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547、548 争抢宝库

547、548 争抢宝库


  荒灵鬼主站站在双头鸳的头顶上,黑洞洞双目!中闪动着丽典的幽火,盯着下方众多元婴修士和金丹修士,沉默不言。修士势众,远远压倒了鬼修,它思量着如何应付这局面,没有立刻出手的打算。

  同样,荒灵城周围数股修士的元婆后期修士首领,似乎也在相互交谈议论着,没有开口和鬼修对话的打算。

  “此岛乃是我家主人,毒灵鬼主”的修炼之地,和你等东海修士素无瓜葛,你们为何大举侵犯我家主人的修炼领地?立刻退出此岛,我家主人也不再追究”

  尸王见鬼主不语,但是它这手下不能毫无动静任由敌人欺上头来,它体会着鬼主沉默不言的意思,朝众修士怒喝。

  “胡说,血色之海的岛屿,从来没有主人!”

  “哈,鬼修士,什么时候也敢妄自尊大,自称鬼主!”

  “有我等天道盟修士在此,那容你等鬼修猖狂,大放厥词!”

  立刻有不少天道盟的元婴修士跳出来,厉声反驳。他们身为东海修仙界的正统修士,对鬼修之类的邪恶修士,向来是极为反感,杀之而后快。

  几名元婆后期的修士首领,也冷眼旁观着,并未阻止。

  他们在等着那鬼主开口。此地的鬼修不少,但是真正有威胁的,还是那鬼主。

  荒灵鬼主见尸王和众元婆修士争吵不休,没有半点作用,终于开口,淡漠道。

  “本主以鬼道,以求大道。我自独立于天地之间,不过问修仙界之事,既非你等东海修士一族,也非妖修一族。以此荒灵岛为界,自成一域,不犯你等领界。

  虽天道盟、天魔盟,禁止东海列岛出现鬼修势力,但却未禁止血色之海出现鬼修势力,本主在此岛化界为主,于你等东海修士毫无关联。况且,我荒灵鬼岛自建立以来,从未犯你等血海、东海修仙势力。你们这般大举犯境,却是太过霸道。莫非,欺我荒灵鬼岛势弱,本鬼主无能不成!?”

  一时间,这个森然晦涩的声音,浩浩荡荡的响起,震动着整个荒灵城。荒灵城周围数百里的每一名修士,都感觉这个声音仿佛在耳边响起一般,即使封闭了耳识,却仍然能清清楚楚的听到。

  “本主在此荒灵岛上,布下千里范围的鬼雾**大阵,乃是为了抵御化神之劫。但是你等若般辱太甚,本主也不介意,用这鬼雾大阵对付你们!”

  荒灵鬼主阴森说完,枯爪一挥。

  顿时,千里天空,层层鬼雾涌动,无数的厉魂、凶灵齐声哭嚎尖啸。万鬼齐嚎,天地为之变色。天空中滚滚鬼雾,沉甸甸的仿佛要压了下来。

  这浓浓鬼雾和无数的厉魂凶灵,如是一起冲下来”恐怕在场的众元婆修士也要变色。

  修为差一些的金丹期修士,被着鬼哭狼嚷之声震动,心神震荡,顿时辜顿。

  “鬼主,此言差矣!我天道盟,是东海修仙界第一大仙盟,但走向来以和为贵,并无和鬼主为敌之意。本宗主此次前来荒灵城,却是为了一桩旧案。”

  一个略显冷杂的祥和声音,飘飘渺渺的传来,让人摸不清说话者的方位。

  但是,所有的修士都能感到一股磅碍无匹的气势,冲天而起。这股气势,甚至直逼天空高处的鬼主。

  众修士纷纷惊骇望去。

  只见天道盟的阵营中,一团巨大的浮云,散发着莹莹七彩宝光,无视鬼雾大阵禁空禁制,飞了起来。

  这团浮云之上,吃立着一名鹤发童颜,相貌清瘦的老者。此老者,身穿一件云纹白色法袍,头戴一顶银色冲霄雷冠,眉目含笑,负手而立。

  但是谁也不敢因为此老者眉目祥和而有丝毫的轻视,他周身的强横灵压,异常恐怖。

  在这名云袍老者身后,肃然位立着两名元婆修士,还有十名金丹修士。虽然这些修士所穿的法袍都有所不同,但在衣角处,都有着一个同样的浮云标识。

  这种无视禁空禁制的做法,立刻引发了鬼雾大阵的攻击。

  一头由众多厉魂汇聚成的巨大鬼煞,鬼头张口,挥舞鬼爪,凶煞无比的扑向这团浮云。可是鬼煞靠近,浮云周围便七色宝光大作,那头鬼煞被无数道七宝光芒刺过,顿时如雪般快速消融,无法近身。

  “东海列岛,白浮宫的标识”

  “北方宗主,是离宗主!”

