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530 设伏
  曹大修士右手持三个白玉小瓶,从木库的内库通道中大步走出来,浓眉间一股意气风发的狂喜,一扫先前被叶秦斩断一臂的晦暗之气。

  “曹兄,这内库果真有元婴丹?!已经取到手了?”

  木库的外库房中,厉修士修士正在候着,见到曹大修士出来,连忙迎了上去,不由紧张的问道。

  他一再克制,却仍然忍不住焦急的看向曹大修士手中那三只散发淡淡莹白光泽的白玉小瓶。虽然他还未修炼到金丹巅峰修为,但想到即将得到一枚无数金丹后期修士梦寐以求的元婴丹,顿时心痒难耐。

  “不错,正是三枚元婴丹。库内还有不少元婴丹,可惜大令牌打不开更多的禁制,无法再将更多的元婴丹取出来。”

  曹大修士看了一眼手中的三个玉瓶,又见厉修士一副焦急垂涎的神态,不由阴冷一笑,挥手将三只玉瓶都收入腰间储物袋中,“厉老弟,你也不要心急,我曹某答应过给你一枚,自然不会毁诺。只是你现在修为离金丹后期巅峰还有些远,这元婴丹不必急着给你,暂且先由我替你保管。你跟了我这么久,我自然不会亏待于你,等我冲破金丹期,成就元婴老祖,少不了你的好处。”

  他说到这里,问道,“对了,这外库有不少金丹期可用的灵丹,厉老弟可有找到什么顶级灵丹?”

  “小弟寻思着,我们的修为已经不太需要修炼用的灵丹,便用小令取了两瓶最顶级的疗伤灵丹‘紫金培元丹’和一瓶驱毒灵丹‘青蓬丹’。曹兄受了伤,正可用上这疗伤灵丹。”

  厉修士连忙将三瓶灵丹奉上。

  “有心了!我收一瓶,剩下的你拿着。”

  曹大修士点点头,收下一瓶疗伤灵丹,闻了闻气味,瓶内似乳膏一般的清纯灵香,让他精神一振。这灵丹是用一种紫金草的灵药炼制而成,因为数量极为稀少,疗效极强,而在东海修仙界极有名气。

  他想了一下,却并未用,而是一副满意的直接收入储物袋中。

  虽然说厉修士未必敢在疗伤灵丹中动手脚,但是已经从厉修士手中过手的灵丹,他是不会轻易去服用的。至少现在这情况,绝不能用。

  厉修士当然知道曹氏对他不太放心,他不敢多说什么,扫了眼曹大修士腰间的储物袋,有些恋恋不舍道,“既然曹兄的修为已经金丹九层,离突破瓶颈只差最后一步,是否准备一番,就在这木库内渡劫结婴?!一旦结婴,在宝库内,将没有一人是曹兄的对手!杀叶氏、孙氏等人,也是翻手之间的事情而已。”

  曹大修士闻言,颇为意动。

  但他极其忌惮的看了眼木库中大量的禁制符文,尤其是那威力恐怖的木系雷珠后,顿时打消了主意,摇头道,“此地渡劫,确实是上佳之地,能大幅削弱天雷的威力。但是这宝库内的禁制太多,还有大量的木系雷珠。金丹后期修士渡大天劫的破坏太大。若是一个不好,触动了这木库内的禁制,恐怕我到时即使结成了元婴,也只能落得被木雷轰成飞灰的下场。”

  “我之前早有准备,已经准备好了一处渡劫的岛屿。此行我们取得这三枚元婴丹,结婴的机会很大。现在只需尽快从这座宝库出去,离开这座鬼岛,去渡劫之地,再来准备渡大天劫,冲击元婴。下次老子再遇见这姓叶的,就是他命绝之时!”

