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514 困兽之斗

514 困兽之斗


  “杀了他们几个寻宝修士,功劳还才那么一点。还不如看看,有没有什么上古连宝可以得到,大一笔横财!”

  那精瘦汉子狂笑。

  其余几名蛮岛邪修,也顿时幡然醒悟过来。这位蛮岛邬修的小队长,根本没打算遵照老祖的吩咐行事,匆忙把寻宝修士杀光。

  “这些寻宝修士,逃入这座鬼雾大阵后,一路辗转来到这座鬼城,中途折了二三人,也没有放弃。如果不是此地有足够吸引他们前来略宝物,他们又何必冒险深入此地?”

  这伙蛮岛修士,激动的嚷了起来。

  身为血色之海颇有威名的蛮岛邬修,杀人夺宝,抢掠越货,几乎是家常便饭。以他们的贪婪,是绝不会放过任何可能得到的好处。

  况且绿袍老祖不在此地,也没人能制约他们,当然更是肆无忌惮,一切以捞取好处为先。

  “老祖亲传弟子尤天鹏,曾向老祖进言,说找到一处尚未探寻的上古遗迹。老祖信了,才带领我等来此岛,想要霸占这座岛屿,搜寻此地的上古遵宝。老祖的目的可不是为了杀光这些寻宝修士!咱们要抢在老祖霸占此岛之前,抢到一些好处才行。否则,老祖把上古遵宝全都搜走了,咱们喝汤的份都没有!”

  那精瘦汉子,冷笑望着前面六七名胆战心惊的寻宝修士,阴声说道

  “尤天鹏那个倒霉鬼,死的太早,对这岛屿知道的不详细,根本不知道这处上古遗址,到底有些什么宝物!这些寻宝修士,肯定是现了什么殊丝马迹,这才寻到这岛上来!他们千辛万苦,深入岛内,寻到这座鬼城,多半是知道一些隐秘!”

  说到这里,精瘦汉子,不禁也有几分喜形于色,“我也不贪,只要能得到一二十件不错的上古遗宝,便心满意足!等咱们几个先得了一批宝物,然后再将此地上古遗迹的重要情报,报给老祖,说不定老祖大悦之下,我等还有机会成为老祖亲传弟子。手握重宝,地位大涨,那以后我等在蛮岛,可是前途无限!”

  “哈哈……队长真是手段高明!”

  “这才是上策!比杀死几个金丹期寻宝修士,高明多了!”

  众蛮岛邬修纷纷赞伺精瘦汉子的手段。

  可是那六七名寻宝修士,却是气坏了。这伙蛮岛邬修,堂而皇之商量怎样瓜分还没有找到的上古连宝,根本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凭你们这些蛮岛邬修,也想霸占这处上古遗迹,做梦!

  “当我古船据点的寻宝修士,无人么!”

  “在古船据点,足足有十余位元婴老祖坐馈!他们一旦现这处上古遗迹,必定大举杀来,你们这些蛮岛邬修,一个也别想逃走!”

  可是,这一伙寻宝修士结阵,操控十多柄飞剑、法刀、阵旗等无神法器,拼命抵挡,有自保之力,却拿这伙蛮岛邬修没辙,只能大声叫骂泄愤。

  那精瘦汉子,跟同伙说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对眼前这些寻宝修士的叫骂也毫不在意。

  “诸位道友。我等兄弟,也不过替老祖办事而已,与诸位并没有什么不共戴天的血仇。诸位道友千辛万苦来到此地寻宝,也不容易,要是因为一时意气,头脑热,非要拼命,丧命在此地,可不值啊!把你们知道的宝物的情况,通通说出来,我韦仇海,放你们安然离开。甚至,咱们还可以合作一把,一起寻找此岛的上古遵宝。怎样?”

  精瘦汉子为了表示诚意,甚至把他威力巨大的烈焰法刀给收了回来,挥手喝令小队其余蛮岛邪修退后十佘丈,摆出了一副停战言和的姿态。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的合作提议很虚伪,但是,这也足够让这些寻宝修士停止喝骂,纷纷退后,各自收回各色红绿光芒法器,紧守阵脚,议论起来。

  “不能和他们合作!我等寻宝修士,以寻找天材地宝为生,耗费无数辛苦,才收集来财货,用于修炼。可是这些邪修,却是靠着掠夺、劫杀我等寻宝修士为生!在血色之海,我等寻宝修士和邬修,一向是天生格死敌,见面多半厮杀血战,极少会同路,更不要说在一起合作!跟他们联手,根本就是与虎谋皮!我们岂能跟他们联手!”

