修士,实力之间的差距有多大!?

  场上的每一个寻宝修士、蛮岛修士,心中都对此一清二楚。一个东海修仙界有资格自建仙宫称霸一方的顶级修士,另一个东海修仙界随处可见的中层修士,根本没法比。金丹修士想挑战元婴修士,那绝对是战死!

  叶春心幸自然也清楚他和绿袍老祖修为上的天然之别。

  尽管他拥有的战力,同阶修士几乎难以遇到对手,甚至能一举击败金丹后期修士,哪怕同时遇上数名金丹期修士围攻,短时间内也有自保之力。

  但即使是这样,他在元婴中期修为的绿袍老祖盛怒出手之下,实力也明显差了太多,别指望能和绿袍老祖抗衡。

  叶秦有备知之明,也没指望自己的大五行剑阵,能够和老祖抗衡。

  他挑出五柄元神法器,法力全力打出,几乎将自己体内三分之一的法力倾泻而出,以五剑当空结成一座防御力暴强的大五行剑阵卜倾尽全力抵挡。

  这番拼命,唯一苗意图,就是希望能挡住老祖的一剑,从而让自己争取到更多的时间,逃脱老祖的追杀。

  杀尤夭鹏,挡老祖绿剑,这番拼命一搏,并非盲目用自己的性命去购运气。

  而是建立在周详的计算之下。

  叶秦之前见过绿袍老祖飞剑斩杀几名远遁而逃的金丹修士的情景,对绿袍老祖那柄小神通法器‘绿剑’的威力,心中做出了大致的推断。

  绿袍老祖以绿剑,绞杀那几名试图远遁逃跑的金丹修士,立咸的时候。那柄绿剑,一个照圣劈爆了五六柄顶阶飞剑,接着又在几个呼吸之间,把另外四五柄初阶、中阶的元神飞剑击爆,然后一举新-杀了那几名试图逃亡的金丹修士。

  随后,绿色飞剑凶煞光芒略微暗淡了几分,被绿袍老祖收回。

  叶桊震惊之余,不敢继续从天空中逃亡,当时便脑中急转,参照这一战绿剑释放出的威力,飞快进行了一番算计。

  “如果自己单纯周五柄中阶元神法器,不组成剑阵,去硬扛绿色飞剑,大约能耗去老祖绿剑一、二成左右的威力。五柄元神法器当场爆裂成无数元神法器碎片。

  “如果自己用五柄中阶元神法器,组成同阶无敌的‘大五行剑阵,防御威力暴增数倍,便能耗去老祖绿剑四、五成左右的威力。五柄元神法器,弹指之间便会崩裂出众多的裂纹,遭到重创。两个弹指之间,彻底被摧毁,爆裂成元神法器碎片。”

  “在五柄元神法器支撑不住爆裂之前,立即抛出小神通古器‘巽雷古镜-,以自身金丹期的一层元气为代价,雷柱轰击绿色飞剑。

  “大五行剑阵’、‘巽雷古键’连番使出,能耗去那绿剑九成左右的威力,那么自己最后抛出九阶银甲卫、金丹七阶的骷髅妖,它们合力,去扛下绿色飞剑残余的最后一成威力。”

  “到了这一步,绿剑威力耗尽,无法继续攻击。”

  “也就是说,凭自己目前拥有的实力,付出巨大代价,完全能够挡下老祖绿剑一击。”

  “只要挡住绿袍老祖一击,绿色飞剑的威力耗尽,老祖不得不特绿剑收回,重新往剑内注入法力,再度打出小神通法器‘绿剑’,杀向自己。

  而这至少需要几个呼吸的时间。”

  “在绿袍老祖第二剑杀来之前,所争取到的这短短的几个呼吸硌时间,已经足够自己逃亡所用。

  “自己能逃亡的方向,只有两个。”

  ·一处逃亡的方向,是距离自己六七里远,孙兴布下的戊土大阵,那里已经聚集了数十名金丹中、后期寻宝修士,正在借助戊土大阵,合力和$\}岛邪修拼命厮杀。就算元婴老祖,想要破阵,杀掉这一群聚成团的金丹中、后期修士,也绝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进入戊土大阵,至少小半个时辰内,绝死不掉。至于半个小时之后,或者是进入鬼雾大阵,或者是另有转机出现。总之,能拖一刻算一刻,不惜代价求得生路。”

  “另一处逃亡的方向,却是不和孙兴等会合,直接逃入距离自己仅仅只有五六里远的上古遗迹,借助凶险莫测的鬼雾大阵之中,躲开老祖的追杀。这座巨型岛屿,地域过万里,鬼雾大阵极为庞大,纵然是元婴老祖,也别想在这鬼雾大阵轻易找出一名金丹修士来。……不过,上古遗迹内本身凶险无比,您本不需要绿袍老祖动手,自己也可能意外丧命,这完全是赌运气。这也是孙兴等众人,被逼到了死角,却还迟迟不敢轻易进入鬼雾大阵的原因。

