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528 收获丰厚

528 收获丰厚

  叶秦和皇甫冰儿担心外面大厅生变,不再在土库库房内再做停留。

  两人持着通行令牌,一路冲过土库的回廊通道,闪避石怪群,回到了上古宝库的中央大厅。

  一进入大厅中,叶秦便见到蒋灵、郑成辉,王氏叔侄等人,还有樊修士,在大厅的角落,各自放出防御法器护住周身,或闭目盘膝打坐修炼,或研究着新得的法器。

  另外还有在之前抢夺令牌的乱战中,幸存下来的三名寻宝修士,衣衫稍显凌乱,血迹斑斑,在中央古传送阵的几座石像旁休息。

  他们还留在宝库内,没有离开,显然是不甘心,就这样空手离开这宝库。

  至于地上躺着的几具尸体,也无人去理会。在血色之海,寻宝修士意外死了,多半暴尸荒野,慢慢风化成为骸骨。除非是亲朋挚友,否则不会有人特意去埋葬。

  众人见到叶秦、皇甫冰儿二人最先从土库中出来,目光不由立刻望了过来,神情却截然不同。

  尤其是那舆修士,目光显得有些诧异,似乎没料到叶秦两人,却是如此快便从土库中出来。

  而那三名寻宝修士,脸色阴晴不定,知道叶秦两人肯定从土库中取了物品,嫉妒、羡慕之色难以言表。但是他们却不敢冒然动手抢夺,他们的实力,根本奈何不了叶秦夫妇。

  况且,蒋、郑,王氏叔侄,和叶泰交好,是一伙的。

  叶秦一方的实力已经足以干掉他们三人,而不用付出太多代价。

  “叶道友,此行收获恐怕不小吧!哼,我们一活修士拼死拼活,却是没想到,最后却是叶道友平白得了天大的好处!”

  虽然不敢动手,其中一名绿衫男子,却还是忍不住出言讥讽道。

  叶秦知道他们一无所获,早就非常不满,心生嫉恨,难免会冷嘲热讽。

  不过,他的仇敌是曹氏,却不是眼前这几名寻宝修士,没必要和他们斤斤计较这么多。而且离开此上古宝库,出去后,对付外面的蛮岛邪修,鬼修士,也是不错的炮灰靶子。

  “三位道友言重了,你们也知道,土库内的库藏都是灵石、各种典籍、卷轴等杂物。我在里面,不过是取了几件金丹级、元婴级的玉简而已。虽然价值不菲,在可所有的五个库藏当中,恐怕属于最差的物品了。其它几个库藏,绝对要比土库好的多。”

  叶秦说完,取出几枚古简,证明自己所言非虚。

  “那也总比咱们,两袖空空要好。”

  那几名寻宝修士见了叶秦的所得之物,相视一眼,哼了几声,嫉妒之色却稍减下去。

  几枚元婴级修士使用的玉简,不知里面是什么内容。不过,虽然珍贵,但是在东海的大商会也能花高价买到这样等阶的物品,还没有到为此厮杀,豁出性命去抢夺的地步。

  他们都是经验颇为老道的寻宝修士,而且是金丹后期的修士,说句实在话,为这几枚玉简去拼命,不值。

  看来叶秦的收获,也不算多好,自然也犯不着为此去嫉妒。

  他们心中稍稍平衡了一些。

  “恭喜叶道兄!”

  “叶道兄得了几件不错的古玉简,出去后,可要请我二人到古船据点,摆上一番宴席才是!”

  蒋灵、郑成辉面人,他们见叶泰两人从土库出来,虽然有些羡慕,却没什么嫉妒之心,立刻笑着祝贺道。

  若说好东西,蒋灵在琅挪秘境内得到的子幽莲的十三阶莲子,可以炼灵根潜质丹,可遇不可求。

  还有郑成辉得到的子幽莲的十阶莲座,更是辅助修炼用的顶级灵物,对平时修炼大有益处。

  东海修仙界内,恐怕还真找不出几样东西,能跟子幽莲的莲子相比。

  他们之所以能得到这些顶级灵物,跟叶秦无疑是有很大的关系。

  眼界高了,他们对一般的物品,也不大看在眼里。

  他们之所以愿意和叶秦厚交,更多的是希望和叶秦这位潜力极强的修士建立良好关系,日后有机会合作,得到更多的好处。却不是短期,图那么一点好处。

  “在下叔侄二人,这一路上多亏叶道兄帮衬,回去之后一定要宴请叶道兄才是!不如这宴席,在下请了。”

