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502 遭遇旧敌

502 遭遇旧敌


  这是什么鬼地方,居然有这么多的腐兽?!”

  三道灰色身影,在茫茫的血雾荒原中漫无目的飞奔。

  为的是一名中年修士,另外有一名老者和一名年青修士,跟随在后。

  刚刚摆脱一群腐兽,他们奔逃的身形颇为狼狈。岛内有禁空法术,他们想御剑飞行,都做不到,只能在地上飞奔。而且还不敢跑的太快,以免遇上荒原上的腐兽群。

  “杜师兄,这座巨岛太大了,方圆上万里,跑上几个月也跑不完。咱们在这血雾荒原里面都转了大半天,还没现半点上古遗宝的痕迹,反而遇到不少凶险的腐兽,要不是反应的快,恐怕不知道死了多少回!真是见鬼了,我这半辈子还从没有见过什么地方聚集了这样多的腐兽。也不知道哪里才能找到上古遗宝。”

  年青修士嘟囔着。

  “哼~,刚才被一群腐兽追杀,咱们早就迷失了方向。现在不要说寻找上古遗宝,就算想离开这巨岛,都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我们已经在血雾中迷失了敏个时辰,连一点离开的头绪都没有摸到!

  这里的血雾不断侵蚀法力,必须以护身法罩相抗。这样下去,咱们携带的灵酒、灵石消耗非常快,一旦法力尽失,迟早要被腐兽吞食。

  知道在这巨备内会迷失方向,我们就不该进来!就算被绿袍老祖杀了,也比丧命在腐兽的腹中强。”

  “说起来,都怪那紫剑宫叶长老。要不是为了追杀他,咱们也不会来这种鬼地方。…qu;#o39;也不知道绿袍老祖和那些蛮岛邪修离开了没有,希望别再遇上他们。”

  那名老者和年青修士,骂骂咧咧,相互抱怨起来。

  “杜师兄,那群腐兽已经被甩掉了,咱们先在这里歇息一下,恢复法力吧!等恢复了法力,咱们还是尽早想办法离开此地。”

  其中一名老者回头望了一下身后的血雾荒原,没有现任何腐兽的

  踪迹,忍不住谨慎说道。

  “彭师兄说的不错。

  那年青修士也道,“杜师兄,刚才咱们为了摆脱那群腐兽,耗去不少法力。一旦被腐兽、蛮岛邪修,或者其它不怀好意的寻宝修士撞上,以我们三人残存的法力,后果不堪设想!”

  “而且灵酒、灵石一旦用尽,哪怕没有腐兽,咱们的法力也会被这里的血雾快消耗,然后血零一点点侵蚀肉身,那种痛苦恐怖且不说,我可不想受那种折磨,成为人不人鬼不鬼的腐尸。那还不如之前死在蛮岛老祖手下来的痛快!”

  那年青修士正说着,突然足下咔嚓一声,惊了一跳。

  地上一副修士的骸骨,在血雾的侵蚀风化之下,已经脆裂。

  那年青修士忍不住心中一颤,越的后悔起来。如果他无法离开这座巨岛,又或者遭遇其它凶险,恐怕用不了多久,也就化为一堆白骨,长埋在这巨岛上。

  “行了,你们都给我闭唱!仙宫长老派咱们来血色之海历练,遇上

  凶险很正常!”

  杜然停了下来,被那两名上汤宫修士说的心烦意乱,不由懊恼叱喝,“这座岛屿虽然凶险,但总不会比遇到绿袍老祖更糟。小心提防,我们三人还有机会逃离此地。手打.如果能在这遗迹内找到有价值的宝物,带回仙宫,多少是一份功劳,不至于白来这上古遗迹一趟。

  “杜师兄说的是!”

  两名上汤宫修士被斥责了一顿,却不敢反驳。

  跟腐兽比起来,绿袍老祖才更可怕。遇到腐兽,还有逃脱的希望。可是遇到绿袍老祖,那就真的有死无生了。

  三人收拾心情,喝了点灵酒,在原地打坐恢复法力。

  过了一个时辰,恢复了法力之后,杜然才领着二人再度往血零荒原

  走去。

  这茫茫血雾荒原既无法御剑飞行,神识的探查范围也仅仅只有一二

  里。

  在备上一旦迷失方向,很难出去。

  虽然说一直往前,迟早能走出此岛。

  可是,这里随处可遇见腐兽,必须躲避,根本无法一直前行。绕来绕去,天知道什么时候能从这岛内绕出去。

  他们走了不知道多久,却见到前方血雾荒原的远处,隐约出现一片废墟营地。

  三人脸上不见欣喜,反而微惊。

  “废墟营地!”

  “那种地方的视野不够昝阔,障碍众多,潜伏在里面的凶险更加难

  以现,我们需更加小心才是。”

  杜然的话音刚落,隐约听见腐兽咆哮、哀嚎、撕咬声,从那处废墟中传来。

  “腐兽!”

  三人的脸色同时剧变。

  那彭姓老者,丝毫不敢迟疑,挥袖一扫,将地面一片骸骨乱石扫开,他探手触地,一道淡淡的黄色光芒射入大地,紧闭双眼。

  “地听术!”

