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495 失而复得

495 失而复得


  化骨蛇骷髅妖,将灵根骨死命的咬在口中,不顾腐骨鳄骷髅妖的撕咬争抢,遍体鳞伤,它的身躯玫胀起来,强行吞咽灵根骨。

  它的全身覆盖一层坚硬漆黑的鳞片,尸肉蛇骨也通体完整。一旦将灵根骨吞下去,就能留在它的体内。而它的毒牙蛇口可以空出来,进行攻击。

  腐骨鳄则不同,全身只剩下一副骷髅骨架,灵根骨吞下去也会掉出来,所以只能将灵根骨咬在口中。咬住灵根骨的时候,它是无法用口进行攻击的。

  化骨蛇骷髅妖抢到灵根骨,本能的知道这根灵根骨,对它实力晋升极其重要到。不顾腐骨鳄的撕咬,也要将吴砾骨给吞下去。

  它昂直了脖子,探首一咽,蛇殖处鼓起,咕噜一下,终于吞下那根长长的灵根骨。化骨蛇一口将灵根骨吞入腹中,听到绿袍老祖远远传来的厉喝,召唤它回去。它得了大便宜,不愿和腐骨鳄骷髅妖再战,立刻就想逃回绿袍老祖身边。“呼噜~~!”

  腐骨鳄骷髅妖一见化骨蛇把灵根骨给吞咽下去了,顿时被彻底激怒,黑光大放,哪里肯化骨蛇骷髅妖跑走。

  它四爪齐上,扑住化骨蛇的蛇身,巨大的鳄嘴张开,朝化骨蛇的腹部狠狠的咬了下去,猛烈一扭头。“特!”撕咬下一大片鳞甲尸肉来。”嘶~!”

  化骨蛇顿时凄厉尖叫,只见它腹部的鳞片骸骨,硬生生被腐骨鳄给撕裂去一大块足尸肉,露出蛇骸骨。甚至,它的腹部内,投露出一道金光。腐骨鳄狂喜,一口朝那道金光咬过去。

  化骨蛇此时才刚刚把灵狼骨给吞咽下去,正想要逃回绿袍老祖那里去。哪里料到腐骨鳄疯狂之下,却已经撕咬开了它的腹部,开膛破肚,把灵根骨给又抢了回去。

  它腹部蛇躯骸骨,虽然坚硬无比,甚至连普通法器也难伤。却挡不住腐骨鳄的一张利口,被完全撕裂开来。

  化骨蛇拼命挣扎,嘶吼连连,想带着吞咽下去的灵根骨,往绿袍老祖那边逃窜。

  绿袍老祖见化骨蛇吞下灵根,本来脸色一喜,急忙召化骨蛇回来。可是一眨眼工夫,腐骨鳄撕破了化骨蛇的腹部,又把灵根骨给抢了回去。“孽畜,找死!”

  绿袍老祖不由的脸色一变,终于不顾自己的元婴中期修士,蛮岛老祖的尊崇身份,全速朝两头骷髅妖激战的地方冲来。

  厉吼一声,小神通法器绿煞剑的剑身一颢,化作一道煞气冲天的绿芒惊虹,射向腐骨鳄,这头小小的金丹骷髅妖。叶秦见腐骨鳄把灵根骨给抢了回来,大喜。

  紧接着他却脸色剧变,几乎要破口大骂“真不要脸,堂堂元婴老祖,居然跟一头金丹骷髅妖抢骨头/,

  元婴老祖小神通法器的惊天一击,就算腐骨鳄骷髅妖的骨骼再坚硬,也形同虚设,根本挡不下一击,眨眼间就会打成粉碎。“瘠骨鳄,回来!”叶秦急忙以神识倾泻而出,全力操控腐骨鳄,往戊土大阵逃命。

  要是金丹期七层的腐骨鳄骷髅妖阵亡在这里,他的整体实力要损失极大!

  腐骨鳄机警无比,从化骨蛇撕裂的腹部一口咬出一根金色灵根骨,在绿袍老祖动手对付它的同时,它立刻一扭头,鳄尾一摆,迅速朝戊土大阵而逃。

  它们两头金丹骷髅妖撕斗的地方,离戊土大阵,不过十里多的距离。而距离,绿袍老祖那边,却是十余里之远。

  腐骨鳄化为一道数十丈的浓烈黑雾,呼啸的冲入了戊土大阵。有蛮岛邪修试图操控飞剑法器去阻挡,可是飞剑一遇到尸气黑雾,立刻嗤嗤~冒烟,法器遭到腐蚀,威力大跌,斩在腐骨鳄身上,也无痛无恙挠痒痒一般。

  而此时,小神通法器绿煞剑所化的一道绿芒“嗖”的出现在化骨蛇和腐骨鳄之前撕咬斗法的地方,飞剑一斩,扑了一个空。

  腐骨鳄逃入戊土大阵中,张口吐出一大片破碎的黑色蛇鲸尸肉,口中只留下一根金灿灿的灵根骨,熠熠发光。腐骨鳄大略张合,叼着那灵根骨“咔咔”乱响,摇头摆尾「似乎极其得意。叶秦哭笑不得。腐骨鳄居然对化骨蛇开膛破肚,硬把灵根骨给抢回来。

