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519 冥炎

  天空,数十里厚的浓浓鬼雾,居然如同潮水般,排山倒海的朝两边退散开来。

  一头翼展足足有二百余丈的双头鹫骷髅妖,双头四目投射出一股逼人的黑色幽芒,展翼盘旋,破开重重鬼雾,从天空降下。

  这双头鹫骷髅妖,生有双头四翼六足,喷出的黑焰鼻息就长达数丈,浑身皆是漆黑骸骨。它一对巨型骨\{\}一拍,卷起浓浓的黑气,瞬息间便飞射过十余里的距离。

  一团被黑雾笼罩的鬼影,冷漠的站立在那双头鹫的头上,俯瞰着下方骸骨山脉成群厮杀的修士。

  虽然它浑身笼罩在诡异的黑气之中,看不清半点身形样貌。但是这道鬼影无形散的恐怖威严,却令方圆数百里之内,只有它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拜见吾主!”

  两大元婴初期鬼修,骷髅将军,还有尸王,见到在天空盘旋的双头鹫,立刻停下追杀绿袍老祖,拜倒在地。那种崇拜和恭敬,没有任何迟疑。

  “恭迎鬼主!”

  众多的骷髅、僵尸,这些金丹鬼珍,也纷纷舍弃了正在厮杀的蛮岛邪修,召回各自的鬼器,战栗拜倒叩。

  而那些蛮岛邬修在这巨大的灵压震慑之下,一个个被震住,面面相觑,惊惧万分,一时间惊惶失措,不知道是该逃窜,还是俯拜倒。

  “鬼~鬼主?!阁下是这座方圆万里的巨岛,统领着此地所有的金

  丹鬼修和元婴鬼修的真正主人?”

  绿袍老祖脸色惨白,寒气直冒,心中惊骇的难以形容。

  鬼雾大阵的禁空禁制,对双头骷髅鹫和那鬼影,居然毫无作用。原因恐怕只有一个,这鬼影就是这座鬼雾大阵的掌控者,能够肆意的操控这座大阵。

  但此时,绿袍老祖却宁愿自己从来没有出现在这座鬼岛上。霸占此岛的心思,早就被抛出九霄云外。

  他现在,后悔的连死的心都有了。

  光是鬼主的乘骑,便是一头十一阶元婴中期的双头鹫骷髅妖。

  这双头鹫骷髅妖,甚至已经能够化形。同阶的骷髅妖,实力同样远胜修士。就凭这头元婴中期的双头骷髅鹫,就已经足够杀死他,令他无法逃脱。

  这头十一阶骷髅鹫,仅仅只是这位鬼主的乘骑而已。更不要说,鬼主这样恐怖的存在。

  如此磅礴恐怖的灵压,绿袍老祖只在血海一方海域之主的元婴后期岌峰修士身上感受过。这样的元婴后期巅峰修士,甚至能够跟天道盟五大宗主、天魔盟五大巨头相提并论,那是有资格冲击化神期的强大修士。

  “我就是荒灵鬼主。我原本以为,你会知难而退,没想居然如此愚蠢。就算是天道盟宗主亲来此地,也不敢妄言,灭我荒灵鬼岛。你一个普通元婴中期修士,算什么东西?!

  鬼影出冷笑,诡异的黑气之中,突然伸出一只乌黑的鬼手掌,手中上方飘着一缕淡淡的幽黑火焰,幻化为一朵黑色莲花,黑的几乎吞噬了周围所有的光线。

  鬼影屈指一弹。那朵黑色莲花,亿为一道黑芒,射向地面的绿袍老

  “冥炎!?”