  “除了这两个方向以外,往海域任何其它方向逃,都是死路一条,毫无侥幸可言。事实已经证明,绿袍老祖完全能在这片辽阔无比的海域,追上他想要杀的任何一名金丹期修士。”

  在和绿袍老祖斗法的生死关头,叶秦此刻操控大五行剑阵,反而异常冷静,大量复杂的推算,在脑海中反复交织,看看是否有纰漏。

  以他的推算,斩杀尤天鹏,救下冰儿,激怒绿袍老祖,情况看似万分危急,却还是有一线生机,不至于当场丧命。

  绿袍老祖怒的那道凶煞无比的绿色虹芒,度太快太快,呼吸之间刺破十余里长空,激射向叶泰。

  绿色厉芒陡然显出数百丈的剑身,剑身震颤,清鸣厉啸,朝叶秦当头斩下。

  “疾!”

  叶秦岂肯坐以待毙。

  早已经蓄咎待的大五行剑阵,五道光华陡然爆射,同时朝绿色惊虹击去。

  “轰一一!”凶煞绿芒,一剑瞬间狠狠的直接劈在大五行剑阵上。一股彰-湃无比妁煞气,冲击大五行剑阵。

  耀目的绿色光芒,以及五团各色璀璨光华,顿时当空爆开来,天地为之一变,空间剧烈的震荡,连绵不绝的爆响,惊起一层层的光晕气浪,波及周围数千丈天空和海域。

  叶秦五柄元神法器,都是罕见的极品材质炼成,异常强横。

  但是它们在和那道绿芒交战的一刹那间,五柄中阶元神飞剑的剑身都在战栗,光华急剧趵淡,出五种截然不同的震颢悲鸣声。

  叶秦正在全力操控大五行剑阵,顿时感觉一股元婴修士才拥有的强横无比威力,穿透大五行剑阵,轰击在他的胸口,几乎将他的高阶法衣完全轰烂。

  叶秦对老祖绿剑的威力虽然早有推算,却依旧没想到这一剑的威力会如此巨大,他以大五行剑阵全力抵挡,只耗去绿剑三成左右的的威力,便再也挡不住。

  大五行剑阵即将瓦解,小神通法器绿剑的一部分威力,甚至直接遁过大五行剑阵,轰向他的肉身。

  闷哼一声,叶秦喷出一口殷红鲜血。

  “糟了,低估了绿袍老祖暴怒之下,绿剑爆的威力!‘大五行剑阵)、‘巽雷古镜-、九阶铩甲卫、七阶骷髅妖,合起来,恐怕也未必能挡住这一剑的威力!”

  叶泰惊觉不妙,大骇之下,在五柄元神法器崩裂之前,瞬间收回,,借着大五行剑阵和绿剑斗法产生的巨大冲击,他身形一闪而逝,加向下方的海域波射而去。

  绿剑和大五行剑阵硬碰硬,一股强大的力量,向天空上方弹起,未能及时追上,向下方海域加飞遁的叶秦。

  “必须另想对策,想出其它办法逃脱。

  遁水!

  叶泰遁入海底。

  于此同时,天空中的绿剑,破了大五行剑阵,光芒也迅黯淡下来,威力被大幅削弱。

  正在往孙兴方向戊土大阵急逃的皇甫冰儿、蒋灵、郑成辉等人,不由惊然回头。

  “夫君!”

  看向致绿剑轰入海中的叶秦,皇甫冰儿痛呼失声。

  “快走!我自有自保之术!”

  叶泰在遁入海中,传出一道异常坚决的神念。

  皇甫冰儿的嘴唇几乎咬出血来,她很清楚,在此地非但无法支援叶泰,反而会让叶秦分心,难L>L全力k^赴对敌。她一跺脚,驾驭足下冰剑,去势如虹,朝戊土大阵,一群寻宝修士的方向疾射而去。

  蒋灵、郑成辉两人,望了一眼坠入下方海域的叶秦,更加惊恐的朝孙兴那边飞去,现在他们也只有指望孙兴的戊土大阵,能挥一点作用了。

  那三名负责护卫尤天鹏的蛮岛邪修,此时也从惊恐中回过神来,相互望了一眼,当即操控法器,就想杀向海底,追杀受伤的叶秦,将功赎罪。

  可是,绿袍老祖亲自出手为亲传弟子报仇,哪容得他们几个喽龌!从中插手。

  “滚开一一!

  三名蛮岛邬修这个念头刚刚生出,就听到天空远远传来一声阴森无

  比的怒喝。

  他们不由浑身一个寒颢,丝毫不敢多想的,急忙弃了叶秦,转身朝正在急逃的皇甫冰儿、蒋、郊三人追击了过去。既然老祖要亲手击杀叶秦,那他们就去迫杀这三人,多少也能立点功劳。

  此时,绿色飞剑在天空一转,笔直朝海域之中爆射而去。

  一名金丹中期修士,水遁之术再高明,又岂能在元婴老祖的神识探查范围内逃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