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529 青罗纱帐

529 青罗纱帐


  之前进入宝库各条通道的寻宝修士,此时几乎都出来了。

  只有曹氏一伙,还在木库,迟迟未出现。

  其他的金丹修士,要么死在宝库中央大厅中,要么死在了各条通道里。

  庞修士和众修士打了招呼,眼神闪烁,却是只口不提,也不问他人的收获。不过,就算他不说,别人也知道他所进入的火库,里面有大量顶阶符箓,以及威力极大的消耗性宝物,极为霸道。

  而孔世所进入的水库,却是有着忍忍求之不得的极品炼器、炼丹材料。具体有什么,只要他本人才清楚了。

  无论是哪个库藏的宝物,都比不了木库的元婴丹。

  突破元婴境界,这才是他们这伙金丹中后期修士的根本。

  之前还争抢令牌而厮杀的不可开交的众寻宝修士,此时都团聚在一起,丝毫不提之前相互攻杀的事情。

  孙兴将曹氏的问题,说了出来。

  “曹氏,可杀!”

  庞修士听完,只沉声说了四个字。

  “虽然这座上古宝库无法再取,但我等也没什么要紧事务,需要急着离开此地。而且,说不定外面还有蛮岛邪修。我们先杀了曹氏,在再出去也不迟。”

  孔世也不反对。

  既然没有人反对,此事业就彻底定下来。

  至于杀曹氏之后,如何分配元婴丹,反而是件麻烦。不过商议一f、番之后,众修士最终还是定下来,谁啥死曹氏,能够得到一枚元婴丹,另外的两枚,则由出力最大的得去。

  “想杀是一回事,能不能杀死是另一回事。”

  潘修士说是、这,看了一眼叶秦,眼神玩味,然后接着说道,“这些宝库通道的情况,各位一已经知晓。如果没有木库通行令牌护身,想闯入木库,啥曹氏,恐怕先丧命的是自己……不知孙道友,也道友,打算怎么杀曹氏?”

  这话听的众修士一阵皱眉,却也知道这话不假。

  “如果曹氏,在木库内强行结婴,那可怎么办?他要是结婴成功,成为元婴叙述,那咱们留在这里,可全要遭殃。”

  孙世踌躇了片刻,问道。

  孙兴眼中历芒一闪,嘴角浮现一抹带着杀意的冷笑,“结婴不是想结便结,至少需要数月,甚至数年的闭关。若是曹氏一门心思在木库内结婴,不敢出来,那我们自能强行冲进木库,杀曹氏!木库内虽然有大量木系精和谐怪,但是未必挡的住我们!在他结婴之前,要他命。”

  孙兴放了狠话,众人却也没有当真,只当他是提升士气。

  众修士此刻都知道这宝库各条通道内,各种灵气形成的精和谐怪极多,超过上百之众,而且都是金丹后期以上实力。他们一伙十多名金丹修士,冲进去,只是送死的份。

  至少,要阵亡一大部分,才可能进入木库内。

  一直低调,闷不吭声的樊修士突然道,“曹氏绝对不敢再这座上古宝库结婴,”

  “为何?”

  众人诧异奇怪,连忙询问原因。

  “原因其实也简单,叙述突破警戒,缔结元婴,必会引发天地间大范围的灵气动荡,产生大天劫,降下威力极大的天雷。可是,这座上古宝库位处地底深处,天雷只怕也无法撕开地层。况且,此宝库还有各种保护,雷劫根本劈不进来。所以在宝库内,是没有天雷的。”

  樊修士平淡的说道。

  “那曹氏不是正可以借助此木库避开大天劫?这样,他岂不是与更大把握结婴?”

  孔世更加奇怪道,说完,似乎又有些不妥,“那样的话,要是曹氏成为元婴修士的机会,反而更容易了。那可真是有点棘手了!”

  “做梦!孔道友似乎忘了木库内的雷珠!!”

  樊修士瞥了孔世一眼,漠然到,“他要是在内(和谐)库内渡大天劫,虽不会引来天雷,但是却一定会引来木库内大量的木系雷珠的轰击。这些雷珠的威力,不大天劫还可怕,就算是元婴修士一二十死路一条,抵挡不住。他要是敢在库内结婴,纯属找死。所以,他想要结婴,一定会出来,另选地方。”

  孙世汗颜,却没考虑到这一点。

  “话虽如此,可是纯属为了求生,如果一直待在木库吗、内,既不结婴,也不出来,怎么办?难道我等一群修士真就这么和他干耗下去?这也不是办法。这样一来,还是得进入木库之中,去杀他!”庞修士皱着眉头道,“到时候,诸位道友,谁敢跟我一起进去?木库通道内,多半是木灵气的精(和谐)怪,把他们清理干净,便可过去。”