  王老者,连忙上前附和。

  “这个好说。”

  叶秦笑着朝王氏二人摆摆手,又见那三名寻宝修士神色稍缓,而其它几条通道,毫无动静。

  “三位道友的怨气,在下能够体掠。”

  叶秦心念一动,道,“话又说回来,我、孙道兄、孔世道友、庞道友等人,多少也是做了些事,才得了此地的宝物。不算是平白无故,得到好处。但那曹氏三人,他们本是邪修,跟我们根本不是一路人,进入此地更没有做任何贡献。可是偏偏,曹氏却取走了木库令牌,而极有可能从木库内取得库存的元婴丹!”

  说道这,他不禁冷笑道,“那才是真正的无价灵丹,在东海修仙界和血色之海都无处可买,多少典籍、法器,也换不来!凭什么,这等灵丹,就该被他们得去?”

  “我们这些修士,大多都已经金丹中、后期,就指望着有朝一日能得到元婴丹,突破元婴!对于我们这些修士来说,还有什么事情,能比突破元婴期境界更大?我得到的几枚玉简,还不如曹氏得到的元婴丹的九牛一毛。不知你们几位,是如何看待此事?”

  叶秦的脸上露出恨意。

  那三名寻宝修士,脸色立刻变了。

  他们都是金丹七层、八层修士,只要再过数十年,百年之内就能达到金丹期的巅峰,离元婴其实不算太远了。准备冲击元婴的各种事务,不能等到修炼到了金丹期巅峰才去做,必须提早。他们很早就开始谋划,冲击元婴之事。

  他们一下,听出了叶秦的言外之意。

  叶秦的矛头,是冲着曹氏去的。

  曹氏,本是不该得到令牌的,更没有资格得到元婴丹。要不是别,兴多番阻挠,曹氏恐怕早就被叶秦给杀了,根本轮不到他进入木库。

  既然曹氏没资格去拥有,那么其他人,自然是有份了!运气来,谁都有机会得到手。

  三名寻宝修士,顿时神情激动起来。

  曹氏手中的三枚元婴丹,怎么轮,也该轮到他们得到那么一枚了吧!毕竟,叶秦、别兴等人,都已经从宝库内取了一份宝物了。

  “叶道友说的不错!曹邪修算什么东西,他手中不知染了多少寻宝修士的血,也配跟咱们一起分宝物!”

  “对于咱们金丹后期修士来说,法器、功法种种,都只是身外之物。一旦寿元耗尽,纵然手中有神通法器,也只能空叹!唯有突破修为境界,延长寿命的元婴丹,才是最为重要之物。”

  “曹氏手中的元婴丹,必须全交出来!否则休怪我等不客气。”

  “在下赞同!”

  那几名寻宝修士,情绪一下异常激动起来。

  叶秦跟曹氏有仇,他们都知道。

  叶秦这番暗示,要拿曹氏开刀,夺元婴丹,他们是绝对婆同,对叶秦的最后一点嫉妒,也随之彻底消失了。

  正当这伙修士,群起义愤的时候,金库通道光门闪烁,别兴和一名获得金库通行小令的寻宝修士,从光门中走了出来。

  “诸位道友,这是在商议什么呢?”

  别兴朝他们走过去,呵呵笑问道,~脸沉稳淡定,一副深藏不露的气度。

  “孙道兄这般,可是得了什么好宝物?”

  叶秦笑着问道。

  他在土库中能找到元婴级的古简、残片,各色宝物。不难推测,其它几座库藏,肯定也是有极好的灵宝物品。别兴持有金库大令牌,所取到的灵宝法器,再不济,也是小神通法器这一档次的。

  他这是明知故问。

  果然,别兴见叶秦问起收获,不咸不淡的笑道,“也没什么,不过是几件金丹期、元婴期使用的法器而已。曲道友,也得了几件非常不错的元神法器。”

  此事瞒也瞒不住,孙兴干脆承认了,只是并未说是什么法器o他从金库内,取得的几样小神通法器,时间仓促,也只能草草炼了一番,再加上小神通法器的使用限制,他想动用其实也是困难。

  “恭喜孙道兄、曲道友。”

  叶秦淡淡一笑,不是太在的样子,也不打听别兴究竟得了些什么小、神通法器。

  “哪里哪里,大家都有收获!”

