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546 银甲卫之迷和众修对峙

546 银甲卫之迷和众修对峙


  “那银甲卫本皇还有用处,当初被你从地宫中不问自取拿走,现在也该还给本皇了”

  圣皇冰冷的脸色,肃然沉声说道。他不知道叶奏在跟自己谈话的时候,居然还有心思去想其它的事情,若是知道,恐怕要当场气的跳起来。

  “圣皇前辈,您的莲花分仧身,已经亲口答应把此傀儡赠给晚辈。圣皇前辈应该知道此事,为何现在又要提出收回?”

  叶秦闻言不由诧异,露出一副不解的神色。

  “老祖宗,既然您的分仧身已经将那尊傀儡赠给了叶大哥,便不应当再收回。灵素相信老祖宗肯定有您的原因,但为此违反诺言,可有损老祖宗身份呢!”

  殷灵素这时却插口说道。她有心还叶秦一份人情,况且多少也觉得圣皇此举有些不妥,不由语气委婉的劝说道。

  圣皇眉头一皱,并未恼怒殷灵素,而是沉吟起来。

  他想了好一会儿,一挥手,打出一道隔音光幕,将他和叶秦,笼罩在内。

  而光幕之列,殷灵素、皇甫冰儿,几位元婆修士,还有众金丹修士,都听不到丝毫声音。

  众修士,低着头表情不变的静静仕立。他们自然知道,圣皇这般所为,接下来要说的,恐怕是极其重要的事情,他们还不够资格听到的秘辛。

  “这银甲卫,是本皇千年前,刚刚开始修炼金系傀儡术时,费尽心思收集秘银材料,炼制成的傀儡。当时本皇的傀儡炼器术不佳,炼制出来只有金丹期实力。本想着日后再将它重新炼制一番,成为元婴级银甲卫,用于一个大用处。可惜尚未来得及,便困在地底地宫之中后来之事你也知道,本皇便不多说了。”

  圣皇正色”缓缓说道,“本皇炼制莲花分仧身之时,只将大部分记忆都复制给了分仧身。但是还有很多关系到本皇绝密之事,包括这银甲卫的真正用途,关系重大,连本皇那分仧身也并不清楚。分仧身的实力还太弱,万一被强大的敌人擒拿,被投魂”泄露了绝密之事,可极其不妙。

  本皇让他前往东海列岛,为的是去替圣皇宫招揽人手,却没想他为了答谢你,居然把银甲卫也赠送给你。这一点,却非本皇所能预料。”

  叶秦不由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那尊莲花分仧身,并没有圣皇的全部记忆”不知情的情况下才将银甲卫赠送给他。

  以圣皇之尊,能做如此解释,并未强取,已经极为难得。否则圣皇二话不说的强行索要银甲卫,他纵有十个胆子,也不敢不给。

  圣皇说道这里,沉吟了小片刻。

  他炼制银甲卫的真正意图,连分仧身也不知道,肯定不能对叶秦说出来。

  不过话又说回来,莲花分仧身虽然与他有部分记忆意识不同,但毕竟是他的分仧身。分仧身所许的诺,自然也代表绝大部分本尊的意思。这件事说起来,还是圣皇自己有些理亏。

  以他身份之尊,自然不想对一个金丹小辈,出尔反尔。

  但他谋化的那件大事,又非银甲卫不可。

  这可有些犯难。

  最后,圣皇总算想出了一个主意,惧恼的一摆手道“罢了,既然本皇的莲花分仧身已经把银甲卫赠给了你,本皇也没有再强行收回的道理。不过,过些年,本皇要拿它重新炼成一尊元婆级的傀儡。办那件事情,非用上此物不可。等本皇要用它之时,你需无条件将银甲卫暂借本皇,事后本皇将一尊元婆级的银甲卫归还你!如此一来,既不耽误本皇之事,你也得了好处,也不违背本皇分仧身所做的许诺了。”

  “多谢圣皇!圣皇前辈日后要借用,晚辈一定不会推辞!”

