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553 离开荒灵岛

553 离开荒灵岛

  “圣皇曾为天魔盟千年前五大巨头之首,乃是我等众东海修士敬仰的前辈。(牛文小说~网看小说)况且,圣皇亲自出手驱逐了占据此城的鬼主和鬼修士,此岛上古宝库的分配,理应由圣皇前辈来主持,本宗并无意见。”

  禹宗主略显尴尬,沉吟一下之后,便一副清风云淡的神态谦让,笑容有些勉强。

  他心中很清楚,圣皇询问,也不过表示一下对天道盟北方宗主的尊重罢了,可不是真的要听他的意见。

  在修仙界中,强者为尊。战利品的分配,向来由最强之人来主持分配。如今的情况,谁都能看出,实力最强的圣皇已经掌握了局面,谁也不敢再去向圣皇挑衅。

  禹宗主之前原本打算以天道盟北方宗主的身份,来掌握这宝库的分配大权。可是,被圣皇一下刻夺了分配的权力,脸面上有些挂不住,笑容有些勉强,心中更是有苦说不出。

  但是在面子上,他还是对圣皇保持着极大的恭敬,不去冒犯得罪。

  他并非不敢强硬,而是没这个必要。

  圣皇说要分掉上古宝库内的所有库藏,这样的安排对白浮宫也同样有利。白浮宫得了好处,而且不会落下把柄,禹宗主掂量利害之后,自然默认妥协。

  在辈分和实力都超过他的圣皇面前,他失去点面子,也不走过分的事情。在天道盟五大宗主和天魔盟五大巨头之中,他的实力虽然不差,但脾气向来是最温和的一位。

  圣皇见禹宗主很识相,没有和他争夺宝库的分配大权,不由满意。

  接着他朝众元婴修士看去,说道,“诸位”在与此岛鬼修一战中都出力不少,自然都有资格分到一部分库藏财货。库藏的划分,就以各方目前的实力来分。实力差的,也怨不得别人。

  诸位道友,可有意见?”

  虽是询问,他语气中却有着不容质疑的威严。

  圣皇早有算盘。

  圣皇宫是不可能独自吞下这座上古宝库,那样会四面树敌。

  此次他来这座荒灵岛,并非为了树敌而来。而是为了得到大批的财货,拉拢修士人心,重建圣皇宫。

  一举击溃鬼主”他的实力展露无遗,立威的目的已经达到。再用这天道盟、天魔盟的上古宝库,慷他人之慨,利用这些库藏来拉拢各大势力,尤其是血色之海的修士,再好不过。

  恩威并施,也无疑对圣皇宫的重建有利。

  圣皇这番询问,连禹宗主都没反对,其他元婴修士又敢说什么。至于金丹修士,更是连吭声的都没有。

  东阳真人回望一眼血色之海势力的众位元婴修士。

  众血海舟元婴修士都极为欣喜。

  东阳真人不由朝圣皇恭敬的回道,“我等血色之海修士,谨遵圣皇前辈安排!我们这些血海修士,原本还以为会分配不公,这才愤然。圣皇这般分配,自然是再好不过!”

  “不错,我们这些血海修士,距离此地最近,出力不小。比东海的修士,实力也不逊色。只要均分,大家无话可说。”

  “禹宗主先前,只顾着天道盟和天魔盟修士的利益,不把我等血海修士放在眼里,甚至将血色之海修士排除在分配之外,这是绝对不行!我等愿支持圣皇!”

  “鬼主是圣皇驱赶走的,我等没费多大气力就分得一份库藏,自然心满意足!”

  “若是圣皇愿意接纳,我们当中有不少元婴散修,并无固定的去处,愿追随圣皇左右!”

  一些血海散修,甚至动起了拜入圣皇宫的心思。毕竟能有圣皇这样实力的元婴后期炭峰修士,在东海修仙界少之又少。足以和天道盟五大宗主、天魔盟的五大巨头相比,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天道盟众仙宫,愿谨遵圣皇前辈安排!”