  在地面半跪着的骷髅将军,还有尸王,一看到那绫鬼火,心中都不由出惊呼,竟然露出一副极度畏惧的模样。

  绿袼老祖克毫不犹豫喷出一大口精元,浑身绿色煞气芒暴涨,化为一道绿色遁光,朝骸骨山脉外冲去。

  接着他又催动绿煞剑护身,同时又打出几件高阶防御元神法器“青鳞法盾”、“金玄甲胄”,件件品阶不俗,就连他的九阶化骨蛇骷髅妖,都一并放了出来保命。

  绿袍老祖面对元婴初期的骷髅将军,或者尸王,还有一战之心。

  可是面对这位元婴后期溘峰实力,统御荒灵岛屿所有鬼修的鬼主,堪比宗主和巨头,他却连拼死一战的决心都生不起。

  元婴中期和元婴后期巅峰,差的虽然只是一个阶位,但是却差别

  尤其是宗主、巨头这一级别的元婴后期修士,拥有重宝,更是远非一般元婴修士可比,他恐怕连鬼主的一二十分之一的实力都不如「必死无疑。

  绿袍老祖求生之心急切,那道绿光的逃逸度已经到了极致。

  可是那朵黑色莲花的度更快,“赕$溜溜”的疾旋飞转,划破天际,朝绿光追来!十里、八里、六里一黑色莲花所化的黑芒,几个眨眼工夫,已经逼近。

  绿袍老祖不知那朵黑色莲花是什么东西,可是以骷髅将军和尸王的修为居然如此畏惧,他哪敢让它靠近。

  他终于忍不住出手,绿煞剑剑身一抖,耀眼的绿色剑芒,朝那枚鬼火猛斩了过去。

  “咔螵」!”一刹那,绿煞剑百丈剑芒,斩向射来的那朵黑色莲花。这朵黑莲鬼焰,飘落在绿煞剑这柄小神通法器上。“呲~呲!”

  几乎是一瞬间,黑色莲花就将光芒耀眼的绿煞剑吞噬,绿煞剑失去控制,在黑炎的焚烧下不断损耗,连剑身也烧了起来,摇摇晃晃坠落在骸骨山脉上。

  这朵黑色莲花,毫无阻碍的落在绿袍老祖的青游法盾、金玄甲胄上。青鳞法盾、金玄甲胄这两件元神法器,连抵抗一下都无法做到,也没有逃脱绿煞剑的命运,眨眼间丧失光泽,成为废品。

  “不!这是什么鬼火,怎么可能一下废了老祖我的小神通级法器?这可是小神通级的法器,元婴鬼修的鬼火,根本不可能伤它。一,除非是化神期的鬼修,所掌控的鬼火才能办到!”

  绿袍老祖顿时惨叫,疯狂的拍出一道道雄浑的掌力,试图将那金玄甲胄上的黑炎扑灭、驱散。可是没有任何作用,这黑炎接触到任何物品,都燃烧。

  黑炎迅燃上他的衣裳和肉身,连他的骨髓都无声无息的燃烧起

  “难道是传说中的冥炎,西幽大6冥界才有的冥炎,能焚烧世间一切生灵、灵气的冥炎!怎么可能,此火怎么可能出现在血海!不,本老祖不甘心,血海怎么会出现这样逆天的冥火!”

  绿袍老祖整个人化为一团汹汹燃烧的黑焰,凄厉的惨叫声中,透露出难以置信的绝望和惊恐。

  紧接着,便见到一片幽黑的光焰将他完全包围,绿袍老祖的肉身,从骨髓到胫骨、四肢百骸和头颅,彻底焚为灰烬。

  连他的元神从肉身中逃窜出来,却被黑炎继续缠绕焚烧。

  那团元婴期的元神,在黑炎的焚烧下,元气消耗,光芒急剧暗淡,

  从元婴无神暴跌至金丹、筑基、练气期元神,最后成为一缕毫无元气的纯粹阴魂。

  在这巨岛,这样的阴魂多的是,这缕阴魂茫然四顾,不知所措。

  骸骨山脉上,一片死寂,只有那朵烧死绿袍老祖之后渐渐消失的黑炎,显得分外刺目,震慑心魂。

  “绿袍老祖,死,死了?!”

  那些蛮岛邬修,任谁也没想到,鬼主打出的一绫鬼火,就将绿袍老祖这位元婴中期修为,纵横一方的强横修士,当场瞬杀,甚至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观望这一切的蛮岛邬修,眼睁睁的见到那绫冥炎,瞬间将绿袍老祖吞没,一个个惊恐的手脚冰冷,心如死灰。连绿袍老祖这样强悍的修士,都枝这鬼火一烧既死,他们能活下来?

  “居然能认出这冥炎,也算颇有见识。死在本主手上,也算你的

  鬼主望着那绫绿袍老祖鹄阴魂,冷冷说道。“主人,这些金丹修士,是否一并杀了?”尸王见绿袍老祖陨落,舔了舔乌黑的嘴唇,连忙恭敬询问道。“不必,这些金丹修士,放他们去荒灵城!”

  荒灵鬼主望了一眼闭目待死的众蛮岛邪修,阴森道,“荒灵城内有一件上古遵宝,手打更新!还需要借他们之手,将它取出来。不过除了金丹修士之外,不能放任何元婴修士进入荒灵城!只要是元婴修士见一个杀杀一个!此上古遵宝若是落入实力强横的元婴修士手中,必坏本主谋划数百年的大事!”

  “是,遵命!属下带队去巡视骸骨山脉、血雾荒原、僵尸岭各处,

  不放一个元婴修士进入荒灵城内!”

  “属下定让这些金丹修士老老实实去荒灵城!”

