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541 杀樊修士!

541 杀樊修士!

  荒灵岛上,鬼修和众元婴修士大战,彻底大乱起来。

  此时,上古宝库的中枢内,也到了极其危急的时刻。

  “砰、砰、砰!”

  中枢冰库内,元婴级冰蟾妖灵,凶悍的撞击着禁锢住它的土牢狂狱。

  土牢黄色的外壳上,裂纹一条条出现,变大。

  每一次撞击,都意味着叶秦、孙兴等人所剩下的时间,缩短了一刹那,时间已经显得极为紧迫。等冰蟾妖灵冲破土牢的禁锢,他们若是没有逃出冰库,只怕全要死在这里。

  要是在这段极短的时间里,不能关闭这座上古宝库阵法禁制的运转,那么之前众修士所付的巨大代价,将毫无意义。

  可是,要让他们就这样转身离开,却不甘心。

  毕竟,他们还是有机会,关闭冰库内的禁制阵法的。

  五名修士一阵惊惧过后,片刻不敢耽搁,立刻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到大厅中央的白玉莲台上来。

  精通阵法的孔世已经身亡陨落,叶秦等五人尽管提心吊胆的,生怕再引出什么变故,但时间上已经根本不容许他们去过多考虑。

  樊修士一副漠然,直接朝莲台飞去,靠近莲台十丈之处。

  其他几人相顾一眼,见无危险,也纷纷靠近莲台。

  离得近了,众人从莲台上感受的冰灵压更强,冰寒气系一**的从莲台上涌来,让众人的身躯几乎冰僵,血脉难以运行,惊叹这莲台上的冰莲子冰灵气如此强烈。

  冰玉莲台上的禁制符文,五色璀璨光芒依然流转不息,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莲台中央那团氤氲灵气中浮动的冰莲子,也没发生任何变化。

  樊修士一眼扫过整个冰玉莲台后,立刻发现了不同寻常的地方,“各位道友快看,这莲台上铭刻的五片莲花花瓣上,都有一处令牌的凹印,似乎和其它五条宝库通道的通行令牌差不多大小!”

  之前曹大修士身上的木库通行令牌,已经被樊修士拿在手里。

  叶秦、孙兴等人也立刻注意到这一点,纷纷拿出各自的通行令牌进行比对,果然大小一样。

  “这枚莲台中央的神秘莲子,经由这莲座台花瓣上雕刻的禁制阵法,维持着这座上古宝库禁阵的运转。要想关闭禁阵,就必须先断绝它们之间的联系!”

  对比了一下后,庞修士神色欣喜道。

  说到这,樊修士眼中精光闪过,语气肯定道,“这五处印记,正好对应五枚内库的通行大令牌,一般大小,极有可能是同时将五枚大令牌按入其中,开启和中止这座宝库内禁阵的运转!”

  樊修士这番猜测合理之极,众人纷纷点头。

  “我们各持一块大令牌,同时按入凹印内!”

  孙兴略一思索,随即赞同。

  “冰儿,孔世身上还有一块大令牌,正好可以将它取来。”

  叶秦说道。

  皇甫冰儿点了点头,立刻飞身到孔世身死之处的冰渣中,从中迅速翻寻出了他的储物袋内的一块大令牌。

  她注意到,孔世的储物袋中,还有两件从水库内取得的元婴级的原材料。

  孔世的孔雀火焰翎在樊修士的手中。

  他死之后,众人忙着对付冰蟾,一时间也顾不上去搜出另外两件原材料。当然了,这两件原材料,对他们的吸引力不大,这东西远不如元婴丹一般重要,他们也没心思去拿取。

  “这两件原材料,可以用来炼器、炼丹,说不定夫君用的上!”

  皇甫冰儿看见储物袋内的两件原材料,心中一动,纤手稍微一顿后,翻手取出一块大令牌,一边默默收好孔世的储物袋,重新返回白玉莲台边上来。

  “五块令牌,都在此处!”

  “每人各持一块大令牌,站在对应的五色花瓣的位置!准备好!”

  “按!”

  五名修士各持令站好,相视一眼后,孙兴一喝,众人同时将通行令牌,朝凹印处按了下去。

  只见五枚黝黑的通行大令牌,与莲台上铭刻的花瓣尖端的印记,完美的吻合在一起,一丝多余的缝隙都没留下。

  刹那间,冰玉莲台上光芒大作。

  无数五色符文光影同时升起,纷乱跃动。

  同时,这五枚通行令牌上,也分别射出一道手指粗细的五色流光,投在中央的神秘莲子上,与符文相映形成一道璀璨的光幕。

  众人顿时被这番奇景,震惊的缩回手去,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不过这汹涌的五色光幕来的也快,去的也快。在以神秘莲子为核心旋绕一圈后,所有五色光华同时开始散去,整个冰玉莲台上铭刻的符文也同时黯淡了下来,很快失去了光泽。

  白玉莲台上,没有任何禁制光芒存在。

  也没有任何灵力,透过五片花瓣,向冰库的各冰壁输送过去。

  只有一枚散发着神秘气息的冰莲子,静静的躺在莲台的正中央。过了不知多少岁月,它依旧生机勃勃,似乎随时可能破芽生长,成为一株冰莲。

  “这就成功了?”