  叶秦立刻点头应允,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松了下来。

  这尊银甲卫妙用无穷,他自然舍不得归还给圣皇。连圣皇这样一度跨入过化神期境界的天魔盟巨头,都如此看重这尊银甲卫,那么银甲卫的真正价值,自然不是他现在仅用于斗法厮杀这般简单。

  更何况,那枚大神通古暴级的北澳冰莲莲子,还在银甲卫的腹中。一时半会间,叶秦也没办法将这冰莲子取出来,这就更不能将银甲卫还给圣皇,否则连这枚冰莲子也得一起搭上。

  “哼,跟本皇耍心机,还未死的,你是第一个。本皇最不喜欠人情,你助史寒阳取了灵莲,间接助本皇脱困。莲花分仧身赠你一尊银甲卫,作为答谢口那本皇再还给你一份人情,你留在宝船行宫之上,没人能奈何你。事后,本皇带你安全离开此岛。此鸟已经大乱,鬼修士、各路争夺宝物的元婆修士众多,弄不好,你一条小命恐怕就得丢在这岛上。”

  圣皇挥了挥手,撤去隔音光幕,让叶秦退下。他背靠在盘龙金椅上,闭目静修,显然不愿意再说下去了。

  叶秦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有拒绝。

  以他和冰儿的实力,想要安全的离开荒灵岛,难度确实极大。

  要是途中再碰上其他元婴修士,那可不会像圣皇这般好说话。而这艘宝船上,除了圣皇本尊之外,还有多达七名元婆初中期修士,实力强悍之极,虽然要耽搁一些时间,但绝对安全无虞。

  “多谢圣皇前辈!”

  叶秦随即恭敬告退。

  在圣皇和众多能主宰他生死的元婆老祖面前,他是一刻都不愿意多待。

  叶秦和皇甫冰儿,正随着殷灵素退出大殿之时,却又听到圣皇若有似无的又滴咕了一句,“真不知道你小子有什么本事,史寒阳、本皇的莲花分仧身,甚至灵素丫头,都愿意为你说好话。”

  叶秦身形微微一顿,见周围众修士神色如常,显然只有自己听到圣皇这嘀咕声,他不由苦笑,摇头快步迈出大殿。

  “叶大哥、皇甫姐姐,请随小妹来。这宝船上没有什么禁制,大部分地方皆可自仧由走动。

  殷灵素带着叶秦和皇甫冰儿,退出大殿。

  “多谢灵素姑娘刚才出言,让圣皇前辈打消了取回银甲卫的念头。不知道圣皇前辈为什么忽然率众,来这座荒灵岛?你们一群修士这样从容,应该不是仓促来的吧?”

  叶秦疑问道。

  “老祖宗来这血色之海,一来是希望能寻找到昔日仇敌去向的线看二来却是为了重建圣皇宫。重建圣皇宣的实力,急需大匙蜘力、物力、人力。”

  殷灵素笑着说道“只是,东海列岛,被天道盟、天魔盟和众多小势力盘踞,难以扩张。只有在这混乱的血色之海,才能招募到人手,找到大量的财货。

  我宫的宋长老前些日得到一个消息,说古船据点的一座巨岛,有一座上古宝库的库藏出世。圣皇便带了圣皇宫上下,追寻了过来,进入这岛内,想分得一部分宝物!”

  叶秦听了”有些暗暗心特。

  圣皇从中土大陆回到东海修仙,时间应该并不长。

  可是,圣皇已经招揽了一大扯实力强大的修士。

  光是这艘宝船上,除了圣皇之外,便有七名元婆期修士和一大群金丹期修士。此外,圣皇的莲花分仧身、史寒阳,还在东海列岛那边大量招募修士。

  圣皇宫的实力膨胀的极快。

  至少从元婆期修士人数上,已经超过了紫剑宫。

  不过,这个也好理解。

  圣皇早在千年前,就是天魔盟的五大巨头之首,威名震动东海修仙界,树下的敌人多如蚂蚁,各种传闻几乎近于传说。圣皇消失了如此长的时间,又从中土大陆回来。他能带给元婴期修士的东西,只怕是任何一座仙宫都给予不了的。

  愿意投靠圣皇的元婆修士,绝不在少数。

  “叶大哥,皇甫姐姐,圣皇宫急缺人手,容小妹冒昧的问一句,不知两位是否愿意加入圣皇宫?”