  骷髅将军、尸王不敢质疑鬼主的命令,立刻叩领命。

  双头鹫骷髅妖一声尖锐的啼呜,负着鬼主冲上天空,消失在天际鬼雾之中。

  众金丹期鬼修纷纷散去,遁入漫漫鬼雾之中,四散到岛屿各处去

  众蛮岛邬修身躯颤抖,直到鬼修士都消失,才馈定下来。他们面面相觑,不敢置信自己居然神奇的活下命来。不过,他们也不是傻子,鬼主的话已经讲的明明白白,让他们去荒灵城。

  况且还有尸王监视着,要是不去,那后果一不会比绿袍老祖的下场更好。

  至于去了荒灵城会有什么后果,那是以后的事情了。

  他们不敢停留,化为十多道光芒,继续翻越骸骨山脉,朝荒灵城

  千里之外,荒灵城。

  二十多名寻宝修士稍事打坐休息,恢复了法力,准备进城。

  这座荒灵城,大部分都已经是坍塌的废墟,显然是在仙妖大战时,遭到毁灭性的打击。不过,估计妖族修士是从天空攻入城内的,所以城门反而还大致完好,并无破损。

  城墙也因为年代久远,早已经被血雾、鬼气腐蚀的斑驳不堪。阴暗的鬼雾之中,这座荒灵城呈现一副古老沧桑,破败的景象。

  但是,在场没有一个寻宝俸士,敢掉以轻心,小看这座荒灵城。叶秦冷静的望着古城,心中琢磨着什么。“夫君,此城有些古怪,我们还需小心些!皇甫冰儿低声道。

  “嗯,我对阵-法之术从未修炼过,看不出有什么名堂。不过,好在这里的寻宝修士当中,不乏有精通阵法的道友,他们应该能看出这古城的凶险之处!我们跟着他们进去便是。”

  叶秦点了点头,他的实力在众寻宝修士当中也算极强,但是不会冒然行动。他朝冰儿看去,见她的脸上充满了担忧之色,不由紧紧握了握她冰凉的小手。

  “诸位道友,()咱们必须尽快进入这座荒灵城内,找出此地的上古连宝。”

  孙兴正色说道,“哪一位道友,愿领头,闯这古城?”

  “孙道兄,修仙界的城池,通常都布置了各种复杂无比、威力巨大的护城大阵,守卫城池。这座城池应该也不例外,必有防止妖族修士、妖兽群的突然袭击的护城大阵。这种护城大阵,威力极为恐怖,甚至连十阶以上的妖族修士往往也能一举轰杀,更不要说我们这一群金丹期修士了!”

  “此城现在虽然已成废墟,但是城内依旧留着一些残阵。这些残阵,还能挥出部分阵法的功效,依旧拥有极强的威力。这残阵,残缺了一部分,反而比完整的阵法,还更麻烦。”

  立刻有一位精通阵法的儒衫修士,摇头说道,“就拿这城门未说,也留有残阵。根本无法用正常的破阵之术破解,只能强行捕毁!

  叶秦闻言,望去。

  荒灵城的城门上,果然泛着暗淡的古朴光芒,各色光芒之中,隐隐流淌着无数上古法符。

  “那就强行把它轰开吧!”

  孙兴寻思了一下,也没有其它的办法。

  众寻宝修士,数十件飞剑法器,强行轰击古城城门,准备将其轰塌,进入这座万年前修筑的古城。

  这时-,从千里之外的骸骨山脉,突然隐约传来沉闷的声音。

  接着,还有微弱的光芒传来。

  众寻宝修士都是一惊。

  “那是什么声音?”

  叶秦惊骇,停下手中的金鸟曜光剑,朝遥远的骸骨山脉方向望去。

  皇甫冰儿惊然摇头,不知。

  “似乎听着是什么人的说话声,可是这声音怎么传出这么远?!_难道是无婴修士在斗法?也只有元婴修士,才能出这样巨大的声响。

  孙兴仔细凝听,皱起眉头。

  “有这个可能,说不定其它的元婴修士也闻风而来,想要得到此上

  古遗迹内的宝物!在骸骨山脉打起来了!”

  众寻宝修士,议论纷纷,都有些惶惶不安。

  那声音、光芒,能透过重重鬼雾,从上千里之外传来,未免有些骇

  可是,距离大远,他们根本不清楚那里究竟生了什么。

  “不要理会这么多,咱们抓紧时间,先进城再说。不管什么宝物,先抢到手,捞一把就是。等血海各路寻宝修士齐聚,这里就没有咱们的份了!”

  孙兴大声吼道,操控着的四面戊土阵旗,出阵阵巨岩落石,轰击

  “轰!”

  在数十柄元神法器的轮番轰击下,荒灵城的大门,终于坍塌出一个数丈高的大洞。

  [牛文无广告小说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