  众人纷纷侧目惊诧,暗暗猜测他是从哪来的信心,能通过木库通道。

  潘叙述敢再出此言,显然是有足够的手段。

  说不定,他在火库内,得到什么顶级的符箓,可助他过去。

  众修士一时意动。

  如果哟顶级符箓,可以强行打开木库的通道,还是可以考虑进去的。

  孙兴不知庞叙述有什么手段,在打什么算盘,他有小神通法器,也并不反对。木库通道,虽然凶险,但是未必能要他的性命。

  叶秦当然也不惧进入通道,他的攻防手段,不会不孙兴、庞叙述少。

  “啥进木库去,危险极大,这是最后在需要去考虑的手段!”

  孙兴沉吟了一番,道,“曹氏的种种动向,都只是我们的猜测而已。或许,曹氏很可能会主动粗来,根本用不着我们杀进去。我等先在这大厅,设下埋伏,等上数日。他若是不出来,我们再考虑杀进去。”

  “这大厅空旷,如何埋伏?”

  叶秦大量了大厅一眼,疑惑道。这大厅根本藏不住人,金丹叙述神识一扫,便能发现。就算精通隐匿之术,在这样的地方,恐怕也隐藏不了。

  “也道友勿急!”

  孙兴一笑,从储物袋内取出一件法器,翻手一抖,便有一道书丈长的蒙蒙白色光晕的飘纱,飞了出来。

  “这是青罗账,我从金库内得到的一件防御类小神通古器。此物如果施展开来能覆盖数百丈范围,最多可让数百名搞阶修士同时完全隐匿行迹。此古器的防御力同样极强,不惧水火雷等各系高阶法术。连元婴修士,都无法看破行迹。”

  这样小神通法器,本身直接将在场的十多名金丹叙述笼罩进去,并不需要消耗法力催动,因此孙兴才能使用。如果要让它变大,同时笼罩数百人的话,孙兴也办不到,除非他愿意消耗自身大量的元气去催动它。

  “小神通法器!”

  众人目光惊叹,听见和亲眼见到一件小神通法器,那完全不是一回事。

  “孙道友好眼光,好手段!有此物在手,令牌木库内,也无能进出自如,不惊动那些精(和谐)怪!又何必在外面设下埋伏呢?曰后外出寻宝,孙道友可是哪里都能去的,收获必然丰厚无比了。”

  庞修士盯着青罗帐,却是有些嫉妒。

  他从火库内得到的符箓,虽然威力极大,但却是一次xing物品。不如这小神通法器,能够反复使用,甚至到元婴期也能用下去。

  “哪里,此法器有一个小小的缺点,不能移动,一动,就会泄露气息,无法隐匿了。”

  孙兴察觉庞修士的嫉妒,眼中精芒一闪而过,却仍然呵呵笑道,“曹氏邪修一伙,随时都有可能出现,诸位道友还是立刻进来。曹氏在木库内,渡不了太难接,他们迟早会出来查探。只要我们等隐匿在青罗账内,他们发现不了,肯定想从这古传送阵,传出去。只要他们离开木库的通道,出现在打厅中,便是他们身死之时!”

  孙兴将“青罗纱帐”一张,自上而下,将众修士都覆盖在其中,隐去了身形。

  过了一会,他突然想起什么,又对王氏叔侄和樊修士,到“大厅没空无一人,恐怕会引起曹氏的怀疑,反而不敢出来,你们可出言,诱他们到古传送阵处。”

  王氏叔侄一听,立刻惊跳起来,“这怎么能行?我叔侄二人不过金丹中期修为,完全不是他们的对手。那曹氏邪修一伙心狠手辣,只怕挥手就可杀了我们二人,我们出去,那不是送死么!”

  “以三位道友实力,曹氏对你们应该不会有太多的提防,可以说是最佳的人选。我等这么多金丹修士在此,也定当护你们几位的周全,事成之后,我必有厚礼相送!”

  孙兴不耐的说道。“孙道友考虑的周到,在下出去。”

  樊修士说了一句,径直走出青色光幕。

  王氏叔侄见状,稍一犹豫,这么多修士设下埋伏,想来也不会发生什么不测,也只好跟着走了出去,远远的选了一个角落坐下,神情有些不乐。

  众人鼻息凝神,安静下来,目光都钉在那幕库通道入口。

  一时间大厅中,静得只剩下王氏、樊修士三人的气息。

  [牛文无广告小说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