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542 冰莲子到手!

542 冰莲子到手!


  “姓孙的,是你自己无力取冰莲子,居然以此为借口,还想杀我!”

  樊修士见孙兴和庞修士一起猛攻过来,冷漠的脸上终于不由变色,急忙打出法器抵挡,抽身后退。

  他早有全盘的计划。

  用这北冥冰莲的莲子,冰封诱杀孙兴。

  然后挑拨叶秦夫妇和庞修士,互相厮杀争夺莲子。

  不管怎样,等到这四名寻宝修士相互厮杀,差不多伤亡殆尽,他的计划也完成了。只需要坐等鬼主真身,进入宝库内,取走冰莲子便大功告成。

  可是他没想到,孙兴如此谨慎小心,驱使一头灵猿去取冰莲子。结果灵袁被冰封,孙兴逃过了一劫。孙兴大怒之下,直指向他,甚至抓住他的疑点,鼓动庞修士、叶秦等人,对他痛下杀手。

  挑拨坑害不成,反而遭到围攻。

  “樊修士这具肉身,实力太弱,只有金丹七层修为,连一件像样的法器都没有。本主虽然以一缕阴魂夺魄附体,但也只能施展出一些普通的手段,只怕不足以对抗两名金丹后期修士。”

  “樊修士”念头转的飞快,操控一柄元神飞剑,全力抵挡孙兴和庞修士的攻击。

  “燃血**!啊……!”

  樊修士厉喝一声,眼见无法力敌,他竟然施展起一种燃烧自身血气、精元的上古秘术,强行暴增自身实力。

  他的身躯顿时渐渐透明,血光急剧运转,大炽,竟然从体内喷冒出滚滚血色烈焰,这股似血似炎的火焰,将他全身笼罩,形成片血气焰海。

  樊修士肉身虽然并未被真正燃烧,却也被急剧运转的血气,弄的目呲欲裂,痛苦的嘶吼出声。

  他身上的灵压开始节节暴涨,不断攀升,竟然也呼吸之间,提升到足足金丹九阶巅峰状态。

  这燃血**,对自身的危害极大。

  作为一具傀儡,它是不会在意这具肉身是否会毁坏。

  “想要我死?哈哈……!”

  樊修士瞪着血红的双眼暴喝出声,同时合掌猛然狂推,手控一柄元神飞剑和数件顶级飞剑,朝孙兴和庞修士攻去。

  此时孙兴和庞修士的攻击也同时赶到。

  “轰、轰!”

  数件元神法器、顶级法器,在半空中交错,相互轰击。

  樊修士虽然节节败退,但毕竟挡下了孙兴和庞修士联手强攻。由此可见,樊修士此时金丹九阶的实力强横到了极点,在极端的时间内甚至能抗衡两名同阶金丹修士。

  叶秦心中惊讶,这樊修士居然施展这种自伤的燃血**,虽然短期内导致实力大幅度飙升,但是只怕最终落个肉身被废的下场。

  “叶道友,孙氏、庞氏这是借机杀我,好独占这座宝库,事后他们必定要杀你们二人!你们速与在下联手,合力杀死这两个阴险小人。只要能除掉他们二人,这座上古宝库内的所有宝物,全数归你们夫妇!”

  樊修士施展燃血**,强行抵挡孙兴和庞修士的联手猛攻。

  但是他很快便吃不住劲,撑不下去,急忙朝叶秦求救。

  “孙道友,你们只管杀,我绝不插手!”

  叶秦冷冷的看了一眼浑身血气炽烈燃烧的樊修士,丝毫没有理会的意思,任由孙兴和庞修士狂攻樊修士。

  这樊修士来路不明,动机不纯,行为太过诡异,实力飘忽不定,进入宝库途中所表现的迹象,非常值得怀疑。此修士还是尽早铲除为好,否则谁也无法预料他下一步会做什么。

  相比之下,孙兴和庞修士都是寻宝修士,大致的底细、来历、实力都清楚,知道他们想要干什么。

  叶秦对付孙兴和庞修士,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叶秦可没打算为了一个樊修士,和孙兴、庞修士为敌。冰库内,那头冰蟾很快就会冲出土牢狂狱,要是他和孙兴两人厮杀起来,一时半会解决不了战斗,不仅那枚神秘莲子无法取得,就连自身性命也难以保全。

  “好!叶老弟,待杀了这姓樊的,我们四人事后再分宝库!”

  孙兴和庞修士,原本还有些担心叶秦会插手阻拦。叶秦这一说,他们立刻放心下来,全力加紧猛杀樊修士。

  “我死了,他们两人也定不会放过你们!”