  “居然能见到离宗主,真是晚辈的幸运”

  天道盟的宗主级修士,平时极难见到。能够认得宗主面目的修士自然不多,若是平时遇上,未必就知道此老者便是天道盟五大宗主之一的北方宗主。

  一时间,众多的血海金丹修士,顿时纷纷激动,大嚷起来。

  白浮宫作为天道盟北方宗主仙宫,虽然不是上古传承下来的仙宫,但也有着七八千年的雄厚积累。在这任宫主的带领下,风云一时,一举夺得天道盟北方宗主之位,成为势力最大的超一流仙宫,号令整个北方诸岛仙宫。

  “离宗主怎么亲自来了?”

  “禹宗主元婆八层修士,所剩寿元不多,冲击化神期早已经无望,已经放弃了冲击化神境界!他此次前来血海,恐怕是要为白浮宫的日后做些准备!一旦离宗主坐化,白浮宫衰落,以后的日子,恐怕会极其不好过”

  “离宗主已经进入元婴后期极长时间,修为实力深不可测,能够位列天道盟五大宗主之一,非同凡响。只要离宗主一日不死,只怕无人可撼动白浮宫地位!”

  天道盟五位宗主的大名,在东海修仙界,几乎是无人不知。即使是这血色之海,虽然绝大部分的修士都没见过离宗主本人,也绝对知道白浮宫和离宗主的大名。

  “离宗主?他怎么会来这里?”

  叶秦曾经白浮城的夺岛大会上,见过离宗主一面,心中顿时一紧。

  而且离宗主身后的两名初中期元婆修士,也正是白浮宫的二名嫡系元婆期长老。

  叶秦扫了一眼,不由暗惊。

  他和周瑶、聚宝宫的金胖子、广语宫的廖晓梓等人,合力击杀了禹宗主嫡系后裔禹维封。所用的一柄小神通法器赤蛟剑”此刻还在冰儿身上。虽然禹宗主和天魔盟凌霄宫严巨头,认为严豪和离维风在琅都秘境,为争抢宝物而厮杀至死,但是叶秦难免有些心虚。

  “冰儿”离宗主在此地,不到生死关头,赤帧剑日后都不能在东海和血色之海显露了!”

  叶秦立刻不动声色的神念传音道。

  在上古宝库内,冰儿曾经拿出小神通法器赤帧剑,震慑孙兴、庞修士二人。但是孙、庞二人是在血海待了上百年的寻宝修士,可不知道赤烦剑是白浮宫之物。他们也不会关心遥远的北方诸岛,白浮宫死了一个嫡系金丹修士的事情。

  叶秦并不担心孙、庞二人会泄鼻

  “嗯”

  皇甫冰儿一听之下立刻会意,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赤较剑的来历,她是知道的。

  浮云上的离宗主,似乎感觉到了在场的大群元婆修士当中,有一个强大的存在,他怀疑的目光,如雷似电,射向宝船。

  一股恐怖之极的神识,同时扫过宝船。

  叶秦顿时浑身紧绷,连身体都不禁颤栗,法力流转一滞。

  叶秦脑中一片空白,什么都不敢多想,以免引来离宗主生出异样的感应。

  他不管是心跳,还是身体僵硬,都和普通金丹修士一样无二,一副惊惶不已的模样。

  叶秦心中清楚,当初离维风是身死在混乱攻击之下,根本没机会放出异法,留下什么线索。禹宗主纵使有惊天神通,也无法知道,叶奏就是击杀离维风之人。

  对叶秦而言,这短短的一瞬间,极其艰难。

  就在这时,一道蒙蒙金光”将整艘宝船笼罩在其中,那股恐怖的神识也随之隔绝,消失退去。

  叶秦心中一松后。

  能有实力阻止离宗主窥探的,自然只有修为高深莫测的圣皇。圣皇岂会让毒宗主,肆无忌惮的用神识探查他的宝船。

  “天道盟北方宗主,离宗主未曾听过啊!本皇真是老了。”

  圣皇轻哼一声,看着半空浮云的离宗主,脸上满是深沉的冷嘲。

  浮云上的离宗主,见神识无法探查宝船,不由诧异的看了眼。

  虽然他对心中生出的异常感应有些奇怪。

  而圣皇出手后,他探出的神识立刻被拦阻。

  离宗主微微惊讶。但在圣皇有意之下,他只能看到宝船上金光茫茫一片。离宗主顿时明白,宝船上的强大修士有意掩饰,不让探查。

  他眉头微皱,但是此时面对鬼主,他也不便去多探宝船。

  离宗主在半空中停下。

  那头鬼雾大阵所化的黑煞,越发显得疯狂。

  “白浮天雷!吠!”

