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549 禹宗主的无奈

549 禹宗主的无奈

  漫天鬼云,浓墨般滚滚涌来,无数藏在鬼云中的凶灵厉碳略陀味。

  鬼王挥手冷嘲之间,已经将这座庞大的鬼雾大阵,几近全力发动。

  这座万里荒灵岛,上古尸骸遍野,尸气极重,对鬼修可谓得天独厚。鬼主借助此地尸骸,维积成骸骨山脉,生成大量鬼雾。死灵溯,吸引大量凶灵幽魂。

  耗费了它数百年的心血,才经营到如此规模。

  “本主早已是死过一次,难道还会惧跟你们拼死一战?!若是在这荒灵岛之外,本主也不会去招惹你们。但本主在此岛经营数百年,布下鬼雾**大阵,威力之强大,足以对抚化神天劫。一旦全力催动,数万计凶灵、厉魂冲出,噬魂吞魄,鬼雾饮体。你们这些元婆修士,也未必抚的住。纵然你们能活下来,但你们那些徒子徒孙的金丹修士,一个都别想活着离开此地”

  鬼主阴森冷笑起来,道“本鬼主拼了化神期不要,就是自耗实力,也要留下你们一半元婆修士!离宗主,莫以为你是天道盟宗主,本主便条何不了你!看你寿元所剩不多,你纵然不惜命,但你手下这两名长老和众金丹弟子,本主有十足把握要他们性命。你护得了他们的周全?!”

  “这荒灵城中,确有一座上古宝库。这宝库对本主来说并无用处,本来让给你们也是无妨。但是你们犯我鬼岛,太过欺辱!若想当着本主的面抢夺宝库,那就要看你们够不够这个实力!”

  鬼主语气阴沉,说完,它干枯鬼手一指离宗主,淌天的鬼气,投人心魄。

  此言一落,荒灵城中的众无婆鬼修、金丹鬼修”无不径备,鬼雾丰的厉鬼幽魂齐声尖啸起来,阴风阵阵,如同鬼域。

  元婆修士人多势众,远超于鬼修,但他们望向天空鬼主的神情,却极其郑重起来。众多实力稍差一些的金丹修士”更是面色芥白,在阵阵阴厉狂风之中,甚至连站都站不稳。

  离宗主听到鬼主这番公然威助,原本和颜悦色的脸色也开始发青,负手默默了下来。

  “这鬼主居然如此强硬!双方如此悬味的实力之下,这鬼主居然没有丝毫退却之意,反而有硬撼东海和血海修士的疯狂之意。”

  “鬼修士修道极为眼难,常常要付出数的的艰辛,才能和修士相比。可是一旦修炼有成”同阶的鬼修战力比同阶修士甚至能高出数倍。元婴后期鬼修的战力,光其可怕。”

  “这荒灵鬼主的修为,罕见达到元婴九层巅峰,实力足以和天道盟、天魔盟的宗主、巨头相比,鬼主这番强硬并非虚张声势。它要是强行出手,难有人可故。”

  离宗主心中飞快的寻思着对策。

  “自己的一手白浮雷法,虽然能强烈的克制鬼修,但这里是鬼主老巢,地利对鬼主极为有利,要对付鬼主只怕极难口一旦千里鬼雾速魂大阵,全力发动,聚尊在此地修士,只怕要伤亡惨重。”

  “还需要想办法,逼迪鬼主,主动退让才是”

  “此次前来血海,是为了让白浮宫多得到一些好处,没召太多天道盟的元婴修士前来。若非如此”本宗也不受这马气。”

  “最头疼的是,这些血海的元婆修士不少,他们也要求分这上古库藏。若是不答应,他们居然要去助鬼主!可恶!”

  离宗主此刻的无奈,是很心酸痛苦的。

  白浮仙宫,虽然在东海列岛的地位,依旧极其尊崇。但是,随着他的寿元日渐耗尽,已经开始急剧衰落,一天比一天更难过。

  现在的北方宗主,早已经不是昔日风光无限的大宗主,一声号令群修追随。

  他依旧享有名义上的天道盟宗主杠限,掌管着极庞大的叔势。但是,他所剩的区区数十年寿元,一晃便过。他一死,白浮宫的一切叔势都将烟消云散。

  一座仙宫的真正实力,来自于嫡系弟子。外姓修士,会在仙宫强大的时候,投靠、依附。一旦嫡系弟子式微,仙宫狠基动摇,人心散去,仙宫的衰落无可逐免。

  如果白浮宫还有不少颇有前途的修士,那还好说。

  偏偏,白浮宫后续无人,这近千年来居然没出一个卓越不凡的元婆修士,只出了两个平庸的元婆修士。而且这还是靠着白浮仙宫大量的灵丹,对大量嫡系弟子进行培养,此二人饶幸强行冲上元婆境界的。众多的嫡系弟子”都停留在金丹期。本来颇有资质,被看好的嫡系金丹修士离维风,也死在一次历练之中。