  樊修士顿时恨得咬牙切齿,却不得不继续全力应付孙兴和庞修士的围杀。

  “夫君,我用冰魄寒光剑,去取冰莲子,试一试,说不定能取出来!”

  皇甫冰儿看了白玉莲台上那枚北溟冰莲的莲子一眼,颇为心动,对叶秦说道。

  时间越发紧迫,冰蟾的撞击声极为猛烈,孙、庞、樊修士三名全力厮杀。在场的金丹修士中,只有她是冰灵根属性,并且能操控冰系元神飞剑,天生能够抵御强烈的冰寒之力。

  取北溟冰莲子的人选,没有人比她更合适。

  “不行!”

  叶秦立即摇头,“这冰莲非同小可,威力难以预测,绝不能让你冒险。万一你的冰灵根也抵挡不住这冰莲子的寒气,那就糟了。”

  说完,他扫了眼激战中的孙兴、庞修士、樊修士三人,神色冷静无比道,“孙兴和庞修士取不了冰莲子,那就让我来试一试!”

  叶秦一拍腰间储物袋。

  一尊五丈高全身银甲的傀儡,手持一杆巨银色长枪,出现在这冰库大厅之中。

  这尊银甲卫一出现,宝石双目中血色光芒一闪。

  它纵身冲至白玉莲台边缘,伸出巨掌抓摄,一把将那枚氤氲冰灵气中裹着的冰莲莲子抓在手中,从白玉莲台上取了出来。

  冰莲子散发出一股寒气,喷向银甲卫。

  叶秦大喜,一击得手,操控银甲卫退回。

  银甲卫的出手,立刻引起了孙兴和庞修士,以及已经快支撑不住的樊修士的注意力。

  他们转头一看,看到一尊银甲卫退向叶秦所在的方位。

  而这尊银甲卫紧握的巨掌之中,氤氲的冰霜灵气正沿着它的手臂迅速蔓延至全身,一层薄薄的冰霜。

  但令三人惊讶的是,虽然这层无物不冰的极寒冰霜灵气,已经全然笼罩住这尊银甲卫傀儡全身。银甲卫身上开始结出一层薄薄近寸的冰霜。这冰层,在迅速变厚。

  但是,银甲卫依旧能动,未被彻底冰封,从莲台上退了出来,还一口把冰莲子吞入了它肚内。

  “辟法效果!”

  “这是一尊完全秘银炼制的甲卫?”

  孙兴和庞修士相视,瞬间想起什么,感到震惊。这样一尊秘银炼制的甲卫,纵然是血海的元婴老祖,也没谁拥有。叶秦是从哪里弄来的?

  “不好,北冥冰莲莲子被银甲卫取出来了!”

  “樊修士”失声怒叫出来,他如何也没想到。这古库内,居然有一名金丹修士,能取这冰莲子。这完全在它预料之外,无法想象。

  叶秦操控银甲卫,成功将北溟冰莲莲子取到手。银甲卫傀浑身冰霜越来越重,他丝毫不敢迟疑,直接将银甲卫傀儡连同它腹中的莲子,整个收回到储物袋中。

  莲台上的冰莲莲子被叶秦取走,连整个冰库大厅中的冰寒气息,立刻开始大幅减弱。

  “尔敢!”

  樊修士彻底红了眼,怒吼,拼命挣扎反抗。可是,燃血**,急剧消耗他的实力。经过最初的实力大幅暴增之后,他开始无可挽回的变得虚弱。

  孙兴和庞修士各操控元神法器,合力发出致命一击,攻向樊修士。

  四面戊土阵旗,爆发出耀眼黄光,将法力减弱的樊修士整个卷入其中。

  七宝盖伞旋出七彩流光同时暴涨。

  “啊!”

  樊修士拼命抵挡也挡不住,一声惨叫,浑身的血光顿时被压裂破散,肉身被戊土阵旗化为齑粉。

  此时,一缕诡异的黑气,从樊修士的体内钻了出来。这道阴魂一乍现,便狰狞的尖啸,“敢坏本主大事,你们死期将至,等着吧……!”

  它左冲右突,却被困在四面戊土阵旗的包围内,无法逃脱。

  “阴魂附体?”

  “樊修士难道是被鬼修给附身了?”