  曹大修士极为自信说道,说到这里,他心中又念了一句,“二弟,这可怨不得大哥不想为你报仇。现在得到了元婴丹,结婴事大,其它一切只能暂且推后再说。等结婴之后,寻遍血色之海,也要为你报仇。”

  厉修士心中纳闷,他以前可从来不知道曹大修士已经选好了渡劫的岛屿。这事情,曹氏从来不跟他说。

  “曹兄果然算无遗策!”

  “走!”

  曹大修士出了库房,往木库通道奔去。

  厉修士有些不舍的看了一眼身后满是储物袋的木库库房,跟着曹大修士奔向木库的通道。

  曹氏二人,凭借着通行令牌,一路闪避通道中的古树妖灵等。

  曹大修士对那尸体看也没看一眼,视若未见,直接冲了过去。

  之前,他带着厉修士、胡修士二人进入木库通道。

  可是,木库的通行令牌只有两枚,只有两人能进入木库之中。

  大令牌在他的手上。

  厉修士、胡修士两人为了抢夺另一枚木库小令牌,在木库通道内大打出手。胡修士在大厅内已经受到伤,这才让厉修士抢到令牌,得以和他一起进入这座木库之中。

  结果,胡修士自然死在了通道内。

  曹大修士从始至终,也没有去管厉修士和胡修士之间的令牌争夺。

  血色之海,本来就是这样残酷。纵然是兄弟,必要的时候,也必须舍弃。更何况,邪修之间从来没有谈不上真正的兄弟。实力不足死了,谁也怨恨不得。

  曹大修士也没有因为死了一个同伙,而有丝毫的痛惜。

  元婴丹只取到三枚,本来他们三人应该每人都该有一份。现在少上一人,他手中多一枚元婴丹,自然更有成功结婴的把握,因此曹大修士从一开始便冷眼旁观,并未插手。

  ……

  片刻之后,两人手持令牌,安然便过了大量木系精怪的木库通道。

  在迈过光门之前,曹大修士突然站定,犹豫住。

  “我的仇敌太多。光是叶氏一伙,便足足有九人之众。万一跟叶氏一伙撞上,麻烦极大,不但元婴丹保不住,恐怕连性命也难保。……就算没遇到叶氏,遇到其他修士,也十分糟糕。这些寻宝修士,对我可没什么好感,之前要不是孙兴阻拦,恐怕他们个个都对我喊打喊杀。至于孙兴哼,他要是知道我手中有元婴丹,不翻脸抢夺才怪。”

  曹大修士神色阴晴不定,沉吟起来。

  木库的外面,全都是他的敌人。

  一招不慎,他便要陨落在这座上古宝库之中,先前数百年的努力修炼,全化为泡影。

  曹大修士转头朝厉修士沉声道,“我身上携有元婴丹,轻易不能出去冒险。这外面,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那些寻宝修士还在通道中,还是已经离开。还请厉老弟先行出去查探一番,回来告诉我。只要小心一些,他们奈何不得。”

  “好,小弟便先出去探一探。”

  厉修士当然知道外面危险,心中有些不情愿,但一想就在这木库通道的出口看看,情况不对,立刻退回就是,并不会有多大的危险。

  况且他无从推辞,只好答应了下来。

  先加持好护身光罩,又往身上拍了一道高阶防御符箓,放出护甲法器,他才兜着胆子,走出了木库通道。

  厉修士出了光门,眼前一亮,重新回到了上古宝库的中央大厅中。

  他一看之下,便见数百丈的宝库大厅中,除了几具尸体和一些破损的法器碎片外,就只有那修为最低的王氏叔侄二人和樊修士,在一处角落,或正闭目打坐修炼,或祭炼着刚得到的法器。

  王氏等人察觉有人从木库光门出来,立刻朝木库方向看了过来。

  王氏叔侄的神情显得有些不自在,颇为不安。

  樊修士却只是皱了皱眉,一副警惕的神情望着厉修士。

  “怎么只有姓王的几个人在?还有一些寻宝修士,哪里去了?难道都进了通道?”