  孙兴退后一步,沧桑的脸上,有些不敢置信。这座上古宝库的禁制,居然被他们五名金丹修士,合力停止了。虽然说,他一直希望能够成功做到这一步。但是真的做到了,他反而有些难以置信。

  完成了这一步之后,他们已经可以离开中枢冰库,前去其它几座库房,随意拿取任何库藏宝物。没有禁制,会阻止他们。

  “成功了!这座上古宝库的禁阵已经停止运转了!”

  樊修士的脸色一如既往的冷漠,但是目光深处,却露出一丝激动,紧紧的盯着莲台中央的神秘冰莲子不放。这枚冰莲子,距离他只有短短的十丈,便能取到手。

  可是,他没动手去取。

  他知道此物的厉害,压根就没有动手去拿取的念头。

  孙兴、庞修士、叶秦等人,当然也并不眼拙。

  就算是傻子,也能猜到这枚作为整个宝库中枢的神秘莲子灵力之源的物品,有着多么高的价值。

  能作为整个上古宝库的禁阵运转核心,这枚冰莲子不是宝库内任何一件藏品可以相比的。

  各个库房的库藏内,有大量十阶到十二阶元婴级修士使用的物品,小神通法器、小神通符箓、元婴级原材料、元婴级秘籍等等。

  这枚神秘冰莲子,绝对不比其中的任何一件差,甚至要好上太多。

  孙兴和庞修士二人的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双眼中射出的强烈占有的光芒,几乎要把莲台中央的莲子给直接抢了过去。连一旁冰蟾妖灵不断撞击着土牢的声响,他们都充耳不闻。甚至可以为了这枚冰莲子,放弃其它所有的库藏宝物。

  他们没敢动手去取,却是因为知道其他几人正虎视眈眈。

  “北溟冰莲的莲子?”

  叶秦心中激动、震撼,记起了《莲花宝典》对北溟冰莲的描述。此枚冰莲,跟书中的记载,太像了。

  还有,他见过大神通古器馗牛鼓,这枚冰莲子的威力不亚于馗牛鼓,应该也是一件大神通级的物品。

  孙兴和庞修士,都没有见过大神通物品,没往这方面多想。可是,他们知道,这样一件灵物要比小神通法器还更有价值。这件灵物近在眼前,唾手可得!

  冰莲子,只有这么一枚,谁能得到?

  这样顶阶的灵物,谁都想要,可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活着拿到手。

  叶秦迅速和皇甫冰儿对视了一眼,虽然他很是激动,希望能得到手,但是却摇了摇头,把这个念头压了下去。

  孙兴金丹九层,手中有三件小神通古器。

  庞修士金丹八层,手中还有一枚大威力的小神通符箓,未使用。

  至于樊修士,金丹七层,此人行径极为怪异,无法预测,不知道他有什么手段。不过,看他一副毫无畏惧之色,只怕手中握有霸道的杀手锏。

  这三人都极有战力,没一个好惹。

  即使他们夫妻联手,所占的优势也极为有限。

  这三人一旦拼命的情况下,把各自的杀手锏亮出来,情况将极为危险,两败俱伤都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叶秦没指望,自己能毫发无损,把这三人都干掉。

  而且冰蟾正在猛撞土牢禁锢,很快就会从中脱困,所带来的威胁尚未解除之前,五名修士之间相互内斗,自损实力,恐怕最后谁抢得那枚神秘莲子,下场也不会好到哪去。

  叶秦在电光火石之间,已经盘算清楚其中的厉害,神念传音给皇甫冰儿,“见机行事吧,能取则取,取不了便放弃。回头去木库,多取几枚元婴丹!”

  “好。”

  皇甫冰儿微微点头。

  叶秦有顾忌。

  孙兴心中,同样有这样的顾忌,对叶秦、庞修士心生忌惮。都是一些横行无忌的修士,没有一个好招惹的,这枚神秘冰莲子的归属,还轮不到他来决定。

  孙兴想拿,却又担心其他四人的反应。

  “孙道友,你想取,直接取就是了。我放弃!”

  樊修士冷冷道。

  “樊老弟不要这冰莲子?”

