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544 遭遇旧人

544 遭遇旧人


  冰蟾的一双血色晶瞳中,出现一团朦胧的鬼雾。

  它看到了鬼王,但鬼主身上的恐怖的鬼气灵压,令它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危险气息,不敢有丝毫挑衅,只是低鸣着,迅速后退,试图退回到冰库之中。

  鬼主满腔的恕气正无法发泄,一下看到冰蟾,引采了鬼主愤怒之火。

  “没用的畜生,连几个金丹修士都杀不了.给本主去死吧!”

  鬼主目中凶焰大炽,枯瘦右手一探,顿时化作一支数十丈巨大的黑焰鬼爪,抓向冰蟾。冰蟾急跳欲逃,却没能逃脱,整个被鬼气森森的鬼爪抓住。鬼爪上黑焰爆涨,急剧收紧。

  一团黑焰将整个冰蟾吞没,只见冰蟾喷出一团团冰雾寒气,试图拼命熄灭包裹着它的黑焰。但是冰寒气息抵挡不住这团黑焰,冰蟾呱呱惨叫,冰晶在黑焰中融化,灵力气息急剧减弱,“砰”的一声被鬼爪抓爆,爆碎为一大团冰渣。

  这头对叶秦、孙兴等金丹修士威胁巨大的元婴期妖灵,被抓爆,横死当场。

  鬼主解决掉冰蟾,出了一口恶气。

  在冰库内找不到叶秦四人的下落,它神色阴霾的从古传送阵出来现身在荒灵城中。

  它正准备召集手下双头鬼鹫,尸王、骷髅将军,众金丹鬼修,封锁整个荒灵巨岛,以防叶秦、孙兴等四名寻宝修士带着北溟冰莲子逃出荒灵岛去。

  正在这时,一声尖厉的鬼鹫鸣,从天空传来。

  双头鹫骷髅妖,挟着滚滚黑雾鬼气,飞抵荒灵城的上空,眨眼间来到废墟大殿前,随后化成骷髅人形落了下。双头鹫的怪异脸上,竟是有着难见恐慌。

  “鬼鹫,怎幺回事?不是让你追杀进入岛内的元婴修士吗,为何未听召回,便回采了?”

  鬼主脸色一变,极为不悦。

  双头鹫神情极为慌张,它急促说道,“主人,属下追杀那几名逃

  亡的元婴修士,正要把他们躯逐出荒灵岛,忽见一群天道盟和天魔盟仙宫元婴修士,大举而来!其中甚至有不少宫主级的元婴后期修士。属下见形势不对,便立刻赶回来向主人禀报。如何御敌,还请主人定夺!”

  “什幺,天道盟、天魔盟的元婴修士来了!该死!他们怎幺会突然大举进入血色之海,来到这荒灵岛!莫非先前出现的那七名元婴修士,只是他们的马前卒?”

  鬼主吃了一惊,语气一下尖锐凌厅起来,漆黑的目光也爆亮。就算它这样元婴后期巅峰,即将冲击化神的鬼修,对天道盟和天魔盟的元婴修士也忌惮的很。

  “主人,是否亲自出手,杀一儆百,将他们逼出荒灵岛?”双头鹫急忙问道。

  “闭嘴!天道盟、天魔盟,作为东海最为庞大的两大修仙联盟,根深蒂固,牢不可破,可不像那几名血海的元婴散修那幺容易打发。招惹上他们,会惹来极大的麻烦。立刻将尸王和骷髅将军,招回来,没有本主的吩咐,不得擅自和两大仙盟的元婴修士动手。”

  鬼主目中黑芒闪动。

  它心中十分清楚,在东海修仙界,没人拈惹的起天道盟-和天魔盟这样庞大到无法想象的修仙势力。就连曾经在东海列岛、血色之海横行无忌的妖族,都很少出规在血海,已经被逼得退回到了它们的老巢——东海极深处的妖海。

  它的个人修为实力,只能和天道盟的一名宗主、天魔盟的一位巨头相比。它亲手建立起来自的荒灵鬼岛势力,只能够和东海的一座大仙宫的实力相比,远没到敢和这两大仙盟较量抗衡的地步。

  鬼主厉喝道,“还有,有几个寻宝修士从宝库十出来了。你和尸王三人,帝看所有的金丹鬼修,在岛内搜索最先进入岛内的四名寻宝修士!

