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539 屠杀

  就在叶秦、孙兴、庞修士等一群数十名寻宝修士,被绿袍老祖逼入荒灵岛屿,在荒灵岛屿的上古宝库内,争夺库藏宝物的这近一个月的时间里,血色之海的古船据点,也发生了重大的变化。

  在血色之海,任何关于宝物的消息,向来是很难做到彻底隐秘。

  寻宝修士对宝物的嗅觉追寻,比闻到血腥气味的妖兽,还更加的敏锐。只要给他们一丁点线索,他们几乎就能把整个血海给翻过来,找出宝物所在。

  血色之海,任何可能存在上古遗宝、天地灵宝的地方,都会有他们涉险的足迹。

  当荒灵巨岛上的血雾渐渐散去,这样一座万里巨型的上古遗址出世,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自然绝无可能做到隐藏,立刻被传扬开来。

  古迹出世的消息,几乎在短短的十余日内,被过此岛经过的寻宝修士传开,带到了古船据点。

  他们对这出古迹岛屿有着诸多描述,有人称这是是一处上古战场遗址,有人称是血雾妖虫的巢穴,有人称这是一处从未发掘过的天生灵地,还有人称这是鬼修盘踞的鬼窟,藏污纳垢之地。

  古迹的消息一旦传到了古船据点,那将完全不存在任何秘密可言,接着迅速从古船据点大范围流传开来,短短半月已经被数量庞大的寻宝修士得知,引起古船据点范围内,各方势力的震动。

  盘踞在古船据点的众元婴老祖们,自然也被这个消息所惊动。

  一般的上古遗宝、天材地宝,引不起他们的注意。可是一座全新的上古遗址出世,这非同小可,很可能存在大量的遗宝,连他们这样地位极其尊贵的元婴修士也坐不住,必须加以重视。

  所以庞修士、叶秦、孙兴等一批最早发现古迹的金丹修士,杀入古库之中,正在古库内搏命的时候。距离巨岛遥远的古船据点,元婴老祖们也开始睁开了锋利的目光,打量着这座巨岛。

  当然了,光是最初几名金丹寻宝修士带回来的小道流言,还无法轻易打动这些老祖级修士。

  万一是虚假消息,闹出乌龙笑话来,可会丢尽他们这些老祖的脸面。他们只是派出更多的手下,去探查准确的消息。

  可是,随着更多的古迹消息被寻宝修士带回,这件事情被证实的确之凿凿。这些老祖们在一旦确立这个消息真实性之后,立刻纷纷朝这座巨岛赶来,片刻也不耽搁,以免让上古遗址中的宝物落在其他元婴修士的手里。

  至于古船据点,闻风而来的金丹期寻宝修士,心怀叵测浑水摸鱼的夺宝邪修,还有平时极难见到踪迹的独行散修,偶然途径此地撞上大运的修士,还有新来血色之海冒险的修士,都纷纷涌向这座巨岛。

  元婴老祖们的珍禽座驾、法器飞行速度极快,带着一批精锐手下修士,立刻赶往巨岛。

  最先一批赶到了这座上古遗址的巨岛外围的七八名元婴老祖,纷纷在这座巨岛外围礁岩,带着手下驻扎下来,步步为营,布下阵势抢占有利的地势。

  岛屿中弥漫着血雾与鬼雾,翻腾不已的鬼雾**大阵,让他们多少有些惊异。

  这些元婴老祖陆续抵达荒灵巨岛,在各处分头查看了一阵之后,并未轻举妄动。这样一块大肥肉,仓促之间想要吞下去,可没这样容易。此地已经有不少的元婴老祖云集,冲在最前面,未必就一定能拿到最大的好处。

  这些元婴老祖心思各异,在天空中,聚到了一起来,商量如何瓜分此岛内可能存在的宝物。

  “岑老怪,你也来了!放着你的岑鼓岛不待,来此地凑什么热闹?”

  一名青脸白须的中年修士,瞪着眼睛,冷然朝一个矮胖元婴修士讥讽道。

  这位中年修士,一名身穿水蓝色华美法衣,衣角处,刺绣着的一个有着血色商盟的醒目标徽。佩戴着顶级的蓝色灵玉发钗、古佩、扳指,整个人显得格外雍容华贵,气度卓尔不凡。

  不过,他似乎和那矮胖的元婴修士有些旧怨,一见面便忍不住出言相讥起来。

  “哼!老怪我一介散修,闲云野鹤,想去哪都自在。倒是你青长老,身为血色商盟分据点的长老,不在据点守着你的生意,反倒和我们这些散修,来此地强取豪夺,未免说不过去吧?”