  别兴不愿意透露自己的底,当然也不好去打探叶泰的收获。

  他爽朗的笑着拱拱手,心中却不免有些疑虑,“这叶氏,知道自己得了小神通法器,却依然面不改色。难不成,他也有小神通法器之类的杀手铜在身?他是紫剑宫的长老,有些强大的手段,却也不奇怪。那土库中的玉简、典籍,也算不得什么要紧的宝物,暂且先放一放,不必跟此人为敌其它几个库的宝物,更重要!”

  孙兴不动声色思量着。

  虽然孙兴轻描淡写,只获得了几样元婴修士可用的法器。

  在场众修士,那三名金丹修士和王氏叔侄,还是不免,有些眼红。

  在血色之海冒险的金丹修士,手中能有几柄大威力的元神法器,就非常不错了。卜神通法器,是不敢去想的。

  只有元婴期修士,才可能拥有小神通法器。

  或者是某仙宫宫主级修士,或者天道盟重量级元婴修士,才会把小、神通法器,赏赐给重要的嫡系金丹修士。

  别兴的这番收获,绝对是极大。而不像他口中轻描淡写一般,一语遮掩过去。

  那几名寻宝修士,心知肚明,对孙兴的嫉妒,要比对叶泰的嫉妒还更强烈。但碍于剁兴的实力、威望,以及叶秦的态度,他们也不敢强行出手抢夺。

  “几位,月才在商议何事?”

  孙兴瞥见他们的神色,不以为意,随口问道。

  “哦,就是说曹大邪修之事。曹氏得了木库大令牌,如猜测的不错,恐怕能取得三枚元婴丹!”

  叶秦和孙兴客套了几句,回到正题道。他说到这顿了顿,眼角余光扫过那三名金丹修士的神情,心中冷笑,继续说道,“孙兄,你不觉得。三枚元婴丹,全让曹氏得了,这太过分了吗?”

  “你要杀曹氏,夺元婴丹?”

  别兴一点就透,目光冷冷的望着叶秦。毫无表情,看不出他的意思。

  “为何不可?难道孙兄到了此时,还想阻止?”

  叶秦同样冷道。

  这宝库中央大厅内,蒋氏等一伙,还有三名寻宝修士,全都看着别,兴和叶秦。他们的眼神虽然各异,却都透着一股强烈的意志,杀曹氏。

  叶秦很清楚,众修士这一次出奇的一致,孙兴根本无力阻止。不管孙兴同不同意,这一次曹氏是必须死。

  孙兴心中也不想阻止。

  别兴早就恼恨极了曹大邪修,之前出于牵制叶泰的势力,才强行出头阻止了叶秦动手的意图,留了曹氏一伙一条活路。

  他没料到,这座上古宝库,通行令牌这个最大变数。

  曹氏居然不管他的号令,抢先动手杀人夺宝,抢去了极为重要的木库通行令牌。引发一场大乱,令众寻宝修士自相残杀,死伤惨重,险些坏了他大事。

  如果不是他手中有一枚金库的大令牌,当时他恐怕也要出手大开杀戒了。

  曹氏这番作为,不听号令,极其恶劣,根本没起到牵制叶秦的作用,反而给他带来巨大的麻烦。

  而现在,孙兴也得了几样小神通法器和法宝,实力暴涨,不惧此地的任何一名寻宝修士,根本不需要曹氏去牵制叶秦。

  曹氏已经丧失轩小用价值。

  况且,元婴丹多半已经在曹氏的手里,怀璧其罪。不杀他,杀谁?

  “我本想给曹氏一个改过的机会,曹氏自寻死路,杀他,自然无不可!等他出来,便是死期o叶道友,想要如何杀他?”

  别兴看了叶秦一会儿,神色平淡的说着,好像天经地义一样,根本忘了之前他多番阻止叶秦杀曹氏的事情。

  别兴和叶秦正说话间,庞修士、孔世等数人,也相继从火库、水库的通道光门中闪现出来。

  看他们一副眉开眼笑,抑制不住的喜悦,显然对自己的收获极为满意

  [牛文无广告小说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