  死活不论,找到后立刻带回来,绝不能让他们逃离此岛!”

  “是,主人!”

  双头鹫奇怪,不解鬼主为何这样忌惮选两大修仙联盟。事实上,它是鬼主亲手炼制出来的元婴级骷髅妖,极少离岛,也从未见证过天道盟和天魔盟的真正实力,自然不清楚鬼主在忌惮什幺。

  不过,出于对鬼主的敬畏,让双头鹫立刻领命,一拍骨翼,夹着黑雾冲天而去。

  “那些天道盟和天魔盟的修士,居然来了这幺多,不能被他们破坏了鬼雾大阵,得想办法阻止才是。”

  鬼主在原地沉吟了一下,突然目光一冷。

  它察觉数群强大的元婴修士气息,正在从不同的方向逼近荒灵城。每一群,元婴修士都不在少数。这些修士速度极快,距离荒灵城,巳轻不太远。

  它压着心心头的怒意,立刻一跃飞射,化为一颗黑焰流火,朝骷髅山脉方向,人数最庞大的一群无婴修士而去。

  蒋灵和邓成辉二人,发现上古宝库内没有任何动静,小心翼翼从土库通道内,探出脸色惨白的脑袋来。之前股可怕的鬼修气息从上古宝库内消失,让他们逃过一劫。

  他们发观那头元婴级冰蟾,已经死了,不由万分惊喜,却又恐慌,忐忑。

  “是鬼修杀了这头元婴级的冰蟾?”

  “好像没人了!走吧,赶快离开这里!”

  两人紧拽着各自腰间装的满满的储物袋,穿过遍布尸体的上古宝库大厅,从古传送阵传送出去。两人逃出荒灵城,不敢暴露行踪,一路东躲西藏,担惊受怕行走在岛屿内。

  叶秦、皇甫冰儿二人,在鬼主从传送阵进入上古宝库之后,立刻飞射离开荒令城,他们一口气逃出十余里,逃到了荒灵城外围的死灵湖边缘。

  叶秦找到了来时藏在偏僻之处的骨船,准备渡湖离开此地。至于孙兴、庞修士等人如何离开湖岛,却是轮不到他来操心了,堂堂金丹修士,自然不会被这点困难给难倒。

  “咦,有人过来了!”

  叶秦突然感到,死灵湖内,有众多的驳杂的气息波动,正在迅速靠只一小会儿,便从鬼雾弥漫的死灵湖面上,看到一团巨大的影,正在破开死水黑浪而来。

  “元婴修士,而且人数不少!”

  叶秦脸色一变,不禁苦笑。

  在这鬼雾之中,他的神识无法查探太远,只有数百丈。

  但是前方那团阴影,有几道灵压极强,却让他感觉到了这服气息的逼近。这些气息,实力参差不齐,并没有刻意隐藏。其中修为最高的是元婴期修士,修为低的甚至弱不可查,只有筑基期的修为。

  说来也真是倒霉,为了宝库内拿几件宝物,他已经先后遭到元婴冰蟾、一群蛮岛邪修、一名深不可测的元婴鬼修,每一步都几乎送命。现在连死灵湖都还没过去,又撞见一伙实力强大的修士。

  “来的都是修仙士,并非鬼修。只是,不知是寻宝修士,是夺-室邪修!”

  皇甫冰儿和叶秦一样,立在骨船,并未逃。

  如此近的近距离下,叶秦敢肯定,对面阴影中的几名元婴老祖已经发现了他们。如果他和冰儿此时强行逃跑,不过是欲盖弥彰,反而惹来怀疑。跑是他跑不了的,还不如多想想如何应对这个难关。叶秦心中打定了随机应变的主意。