  孙兴和庞修士莫名其妙。

  这忽然出现的诡异阴魂,让他们二人惊诧,却又摸不着任何头绪。

  孙兴顿时毫不留情,用戊土阵旗一卷,将这缕阴魂绞杀。

  然后,他心思复杂,嫉恨的目光转向叶秦夫妇。

  这也怨不得孙兴会嫉恨。

  他损失了一头金丹灵猿,连冰莲子的边都没。没想到一转眼,就被叶秦取走。

  “叶道友,未免太不够意思。你要是说你能取此冰莲子,我直接让你便是了,何必这般耍弄手段,害我损失了一头灵猿!今日你要是不给老夫一个说法,休怪我不客气了!庞道友,你我联手杀了他,莲子归我,事后宝库内的库藏都归你!”

  孙兴目光盯着叶秦装着银甲卫的储物袋,脑门通红,血气上涌,手一招,祭出了黄光灿灿的小神通古器“蛮犀古印”。

  叶秦可不是樊修士。

  孙兴要对付叶秦,关是动用他的四面戊土阵旗是绝不行。不但不能取胜,反而恐怕有战败的可能。要知道,连绿袍老祖用小神通法器绿煞剑追杀叶秦,都未能杀死叶秦。可想而知叶秦的实力极其强横。

  孙兴想要取胜,必须动用小神通古器,才有最大的把握。

  庞修士冷眼旁观着局势变幻,并未立刻表态。既未赞同,也未反对。当然了,他心里还是希望孙兴能够出手,重创叶秦夫妇二人。死的人越多,对最后活下来的人越是一件好事。

  叶秦却是不屑的冷哼一声,手一翻,一面古朴的雷系古镜,出现在他的手中。这面古镜,散发着古老的法力气息,绝不在孙兴的“蛮犀古印”之下。

  皇甫冰儿同时祭出一柄赤蛟剑。这柄赤蛟剑,隐隐有火蛟的气息,同样强大无比。

  “小神通法器!”

  “两件!”

  孙兴终于变色。

  庞修士脸色剧变,退后一步。

  这才是叶秦的真正杀手锏?

  叶秦就算是紫剑宫的长老,也不应该有这样强大的实力。大五行剑阵、银甲卫、两柄小神通法器,叶秦的底牌似乎用之不竭,让他们永远猜不透。

  这样的手笔,这样的心机手段和财力,即使是东海仙宫的嫡亲弟子,只怕也做不到。

  孙兴脸色一下僵硬,不知所措。

  叶秦和皇甫冰儿手中的两件小神通法器,分明是对他的嘲讽。小神通法器,不是他才有。

  庞修士原本还有些意动,盘算着能否从这场冲突之中,占到便宜。

  此刻见叶秦夫妇都祭出小神通法器,一副不惜和孙兴拼命的姿势。一旦拼命,叶秦夫妇不但能杀孙兴,还能杀他。

  庞修士坐不住了,连忙出言劝阻道,“孙兄千万冷静,一旦使用这法器,恐怕暴跌一层修为!叶老弟既然有本事取走莲子,自然是与宝物有缘,孙兄何必如此激动。况且,宝库中宝物同样多的是,完全没必要两败俱伤!”

  他不希望孙兴败亡。

  一旦叶秦夫妇失去牵制,对他自身不利。

  “叶老弟深藏不露,孙某佩服!罢了,莲子归你便归你,但外面宝库中的宝物,要归我和庞道友,否则孙某拼了这条老命,也要和你们同归于尽!”

  孙兴脸色数变,最后极为不甘的咬牙道。

  “好,让与孙兄便是了!”

  叶秦却是淡淡一笑,早就料到孙兴不敢冒险硬拼。

  “砰、砰!”

  土牢狂狱不断剧烈震动,出现一条尺大的粗长裂缝。冰蟾妖灵狂暴的身形,已经能够从土牢中看见。

  “土牢要破了!走,离开此地!”

  叶秦脸色一变,急忙和皇甫冰儿,抢先往冰窟通道冲去。

  庞修士深吸了一口气,脸色阴沉,紧跟朝冰库外狂奔。

  “砰、砰、砰!”

  土牢剧烈的撞击声在冰库内震动,裂缝迅速扩大至数尺,咔嚓咔嚓爆裂。

  孙兴想要冲出去,临走之前,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不顾呼吸之间便能冲出的冰蟾妖灵,挥手将樊修士遗落的储物袋取在手中,然后疯狂往冰窟通道逃去。

  “哗啦!”

  在孙兴闪入冰库光门的同时,被困在土牢内的冰蟾,终于强行撞破了土牢。

  它看见孙兴逃逝的背影,“呱、呱!”,它瞪着血红的双瞳,愤怒一跃,射穿过了光门,朝冰窟通道中的孙兴追去。

  “飕、飕!”