  厉修士在木库的光门前站定,心中有些疑虑,目光扫遍整座宝库大厅每一寸地方,却始终没发现任何异样。他搞不清楚状况,朝王氏二人喝道,“两位王道友,这是怎么回事,此地怎么只剩下你们三人了?”

  “叶修士夫妇、庞修士、孙兴等人,都还在各个库里没出来呢!其他几名修士,等了许久不见你们出来,又不敢进入通道内冒险,已经从传送阵出去了,想去这城内废墟中四处找找,说不定能发现其它上古修士遗留的宝物。”

  王老者连忙按之前孙兴等人商量好的对策,如实交待道。

  “哦,是吗,那你们三位,又为何留在此地,不一起出去寻宝?”

  厉修士眼珠一转,立刻质疑道。

  王老者一听连忙苦笑,“厉道兄说笑了,我们叔侄俩什么修为,不留在这里等候,又能去哪?出了此地,在外面无论是遇上鬼修,还是遇上蛮岛修士,都是凶多吉少。所以我们打算只好先等庞修士等人出来,再同行一起离开,途中也好有个照应。这位樊修士,也是这么个意思。我叔侄二人与厉道兄无仇无怨,身上也没什么要紧宝物,还请厉道兄高抬贵手不要与我们叔侄二人为难。”

  王老者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不像是作假。

  厉修士盘算了一下,心中也信了几分,再扭头看那樊修士神情,也没发现什么异样。

  “无需担心,我不会为难你们。”

  厉修士喝了一句,转身穿过光门,回到木库通道中,将宝库大厅中的情况,详细禀报给曹大修士。“曹兄,大厅内一切正常,我看咱们还是尽快离开此地为好。现在叶氏、孙氏等人还在通道内,他们随时都可能会从其它宝库出来,拖延下去情况一旦生变,只怕我们就走不了了。”

  “你是这样看的?”

  曹大修士听完后,却顿时瞳孔一缩,目光凛然,冷笑起来,“只有王氏三人在大厅内……姓孙,好一番算计啊,想诱我出去!不,不只是姓孙的,还有那姓叶的,只怕他们已经联起手来,准备算计我了。他们一定做了精心的谋划,做了埋伏,要夺我手中的三枚元婴丹!他们没得到我的元婴丹,不会善罢甘休。”

  “这,这怎么可能?以小弟我金丹期八层的修为,这数百丈大厅内任何异常情况,是躲不过我的眼睛。曹兄,会不会弄错了?”

  厉修士一呆。

  他无法理解,曹氏怎么毫无根由的突然认为,叶秦、孙兴一伙已经在部署算计他。

  “错不了!既然没有埋伏在大厅中,那就是埋伏在各个通道内!肯定有陷阱!我曹某人在血色之海纵横近百年,岂会连这点陷阱都看不破。”

  曹大修士情绪暴躁起来,原地踌躇踱步了片刻后,反复权衡后,这才决定道,“咱们在木库内,先等着,不急着出去。等他们先离开,我们再走不迟。”

  “可是,等久了恐怕生出变数。况且,就算他们在宝库内各个通道中埋伏下来,对大厅中情况也无法时刻掌握,更无法同时出手,截杀我们。只要我们动作够快,一出通道,立刻冲到传送阵上,从传送阵离开宝库。这也就是呼吸之间的工夫,他们想追也追不及了!光凭,王氏二人、樊修士,根本不可能阻挡我们!”

  厉修士苦苦劝道。

  曹大修士却是认定了外面有埋伏,对厉修士的建议根本不加理会。

  一日,两日……一晃小半个月过去。

  除了厉修士偶尔冒一下头,查探宝库大厅的情况之外,根本不见曹大修士出来。

  曹大修士这突如其来,又莫名其妙的危机感,让他躲过了一场危险。

  却把外面的孙祥、叶秦一群设下埋伏的十多名寻宝修士,给等惨了。不知道要等多久,才能把曹氏给从通道内等出来。

  “一直这样等下去?”

  “如果不想进入木库中去和木系精怪厮杀。那就和曹氏比一比耐心吧!”