  呼吸之间,一艟数百丈,滚转着谌蓝光华的宝船,推开层层湖面上的鬼雾,清楚的显露在叶秦、皇甫冰儿二人面前。

  这艘宝船,并非古船据点的那种配备了重炮的大型战船,只是一件并无攻击之力的飞行法器,可以飞天,也可以在湖面航行。

  叶秦一眼望去,船首并肩昂然直着一名身穿锦绣白袍的中年男子一名儒衫中年男子,和一名身穿淡银法袍的老者。

  那再明显不过灵压波动,昭示了来者的修为,二名元婴初期修士和一名元婴中期修士。

  在这三名元婴老租身后,还站立着十多名金丹后期修士。

  这些金丹修士,都是身穿金铜色泽法衣,有男有女,或轩昂,或美,年龄不一。

  这些金丹修士的中间,还有一名不过筑基期修为,十七八岁,带几分稚气的少女。被这些金丹后期修士护在其中,俏生生站在甲板上,好奇的打量着死灵湖的诡异景色。

  她被前方的几名元i婴老祖遮住了面目身形i,却并未看到叶拳和皇甫水儿。

  除了这些在甲板上的修士之外,还有不少修士在宝船的船舱内未出来。

  这样一伙颇为奇怪的修士,他们丝毫没有进入危险之地的紧张、警惕,反而轻松随意,颇有些来观光荒灵岛的景色。

  这伙修士,唯一相同的是,在衣角处都有着一个金色标识。

  叶秦目光,一下盯在了他们的金色标识上.

  这种统一的标识,意味着这艘宝船上的这一元婴期、金丹期修士隶属于同一座仙宫。

  那个标识,叶秦却有似曾相识的感觉。但这种仙宫的标识在东海极多,数不胜数,叶秦也不可能花这精力去全都记下,一时间,他也不起来在哪里看过。

  这一转眼间,湛蓝宝船已经在死灵湖的岸边停下,和叶秦二人面对面。

  叶秦没有多想,立刻拱手恭敬道,“晚辈见过几位前辈!”在不知对方来历之前,叶秦也不敢随意自报自己的家门来历。万一遇到紫剑得敌人,可有冕也没处说。

  “见过几位前辈!“

  皇甫冰儿,也跟着行礼

  “哦?你这娃是东海紫仙宫的修士?你这标识,应该是紫剑宫得元婴长老才能佩带的吧?还有你这女娃,应该是水云仙宫的弟子吧!你们二人实力如此之弱,怎幺会孤身在这鬼岛上,也不怕被岛上的鬼修杀了?”

  那名淡银法袍的老者,有些惊讶,诧异的打量了一眼骨船上的叶秦。

  老者又看向皇甫冰儿,注意到两人的衣裳上同样有仙宫的标识,不由眯着眼晴问道。这老者的见识显然很广,居然一下就看出叶秦和皇甫水儿的身份、来历。

  “此人是仙宫长老?”

  “怎幺这么年轻,修为这么纸?”

  宝船上的十多名金丹修士,不由纷纷动容,诧异低声议论,甚至怀疑。

  “晚辈正是紫剑宫修士,奉了紫剑官主之命,特来此地冒险探查岛上鬼修的情况。”

  叶秦见那老者居燕一眼认出采了,只能硬着头皮说道。

  这名元婴老租,看样子似乎并非紫剑宫的敌人,让他稍松了一口气。

  但是他也不敢完全放心。

  无婴期修士,行事一向随心所欲,根本不会顾虑低阶休士的生死,更何况是在这离东海万里之遥的血色之海的岛屿。如果这几名无婴修士,瞧他不顺哏,恐怕还是一场大麻烦。

  正在叶秦心中不安,不知如何是好之时,那名淡银法袍的老者又笑眯眯的问了,“你们二人,可是从前方那座废墟城中出来?那城,可叫荒灵城?”

  叶秦薄然一惊,他和冰儿所来的方向再明显不过,根本隐瞒不了

  “正是。在下夫妇二人,跟随一队修士进入那座荒灵城,但遇到鬼修,实力有限,不得不退了回来。”

  叶秦依然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答道。

  “哈哈,那就不会错了!老夫曾在万年前的一块或破的典籍之中看到,上一次仙妖大战,天道盟和天魔盟,曾在一座城内储备了大量的物资。那城,便名为荒灵城。此城极为隐秘,知道的修士少之又少。若是能取出宝库内的库藏,对我们仙宫的壮大,大有益处!你们两人也算厉害,居然能比老夫还先找到此地!”

  那老者朝叶秦说完,又朝宝船上的另外两名元/婴修士,得意笑道。

  “你们二人,神色匆匆,从那荒灵城出来,可发观那理有什幺宝物?”

  身穿锦绣白袍的中午男子,却狐疑的看着叶秦。

  他挥手朝身旁几名金丹修士道,“你们几个,去查一下他们身上是否有什特殊的物品!”

  “且慢!不得无礼!“

  [牛文无广告小说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