  这是土系低阶法术,能通过大地,听到周围一带的声响。

  这种低阶土系法术只在练气期时才偶尔会用上。他们这些金丹期修士,平时有飞行法器,神识探查等手段,根本用不到这种低级土

  *法术。

  不过,他们现在身处这座有着奇特禁制的巨岛上,这“地听术”反而起了意想不到的作用,远比目视观察、神识探查要有效的多。

  “前方敏里,那片废墟营地内,有数头腐兽,正在围攻一名金丹修

  士和一头妖兽!很可能是寻宝修士在那里遇到了凶险。”

  那彭姓老者很快便探清了前方废墟营地的情况,飞快朝杜然说道,“杜师兄,你看我们是不是避开前方的废墟?”

  地听之法只能探查前方地面的声响,并不能像神识探查那样可以探查出修士的气息。

  “数头腐兽…qu;如果是金丹级的腐兽,恐怕十分凶悍。咱们未必是

  它们的对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另年青修士担忧道。

  杜然眼珠子一转,想了想,突然嘿嘿冷笑道,“应该是其他落单的寻宝修士,在这里遇到腐兽群了!既然对方一个人能挡住那么多的腐兽,没有立刻身亡,那就说明那些腐兽并不厉害。我们三人悄悄靠近过去,静观其变。那寻宝修士身上,肯定会带大量的灵酒、灵石等物。

  就算我们没有其它收获,获取些补给,也能让我们在这座大阵中多撑上一段时间。”

  “杜师兄所言正是,去看一看也好。

  彭姓老者犹豫了—下,点了点头。

  “走!”

  杜然当机立断的做了决定,快从血雾荒原掠过,无声无息的靠近那处废墟营地。

  不一会儿,他们三人已经进入了废墟营地。杜然一个纵身,来到一处视野开阔的高处,看见数头金丹级的腐狼,正在围攻一名女修士和骷髅妖。

  那女修士脸色苍白,香汗淋漓,娇躯摇摇欲坠,却依旧在控制着冰火飞剑剑阵,完全是凭着一股执念奋支撑着。

  地上,到处是腐狼的尸体。大多是冰裂成块,或是灼烧成一副黑骨残骸。也有一部分,是被利牙撕咬分裂为好几块钧。

  “杜师兄快看,那废墟营地内一角,是紫剑宫的叶小长老。他盘

  膝枯坐,气息全无。他会不会已经死了?!”

  “哼,受了绿袍老祖两次攻击,他一个小小的金丹五层,哪有不死的道理!这回真便宜他了,要是他不死,我非得让他尝尝我许某人的仙术手段!让他也知道,上汤宫修士的厉害。”

  此时,另外两名上汤宫修士也来到杜然身边伏下,打量着场中情况,现叶秦,惊喜莫名。

  “看情形,那姓叶的受到之前蛮岛绿袍老祖的重创,看样子多半已经死了…qu;qu;就算没死,顶多也只剩下一口气。他夫人和那头金丹级的骷髅妖,也到了强弩之末,挥手就可灭之,真是天助我也啊!”

  杜然虽然压低声夸,却丝毫压抑不了语气中的喜悦。他怎么也没想到,数头金丹级腐狼围杀的,竟是连他都不抱希望能够再遇到的叶秦夫妇!

  “啧啧,这女子真厉害。她一人居然杀了数头金丹级、十多头筑基级腐狼。不过,她和这群利爪腐狼,恐怕已经血战了数个时辰,已经快要油尽灯枯,无法再战下去了。”

  “那头金丹骷髅妖,更是凶悍,把那头腐狼头领,给撕咬的不敢靠

  近。

  “杜然师兄您福运惊人,才得以遇到这绝佳机会!这一回,咱们不但能神不知鬼不觉的,铲除这个上汤宫的大敌,为我上汤宫立下巨大的功劳。而且这叶氏夫妇两人身上的法器宝物,以及那头战力所剩无几的金丹骷髅妖,都要尽归我等。”

  “两人财力雄厚,随身携带的灵丹妙药、上品灵石、灵酒恐怕绝不在少数。完全足够让我们逃离这座该死的巨岛。再加上从他们身上夺来的法器、法宝等财货,更是一笔巨额横财。等咱们回到上汤仙宫后,凭借这次功劳和收获,肯定会受到长老的丰厚奖赏和重视,往后修行更是畅通无阻,平步青云,有极大的希望冲击元婴瓶颈!”

  老者和年青修士,看向场伞的叶秦、皇甫冰儿,仿佛看着唾手可得的宝物,和一条前途无量的通天仙道。

  如果是在东海,或者血色之海,他们是绝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向叶秦下手,以免走漏风声,引上汤宫和紫刮宫的血仇。

  可是现在,暗无天日的上古遗迹,血雾荒原上。不管他们干什么,都不会有别人知道。这种诱惑,让任何金丹修士都无法抵挡。

  “凭什么这姓叶的一介散修出身,却有这般美貌的娇妻,财货驮之不尽,有名震东海修仙界的大五行剑阵,还出任紫剑宫的长老,地位仅在元婴老祖之下。如此年青就一飞冲天,元婴大道在望!我堂堂上汤宫嫡系弟子,地位却比他十成之一还不如。不管他现在死没死,我今日都要将他挫骨扬灰,以消心头之恨!”

  杜然这一瞬间,闪过无数的念头,心中嫉恨交加,恶从胆边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