  戊土大阵内,不少寻宝修士看向腐骨鳄,都面露惊疑之色。他们大多对鬼修不了解,也不明白腐骨鳄口中,咬着的是什么。

  只有曹大修士等少数几名金丹修士,日光扫过腐骨鳄和灵根骨,嫉羡交加,却又不敢表露出来。头金丹七层的腐骨鳄骷髅妖,战力甚至比不少金丹后期修士,还要凶悍。尤其是它浑身冒出滚滚的漆黑尸气,这对几乎所有修士、灵兽,都是一种威胁。叶春心中冷笑,抛出灵兽袋,将腐骨鳄收了回去。

  那条化骨蛇骷髅妖,却发现腹部破开一个大洞,又丢了灵枯骨,不由极其失望,愤怒的朝戊士大阵“呲呲~”嘶叫,翻起滚滚的黑雾尸气,朝戊i-大阵攻去。同样极度失望的,还有绿袍老相。

  绿袍老祖已经飞抵戊土大阵的上空,手控绿煞剑,俯瞰着戊土大阵内的叶秦,青鸟的脸色阴沉的快滴出水来。

  “本老祖是何等人物,元婴中期修为,娈岛三大老祖之一,平时只有人敬仰和畏惧的份,纵横血色之海数百年,雄霸一方的人物。今日居然这么一个蝼蚁般的小修士手中,连连受挫。杀了本老祖唯一的亲传弟子,居然还从本老祖的手中逃过一剑。”

  “就连一头金丹七层的腐骨鳄骷髅妖,也能斗过本老祖金丹九层的化骨蛇骷髅妖,吞下肚里的灵根骨,也被抢了回去!”

  心中这番思绪,这种羞辱,甚至比杀了他还要令他难受。

  “好!很好!”

  绿袍老祖脸色狰狞。

  他片刻间便冷静了下来,反手一卷,将极度不甘心的化骨蛇,收回灵兽袋中。化骨蛇的伤势颇重,但是对于骷髅妖■来说,这种伤势只需要数月便能痊愈,没什么大碍。“区区金丹中期修为,能从本老祖手中逃脱,甚至还能让本老祖占不到丝毫便宜,你小子还是头一号!”

  绿袍老祖凌空悬立在戊士大阵上空,阴森的语气,让数千丈范围都陡然冷了下来,不少金丹修士更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颢。

  叶秦却是一脸的平静,看向戊土大阵外的绿袍老祖。他此刻在大阵之内,凭借这防御力极强的戊土大阵,暂时算是安全了。老祖再想要杀他,必须先破戊土大阵,才有这个可能。嗯要一剑杀他,绝不可能的事情。

  戊土大阵内的众寻宝修士,以及包围着大阵的众蛮岛邬修,没有人敢接绿袍老祖的话。

  众寻宝修士,知道危机关头,已经绷紧了神经,等待老祖的滔天怒火降临。而众蛮岛修士,知道绿袍老祖正在怒火中烧,哪里敢去招惹。”不过,一切到此为止。”

  绿袍老祖冷厉的目光,望向一脸平静的叶秦,冷哼“本老祖绝不会让你活过今日!还有你们,本想让你们多活一会儿,现在看来不必了!”

  说完,绿袍老祖不等众寻宝修士反应,浑身澎湃的法力狂涌而出,尖啸怒吼,元婴修士庞大的灵压威势暴散开来,下方大海惊起滔天骇浪。“统统给本老祖去死吧,一个不留!”

  绿煞剑迎风狂涨,数百丈之巨,化为一道绿色惊虹,朝下方的戊土大阵狠狠的劈了过去。撑目的绿芒,刹那间遮天蔽日,甚至覆盖了$!个数千丈戊土大阵。

  这是元婴修士的实力,根本无需去想破阵之道。一剑,当威力强怦到了极致的时候,足以用最纯粹的力量,去破任何仙术大阵。“快!快!所有人,全力往大阵灌注自己的法力!戊土大阵一旦被攻破,我们所有人都要完蛋!顶住!”主格戊土大阵的孙兴,惊骇到了极点,大声吼道。

  生死危机关头,戊土大阵里的数十名寻宝修士反应也不慢,纷纷咬牙打出法力,往大阵的四面阵旗,狂某进去。戊土大阵,黄芒刹那间大放。”戊土护阵罩!~”孙兴狂吼,双手急掐,打出防御法决。

  戊土阵的四面阵旗,一起爆射出一道黄色光芒,在大阵的上空,瞬间结成一个千丈方圆的巨型土系护罩,法力雄浑到了极点。

  由数十名金丹中、后期修士,同时出手,全力以赴,凝聚出的土系护罩,防御非同小可。

  小神通法器绿芒从天空中爆射直下,戊土大阵上空的土黄色光罩,已经被这股绝强的气势压迫的不断抖动,似乎随时会破裂开来。绿芒惊虹,急若闪电,直劈在大阵土系护罩的正中央。“哼,区区几件元神法器,米粒之光,也敢挡本老祖的小神通飞剑!给本老祖,破,!”绿袍老祖怨毒无比的声音,话音刚落。

  “砰!”

  一声惊天动地剧烈的法器砸撞,震撼巨型岛屿周围数百里的天地,掩盖了其它所有声音。

  [www.TTZW36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