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545 觐见圣皇!

545 觐见圣皇!


  殷.....灵素?!!”

  叶秦看见宝船甲板上的那名淡妆素衣十七八岁少女,这电光火石的一瞬,终于知道眼前这一大伙修士的来历,脸色不由一僵,几乎有一股转头就走的冲动。

  那甲板之上被众金丹修士护在中间,地位极为尊崇的少女,竟然是曾经和他有过一面之缘,做过图纸交易的圣皇后裔,殷家排行第三的小女儿殷灵素!

  叶秦早就将只交易过一次傀儡图纸的殷氏姐妹,给忘的几乎一干二净。根本就没预料到,居然会在这血色之海,而且还是在这荒灵鬼岛逃亡的途中,遇到这位殷氏后人。毕竟这凶险莫名的血色之海,和这修为极低的殷灵素,根本搭不上边。

  当然了,殷灵素本身并不可怕,不会令他转头就走的念头。

  但是,殷灵素不会无缘无故来这里。

  只有一个原因,那是圣皇来了,应该就在这艘巨大的宝船内,带着她来的。

  这让叶秦心头发毛,生出一股不知名的恐惧。这跟胆怯无关,东海修仙界不畏惧圣皇的修士,还真是极少。就算元婴期修士,也同样对圣皇畏惧。

  况且,他跟圣皇的恩怨不少,这些恩怨十分复杂也说不清,不想跟圣皇碰面。

  “叶前辈,你还记得我?”

  殷灵素出声阻止几名金丹修士欲下船的动作,并拨开护卫的金丹修士来到甲板前,有些惊喜的问了一句。

  “前辈不敢当,叫我大哥就好。”

  叶秦强忍下避走的冲动,说道。圣皇既然把殷灵素带来,多半是有重新振兴殷氏家族的意思,殷灵素的地位身份已经是截然不同,可不是当初在仙阙城毫无后台的小女子了。

  “三小姐,小心!”

  那名身穿淡银法袍的元婴中期老者,见殷灵素来到甲板最前方,不由咳嗽一声提醒道。不过他并没有太多担心之色,显然时自身实力极有把握,自信叶秦两人在他手中无法逃脱,更无法伤到殷灵素。

  “宋长老无须担心,这位叶大哥,跟灵素,还有老祖宗,都有着不浅的渊源。前些日子,老祖宗还说起叶大哥在北方白浮城的一些事情。”

  殷灵素笑道。

  “既然宫主也认得,那就无妨。”

  宋长老听殷灵素说老祖也跟眼前这名金丹修士有渊源,这才不再多说什么。

  殷灵素下了宝船,对叶秦和皇甫冰儿,见礼道,“叶大哥,灵素还要多谢您当初对我殷家的帮助,给了大量的灵石,还有驻颜丹,叶大哥的恩德,灵素一定找机会报答。”

  “灵素姑娘言重了。当初我用灵石和驻颜丹,换你们手中的图纸,不过是交易,各取所需罢了,算不上什么恩德。”

  叶秦摇了摇头,有些汗颜说道。

  眼前的殷灵素,虽然外貌依旧是十七八岁少女模样,却是因为当初服用子一枚定颜丹,才能使容颜永驻。而实际上,殷灵素已经历经数十年岁月,早就不是当初那清纯的少女了。

  叶秦也自然不会她再当小姑娘一般看待,可以糊弄。

  殷灵素却是摇了摇头,诚道,“时叶大哥来说,这只是一场交易,算不得什么。但是此交易,对殷家上下来说,却是帮助极大。殷家正是靠着这些财货,在过去的那些年中,度过不少难关。否则殷家破败,只怕也无法支撑到老祖宗返回。

  叶秦沉默不言。

  说到这,殷灵素又淡笑道,“老祖宗回来的时候,灵素曾经跟老祖宗提及此事,没想到老祖宗居然知道你。他提起叶大哥你来,曾说,我殷家姐妹要是能赶上叶大哥的一小半机智狡黠,圣皇宫也算后继有人了!”

  叶秦尴尬,圣皇这是算贬,还是算褒呢?

  “夫君,这位妹妹是...?”

  皇甫冰儿双眸闪动,目光在叶毒和殷灵素之间移动,朝叶秦问道。

  叶秦跟她飞快的说了一下,他当初跟眼前这位殷氏三小姐的交易。这件事情太小,他也一直未跟冰儿提过。

  “圣皇的后人!”

  皇甫冰儿惊讶,朝殷灵素道,“原来是灵素妹妹,没想到妹妹这般年轻!我姓皇甫,妹妹你可是用了驻颜丹?”

  “皇甫姐姐,您可真漂亮,这般年轻,应该也用过驻颜丹吧?”

  皇甫冰儿拉这殷灵素到一边,有说有笑的私语起来。虽是初见,却像是许久未见的亲密姐妹一般熟络。

  叶秦想到圣皇在这宝船上,心中却是有些不安。

  这群修士身上的标识颇为眼熟,他记起来,正是圣皇本人衣裳上有的一种标识。看这宝船如此大的阵仗,圣皇已经开始重建圣皇宫,招揽拉拢了不少元婴期修士。

  他对圣皇本人持有的态度,难以琢磨。

  “圣皇,不知道跟莲花分身,对自己的态度是否有差别!此时想离开,恐怕也是不可能的了.....”

