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524 进入通道

524 进入通道


  十三名金丹修士分五枚小令牌,明眼人都知道,根本无法分配。

  “在下马某人,有个建议,咱们不分令牌,只分宝物。之前拿了内库大令牌的五名道友,等取得了宝库内的宝物之后,都拿出来给大家均分。这样人人都有份,才最公平!”

  人群中,一个粗暴的声音大喊道。

  叶秦惊讶扭头看了过去,却见是一名身穿黄棕大袍,满脸漆黑的中年大汉,在人群中唯恐不乱的大事鼓噪着。隐约记得此人似乎是一个小团伙修士的头领人物,有几分霸气和魄力,居然敢向孙兴等五人挑衅。

  “不错!大家冒一样的风险来此地寻宝,好处当然也要均分!不分令牌,而是将从上古宝库内得到的宝物,都拿出来分!”

  “正该如此!……一见有人带头,立刻便有其他修士,能跟着响应,鼓噪起来。

  孙兴、庞修士、曹大修士等人,闻言纷纷变色。

  这黑脸修士胆子不小,居然敢把主意打到他们身上,要把他们已将得手的内库大令牌,再吐吐出来。先不说内库大令牌,能够得到什么宝物。

  单讲内库的宝物和外库的宝物,分别是给元婴修士和金丹修士的功勋奖励品,明显可以看出两种宝物的品阶,肯定有极大的区别,他们有谁肯把顶阶宝物,分给其他人?!

  “呸,姓马的,你鼓噪什么,想的到美!!”

  曹大修士声色俱厉,朝那黑脸修士怒喝。

  那黑脸修士脸色一变,刚想作,却不料曹大修士眼中凶光一闪。

  “分一个小小的令牌,居然这般争执不休。有什么好啰嗦的,谁有本事谁抢到手便是谁的。动手抢令牌!

  曹大修士一声厉喝,猛然打出镇魔缒护身,身形一闪从原地消失,朝数十丈外地上的几枚小令牌冲去。

  曹大修士的两名同伙厉修士、胡修士,早就等着这一刻了,兴奋大吼,一起冲了出去,打出各自储物袋中的法网、飞剑等法器,掩护曹大修士抢夺小令牌-

  混账,曹氏,居然敢抢令牌。

  去死吧!”

  “杀!给本道友杀了他们!”

  众寻宝修士早就绷紧了神经,做好了谈不了就动手的准备。曹大修士这突然暴起出手,顿时拉断了众人脑筋中绷紧的弦,就像一滴油溅射了滚烫的油锅,轰的一下爆炸。

  524进入通道冲三名金丹修士分五枚小令牌,明眼人都知道,根本无法舢酪。

  “在下马某人,有个建议,哨们不分令牌,只分宝物。之前拿了内库大令牌的五名道友,等取得了宝库内的宝物之后,都拿出来给大家均分”这样人人都有份,才最公平!”.人群中,一个粗暴的声音大喊道。

  叶秦惊讶扭头看了过去,却见是一名身穿黄棕大袍,满脸漆黑的中年大汉,在人群中唯恐不乱的大事鼓噪着。隐约记得此人似乎是一个小团伙修士的头领人物,有几分霸气和魄力.

  居然敢向孙兴等五人挑衅。“不错!大家冒一.的风险恭此地寻宝好处当然也要均分!

  不分令牌,而是将从上古宝库内得到的宝物,都拿出耒分怜“正该如此卜见有人带头,立刻便有其他好几名修士,跟着响应,鼓噪起来。·.孙兴、庞修士、曹大修士等人,闻言纷纷变色。

  这黑脸修士胆子不小,居然把主意打到了他们身上『要他们把已经得手的内库大令牌,再吐出来。先不说内库大令牌.能够取到什么宝物。

  单讲虫库的宝物和外库的宝物,分别是给元婴修士和金丹修士的功勋奖励品,明显可以看出两种宝物饰品阶卜肯定有极大.差别.,他们有谁肯把晒级宝物,分给其他人?!“呸,姓马的,你鼓噪么”想得倒美!!:”

  曹大修士声色厉俱厂朝那黑脸修士怒喝。邵黑脸大汉脸色一变,刚想作,却不料曹大修士眼中凶光一闪“分一个小令牌,居然要这般争执不休。

  有什么好锣嗦的,谁有本事谁抢到手便是谁的。动手.抢令牌!”

  曹大修士一声厉喝,猛然柽出镇魔槌护身.

  身形一闪从原地消失,朝数十天外地上的几枚小令牌冲去匕曹大修士的两名同伙厉修士、胡修士,早就等着这一刻了,兴奋大吼,一起冲了出去.打出各自储物袋中的法周、飞剑等法器,掩护曹大修士抢夺小令牌。“混账,曹氏,居J然敢抢令牌!“去死吧!”“杀!

