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515 自爆
  叶秦神色平淡,双眸微微眯了起来,眼见韦仇海祭出法器冲着自己杀来,却丝毫没有退避的意思。

  “蛮岛邪修小队长,金丹九层巅峰修为

  ,火系高阶元神法器。这份实力,绝非金丹中期修士所能抗衡,必须是同样金丹后期的修士才能与之一战。就算是自己,恐怕也需大五行剑阵,才能抵挡这样霸道的攻击!”

  叶秦心如疾电。

  这一路从骸骨山脉来到荒灵城下,大半日下来,他受损的经脉大致复原,已经能全力施法,施展大五行剑阵。

  “不过,虽然已经能施展大五行剑阵,却不一定需要动用。自己拥有的实力,可不仅仅是一身的修为实力,还有金丹七层实力的腐骨鳄骷髅妖,足以抵消这蛮岛邪修小队长的七八分战力。”

  叶秦心中冷笑,挥手抛出了腰间的灵兽袋,放出了金丹骷髅妖。

  金丹骷髅妖在灵兽袋内早已经养好了伤势,恢复了大部分的尸气,此时凭空出现在叶秦身前,巨大的骷髅鳄躯在半空中一扭,轰然落地后,然后巨嘴猛然一张。

  “噗!”

  一道浓墨如柱的腥臭尸液,化为一道黑色光柱,轰向韦仇海凶神恶煞攻来的烈焰法刀。

  这尸液是腐骨鳄的最强的攻击手段之一,是它吸取无数尸气进行修炼,剩余下来的废渣液体,污秽无比,普通法器沾上一滴,那要立刻成为废品。

  平日这些尸液,都积蓄在它的全身每一根骨髓的空腔内。

  这一口剧烈喷出,几乎耗掉它体内积蓄的十之一的尸液。

  浓黑的尸液,和烈焰法刀周身炽烈的焰芒一接触,便水火不容相互冲突,“嗤嗤”作响,烈焰焚烧着尸液,化为片量灰色烟雾。

  那道尸液以可见的度在迅消失,但是烈焰法刀的烈焰容易消耗极快。

  眨眼间,烈焰法刀迸射出来的汹汹焰芒便被尸液消耗殆尽,烈焰法刀光芒黯淡,已经没有什么威力可言。

  此时,那道尸液也彻底被烈焰焚毁。

  叶秦此时已经张#42;#42;出一柄黄色光芒的元神飞剑,祭出黄天厚尘剑去迎战烈焰法刀,见到这一幕,不由有些惊疑。

  “骷髅妖喷出的尸液的威力,怎么比预料的还要强上好几分?!”

  要知道,金丹七层的腐骨鳄,比那金丹九层的蛮岛邪修队长弱上许多。

  他心电急转,一下想了起来,在这鬼雾大阵中,修士受到阵法的影响,体内法力运转受压制,实力削弱近一成,蛮岛邪修队长只能挥出金丹八层的实力。

  可是金丹腐骨鳄这骷髅妖傀儡,却得了极大的好处,实力暴涨近一成,同样能挥出金丹八层的实力。

  这一跌一涨,腐骨鳄的实力已经跟蛮岛邪修队长非常接近。

  “我全力施法一击,居然没能奏效,被这该死的骷髅妖给化解了攻击!回来!”

  韦仇海脸色惊变,心中大苦。

  他已经认出这头腐骨鳄骷髅妖来,正是跟绿袍老祖的那头九阶化骨蛇骷髅妖斗法过,结果还不分胜负的那头骷髅妖。

  这头骷髅妖,可不好对付。

  高阶元神法器烈焰法刀光芒黯淡,随之急剧缩小,被他挥手招了回去。

  “这该怎么办,一头骷髅妖已经难缠的很。那青衫修士还没出手,连绿袍老祖都没能解决掉这家伙!闯不过,被后面的寻宝修士追上来,便是死。”

  想到这,这位蛮岛邪修的小队长,心中更加懊恼后悔。

  如果不是贪功,一路尾随追杀那几名寻宝修士,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接连遭遇两波伏击,陷入包围圈中。

  这一切,都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祝、杨道友,截下他们,不要让这伙邪修逃了!”庞修士反应也丝毫不慢,大吼,祭出元神法器七宝盖伞,全力截下另一名冲来的蛮岛邪修。

  祝、杨两位修士,各自迎战一名邪修。

  而皇甫冰儿和王氏叔侄二人,也合力截杀最后一名邪修。

  他们这一方,实力虽然稍逊一筹,但人数不少,要截下这几名仓惶欲逃的蛮岛邪修,却是再轻松不过。

  其实原本庞修士等人一开始也没有打算全力出手,但是孙兴一伙出现,寻宝修士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上风,这种痛打落水狗的机会难得。

  叶秦手控黄天厚尘剑,遥指前方,冷冷立在原地。

  金丹骷髅妖,浑身带着滚滚黑色尸气,张大了鳄口,朝韦仇海扑咬。

  韦仇海被腐骨鳄骷髅妖纠缠猛攻,无法摆脱,恨的咬牙切齿。

  他不但要对付腐骨鳄的猛攻,已经非常吃力,更要留一部分实力防备叶秦的突袭。那柄光芒赫赫的黄天厚尘剑,正全力蓄势,却引而不,严重威胁着他的安全。

  只这一转眼间,孙兴便领着一群十多名寻宝修士,从后面包抄围杀了过来,对这小队蛮岛邪修展开围剿。

  数十柄顶阶法器、元神法器,铺天盖地,爆绽出各色流光,声势骇人的飞射了过来。

  “啊!”