  殷灵素淡笑道。

  这件事已经有过先例,圣皇莲花分仧身也曾拉拢过。

  叶秦和皇甫冰儿,都没有这个意思,婉言拒绝了。

  殷灵素见两人拒绝,不由有些遗憾,“听宋长老说,叶大哥是东海紫剑宫的长老,想来也是不愿意改投其它仙宫的。老祖宗欲扶小妹做圣皇宫的未来宫主,小妹身边也没有多少信的过的人。而老祖宗的寿元所刺不多,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没有太多去管圣皇仙宫的事情。,以小妹修为本事,如何能支撑这偌大的圣皇宫,唉”

  她幽幽叹道,随即又展颜一笑,“不过,能认识叶大哥和皇甫姐姐,也是小妹的缘分。以后小妹有事相求,还请叶大哥、皇甫姐姐不要推辞才是”

  叶秦淡笑,也未说话,摇头。

  以殷灵素的身份,圣皇宫的宫主是当定了。哪里是他这样的散修出身的修士,所能比的。这话,应该倒着说才是。

  作为行宫的巨大湛蓝宝船,在原地暂时停留了一段时间后,便离开了死灵糊,上了岸,在岸上几乎贴着地面,低空悬浮着,往前行驶而去。

  岛上有禁空禁制,圣皇也不愿意去硬砰。

  宝船很快便开到了荒灵城,到了目的地。

  圣皇,七位元婆期修士,还有众多的金丹修士,纷纷来到宝船前方的甲板上。

  叶秦、皇甫冰儿,也在其中,有些好奇。这一次,两人身处在这宝船之上,有圣皇宫的众元婆修士在场,也不用担心安全方面的问题。他们反而有闲心逸致,去打量景色。

  当叶秦随宝船回到这荒灵城,原本还沉闷死寂的荒灵城,已经热闹纷杂的超乎了他的想象。

  叶秦惊讶,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来了这么多的元婆期、金丹期修士。

  只见,荒灵城的四面八方,数群庞大的修士分立。

  天道盟、天魔盟的修士不乏其中,经谓分明,纪律严明,元婴老祖未发话,场上除了呼啸的风声之外,没有任何声音。众多嘈杂纷乱热闹声音,主要是那些散修士的队伍发出来的。

  最让叶秦震惊的是,他看到荒灵城的上空,那名身影诡异,面目笼罩在黑气中的元婆后期鬼修士,正傲然吃立在一头巨大的双头势粘髓妖的头顶之上,飞在天空,冰冷淡漠的望着从四面八方逼来的修士。

  他见过这名元婆后期鬼修。

  而荒灵城城头上,还站着一名提着骨剑体型极其高大的骷鞋,以及一名身穿黑袍的僵尸。

  从它们身上散发出惊人的鬼气灵压来看,竟然都是罕见的元婆期修为。

  在这两个元婴鬼修的后面,同样有着近百名金丹期的骷鞋、僵尸鬼修,它们都无声无息,森然而立,愤怒的瞪着周围的大群东海修士。

  此时的荒灵城,鬼气极其浓烈。

  而在那双头鬼势和元婆后鬼修的周围天空,更是鬼云滚滚,隐现着无数厉魂、凶灵。这些最擅长干扰修士神识的厉鬼幽魂,此时居然毫无声息,在鬼雾中涌动,随时可能冲出来,诡异凶厉。

  “元婆后期鬼修!”

  “化形级的骷髅妖”

  叶秦终于后知后觉,缩了缩头,感到有些后怕。

  他和皇甫冰儿相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惧。

  他们一路而来,居然没发现这座岛上的鬼修士如此众多,而且还有元婆期的鬼修。只要随便与其中一名元婆修士碰上,都免不了死路一条。

  最难以相信的,还是他们一伙寻宝修士,居然能从这座上古宝库取得宝物,并且能安全登上圣皇宫的宝船,实在是无法置信。

  在几名元婆修士的保护之下,殷灵素指着那城头的鬼修,颇为天真的惊诧道,“那几个便是这座岛上的鬼修士么?样子真吓人。不过有老祖宗在,不怕它们。”以她筑基期的修为,还无法看出几大元婆鬼修士的深浅,有些不知天高地厚。

  但是叶秦身为金丹修士,和元婆期修士交过手,却知道元婴期修士的厉害,心有余悸。

  这些队伍庞大的东海修士,从各个方向抵达荒灵城。

  岛上的鬼修士处于绝对弱势,根本无法一一抵挡,只能被逼着退到了这岛上的中心——荒灵城,试图守住这座鸟上最重要的古城。

  这荒灵城下,此时竟然已聚集了东海、血海各方修仙势力五六十名元婆老祖,金丹修士更是难以计数!鬼修和各方修士对峙着,元婴修士释放出各自的气息灵压,气氛极其压抑,令众多低阶修士感到窒息。

  [牛文无广告小说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