  “曹氏要真打算在木库耗下去,我非冲进去杀了他不可!”

  孙兴咬牙切齿。

  青罗纱帐,众寻宝修士等的心急,面面相视,充满了无奈。

  好在,他们这些修炼之士,都是耐的住的人。

  闭目修炼打坐,一晃半月,也能熬过去。

  叶秦观众修士脸色,却是丝毫不急,他才金丹中期,就算在这里一边修炼一边等,熬上数年、数十年,也熬的起。

  孙兴这样金丹九层巅峰修士,恐怕才急着想要夺取曹氏手中的元婴丹,准备渡劫之事。他们是等上一天,便少一天寿元。

  ……

  “王氏二人,还有樊修士,都不在大厅内,估计他们已经和叶氏、孙氏等人,一起从传送阵离开了!”

  这一日,厉修士出了木库光门,探了一眼大厅之后,然后回去向曹大修士禀报情况。他看了看曹大修士的脸色,又低声道,“就剩下咱们在这宝库内!还要继续干等下去?”

  这已经近月下来,上百次进进出出进行禀报了。

  他对曹氏如此小心翼翼,颇不以为然。小心过头,那就成胆小了。

  “是么!”

  曹大修士皱着眉头,在木库内,等了大半个月,毫不见大厅有异常动静,心中有些动摇。不再绝对肯定,外面一定有埋伏。

  他也等不起。

  作为血海上没有什么根基来历的散修士,能够修炼到金丹九层,剩下的寿元不多,甚至可以说少的可怜,只有数十年而已。

  渡劫、结婴,不是光服下元婴丹这样简单,为了增加结婴成功的几率,还有大量的事前准备需要去做。

  结婴辅助之物,渡劫用的各种器具,必不可少的。

  这些准备,需要消耗很多时间。

  如果第一次结婴,不成功。那么还需要准备第二次,又要消耗大量的时间。如果仙缘不佳,接连三次都没能结婴,那他还得再去寻找更多的元婴丹。

  希望虽然渺茫,但是总不能直接放弃。

  在这宝库内,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平白的耗寿元。修为达到金丹九层巅峰,连修炼都无法再进行下去。

  所以,他没这个本钱,在这里干耗下去,必须有所行动才是。

  “走!”

  曹大修士突然不再迟疑,沉声喝了一句,迈出木库的光门。

  厉修士一喜,跟着出了通道,来到大厅内。

  曹大修士经验老道,警惕性极高,在木库通道的光门口站定,这个位置,他在随时能闪身退回木库之中。

  他怀疑的目光打量着宝库大厅。

  这大厅昏暗寂静,早就空了,连王氏叔侄、还有樊修士都不见踪影,不知去向。

  曹大修士先是用神识来回扫了几遍,又从灵兽袋中,放出一只大鼻,尖耳,脸如狐,身如鼠的小巧银毛灵兽,成年,只有五阶筑基期的实力。

  这只一身银毛的灵兽,名唤“尖耳灵狐”。

  这种灵狐虽然生来没有攻击能力,而且异常脆弱,却是能听到任何轻微的声响动静。鼻子能闻到极微弱的灵力波动,即使是金丹期修士,在它眼皮底下前根本隐藏不了踪迹。

  除非是元婴修士,才有这个可能。

  这是他花大量精力饲养出来的珍稀灵兽,专门用来追踪那些被他盯上的猎物,平时当做宝贝一般。

  在此时,正好能起到极大的作用,为他探清大厅内情况。

  那模样怪异的令狐,先是东张西望,嗅嗅听听了几下后,然后在大厅内绕着跑了一圈,摇了摇小脑袋,身躯展开躺在曹大修士掌上,露出了白绒绒的肚皮,吱吱叫了两声,告诉他没什么埋伏。

  “走!”

  曹大修士对这头灵狐的信任,甚至超过了厉修士,再次确定后,这才一点头,直接快速朝大厅中央的古传送阵冲去。

  [牛文无广告小说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