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503 找死!

  杜然等三名上汤宫金丹修士,从废墟营地主处,一跃而起,化作三道灰芒,激囧射向下方战场,扑向腐狼。

  短短一二里的距离,对于金丹修士的爆发速度来说,呼吸之间即能冲到。

  “朱金法剑!腐畜,受死吧!”

  杜然速度最快,抢先挥手打出一柄元神法剑。

  这柄法剑,瞬间化成四五十八丈长,爆发出璀璨的朱金流光,激囧射向那头腐狼头领。

  此剑法,是杜然以元神温养多年的初阶金系元神法器。

  在炼剑之时,更参入稀少的“丹辰朱砂”,此砂有极佳的破邪之效,是克制鬼物、邪魅的高级灵砂,对腐兽同样有极大的杀伤力。

  此法剑平时也就是一般威力的金系元神法器,但是在这遍地腐兽的巨型岛屿,却出奇的有效。

  正是靠着此剑,杜然才得以从血雾荒原上数群腐兽的围攻中逃脱。

  杜然这一剑,突然暴起,对那头腐狼头领,志在必得。

  腐狼头领已经和腐骨鳄激斗了数个时辰,浑身上下血肉模糊,甚至露出森嶙赅骨,妖力几乎耗尽。

  它突然发现废墟营地高处,激囧射出一道朱金流光,夹着一种令它畏惧的朱砂气息。

  在这样近的距离下,腐狼头领根本来不及想明白发生了什么,仓惶喷出一枚鸡蛋大小,光泽萎靡暗淡的土系妖丹,冲向朱金流光。

  这枚土黄的妖丹中间,还夹着缕缕黑丝。

  它的妖丹渐渐在发生变异。

  “轰!”

  那道朱金流光,轰在妖丹上,爆发出一阵耀目的光芒。

  朱金光芒,不断地压迫妖丹,急剧消耗着妖丹残存的妖力。

  腐狼头领的妖丹一出,自身实力大跌,立刻被腐骨鳄抓住了空档,凶猛的一口咬住了腐狼头领的颈脖,巨大力量,将腐狼头领颈脖处的一大块腐肉撕咬下来,溅射出大团的污血。

  腐狼头领遭到重创,连妖丹也操控不住。

  朱金法剑同时一下压制住妖丹,临空回旋一斩,削飞了腐狼头领的头颅。

  腐骨鳄一口咬住那枚坠落下来的土黄泛黑色泽的妖丹,带着战利品,迅速退回皇甫冰儿身侧,大口吸食着其中的缕缕黑气,补充自身损耗严重的尸气。

  此时,杜然的两句同伙修士,冲向另外两头正在和皇甫冰儿缠斗的金丹级腐狼。

  那两头金丹级腐狼早已经疲惫不堪,见腐狼头领顷刻丧命,形势不妙,嗷叫一声,转身便向血雾荒原中奔逃。

  上汤宫的两名修士,哪里肯放过它们,各种操纵元神法器“青焰幡”、“天岩法剑”,将两头试图逃离的腐狼截住。

  青焰幡一卷数十丈,将一头腐狼死死的包裹在内,左奔右突,逃脱不得,汹汹烈焰,将这头腐狼烧的皮开肉绽,一小会儿工夫,便将它彻底焚烧成一堆灰烬。

  而伴随天岩法剑,从天空落下一块块巨岩,将另一头腐狼当场砸成肉酱。

  以这两头七阶腐狼的实力,本来也不该这么容易丧命,可是它们跟皇甫冰儿缠斗数个时辰,早就妖力枯竭,身负重伤,难以为续,根本不是杜然等潜力鼎盛金丹修士的对手。

  这一切,只不过一眨眼的时间。

  杜然等三人收拾了那三头金丹级腐狼,诡异冷笑,从废墟营地的三个方向包围住皇甫冰儿和腐骨鳄骷髅妖。

  皇甫冰儿见有三名金丹修士从废墟营地外冲来,斩杀三头腐狼,极为意外,看清楚三名修士的样貌,脸色不由微变。

  “上汤宫修士!”

  皇甫冰儿收回冰火飞剑,警惕的望着杜然等三人。

  她十分清楚,自己的夫君在出任紫剑宫长老之时,扫了上汤宫颜面,而和上汤宫修士结下恩怨。虽然不是生死大敌一般的深仇,但是也势同水火,关系恶劣。

  她在古船据点,曾经见过这三名上汤宫的金丹修士,一番冷嘲热讽,差点当场翻脸。要说会杜然等人会好心出手相救,她是绝不信。

  此刻她和这些腐狼缠斗,已经有数个时辰,潜力消耗严重,勉强支撑到现在。

  杜然三人心怀叵测的包围在周围,更是加深了她的心疑。

  “多谢三位上汤宫道友出手相助。只是不知三位道友,这是何意?”

  皇甫冰儿微蹙眉头,手控冰火双系元神飞剑,语气冰冷的说。

  杜然见到皇甫冰儿这般冷静镇定,看不出有任何的不妥,不由大出意外。

  他原本以为他们一方占据绝对优势,叶秦更是非死即重伤,皇甫冰儿潜力枯竭,必定会对他们的出现,露出极度惊惧的神色。

  可是现在,见皇甫冰儿如此的冷静,这副神态,显然没有将他们三人放在眼里。更没有任何慌张、惊恐之色。除了她的脸色稍微有些苍白之外,潜力消耗过多之外,似乎有所持,并没有在乎杜然等人的包围。

  杜然心中顿时生出疑惑。

  莫非她还有依仗?

