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563 客卿长老和交易

563 客卿长老和交易

  四月三十号,还剩下最后四小时了。(牛文小说~网看小说)第一章更新完成。

  先去吃饭,晚上回来继续码字,。点的时候,争取再更新一章出来。

  今天一口气增加了三百四十多张月票,多谢诸位书友了。“kaboka“盟主一人贡献了一百张月票,继续威武不凡。清水洗杨正式晋升为宗师,女l女puyfj第三了。

  还有众多的书友,每一份订阅,每一个打赏,每一种推荐票和月票。百里在这里,谢谢每一位送上祝福的书友。

  ~~~~~~~~~~~~~~~~~~~~~~~~~~~~~~~~~~~~~~~~~~~~~~

  “邀请炼丹神师,成为天道盟客卿长老?晚辈愿闻其详”,叶秦神情微微一动,但是很快冷静下来。他知道天道盟对炼丹神师极为重视,但是授予天道盟客卿长老,却还走出于了意料之外。他不知道这客卿长老,是做什么的。

  “不错,本宗今日前来,便是亲自授予你,天道盟总盟,北方宗系,客卿长老,一职,成为长老团的一员,地位与天道盟总盟全体长老一致,允许参加天道盟总盟的最高层会议。当然了,你成为天道盟客卿长老,并不妨碍你继续兼任紫剑宫的长老一职。”

  “你是天道盟北方宗系客卿长老,地位尊崇,直接辖于北方宗主。除了本宗之外,没有其他修士可以对你下达命令。包括天道盟其宅几位宗主,也无权对你下达命令。”

  “作为天道盟长老团的成员,拥有极大的裁决权力。这一点,你日后会慢慢了解的。”“本宗授予你一块天道盟客卿长老令牌。”

  禹宗主从随身储物袋内,拿出一块黑色令牌,郑重无比的说道。

  “拥有此客卿长老令,还有一个特别的‘免死权限,。”

  “你可以拒绝接受任何危险任务的派遣,一切以保护自身性命安全为重。就算是在仙妖大战时期,你依旧拥有此特权。若是紫剑宫宫主要求你执行危险任务,你不想执行的话,可以拿出此客卿长老令,直接拒绝。

  “这个特权还包括,不管你犯下任何重罪,杀死某位重要成员,都不会被天道盟处于死刑。只会按照罪行大小,被天道盟,判处若干年监禁,最多也只是永生的监禁。”

  “这个免死特权,只有天道盟的客卿长老才享受。其它修士,包括天道盟下辖的各大仙宫的宫主、长老”都不可能享受这种特权。可想而知,这客卿长老的分量有多重。”禹宗主说完,看向叶秦,笑道,“拥有客卿长老令,拥有免死特权,没人敢轻易招惹你。本宗听手下探子汇报,前些日子,有些北方仙宫的嫡系修士挑衅你。一旦你拥有此令,他们只会躲着你,绝不敢再得罪你。当然了,这些嫡系修士不知轻重,你也无需跟他们一般见识。”

  “晚辈并未将这些事情放在心上”也不会特意去找他们的麻烦。”

  叶秦微微摇头,问道,“晚辈拥有这样大的特权,想必是要付出代价吧?!不知,这代价是什么?”

  禹宗主满意的点了点头,道,“享有客卿长老的特权,必须做出回报。你唯一的职责,就是炼制元婴丹”,“你必须按照自身炼丹术的阶位,每年炼制出一定数量的元婴丹。并且炼制出来的每一枚元婴丹,都必须上交给天道盟的北方宗主。严禁私自售卖、赠予给任何其它势力,或修士个人。”

  “元婴丹关系到天道盟的兴亡气运,是天道盟最重要的战略储备之一。每一粒元婴丹,都会被记录在案,用于对天道盟颁布的各项重大任务的奖励。”

  “如果坊市上出现了你私自售卖的元婴丹,破坏了天道盟的秩序,后果是极其严重的。将会判处永久监禁,一直囚禁在天道盟总部的大牢内,永世不见天日。这一点,必须切记!”

  “此外,你炼丹神师的身份,也将成为天道盟的机密,本宗这边不会泄露出去。当然了,你自己也不要轻易泄露,以免惹来意外的麻烦。至于你炼制的其它各类十阶以上的灵丹,不在管制范围内,可以随意出售。不过,最好是售卖给天道商阁,天道商阁会替你保守这个机密,这样可以尽量避免暴露你炼丹神师的身份,引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当然了,如果你愿意随本宗回白浮城的话,本宗可以安排,一切安全由天道盟负责,各种灵药无限量供应。如果你不愿意受到拘束,本宗也不会勉强。本宗可以安排一些人手,保护你的安全。这就看你自己的意思了。”

  叶秦立刻正色拱手道,“宗主放心,晚辈记下了,一定不会有元婴丹从晚辈的手中流出去。”他此刻心中明白,天道盟对元婴丹掌控十分严厉。嗯要得到元婴丹,必须从宗主手中得到,必须为天道盟立下巨大的功勋。

  也难怪在血海的荒灵岛上,无数金丹修士对那座上古宝库趋之若骜,无视极大风险闯入进去,就是为了得到那不在天道盟和天魔盟管制内的元婴丹。四禹宗主见他同意。,这才将客卿长老令牌,交到叶秦的手中。