  那些原本依附于白浮仙宫的外姓元婆修士”早已经或明或暗,纷纷另投北方诸鸟其它有前途的仙宫。譬如说紫五仙宫、上场仙宫、万罗仙宫、乌奴儿仙宫等等。这些天道盟北方仙宫,这近千年都出了一批资质极高的示婴修十,实力大增。

  离宗主对此也勉强不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任那些外姓元婴修士离开,甚至还赠一批财货送这些外姓元婴长老离开。

  白浮宫的嫡系衰弱”把外姓元婆修士留在仙宫内,他也无法放心。万一在他坐化后,外姓元婴修士反客为主,控制了白浮宫,这样的后果是他所绝不愿见到的。

  离宗主现在打的主意,却是尽力栽捂白浮宫的离氏嫡系。

  在他坐化之前,强行将有希望的嫡系金丹修士,用元婴丹,将修为强行提升到元婆期。就算只有几名修仙资质平庸的元婆修士,但是至少也能勉强保住白浮宫的地位,不至于在他死后,受到数辱。

  天道盟北方宗主的大位,白浮宫是不用去想了。只求能让白萨宫维持下去,他也算不白费这一番苦心。

  不过,元婴丹这东西,完全是有价无市,在市场上是见不到的。

  在整个东海列岛,只有两个强大的修仙势力能够弄到元婆丹,那就是天道盟和天庞盟。

  因为东海所有的炼丹神师,都被天道盟和天魔盟给掌握,专门给两大仙盟炼制元婆丹。

  所有的元婆丹,都落在两大仙盟的手中,然后赏赐给各大仙宫。

  其余的炼丹神师,要么归顺两大仙盟,要么被杀,要么未不现世,绝无列外。

  至于炼丹神师的姓氏、身份,这是一个巨大的谜,只有天道盟五大宗主和天庞盟五位巨头,才知道炼丹神师的姓氏、身份。

  天道盟和天庞盟,能够在数十万年以来,维持其庞大的势力,不断腾册壮大。其中一小部分原因,也正是因为掌握了元婆丹。

  离宗主身为北方宇主,当然能得到不少的元婆丹。

  可是白浮宫的嫡系金丹修士,太过无能。大部分的元婆丹都被浪费,成功突破者寥察无几。

  在得知此岛有一座上古宝库现世后,离宗主身为天道盟北方宗主,立刻断定这座宝库中有上古遗留的元婆丹。他匆匆半颖白浮宫仅有的两名嫡系元婆长老,赶来此地,就是为了尽一切可能,多拿一些元婴丹,好让白浮宫能多漆一二名元婆修士。

  否则,以他堂堂天道盟北方宗主的身份,也无须这样轻车简从,亲临此地。

  离宗主此刻扭忧。

  鬼主除了恐怖的鬼雾大阵之外,还有同样惊人的宴火,足以瞬杀元婴初期修士。他从几名血海元婆修士的口中听到这些,自然极为忌讳。

  要是鬼主发狂”发动鬼雾大阵,不惜投耗宴火。只怕他元婴丹还未到手,却连两名白浮宫的元婆修士都折了进去,那可就真是偷鸡不成饮把米。

  即使他驱逐了鬼主,白浮宫只怕也有覆灭的危险。

  这个风险”他冒不起。

  鬼主一番要硬拼的话,也恰恰击中了他的软助。

  鬼主的话,连禹宗主都城默不语。

  尔元婆修士都看着呢,自然不便轻举妄动,场面一时僵住。

  他们这一群五六十名元婆修士,发动强攻,屠杀岛上众鬼修,驱逐鬼主,拿下此岛,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但是,鬼主疯狂极复之下,巨大的伤t,也不是闹着玩的。纵然一些元婴修士可以不在乎门下弟子的生死,但谁又能保证,他们自己就一定安然无恙。

  玉石惧焚的举动,那只有绝望的亡命之徒才会去做。他们还有大好的仙练,哪里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禹宗主”依本皇看来,这上古宝库内的库藏乃是众修寻宝所得,由在场众修士直接分了便是,也不必归还天道盟和天魔盟的库藏了。鬼主,你退让一步,带你手下离开荒灵城,把上古宝库让出来!事后,这岛依旧是归你。”

  一个雄浑肃稳的中年汐哑男子声音,突然从宝船上响起。这声音,直接驱散了天空鬼云的压柿,让不少修士耳杂都有微微的刺痛感。

  这个声音,够狂。

  既非商量,也非妥协,居然是直接号令天道盟离宗主和荒灵鬼主。

  那语气,是如此的自然,似乎一切本该如此。

  在场所有舟元婆修士、元婴鬼修,还有众金丹修士,都骇然,不由的往宝船方向看来。

  这艘数百丈大宝船,覆盖了一层蒙蒙金光,隔绝了所有的目光和神识查挥。众修士起初也不以为意,只以为是某位颇有势力的元婴修士,或者是某仙宫宫主的代步法暴,不愿意被其他修士查挥而已。

  可是现在看来,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来者,甚至连离宗主、荒灵鬼主,也没放在眼中。

  [牛文无广告小说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