  那矮胖修士,身着褐色短衫,高高耸起的额头只有着几缕焦黄发丝,露出圆滚肚皮,赤脚,一副颇为懒散随性的模样,没好脸色的反讽回敬道。

  “岑老怪,你说谁强取豪夺?”

  那青脸白须修士闻言,顿时脸色难堪起来。

  他是血色商盟的长老,和这岑老怪之间,其实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

  只不过他们以前有过一次合作寻宝,途中闹出不小的睚眦,从此相互鄙夷对方。

  岑老怪的岑鼓岛在古船据点附近,灵气浓郁,有不少天生的灵宝。此岛被岑老怪给强横霸占着,青长老曾经试图争夺,但是未能如愿,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放弃,忍了下来,让岑老怪一直占着岑鼓岛。

  两位元婴修士都在古船据点一带活动,少不了碰面,因此一碰面便忍不住要讥讽争吵上几句。当然了,这点睚眦还不至于让二人为此而翻脸开打。

  其余好几名元婴老祖,与他们二人之间也颇为熟络,知道二人的过节,丝毫不以为意,相互打起招呼来。

  “赤驹真人,你的赤驹神功,是越来如火纯情啊!之前老夫在半途中,见前方一道火色霞光飞虹越来越远,老夫苦追不上,还在猜测会是谁,竟然如此神速!现在一看,果然是赤驹真人啊!”

  一名白袍儒者,一副悠哉的负手笑道。

  “哈哈,苏老祖见笑了!我这赤驹神功,只能用来赶路罢了,可比不上苏老祖的神通威力无穷!”

  旁边一位满头火红长发的老道士,大笑道。

  “诸位道友,大家常在古船据点打交道,何必这般客套!以在下所见,我等还是赶紧商量这巨岛内的遗址,如何分配才是。若是等下去,出现在此地的元婴修士越来越多,大家所获只怕也要越分越薄了。我星斗阁虽然不是太在意此次的收获,但是也不愿意好处平白被分去。”

  一位黄衫中年美妇,扫视着众老祖,冷然道。

  “呵呵,尤副阁主所言不错,还是正事要紧!就不要提那些无关紧要之话了!我乌魂殿,此次派遣来了三十余名金丹中后期弟子,可不能白来一趟!”

  一名身形颇为魁梧修士,朗声大笑,指着不远处的巨岛说道,“看这岛上的情形,此岛外围是血雾,曾经被血雾妖虫盘踞。而岛屿中央深处,却鬼雾弥漫,显然是有鬼修盘踞在这座岛内。诸位道友,能有如今修为和地位,经历都不简单,眼光更不会差,你们看这岛内鬼修,究竟能有多强实力?我等,是否有把握拿下?”

  “前日,我听说一个可靠的流言消息。据说另一处据点的蛮岛势力,元婴中期的绿袍老祖领着一群手下金丹修士冲入其中,至今都没能活着出来。”

  青长老沉吟,说道,“而且,我也曾经数次见过那绿袍老祖。我们诸位的实力,恐怕和那绿袍老祖只在伯仲之间!”

  “哦?!这样看来,这座岛屿盘踞的鬼修,至少是元婴级的了!”

  黄衫中年美妇,诧异道。

  “鬼雾能够笼罩这座巨岛,绝非一般元婴初期鬼修能够做到应该有元婴中期,甚至是元婴后期鬼修。才有可能,令绿袍老祖,无法逃生出来。”

  青长老点点头道。

  “这里的鬼修可真够阴险,居然借着血雾妖虫之力,在咱们眼皮底下,隐藏的如此之深,隐藏了这么久。它们在此地秘密聚集,制造出如此强烈的鬼气,实在是居心叵测!”

  魁梧修士,不由忿然道。

  “哼,一群不敢露头的魑魅鬼修而已,在我等众位元婴老祖面前,不堪一击,根本不值一提。我等一起合力杀进去,恐怕不出一日,便能将岛内鬼修杀个精光。”

  岑老怪的口气,十分蔑视鬼修。

  “这并非最重要的事情。我已经派了一些弟子,进入岛内查探。里面留下不少的临时营地,应该是上古仙妖大阵时候留下来的。必定留下了不少的上古遗宝!岂能被鬼修所占据?”