  只听几声惨叫,一眨眼,便有两名实力较弱的蛮岛邪修身亡,他们爆落下的法器、储物袋等宝物,也立刻被众寻宝修士飞快抢去。

  韦仇海彻底绝望,狠厉和决然,面色狰狞的怒吼道,“我纵然一死,也绝不会放过你们!肉身自爆!”

  他的话音落下,一个手刀切了自己的头颅,同时催动了令肉身自爆的法决。

  噗嗤,殷血飞溅。

  一团耀目的炫丽光芒从断裂的头颅中冲了出来,正是韦仇海脱身而出的元神。正常的元神脱壳手段,已经来不及施展,只有用这兵解之术才能最快逃脱。

  这团光芒,*手打]一冲出,既疾往鬼雾中疾遁而去。

  度快的不可思议,一瞬间,疾遁出数百丈之远。

  “轰!”

  此时,韦仇海的这具金丹九层修士肉身才爆炸,碎裂,带着恐怖的威能,向四周炸了开来,血色碎末雾气,席卷向周围百丈方圆。

  这些血沫雾气中,蕴含了极大的威力,堪比一记轰雷劫,足以重创同阶修士。

  另外二名蛮岛邪修,面色惨然,自知在众寻宝修士的围攻之下无法逃脱,同样跟着兵解,自爆肉身。

  “不好,快散开!”

  一心想抢夺法器财货的寻宝修士,顿时惊骇大叫,转身飞快往后逃去。逃得慢的寻宝修士,被血沫雾气卷入其中,防御法器和护身光罩随之爆现裂纹,重击吐血。

  狂风,周围地上的黑色灵草,乱石枯木在汹涌的血沫雾气下,炸出一个巨大的坑。

  三场自爆,威力虽大,但是并未伤及多少寻宝修士。毕竟,极少修士会近身搏杀,有着足够缓冲地带和时间。

  除非修士间密集,又无法躲闪,否则自爆很难起到同归于尽的效果。

  就连距离很近的叶秦,一见不妙,也飞剑护身急忙闪身后退,并无大碍。只是腐骨鳄被轰的浑身冒烟,惨不忍睹。

  不过,韦仇海自爆肉身,并非想和众修士同归于尽,只是用自爆肉身逼开周围攻来的修士,换得元神逃离的机会而已。

  修士间斗法,争的就是一刹那生死。

  “快截下他们的元神!别让它们逃了,否则后患无穷!”

  见到脱离肉身,试图冲向鬼雾的三团元神,反应最快的孙兴,立刻#42;#42;#42;控戊土阵旗,朝离得最近的一团蛮岛邪修的元神席卷了过去。

  那团刚刚离体的邪修元神,根本来不及避开,就被戊土阵旗这面元神法器无情包裹住,连半点声响都未出,就已经化为灰烬,元神覆灭。

  与此同时,另外一团元神也被半空一张百丈巨大的法网罩住,狰狞的吱吱呀呀,左冲右突,挣扎想逃,被飞剑一绞,随之化为灰飞烟灭。

  但是韦仇海的元神逃得太快,一瞬间,就已经逃入了鬼雾中。

  元神飞遁度极快,又有鬼雾作为遮蔽。

  众修士打出飞剑法器,想要追杀,也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韦仇海的元神逃入鬼雾之中,迅消失不见。

  众修士纷纷破口大骂,却无可奈何

  鬼雾之中,韦仇海的一团元神飞穿行。

  鬼雾虽然为它的逃逸提供了遮蔽掩护,但浓烈的鬼雾也对元神带来极严重的腐蚀。它必须大量消耗元气,去抵御鬼雾的侵蚀。

  只小半个时辰,它就从金丹九层暴跌至金丹八层。剩下的元气,能不能让它支撑到见到绿袍老祖,不好说。

  飞穿行的韦仇海的元神,遭到鬼雾的急剧腐蚀,痛苦不堪,忿恨与怨毒的声音,在鬼雾中凄厉惨叫。

  “今日之仇,我定要百倍报复!待我禀报老祖,你们一个个都逃不了……!”

  孙兴等寻宝修士,相视一眼,脸色极其难看,但也无可奈何。

  “逃了一个蛮岛邪修的元神,始终是个祸害。要是它在鬼雾之中不死,说不定引来绿袍老祖,是个大麻烦!”

  “这鬼地方凶险莫测,危机四伏,多一个蛮岛绿袍老祖,也是债多不愁罢了。他虽是元婴老祖,但是在这鬼雾大阵内,想杀我们,却也不容易!”

  “绿袍老祖得到消息,要来此地,恐怕也需几个时辰,甚至更久。我等还是不要耽搁时间,尽快探寻此地宝物要紧!”

  五名蛮岛邪修都已经死绝,随身携带的储物袋,也大半在爆炸中消失,只留下几柄破损的元神法器,被眼疾手快的寻宝修士抢去。

  &nb神色,朝叶秦、庞修士一伙拱手,爽朗笑道,“叶道友、庞道友!几位道友安然无恙来的这荒灵城下,令孙某人甚为欣慰。这番探宝,大家通力合作,胜算也要多出了几成!”

  [com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