  “圣皇这般安排,最好不过了。我等天魔盟众仙宫,并无意见,一切听从圣皇前辈安排。”

  天道盟和天魔盟各大仙宫的众元婴老祖,虽然懊恼要让出一部分宝物给血海修士。但是按圣皇的分配,其实他们也不算太吃亏。稍微犹豫后,商谈之后,纷纷同意下来。

  “既然诸位都无异议,那么这就前往城中取出上古宝库库藏,然后分配吧”

  圣皇以神识扫遍了在场的修士,心中对各方的实力有了底,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吩咐圣皇宫的宋长老,和禹宗主的一名手下,以及一名天魔盟修士,一名血海修士,各方势力出一名元婴修士,进入宝库,清点库藏。

  等清点完后,再按各方实力进行分配。

  圣皇本人,化作一道金光,落在了宝船行宫上。

  “恭迎圣皇!”

  “老祖宗”

  殷灵素和众元婴修士、金丹修士见圣皇重回宝船之上,纷纷上前迎接,神情激动,恭敬无比。

  叶秦和皇甫冰儿,也在宝船人群之中,却是异常的低调。

  “叶小友,你是紫剑宫长老,可也想要一份那上古宝库中的库藏?若是想要的话,本皇让宋长老安排一下,给你一份。”

  圣皇扫过众人,淡淡的目光,落在叶秦身上。

  叶秦不由吃一惊,他不知道圣皇究竟是好心拉拢,还是对他还是起了疑心想要试探。

  不过叶秦清楚,圣皇绝对不可知他的底细,顶多是有些怀疑而已。

  叶秦硬着头皮上前,露出一副苦笑,拱手道,“圣皇前辈说笑了。晚辈虽然是紫剑宫长老,但只是金丹中期修士而已,而且只有一人在此。若是宝库内的顶级财货,这里有这么多仙宫的元婴老祖,恐怕都不够分,哪轮得到晚辈的份。若是普通的财货,晚辈也不放在心上,拿不拿都一样。

  “圣皇前辈,我们夫妻二人来这座岛探查情况,已经有一些时日。夫君身负有收集血海情报的使命,必须回去紫剑宫复命。既然这座岛上的危机已经解除,众修士也等着圣皇主持大局,分上古宝库的财货。我们夫妻二人不便再叨扰圣皇宫,向圣皇前辈告辞,很快便离开!”

  皇甫冰儿也施礼,淡然道。

  “不要?也罢”你们既然有事,便先行离开吧!”

  圣皇闻言,微微皱起,并未说什么。

  他心中的确有些疑问。叶秦来此岛究竟做什么,进过宝库?鬼主为何强行袭击宝船,跟这有关?

  可是,他看不出叶秦和鬼主有什么关联,也不知道鬼主怎么会如此疯狂。

  毕竟,谁也不会以为,堂堂元婴后期炭峰的鬼主,会跟一名金丹中期修士有什么关系。硬把两个差距如此之大的修士联系在一起,显得过于荒谬牵强。

  圣皇也并非那种多疑之人,并未阻拦叶秦二人离开宝船。

  “多谢圣皇前辈!”

  叶秦和皇甫冰儿再次行了一礼,与圣皇告辞了后,便驾取乌云障离开宝船。

  “夫君,我们怎么离开此岛,返回古船据点?此地距离古船据点,有十余日路程。这些日子,血海恐怕有些混乱。万一半途遇到元婴修士、元婴鬼修的劫杀,只怕难逃一劫。”

  皇甫冰儿有些担忧,神念传音道。

  “无妨,跟我来,先去找孙兴,借他青罗纱帐一用。”

  叶秦略一沉吟说道。

  先前叶秦和孙兴等分开,各自分头逃离,是因为并不知道会有如此多的元婴修士涌向这荒灵岛。可是现在”这一路上元婴修士太多了,很不安全。

  “孙兴?此岛如此之大,他一定会隐藏起来,怎么找?”

  皇甫水儿诧异。

  叶秦却是淡淡一笑,直飞向远处血色之海修士聚集的阵营。

  皇甫冰儿带着疑惑”跟着飞了过去。

  血海修士,来历极其复杂。若是不自报家门,其他修士根本不会知道其来历。当然了,血海修士大多是来此地冒险,也不会特意去在意别的修士的身份来历。

  “只要他们二人不傻,便不会想不到,混在众多血海金丹修士当中,才是保护自己最安全的办法。他们肯定在这些血海修士当中,佯装成普通寻宝修士”

  叶秦带着皇甫冰儿,在金丹修士人群中搜寻,很快便找到了他想找的目标,不由一笑。

  孙兴果然混在其中,和庞修士在一起。

  “叶道友,你们这是?”