  青长老说道,说完还微微摇头,皱着眉头道,“如果真是如此,那只怕就有些麻烦了!因为很多遗宝,都是天道盟和天魔盟,留下来的。这两大修仙盟,向来霸道,不会答应自己留下的东西,落入别家修仙势力的手中。”

  “依我断言,一旦天道盟和天魔盟收到消息,很可能会插手!派出大批修士,接管此处。那样一来,咱们这些血海的小势力,根本占不住这块古迹。”

  “哼,哪有怎样!这里是血色之海,是我等修士的地盘。这里远离东海,不是天道盟、天魔盟,可以随便指手画脚的地方。他们忙着经营东海列岛,哪里有空来管血海的芝麻闲事。”

  岑老怪冷笑。

  “青长老的消息一向灵通。不管如何,我等还是尽快瓜分此地的宝物,以免天道盟和天魔盟插手进来。等我们瓜分了遗宝,他们就算来了,也无济于事。”

  那姓苏的白袍儒者有些担忧说道。

  “我血色商盟,会尽力***消息,避免天道盟和天魔盟知道此地的情况。不过,这处遗址,我血色商盟一定要占三分之一!毕竟我血色商盟,冒了得罪天道盟和天魔盟的风险。”

  青长老立刻说道。

  “哼,这里可不是你血色商盟的地盘,见者有一份,凭什么你们要多拿!乌魂殿,星斗阁,这些势力的道友,难道就该少拿?”

  岑老怪不由怪叫。

  “我看,还是均分为妥当!”

  “不、不!不能均分!”

  七八位元婴老祖,争执起来,面红耳赤。

  “不必啰嗦了!此地宝物,谁抢到手便归谁,有什么好商量的!”岑老怪见争执不下,不由怒吼道,朝下方岑鼓岛的金丹修士大叫,“孩儿们,给本老祖动手!”

  岑老怪也不跟其他元婴老祖再瞎扯下去,化为一股悍烈的狂风,直接领了他手下一批金丹修士,朝荒灵巨岛冲杀去。

  其他众位元婴老祖见状,纷纷住口。

  这样子没法谈了。

  动手抢吧!

  反正他们都带了大批手下来,搜寻、争抢岛内的上古遗宝,也未必就会吃亏。

  众元婴老祖,纷纷喝令手下动手,强行杀入荒灵巨岛。连带着众其它来路的宝金丹修士,也跟着朝岛内杀了进去。

  荒灵巨岛内,骷髅将军藏身在骷髅山脉的鬼雾内,叫苦不迭。

  如此多的元婴老祖,它根本不敢冲出去。

  否则,这七八名元婴老祖们一个合围,乱剑狂斩,便能将它打成一堆残渣碎骨。

  它只能派遣上百名金丹级的鬼修,统率骷髅山脉的数万计骷髅,僵尸岭的数千计僵尸,死灵湖的厉魂、怨灵,血雾荒原上的腐兽群,前去稍加阻拦这些寻宝修士。

  “杀!”

  “抢古宝,谁抢到归谁!”

  数百计的金丹期寻宝修士,得了老祖命令,兴奋大吼,朝荒灵岛内席卷而去。和数量庞大的低阶鬼修、骷髅僵尸、怨灵,在骷髅山脉、在僵尸岭、在血雾荒原上大战起来。

  为了占据整座古迹岛屿,寻宝修士的厮杀几近疯狂,鬼修同样。

  只小半个时辰,这座巨岛上已经陷入战火血海之中。

  在众位元婴老祖的率领下,鬼修被大肆***,死伤惨重

  战火在整个荒灵巨岛燃烧,但是并未立刻蔓延到荒灵城下。

  尸王已经向荒灵鬼主禀报紧急战况。

  鬼主盛怒之下,前往迎战,发现大量的寻宝修士,已经杀到了骷髅山脉下。整个荒灵鬼岛,已经有一大半被寻宝修士所占据。骷髅将军,根本无力阻挡如此多的寻宝修士。

  “可恶,坏本主岛屿,找死!”

  鬼主驾驭一团鬼雾,飘浮在天空中,望着下方战场,肆意厮杀的修士,怒意无法抑制。

  它的骸骨胸腔内的一团拳头大的墨黑冥炎,正在汹汹燃烧起来。

  它体内的这团冥炎,并不算大。

  但是,此火并非元婴期的鬼炎,而是化神期鬼修的冥炎,能够令一起生灵燃烧起来。

  只要从这团冥炎中取其中一小片冥炎火花,便能让一名元婴修士的身躯化为灰烬。

  这团冥炎,并非它本身炼制出来的鬼火,而是它一次意外历险得来,极为珍贵。甚至可以说,它能够修炼到元婴后期,成为鬼主,真是因为这团冥炎。

  也正是因为并非它本身炼出来的鬼火,所以冥炎会越用越少。

  它原本准用来渡化神大劫,才会动用。

  此时,也管不了这些了。不给这些血海修士一些教训,他们还以为这荒灵鬼岛,是他们自家的洞府,想来便来,想杀便杀。

  荒灵鬼主阴森冷笑,黑袍下,枯掌一翻,鬼爪之中,虚空多出了七朵莲花状的冥炎。

  [牛文无广告小说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