  “可是,要是现在不跟他们合作,恐怕马上就要丢了性命。我们这七八名寻宝修士,都是花了少则百年,多则数百年,才修炼到如今这个地步,谁又乐意在和这些蛮岛邬修的斗法中陨落!?如果能避免陨落的危险,就算是和这几个蛮岛邪修暂时妥协,也是可以接受的!

  这些寻宝修士,本来就是各有来路,意见相左,并不一致。

  蛮岛领队见这些寻宝修士商议起来,也很是满意,但是这伙寻宝修士只顾着商议争吵却一直没有结果。

  他等的十分不耐,眼中精芒闪过,表情阴狠起来,“怎么,还需要考虑这么久吗?要么把你们知道的情报都说出来,咱们合作一把。要么只有死路一条。两条路,由你们选吧!再不给个答复,休怪我手下无情!&#o39;’

  这些寻宝修士终于还是没能强硬起来。毕竟形势比人强,单凭实力,他们拼不过这五名都是金丹后期八层、九层修为的蛮岛邬修。

  领头的一名黄衫中年修士,终于被逼着出来表态,有些丧气的拱手道,“也罢,咱们合作便是。关于这处上古遗迹的情报,我等也只是大概的猜测,算不上什么机密。

  甚至连上古遵宝的影子都没看到,还不知道有些什么凶险。我等怀疑,在这座鬼城内,很可能有一座尚未开启的上古宝库一。”

  “哼!蛮岛邬修,什么时候玫了掠夺、劫杀的性子,居然打算和我

  等寻宝修士联手寻宝?!”

  荒灵城的西南角,重重鬼雾之中,突然传来一声不屑的冷哼「将那黄衫修士的话打断,“这要是传出去,你们不怕绿袍老祖的责罚,我们还觉得丢了寻宝修士的脸面!”

  话音才落,鬼雾中激射出九道身影,正是一伙金丹中、后期修士。

  为的,赫然是在寻宝修士中威望和实力都顶尖的孙兴。

  孙兴阴沉着脸,扫过五名蛮岛邬修和那六七名寻宝修士。

  他后面还跟着的八名金丹修士,他的两名同伙,以及蒋灵、郑成辉二人,曹大修士、厉修士、胡修士三人,竟然也正

  在里面。

  他们一伙,手控飞剑法器,呈半包围,朝几个蛮岛邬修围了过来。

  孙兴这一伙寻宝修士的出现,顿时扭转了场上的局面。

  寻宝修士的人数一下爆增到十六名之多,远过蛮岛邬修的人数,达到三倍之多。

  三名寻宝修士围攻一名蛮岛邬修,就算蛮岛邬修各个都是金丹后期八层、九层的修为,也只有含恨败亡的份。

  当然,人数差距只是简单的对比。在修士厮杀的斗法场上,双方实力从来都不按人头来算。修士是否心齐,法器等阶是备足够,各种因素也要考虑进去。

  “该死!”

  蛮岛邬修小队长的韦仇海,见西南角冲出九名寻宝修士,蓦然一惊,脸色急剧难看起来。

  “费尽功夫,才逼得眼前眼前这伙寻宝修士放弃抵抗,主动吐露出此地寻宝的情况。还没来得及得知这上古遗迹内宝物的虚实,又杀出另一伙可恶的寻宝修士!”

  场上已经有着十六名寻宝修士,韦仇海可不认为,这些对他们恨之入骨的寻宝修士,在占据了绝对上风后,还会选择和他合作。

  尤其是那孙兴,金丹九层巅峰,实力强横,手腕过人,绝不在他韦仇海之下。他自认不是对手。

  “道不同不相为谋,走!”

  韦纰海眼见大势已去,甚至有性命危险,也不敢多做停留,立刻朝

  其余几名邪修喝了一句,猛然往东方向疾冲而去。

  这伙蛮岛邪修,厮杀经验极为丰富,一见不妙,纷纷打出各自飞剑法器护卫自身,匆忙逃命。

  “别让他们跑了,杀!”

  众的寻宝修士,恨不得扒了这些蛮岛邪修的皮,挫骨扬灰,哪里肯

  放过他们。

  之前蛮岛邪修,已经跟他们血战了数场,不少同伙道友,都丧命在他们的手中。如今占了优势,哪里还肯让他们逃走。

  孙兴一伙寻宝修士围杀了过来,最先的那一伙六七名寻宝修士,也立刻反应过来,操控飞剑法器,联手朝这伙蛮岛邬修扑杀了过去。

  “五位蛮岛道友,何必这样心急离开?既然已经来了此地,就留下。巴!