  剁兴见到叶秦这样直接找上门来,反而一愣。

  “孙兄、庞兄,另找一处地方说话!”

  叶秦示意,和孙兴、庞修士二人来到荒灵城一处偏僻无人的废墟。光是用神念传音还不行,元婴修士可以窃听神念波动。叶秦布下数层隔音护罩,避免被元婴修士窃听,这才方向下来。

  “怎么?两位道兄混在血海金丹修士当中,佯装普通寻宝修士,难道还想混在这里,再分上一份宝物不成?你们还想要什么,再拿几件小神通古器,几枚元婴丹?做梦!”

  叶秦看着孙兴二人,突然冷笑嘲讽道。

  被叶秦说中心事,孙兴顿时有些恼羞成怒起来。

  “叶老弟,你还好意思说,自己得了那么大的好处,还能跟圣皇宫的修士结交,当然不在乎其它的了。我们二人不比你收获丰厚,也没那么强横的后台撑腰。多拿一份好处,有什么不妥?况且,我们二人混入众修士之中,也安全,以免被鬼修士所杀。”

  孙兴有些恼怒。

  “内库的元婴级宝物,那些小神通古器、元婴丹,肯定被众元婴修士瓜分一空,绝不会落到金丹修士的手里。外库的金丹级宝物,对我们几人来说,要来也没多大用处。”

  庞修士却露出沉思,点了点头,“叶老弟,你有何想法?”

  “我们三人,每人身上都有一枚元婴丹,还有几件其它的小神通宝物,收获已经足够丰厚了。继续留在此地,只是增加暴露的风险而已,一旦暴露,众多修士虎视眈眈,恐怕有死无生。就算不暴露,也可能会遇到其它的麻烦,得不偿失。依我之见,必须尽快离开!我有一件乌云障法器,速度极快,并能隐藏大部分的气息,不易被发觉。而且孙兄手中还有青罗纱帐,一有不对,便隐匿踪迹,元婴修士也难以发现。我们趁着鬼主刚战败,正惊惶不定,众元婴修士心切瓜分宝库的时机,尽早离开此地,才是上策。鬼主不会轻易放弃这荒灵鬼岛老巢,只要我们远远逃离此岛,便安全了。”

  叶秦飞快说道。

  “这个么……也好!”

  “那便离开此地!”

  剁兴和庞修士闻言,相视一眼,有些意动。

  他们此行收获虽然不比叶秦,但一枚元婴丹和一件小神通法器,已经是不菲的收获。别看后来跑来这么多金丹修士杀鬼修夺宝库,但是他们绝不可能得到这样大的好处,真正的好处都会被元婴修士收刮一空,只留一些无足轻重的财货给金丹修士。

  他们也是在逃离此岛的路上,发现大量的血海修士”趁机混在其中,并未抱有太大希望。

  有圣皇、禹宗主等如此多天道盟、天魔盟、血海元婴修士在,元婴级宝物已经跟他们没太大干系,根本没必要留下犯险。

  叶秦提出四人一起离开,孙兴和庞修士犹豫一番后,终于答应。

  决定了之后,叶秦驾驭乌云障,和冰儿,还有孙兴、庞修士悄无声息的离开嘈杂混乱的血海金丹修士大队伍,进入远方的血雾之中,孙兴再以青罗纱帐护住,虽然飞行中不能完全隐匿气息,但气息已经极其微弱,几乎未引起多少修士的注意。

  乌云障离开荒灵岛,消失在天际。

  “这小子,从荒灵城安向出来,果然是从这上古宝库内得了些好处,才急于离开。每人一枚元婴丹,几件小神通宝物,那件青罗纱帐,想必就是他们取自这上古宝库之中的小神通法器了!”

  圣皇负手,淡漠的站立在宝船行宫甲板。

  他的神识,探查范围极远、极深,已经达到化神境界,绝非几名金丹修士的手段可以阻挡。刚才叶秦四人的神念传音对话的波动,被他一字不漏的听了进去。如果叶秦知道圣皇的神识如此强大,恐怕要惊出一身冷汗来。

  圣皇只听到几枚元婴丹和小神通法器,却懒得去理会。

  圣皇探查到一朵不起眼的乌云离开荒灵岛,远远飞遁而去之后,便收回了神识,放到荒灵城中央的废弃大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