  两道青色身影一先一后冲出了中枢冰库通道的光门,出现在上古宝库的六边形大厅处。

  此二人,正是最先逃离冰库的叶秦和皇甫冰儿。

  大厅内,十名寻宝修士正在角落盘膝休息、打坐。他们不敢进入冰库深处,一直不知冰库内发生了些什么,在大厅中等消息,等了足足一日,早就等的焦急不耐。

  见到叶秦夫妇出来,他们不由惊喜。

  “叶兄!情况怎样,可杀死了曹氏?”

  “可取到元婴丹?”

  蒋灵、郑成辉,还有王氏叔侄等人,连忙和叶秦招呼。

  叶秦没空理会,连瞬息也没有敢停下,抵达宝库大厅之后,和皇甫冰儿立刻冲向大厅中央的上古传送阵。

  冰蟾已经从土牢禁锢中冲出来,正从后面狂怒追来。宝库内的所有禁制都失效,冰蟾完全能从冰库通道内出来,对宝库内的修士大肆杀戮。

  唯一离开宝库的途径,便是古传送阵。

  这座小型上古传送阵,每一次只能传送一名修士。而且每次传送,从启动到结束,都需要消耗二三个呼吸的时间。宝库所有修士想要全都出去的话,至少需要三四十多个呼吸的时间,甚至更多。

  冰蟾的速度太快,冲出来根本不需要是一二十个呼吸的时间,所有的修士想要都逃出去,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落在后面的修士,必死无疑。

  叶秦知道,此时绝不能将元婴级冰蟾的事情说出口。否则众寻宝修士人心大乱之下,疯狂争抢传送阵,最终结果是谁都逃不出去。

  “拿着,你们速进土库!”

  叶秦临走,将他和皇甫冰儿手中的土库大令牌和小令牌,扔给蒋、郑。并让蒋、郑进土库躲避,至于他们能不能活下来,全看他们的运气了。

  蒋灵和郑成辉伸手接下两枚大小令牌,相互望了一眼,神色诧异,不知道叶秦急匆匆传送出去,又将两枚令牌扔给他们做什么。

  皇甫冰儿先传送。

  接着是叶秦,从传送阵消失。

  就在叶秦从古传送阵上消失的时候,庞修士从冰库光门激射出来。他脸色深沉扫过大厅一眼,只见叶秦已经站在上古传送阵上,他一声不吭,立刻冲向古传送阵。

  “庞道友,冰库内的情况怎样?”

  “发生什么事情了?孙道友,孔世道友人呢?”

  大厅内的十名金丹修士,摸不着头脑,都十分奇怪。

  庞修士神色冰冷,一言未发的飞身落在古传送阵旁边。等叶秦从古传送阵消失,他立刻站在古传送阵上,进行启动。

  庞修士面无表情的望着祝修士和杨修士,这两位和他同行十多年的同伙,很可能会在片刻之后丧命在此地。可是,他必须心坚如铁,什么也不能说,否则大厅内的这些寻宝修士一旦反应过来,死的将死他。

  孙兴从冰库通道内冲出,狼狈无比,神色显得极度惊恐慌张。

  他连任何掩饰也没有,全速狂射向古传送阵。

  大厅内的十名修士,终于感觉到强烈的不对劲,他们相互望了一眼,神色惊色。“冰库内,莫非有什么可怕的东西?”“一定是如此,要不然,叶氏夫妇、庞修士、孙兴为何这般急于离开?”“不好,冰库内一定有变!”

  孙兴从古传送阵消失的一刹那。

  “砰!”

  一头巨大的冰蟾冰晶妖灵,从光门出来,轰然出现在宝库大厅内。它浑身散发着一股逼人的寒气,瞬间笼罩了整个宝库大厅。一双血色双眸一转,扫过大厅内十名金丹修士。

  “元婴级冰晶妖灵?”

  “孙兴等人在冰库内遇到了一头元婴级的妖灵?曹氏、孔世、樊修士都没出来,他们一定是死在里面了。”

  还在大厅内没有及时反应过来的十名寻宝修士,被这双血眸扫过,无不骇然变色,终于知道为什么叶秦、庞修士、孙兴如此惊慌逃命。

  王氏叔侄二人见到一头元婴级妖灵出现,惨叫一声,这才疯狂冲向古传送阵,试图从传送阵出去。

  “去土库!”

  蒋灵和郑成辉二人,惊恐的退后数步,相视一眼,猛然折身冲向土库通道。

  祝修士、杨修士,却是同时冲向火库通道。

  大厅内刹那间乱成一团,众修士疯狂逃命。

  “啊!”

  冰蟾尖舌一弹射,立刻有一名倒霉的金丹修士惨叫,打成了一堆冰渣。

  [牛文无广告小说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