  正在这时,那名宋长老眉间一动,似乎听到神念传音。

  他对殷灵素道,“三小姐,宫主召叶异夫妇二人,进入船内!”

  “嗯,好的!”

  殷灵素应了一声,往宝船上一召,紧接着便见到宝船上光华流转,数丈宽的蓝色虹桥,便从宝船上倾泻下来,一直蔓延到叶秦几人脚下。

  “叶大哥,皇甫姐姐,请随小妹来!”

  殷灵素领先踏上虹桥。

  叶秦自知是福是祸都躲不过,毫不犹豫的踏了上去。

  皇甫冰儿淡笑跟随叶秦上了宝船。

  这时,那道承载了叶秦三人的虹桥,便自己流动了起来,托着三人,稳稳当当的上升到宝船上,不急不缓的往船舱中流去。

  宝船甲板上的一众金丹修士,不由诧异,羡慕。能够让圣皇宫宫主亲自召见,这可绝不多见。

  小~说就来}}2580~o~.ne}T}}叶秦进了宝船内,顿时吃了一惊。

  这艘宝船外面看去,只有数百丈,但是内部却极大,而且并非船舱,而是一座小型的修仙城池,内部的建筑,各色楼阁,等等齐全。

  殷灵素、叶秦、皇甫冰儿三人,在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中,在虹桥的流动牵引下,来到一座金碧辉煌,雕琢的极其精美华丽的宫殿门前。

  此时,虹桥忽然一收,化成蓝色光点没入宫门中。

  与此同时,宫门也是一阵响动,缓缓的朝两旁打开。

  叶秦一眼望去,只见入眼之处,是全部由白玉铺成的平台和阶梯。两旁石雕,雕琢着各种珍禽异兽,云纹山河。白f平台中,又有各色假山灵泉、奇花异草点缀其间,看上去极为赏心悦目,同时还有阵阵异香扑鼻而来,却是灵香宝玉。

  在正中央,白玉阶梯之上,有着一座金碧辉煌的大殿,蛟龙赤凤,壮丽雄伟之极。大殿正上方,一块朱红的牌匾上,写着金色的“宝船行宫”四个大字。

  “叶小友,许久未见啊!”

  一个雄浑的中年男子声音,淡然威严,在叶秦的耳边响起。

  “圣皇!”

  叶秦微微一顿,立刻辨认出这个声音的主人。

  他到了这里,也没有什么好迟疑了。不管圣皇对昔日之事.究竟是个什么态度,他终究要去面对。

  叶秦深吸一口气,和殷灵素、皇甫冰儿一起,踏上白玉阶梯,步入了大殿之中。殷灵素跟在叶秦两人身后步入大殿,在大殿之下站着,神情恭敬,不再言语。

  “晚辈叶氏,见过圣皇前辈!”

  叶秦此时一入大殿,便恭不卑不亢行礼。

  “叶小友,当年你对本皇可不是这般毕恭毕敬啊,那尊被你费尽心思弄去的银甲卫,可还在你身上?!哼,那尊银甲卫要是弄丢了.你全副身家,也赔不起!”

  殿上的那个声音,沉声道。

  “还在身上!”

  叶秦微微一怔,飞快答道。

  虽然仍旧无法猜出圣皇邀见他的目的,心中却微微一松。

  圣皇还是提起了昔日在地底宫殿的事情,看来那股怨气还没消。

  但是,圣皇真要拿他出气,也无需任何废话,直接让甲板上那几名元婴老祖,把他擒来要爽快的多。这也能明显看出,圣皇虽然还有怨气未消,却没打算拿他怎么样。

  这时,叶秦抬起头来,平静的往殿上看去。

  一名身穿金色法袍,浓眉星目,气宇轩昂的魁梧中年男子,面带冷嘲,一副深沉莫测,正坐在大殿盘龙金椅之上,冷眼看着叶秦。

  此人,正是圣皇本人。

  圣皇并未释放出强横的灵压,否则,具怕叶秦金丹中期的修为根本撑不住。

  在他身旁,一尊一人高的金甲卫傀儡,面目栩栩如生,静静的持剑,闭目站立。在盘龙金椅后方,立着一方金色屏风,屏风上一条金色巨龙盘绕着的,正是圣皇宫的标识。

  这大殿内,还恭敬的伫立着四名元婴修士,以及数十余名金丹期修士。他们纷纷屏息,侧目,心中震惊、疑惑,往叶秦看去,不知圣皇跟这小子究竟有什么恩怨,居然罕见的生出怒气。

  叶秦反而心定下来。

  至于圣皇会不会把银甲卫给取回去,他也难以掂量,干脆不去多想。

  他反而有心思想其它事情,他飞快的扫了大殿一眼,并未见到殷家其她人,只有一个殷灵素在。

  叶秦心中暗自嘀咕了一下。

  殷灵素虽然在殷家姐妹中,年龄最小,却是灵性最高,也最精通傀.儡炼器术之人,看来殷灵素极有可能得到了圣皇器重,其她两姐妹却没这么幸运了。

  埋伏了许久许久的长线,圣皇终于出场。

  到了关键的章节,正在考虑如何布置圣皇、鬼主、还有各大宗主巨头之间的角力。

  [牛文无广告小说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