  孙兴闻言一怔,又朝其他人道,“你们几位意下呢?哪位道友想取这枚莲子?时间紧迫,冰蟾快出来了,可容不得多想!若是没人想要,我便取了。”

  口中虽然谦让,但是众人都看的出来,他是极想要这枚莲子。

  “这枚冰莲子,品阶太高,恐怕到了元婴后期才能用上。以我们夫妇俩的修为,离元婴期还远,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无法使用它,就不争了。但是不管是谁取了这枚莲子,其它宝库内的库藏,我夫妇二人,必须多拿两份。”

  叶秦说道。

  庞修士犹豫了一下。

  他手中小神通符箓只剩一道,如果要和孙兴争夺,能不能凑效不说。就算解决掉孙兴,一旁虎视眈眈的叶秦夫妇,缺少制衡,只怕也会翻脸出手抢夺。

  到时他失去小神通符箓作为最大依仗,肯定不敌叶氏夫妇,白白替他人作嫁衣裳。

  衡量一番后,他心中也发起狠来。既然以叶秦夫妇的实力都选择放弃,他也一样。

  等出去后,联手大厅中等候的祝、杨修士,再找机会,再用小神通符箓偷袭,将孙兴杀了,夺取冰莲子和小神通古器。

  心中有了打算后,庞修士也勉强一笑道,“庞某也懒得争了,让给孙兄便是。但是宝库中宝物,必须多分一份。时间不多,孙道友要取便快取吧!”

  孙兴听他们纷纷放弃,不由愕然,居然没其他人愿意要这枚冰莲子。

  “这个好说!要是孙某能取得这枚莲子,我的那份宝物分成五份,我只取其中一小份,其他都作为四位道友的补偿。”

  孙兴大喜道。

  “快点吧!”

  樊修士口中急着催促,心中却是冷笑连连,等着看一场好戏。

  孙兴不再犹豫。

  但是出于谨慎,他并未亲自动手,却是一拍腰间储物袋,放出一头金丹初期的金刚灵猿。

  这头金刚灵猿身披金黄色毛发,但是依旧冻的厉害,似乎很畏惧莲台上的冰莲子。在孙兴的催促之下,它不住跳跃,暴躁的吼叫几声,朝莲台上的那枚莲子扑去,伸手一捞。

  金刚猿猴手臂接触到冰莲子的一瞬间。

  “呼!”

  只见冰莲子,弹出一道冰寒气。

  “咔嚓!”

  金刚猿猴依旧保持着捞取的姿势,巨大的双目圆睁,惊恐无比,整个已经被一道白色光华覆盖,冰封住。大块的冰晶,这头毫不费力的将这头十多丈高大的金丹期猿猴给冰封。

  樊修士脸色微微一变,没想到孙兴还有一头灵猿,会指使猿猴去取冰莲子。

  孙兴更是骇然变色,心生恐惧。

  这枚冰莲子太霸道。如果刚才动手的是他,恐怕被冰封的,就是他了。一旦冰封,他苦修四五百年,便彻底结束。像曹氏、孔世一般,落个身死下场。

  孙兴心头大怒,凶厉的目光,猛然扫过樊修士、叶秦、庞修士三人。

  但是,他杀人的目光,最终落在樊修士身上。刚才最先鼓动他去取这枚冰莲子的,正是樊修士。而后叶秦和庞修士才附和。

  “姓樊的,你鼓动我去取这莲子,是想害我?!”

  孙兴厉斥。

  “这关我何事!是你自己想去取的!”

  樊修士不屑道。他知道冰莲的厉害之处,暗地里确实有心坑死孙兴等四名寻宝修士,让他们都丧命在此地。只是他一人的实力难敌其余四人联手,自然决不能承认自己试图害死他们。

  “还敢狡辩!你从进入这宝库内,我便觉得你鬼鬼祟祟,十分可疑!自你来此地后,什么都不要,元婴丹也不想拿,究竟想图谋什么?你先害死了孔道友,如今又想害死我!可恶,留不得你,去死吧!”

  孙兴怒火中烧,差点死了一回,哪里还忍得住。他手中的四面戊土阵旗,化为四道黄芒,猛然打出,攻向樊修士,一边大嚷,“庞老弟,叶老弟,此人留不得,快速速出手!。”

  “这姓樊的和孔世一起进来,孔世那种种神情似乎对这姓樊的忌惮,我便觉得此人可疑了!只是没有证据,我一直不想多猜疑而已。”

  庞修士同样想起了樊修士的种种可疑之处,脸色不又一沉,挥手打出他的七宝盖伞,猛然朝樊修士攻去。“姓樊的,不管你什么来路,想干什么,去死吧!”

  两名金丹后期修士同时出手,威力绝非樊修士可敌。

  [牛文无广告小说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