  给本道爷杀了他们众寻宝修士早就绷紧了神经,做好了谈不拢就动手的准备。曹大修士这突然暴起出手,顿时一下拉断了众人脑筋中紧绷的弦,像一滴水溅射入了滚烫的油锅中,轰的一下爆炸。

  十八名寻宝修士,几乎同时打出法器,攻击周围的修士,一边疯狂抢夺五枚小令牌,一边阻止其他修士得到令牌。

  ·咩弘r,谁,谁偷袭我~?卜“抢令牌!-“曹氏,尔敢!”

  甜.兴一见曹大修士动手夺令,顿时头忠,拍手打出四面戊土阵旗,使想要朝曹大修士卷去。

  可是,周围爆射出来的法器太多,甚至有不少法器朝他激亖射过来,他根本冲不过去。

  这六方形地宫的空间,也就纹百丈大小卧十八名金丹中后期修士一齐动手打出法器,厮杀斗法,那就根本无法施展开来,混乱无比的场面,甚至连躲避的空间都不够也不知道是哪个倒霉的寻宝修士,在混乱之中遭到数柄元神法器的乱攻,一柄飞剑从胸口穿过,“噗嗤”带咄大篷鲜血,惨叫一声,当场殒命,成了第一个丧命者。

  可是,一群寻宝修士已经眼红热,合作寻宝的事特都被抛谬脑后,眼中只剩下那五块黑色的小令。

  曹大修士动手最快,数十丈距离对地而言,不过是一,:I那而已,南只大手一挥,也不看其它令牌,单单抓摄向地上的标着小令二、“小令五”两枚小令牌,一把将迳两块小令牌紧抓在手中。

  他还没有丧心病狂到把五块小令脾全部都抓入手中的地步一十如果把五块小令一起抓摁的话,那样只佘招来所有修士的.疯狂攻杀》那是必死无疑。

  而且,他抓“小令二如、-“小令五,是有目的的。令二,在他的手中唧而令五,在叶秦的手中⊙

  所以,侩要同时抢走这两块小令「玲自己的两个手下兄弟。

  “曹氏,居然想要抢走两块小令脾,做梦!”

  ·叶秦一直冷眼旁观着局面,在等待最佳的出色时机。

  此刻一见厅内场面大乱,知道机不可失,一张口,五道各色光芒的飞岳,1,顷刻间射出.

  组成大五行剑阵护卫自身▽

  随后,他疾掐水系御剑法决,天一幽水剑遁去行迹气息,从漫天沼器中穿过,灵巧的避过众多法器,朝曹大修士逼近,腐骨鳄骷髅妖,也同时抛了出去,朝地上的令牌冲去,抢夺小令牌。

  皇甫冰儿打出了冰火双系无神法器,不过,她却是负责护卫叶秦和她自身的安全。叶秦手中有一块大令牌,同样要防备遭到其他修士昀偷袭抢夺。

  这样混乱的场面,她不敢只攻不守。否恐怕刹那叶桊将小令五交给皇甫冰儿,立刻朝六边形宝库大厅的一个通道.冲去。

  皇甫冰儿飞快点头。

  这个通道的入口处,窭着一个巨大的恤土字。

  正是金、木、水∧火、土五条通道中,排位第五q

  大厅的第六个通道的入口,并未写字,是董座上古宝库的核心库。

  叶秦手中有“令五”令牌,冰儿的手中有“小令五令牌。

  这两块令牌,都允许进入第五条运道,从里面取得金丹修士,甚至.元婴修士所需要的宝物。

  至于剩下三块小令牌,最后被谁夺去,不关叶秦的事情,他也没工夫去理会那么多。

  曹大修士,还有叶秦,先后枪夺走了五枚小令中的两·枚剩下的三块小令,自然争夺的更加激烈这种局面『早就谈不拢,.se关键的时候还是自身的实力靠得住。

  只有.实力最强楼的寻宝修士,才能将令牌抢夺到手。

  众寻宝修士,疯狂厮杀,抢夺令牌,不惜豁出性命。

  孙兴有心让这场动乱平息下来,可是他已经控制不住,杀红眼的场面,气的他破口大骂了几句,摇了摇头,也管不了这么多了,收了四面戊土阵旗,转身射入第一条通道“金”字库。

  片刻之间,令牌被哄抢一空。

  抢到令牌的修士,纷纷冲入了五条通道雨。

  “这些通道内有上古修士布下的禁阵,没有令牌就冲进去,,那是找死!’’

  “咱们只有等他们出来,再动手夺宝了!”

  大厅中央,三名从刚才残酷的厮杀中活下的寻宝修士并未得到宝库的通行令牌,衣裳凌乱,浑身沾染血迹卜满脸的不甘,恨恨道。满脸的无奈,却不敢去檀闯通道。

  地上还横躺着几具尸体,这些都是在刚才夭4!,战中身亡陨落的寻宝修士。

  而远寓大厅中央,躲在偏僻一角的五名金丹修士,则早早的避开了这场灾祸。

  “要是我\{o刚才也在其中,怨怕现在多半也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甚至可能尸骨无存。”“不错,还好退出的早!

  蓿灵和郑成辉,相互望了一眼,都是一副心有余悸的神色。

  王氏叔侄二人,却早已经看慑眼了,惊出一身冷汗,半句话也说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