  离宗主不耐,手掐指诀,一声清喝,修长的白须无风自扬,浑身周身姆妈生光,庄严肃穆。

  而这时,鬼煞上方,凭空凝出一团方圆数十丈翻涌的巨大雷云。

  鬼熬还在疯狂朝浮云扑咬,便见一道丈粗细的刺目天雷,从雷云中霹雳射出,划了过天际“轰!”的一声,正中鬼煞!

  那头巨型的鬼煞,哭号厉啸,大团的厉魂凶灵,一轰之下,顿时完全烟消云散。

  “高阶雷法”

  顿时有不少金丹修士,激动无比,大喊了出来。

  这引动天雷的法术,必须元婴期以上的修士才能修士。而且有着种种条件和限制,并不是每一位元婆老祖,都擅长此法。

  而各种雷法,往往威力极大,尤其对没有躯壳的元神,例如鬼修士之流,有着极大的威胁。

  白浮宫,停留在元婆后期不知多久的离宗主,却是颇为擅长此道,一手雷法神通更走出神入化,低阶修士难以想象。

  离宗主此举,击散鬼雾大阵禁制所化的鬼煞,更多还是敲山震虎,震慑荒灵鬼主等众鬼修。

  他这一手警告,同时也威慑在场的其他修仙势力。

  离宗主这一道轰雷,立刻震的荒灵城内外都安静了下来,连天空鬼雾中的鬼哭神号也清净了不少。厉鬼凶灵都安静了下来。

  “本宗与鬼主无冤无仇,并无轻慢鬼主的意思。”

  离宗主举手之间,灭了鬼煞,淡然的一挥衣袖散去天上的一片雷云,然后朝鬼主笑道“但鬼主居住此岛多年,不会不知道,此岛乃是上古仙妖大战的一处遗址。

  而这座荒灵城,更是上古天道盟与天魔盟联合筑建,没有一宝库,藏有本盟的大量战备物资。

  本宗主,身为天道盟的北方宗主,自然有权取回天道盟在上古遗留之物。当然了”在场的天魔盟仙宫,也都有权分得一份。鬼主不要阻拦,否则徒惹战再口我等取得应得之物后”自然便会离开,不犯荒灵岛上下。”

  离宗主淡笑说完,看向站在双头势上的荒灵鬼主。

  荒灵鬼主一皱眉,将禁空大阵,暂时停止下来。

  说这番话,并不是离宗主大公无私,而是在场的东海、血海元婴老祖实在众多。

  这里是混乱势力盘踞的血色之海”而非东海列岛。他就算天道盟宗主,也无法阻挡这些元婴修士的冲动。

  虽然此地大部分的元婴修士,都无法与他抗衡。但是,各方数量众多,却远胜白浮宫一家。他还做不到仅凭借一言,便独吞这荒灵城中的上古宝库。

  况且,这神秘莫测的荒灵鬼主,虽然一直没有什么大动作”但是修为高的难以相信,让离宗主暗暗心惊。

  离宗主心中估摸着,这鬼主的修为,恐怕比他自己,还要高出一层,已经是元婆期九层的巅峰,气息极为强横。另外,这岛上还有三名元婆期髓糙妖和鬼修士,又拥有鬼雾大阵的地利。

  他要是不将城外这些在场的天道盟、天魔盟各大仙宫势力,联合起来,仅凭他自身的白浮宫,是无论如何也吃不下的。

  事实上,他此次来这血色志海,一是为了天道盟,二却是为了白浮宫自身的利益。

  只要合众仙宫的势力,更能毫发无损的逼迫鬼走,令其叶出岛“的那座E古宝库。懈m

  虽然,这上古宝库的库藏,名义上要归还到天道盟和天魔盟的库藏。

  但是这些库藏,经过他的手,白浮宫作为这主事之人,肯定能从中分得一份不小的收获。这笔收获,对白浮宫来说,绝对丰厚。

  “离宗主此言,公道之至!我上汤宫,隶属天道盟,辛辛苦苦不辞辛劳,来这血色之海,寻找上古宝库,自然也有资格分得一份!”

  离宗主话音刚落,只见修士群中,闪出一位身穿红色道袍的矮胖老者。他驾着一朵赤云,周身红光熠熠的腾上半空之中。

  虽然不比离宗主那般轻松写意,但也可见其修为着实不凡。

  此红袍老者手持一杆拂尘,头戴红冠,一张肥厚的老脸上满是暴烈之气,颇有些有些不伦不类的样子,却也极易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叶秦也一眼认了出来,此人正是上汤宫大长老,红摩老祖。

  红摩老祖一现身,奉承了离宗主一句后,又接着大嚷道,“离宗主的提议,是最好不过。鬼主你修炼到这般境地,也补容易。我红摩老祖,敬鬼主三分。但是你独木难支,为了这些不属你等之物,和我等东海仙宫作对,耗损实力,很是有些不值啊!”