  孙兴哈哈大笑,操控着四面泛着璀璨黄光的戊土阵旗,猛然射了出去,化为四道黄芒,夹着滚滚轰夭的陨石,笼罩向那五名蛮岛邬修。

  “戊JL大阵,小心,不要被困在阵旗内!”蛮岛领队的韦仇海大惊。

  他可是见过孙兴的戊土大阵,一旦全力施展起来,十多名寻宝修士一同往阵旗内灌注法力,威力大的令人难以置信。

  他们五名金丹后期的蛮岛邪修,恐怕全要围死在戊土大阵内。

  韦仇海操控烈焰法刀,想也不想,猛鲦朝身后追来的戊土大阵四面阵旗斩了出去。

  “嗤!”

  烈焰法刀,瞬间在半空中划出一道长达百丈凌厉刀刃,横空朝孙兴的戊土阵旗斩去。而刀身带起的一片数百丈的汹涌烈焰火海,更是将后面追来的数名修士笼罩席卷过去。

  韦仇海自身,却丝毫不停,足下法力狂涌,一道绿影往东方向疾射

  而去。

  北备是荒灵城,西面、南面是孙兴一伙十多名修士追杀而来,只有东面方向留下巨大的缺口,最适合他们逃命。

  其实也不是孙兴不想将东面缺口也给围上,只是他们一伙本来便是松散的寻宝修士,虽然人数是蛮岛邬修的三倍之数,人心并不齐。

  如果分散人手,把东面缺口封死,把这一小队五名蛮岛邬修给通的做疯狂的困兽之斗,他们这些寻宝修士反而要损失惨重,死上几个也不一定。迫不如尾随追杀,更有胜算。

  “哼,追!就算不能杀死他们,也要给他们重创,让他们无力逃出

  鬼雾大阵,同样是死!”

  孙兴冷声喝道,四面戊土阵旗,迸射出!蓊羰黄光,一阵轰石砸下,把那道长达百丈霸道的刀刃轰碎,接着戊土阵旗一卷,将大片烈焰火海也压了下去。

  但是孙兴想要将韦仇海一伙困入戊土大阵,却来不及做到了。

  孙兴率领众寻宝修士,追杀韦仇海一伙。寻宝修士此时人数众多,聚了十五-~&#o39;人,杀的兴起,哪里会惧区区五名蛮岛邬修。

  “嗨,真是晦气!”

  韦仇海一刀挡下了孙兴的戊土阵旗,一边疾奔,懊恼无比。

  “早知道,就不该废话,趁早把那一伙寻宝修士杀了。好歹也能抢到几件法器,几个储物袋的财货。”

  此时-,还一名邪修,甚至有空回望一眼,忿忿不平的抱怨。

  “闭嘀!别说了,尽快摆脱追兵。去和蛮岛其他队伍汇合,再杀回来,最好是能找到老祖,要他们死的难看!”

  韦仇海狠厉道,心中极度不甘。

  他刚说完,忽然见到前方三四百丈濛濛鬼雾之中,隐约显露六七个青衫、蓝裳修士的身影,操控法器,正一副戏谑的冷望着他们。

  韦仇海一眼便看出,这伙人绝不是清一色绿衫的蛮岛修士。

  他们的逃命度极快,冲过百丈也不过是一眨眼而已。

  韦仇海已经看清,当中的一个年青修士,带着一抹冷笑,正是那位连绿袍老祖接连两番出手也没能杀死的金丹修士。

  不偏不巧,叶秦一伙七人,把东面缺口给堵了,和孙兴一伙「合围成了一个大包围圈,把他们这一队蛮岛邬修给包围进去。

  “不好!此子怎么也在这里!这小子,比孙兴还要恐怖几分。”

  韦仇海顿时惊骇失声,心中生出一丝恐惧。

  但是转眼间,他心中对叶秦的一丝惊恐,转为滔天的暴戾之气,双手连拍,化为无数幻影,法力倾泻,狂打向烈焰法刀。║小∏

  这柄高阶元神法器,一百余年的温养淬炼,威力已经达到元神法器的顶峰。║小∏

  烈焰法刀瞬息之间,得到法力补充,暴涨到**十丈之巨,迸射出无比炽烈的焰芒,刀身如电,火影重重,隐隐轰鸣之声,声势之凌厉霸道,令人心头紧。║小∏

  “兄弟们,拼了!无论如何要杀过去!否则今日全要丧命在此地!║说∏

  韦仇海疯狂厉吼。║网∏

  以他金丹九层岌峰修为,一柄威力巨大的高阶元神法器,全力施展而出,就不信,叶春会不躲迫让开道路。

  [com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