  杜然望向废墟营地角落的叶秦,叶秦盘膝闭目,气息全无,似乎已经死了。

  如果说皇甫冰儿有依仗的话,杜然肯定,一定是叶秦。

  “可是这姓叶的应该是死了,否则不会毫无动静,任由她遭到一群金丹腐兽的围攻,陷入危境!”

  “不对!……这姓叶的真要是死了,他的尸体应该会渐渐生出死气,肯定会有尸腐之气。可是,这姓叶的现在却如同枯木岩石一般,毫无气息。应该是所有的外放气息,都被强行隐匿收敛起来的缘故!他肯定还没死,而是在施展某种秘术!这秘术非同一般,用神识探查,却连伤势轻重都丝毫探查不出。”

  “这姓叶的究竟在弄什么玄虚?莫非是在使诈?”

  “这姓叶的实力强横,手段层出不穷,连绿袍老祖都没能杀掉他。……他要是没事,自己三人加起来,也未必是他对手。”

  杜然一想到种种可能,不由心惊,暗自猜测。

  他虽然狂妄,但是一向小心谨慎,不轻易出头,喜欢指使别人去冒险,否则也不会一直活到现在。

  尽管他这方人手占了多数,也不敢掉以轻心。

  他也只敢趁着叶秦重伤濒死,才敢出头。要是叶秦还安然无恙的活着,他躲避还来不及,万万不敢过来冒险捡便宜的。

  “哈哈!……叶夫人多虑了,同道陷入危难,在下岂有不救的道理!我等上汤宫修士,久仰紫剑宫叶大长老的威名,见识了叶长老在蛮岛老祖手下逃脱的惊人手段,更是心折不已。既然在此凶险之地遇上,出手相助,也是理所当然!不知叶长老,这是在施展什么**,为何没有丝毫动静?”

  杜然双目一转,指了指叶秦笑道。

  “我等也想见识一下叶长老的秘技,不如让他跟我们说说,如何?!”

  另外两名上汤宫修士此时也上前几步,似乎知道杜然的想法,配合着杜然,一齐怪笑,试图逼出叶秦的虚实。

  “几位道友此番出手相助,异日我和夫君会亲去上汤宫,登门拜谢!我家夫君此刻正在静修,不希望受到打扰,还请几位离开!”

  皇甫冰儿面若冰霜,冷声斥道。

  “哦,是吗?”

  杜然狐疑的望着皇甫冰儿,并未在意皇甫冰儿的冷面喝斥。

  他这样出言试探,叶秦却仍然没有丝毫动静,甚至连气息都没有变化时,终于彻底放下心来,不管叶秦是活是死,此刻应该都无法出手才是。

  “她恐怕是故弄玄虚,拖延时间。”

  杜然想明白这一点,眼珠一转,转头看向皇甫冰儿,见皇甫冰儿斗笠薄纱下,亦嗔亦怒的绝美容颜,和她那娇柔的玲珑身段,淫欲色心陡起。

  他不由肆无忌惮的怪笑道。

  “哈俣,叶夫人真是能言善辩,差点把我给诓了。这姓叶的在绿袍老祖的重击之下,已是将死之人,在这腐兽遍地的巨岛上是活不下去的,以姑娘绝世天资,犯不着为他陪葬。”

  “在下不才,愿和夫人结为双修道侣。以我上汤宫杜氏嫡系子弟的身份,也不算辱没了你了。况且,我上汤宫宫主夺得天道盟北方宗主之位,胜算在握。那时我上汤宫威势无二,各种灵物、灵器享之不尽,你我突破元婴大有希望。看在你的份上,我可以留给叶长老一个全尸,如何?”

  杜然说的好听,话语中却隐藏着威胁。要是不从,他就要将叶秦挫骨扬灰,尸骨不留。

  “无耻小人,找死!”

  皇甫冰儿气得发抖,双目冰寒,忿然出手,冰火元神法器,瞬间结成冰火剑阵,三十二柄小飞剑,铺天盖地疾射向面目淫邪的杜然。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杜某人不客气!给我困死她,把她的法力彻底耗尽!”

  杜然见状,脸色顿时阴寒,急忙以朱金法剑抵挡冰火飞剑。

  另两名上汤宫修士,急忙操控各自无神法器“青焰幡”、“天岩法剑”,以及储物袋内各色高阶法器、顶阶法器,手忙脚乱的截下皇甫冰儿成群小飞剑的攻势。

  每一柄小飞剑的威力,都远不如他们手中的元神法器。

  可是一旦漏掉一柄小飞剑,却要他们不好受。

  皇甫冰儿打出冰火剑阵,立刻抽身急退。

  同时,她抛出一个傀儡袋。

  银光暴闪,笼罩废墟营地。

  一尊五丈高,全身银甲的巨大银甲卫傀儡,手持一杆银色长枪,伫立战场中,神秘的气息,磅礴冰冷的气势,熠熠银芒,让周围血雾都如潮水般逼退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