  他这一开头,立时引起了众修士的响应。

  “天道盟乌奴耳宫,也理应分得一的……”

  “天魔盟玉成宫,愿为唯离宗主马首是瞻!”

  众修士闻言,纷纷嚷了起来。

  这些各仙宫势力,纷纷派出各自的修士代表,施展手段神通腾空而起,报上各自名号,谁恐少了己方仙宫一份。

  这些修士,都是来自天道盟和天魔盟,有天道盟一派仙宫宫主,有天魔盟地位极高的长老。

  虽然这些修士实力大多为元婆初期、中期,随便一位,在鬼主面前都不够看。但有天道盟北方离宗主在此,有数十名元婴老祖聚集,他们全然不惧鬼主这些鬼修士士。

  “诸位天道盟和天魔盟的道友!”

  忽然,一个清朗不凡的声音,即使在纷乱的呼喊声中,仍然清晰的传遍了每个修士耳中。聚集在一起的血色之海的修士,各个及其复杂的势力之中,终于选出了一名足以服众的元婴修士。

  这句话,便是此人所说。

  只见那人一袭再普通不过的青色道袍,黑白相间的长发由一支玉暮随便挽起,清秀白暂的面容看上去到像是一名凡界书生。

  他脚下踩的飞行法器也颇为奇特,竟是一支白毫墨笔,平白无奇的一丝光芒也未发出,却晃晃悠悠的托着这名青袍修士,直飞到离宗主不远处。

  他修为高达元婆七阶,货真价实的元婴后期修士。

  青袍修士一站定后,潇洒的对着离宗主一行礼道,“贫道东阳散人,见过离宗主,在下不才,作为血色之海众修士所选代表,却也要为我血海的修士”诸一份说法。

  这座荒灵城,以及其中的上古宝库,是不是上古天道盟、天魔盟所遗留,我们暂且不论。但自上古仙妖大战后遗弃至今,在血色之海沉寂万年,东海修仙界未来此岛取这宝库,早就成了无主之物!

  既然是无主之物”自然是见者有份,我等血海修士也不是好糊弄的,绝不可能空手而归!”

  东阳散人虽然淡然,却是斩钉截铁的说道。

  最后他扫了一眼天道盟和天魔盟的修士,颇为冷然道,“如果不对这座上古宝库,按实力公平划分,我等血海修士,虽然不如东海天道盟和天魔盟势力庞大,但也不是无能之辈。那就只能主持公道,助鬼主守住这座荒灵城。嗯必鬼主,也不会吝啬,将一部分库藏给我等,作为报酬!”

  “呸!无耻之极,你等还是不是我东海修仙修士?”

  “嘿嘿,早听说过血色之海修士如何不堪,今日一见果然……”

  “与虎谋皮,为虎作伥,你们不嫌丢人吗?”

  东阳散人此言一出,天道盟、天魔盟修士,都哗然不已。

  甚至荒灵城中的众鬼修士,都诧异。

  但东阳散人,还有众多的散修势力,血色商盟等势力的修士,包括寻宝修士,以及不少夺宝修士,大都不以为然,兀自冷笑不语,一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

  血海的修士,虽然是一盘散沙,各有来历,但在场的加起来也已经有近二十名元婆老祖,他们都不是天道盟和天魔盟的修士。

  他们是不会坐视宝库落在别家手中。

  如果投靠到鬼主一方,借助地利,已经足以守住荒灵城不失。

  天道盟和天魔盟势力虽强,但是在这混乱的血海,却并非说一不二的势力。

  这些血色之海修士,大部分只求财货,行事一向不择手段。即使是寻宝修士,宝物当前,性命都可以不要,一点相助鬼修的骂名又算得了什么。

  更何况这些大多独来独往,或者三两结伙的血海修士,往往居住之地,想换就换。

  血海之大,到处都耳以去得。

  事后,他们四下一散,天道盟天魔盟要想迁怒于他们,只怕也难以找到人。

  天道盟为首的离宗主,想通这些后,脸色一时也极为难看。

  “都说完了吗!?”

  鬼主笼罩在黑气下的面目,看不清表情,但淡漠的语气中,却压抑着极端的愤怒。

  “你等视我荒灵鬼岛如若无人之境,想来便来,想走便走?若真要诗回天道盟、天魔盟上古遗宝,何不在岛外交涉。大举犯境,濒临城下。莫非仗着人多势众,便想逼本鬼主就范?你们连上古宝库的踪影都还没见,就旁若无人的就地瓜分起来了。就连你们这些血海散修,都想借机讨价还价。”

  鬼主冷笑着。

  天空,鬼雾涌动,汹涌起来。

  等他说完时,千里范围的鬼雾,已经沉了下来。

  [牛文无广告小说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