  叶秦从禹宗主手中,慎重接下一块巴掌大的黑色令牌。

  分量极为沉重,坚硬无比,也不知是什么材质。

  这枚令牌的正面,一道霹雳闪电撕裂大海,正是天道盟的标识。而令牌的背面,则刻着“天道盟北方宗系客卿长老”几个干劲威严金光大字。令牌边沿,刻着各色古老的符文。

  “这里有一份元婴丹的炼丹丹方,还有十份元婴丹的灵药材,你好好研究吧!你刚晋升炼丹小神通宗师不久,恐怕也炼不出这样的十二阶灵丹。等过上数十年,炼丹术更加纯熟之后,便要开始为天道盟炼制元婴丹了。”

  禹宗主此时又将一个装着灵药材的储物袋拿出来。

  叶秦脸色一喜,接下元婴丹的丹方和药材。

  他本来还想着,抽空去临海城的各个商阁看看,找一下元婴丹的配方。禹宗主现在将丹方送来,省了他不少的事情。

  “以上这些都是天道盟的公事,本宗按惯例已经处理完了。”

  禹宗主眉目越发祥和,显得分外的亲切,“本宗就以长辈的身份,有一件私事,跟你聊一聊!”

  “宗主请说”,叶秦心中一动,脸色未变。

  “本宗寿元,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全靠着一口气勉强支撑,屈指算一算,只有寥寥数年可活了。本宗一去,天道盟北方宗主大位,很快将会有其他仙宫修士继承。本宗一生位高权重,享尽一切尊荣,也无遗憾。”

  禹宗主说到此,却是一叹道,“只是放心不下白浮宫,只怕就此衰落下去。本宗跟你做一个交易,你日后炼出来的元婴丹,除了上交给天道盟的份额之外,应该还有少量的多余。本宗希望你能将这一小部分,交给白浮宫。我白浮宫会给你足够丰厚的回报,换取元婴丹。”

  “这不是违反了天道盟私下售卖的禁令吗!?”

  叶秦一惊。

  一旦禹宗主去世,其他仙宫修士继承北方宗主大位,他肯定不能再将元婴丹,交给白浮宫。

  “呵呵,本宗当然知道这有违禁令。本宗出此下策,也实属无奈。本宗一旦去后,白浮宫衰落已经是必然,多得到一些元婴丹,好歹能维持更长久一些。”

  禹宗主苦笑,也没有丝毫隐瞒,“所以本宗,现在跟你谈谈交易条件。叶长老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只要能做到的,本宗无不允。这交易,只有你我等人知道”绝不传外人之耳。只要处理得当,此事天知地知,不会有半点风险。”

  他纵然是天道盟宗主,也有自己的一份私心,希望自己的后辈子嗣,能在东海维持更久的地位。说不定日后白浮宫时来运转,出了几个天才修士,又有机会问鼎大位。

  “这个……”

  叶秦沉默了好一会儿。

  这客厅内,只有他、冰儿,禹宗主,还有两位白浮宫的元婴修士,确实不用担心会走漏风声。最重要的是,只要禹宗主一日不死,便是拥有极大权力的天道盟北方宗主,他现在想不答应都难。

  就在禹宗主以为叶秦不想答应的时候,他终于开口了,‘“若是宗主愿意帮晚辈一个忙,晚辈愿意跟达成这个交易。”

  “说”,禹宗主沉稳的脸上,也不禁露出喜色。

  “晚辈有一头骷髅妖,已经修炼到了金丹九阶巅峰,直逼元婴瓶颈。晚辈担心它无法渡过凶险的大天劫,已经让它停止一切修炼。不知宗主能否出手,助它渡过大天劫?”

  “金丹九层的骷髅妖?此物在东海修仙界颇为罕见。”

  禹宗主诧异,“要让它成功渡过大天劫,难度恐怕比正常金丹修士渡劫要高出十倍。本宗出手,还是有把握助它渡过大天劫……不过,本宗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要让它渡劫,必须尽快。”

  “多谢宗主,骷髅妖渡劫,应该在数月之内,会突破九阶巅峰境界!”

  一个时辰之后,商谈完交易细节之后,禹宗主的九鸾座驾离开临海城。

  城内街区的戒严,也随之撤除。

  一切恢复正常,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坊间修士中间有一些碎言碎语,猜测禹宗主的来临海城的意图,只是无人知道来意。

  疾飞而去的九鸾座驾内,禹宗主和两名白浮宫元婴修士在交谈。

  “宗主,就算他是炼丹神师,但是以您一方宗主的身份,其实没必要对这么一个金丹后期修士,这般折节。

  甚至……不惜放下宗主的身份。”

  “闭嘴。叶长老现在寿元估计也才刚刚百岁,再修炼一段时间,他结成元婴已经是指日可待。还有九百年寿元,前途可谓无量,日后对白浮宫极为重要。只怕他不提条件。只要他愿意提条件,一切好说。半年之内,本宗助他一臂之力。希望他日后。能遵守今日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