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570 杀机!
  秀儿!皇甫冰儿一笑。(牛文小说~网看小说)

  白秀儿虽然是土族女子’名义上的侍女,但是她待白秀儿一直如姐妹一般,许久未见,此刻看到心中十分欢喜。

  皇甫冰儿拉起白秀儿的手,见周围进出青丹坊的不少筑基后期修士,甚至其中有金丹初期修士,都对白秀儿似乎有些敬畏,不由诧异道’‘,秀儿,这是怎么了,他们为何怕你?,’

  白秀儿顿时苦着俏脸,道,~“冰儿姐’你是不知道,你和叶大哥离开二十多年,你们不在,我埋头修炼,将附近三十多条街区的部族力士都打的服服帖帖后。还跟金丹修士打过,但是他们也没打赢我!他们说我现在成了高阶力士后期,都不肯跟我打。’’

  “高阶力士后期?!呵呵,他们打不过你,自然不肯再打了。’’

  皇甫冰儿惊讶,问道’“秀儿,众位师兄,还有青丹同门呢?我这次回白浮城来,待的时间不长,特意见一见他们。’,‘,在里面忙着炼丹呢,我说要去帮忙炼丹,他们都不让。秀儿只好坐在这里无聊发呆了”’

  白秀儿见皇甫冰儿问起正事’也连忙说道。说到这,白秀儿微微扬起俏脸,得意的笑了起来。不过’忽然之间,她似乎想到了什么,紧张的四下张望了一眼,有些期盼又有些失望的问道,‘~冰儿姐,叶大哥没和你一起回来么?,’

  ‘,他去了紫剑宫,估计还要一会儿才回来。我们先进去吧!’’

  皇甫冰儿带着白秀儿,步入青丹坊。

  ‘,皇甫师叔!你回来了!”

  坊内正在忙碌的众青丹修士”见到皇甫冰儿出现,不由惊喜,纷纷过来请礼。

  “皇角卑妹”’

  青丹坊内主事的几位金丹修士,孙然等人,也匆匆从炼丹室出来’满脸喜色。

  众人拥着皇甫冰儿,来到青丹坊的阁楼大厅。

  皇甫师姐在大厅首座就坐,众修士在大厅两侧,金丹修士直接就坐,而筑基修士则恭敬站立在后面。

  皇甫冰儿朝坊内众修士看过去。

  青丹坊内的金丹期修士’包括在来东海之前便结丹有孙然、陈纬丹、袁凝芷、冯安等四位金丹中期修士,还有最近一些年结丹的严董、沈宝等五名弟子’已经有九位之多。

  如果再加上其他不少步入筑基后期,服用结金丹后,很有希望结成金丹的修士的话,这大厅内也算是高阶修士满堂了。

  这大厅内的众青丹坊修士望向皇甫冰儿,也多了几分羡慕,敬畏,崇敬之色。

  如果说之前众人拥皇甫冰儿为坊主,有一部分原因是她是皇甫睿之女’修仙潜质极高的修士。但是现在’皇甫冰儿现在的实力,已经是当之无愧的坊主。

  短短数十年间,便修炼到了高达金丹七层的修为,有望冲击元婴期境界。一旦成为元婴修士,那便是有资格自建仙宫,成为东海名动一方的修士。

  这对他们大部分人来说,都是一个高不可攀的境界。

  “孙师兄,最近坊内的情况如何?’,皇甫冰儿淡声问道。

  “青丹坊现在已经召集回了大部分,原本投入其它仙宫的青丹门修士。再加上’这些年我们青丹坊有五名弟子突破金丹期瓶颈,从天道盟分到了数座小灵岛。在灵岛上种植药材,再过些年便可以开始采来炼药了。不过,青丹坊内依旧是青丹门出生的修士,并未招揽外人。’’

  ‘,在前些年前,老夫专研炼丹术,侥幸获得突破,成为炼丹宗师”已经能炼制七阶的灵丹。此外,炼丹大师,也已经有十位之多。我青丹坊,渐渐在白浮城中打出了名气。一些规模稍小些的种植园和商会,已经是找上门来合作。”~

  “各大灵药种植园、商会盘录的厉害,也挣不到什么灵石”只有一些炼丹的辛苦钱。不过,这些年稍微好一些’沈宝常常打着紫剑宫叶长老的名头’不少种植园也会给几分薄面,炼丹的利润已经大大的提升了。’’

  ‘,除了炼制修士用灵丹之外,我们还特意专研炼制了土族血灵丹。白秀儿动员了城内不少土族力士,来青丹坊购买血灵丹。虽然拥有灵石购买血灵丹的土族力士不算多,但是炼制血灵丹的炼丹房也极少,这一块竞争不激烈,反而有不少的利润。’’

  “挣得的利润多了,坊内弟子们的修炼进展,也比以前快了许多。’’

  ‘,还有白秀儿,每日都能领取血灵丹。修为进展极快,已经是高阶力士!’’

  孙然副坊主一五一十的详细禀报。

  皇甫冰儿听得认真。

  “青丹坊能经营到这个程度’已经颇为不易,也多亏了几位师兄师姐一直主持大局。我这次回来,很快便要离开,准备渡劫之事。

  坊内舟事务,还请几位师兄师姐多加照料。’,皇甫冰儿微微一笑。

  ‘,皇甫师妹放心,我等定当尽心尽力”’

  ‘,坊内的事务,自然不如结婴渡劫更重要。此间杂务,有我等处理便可。’’

  孙然等人,连忙说道。

  皇甫冰儿点了点头,让众人散去,各自忙碌份内事务。

  半个时辰之后,叶秦便来到青丹坊,跟几位同门辞别。

  不过,这一次没有召集众修士齐聚,叶秦只是沈宝、严董等几名修士叫来。

  ‘,严师妹,那火氤岛上,种植了不少灵药材,已经有五十年份了。岛上灵气充沛,不少灵药材,应该已经成熟。这些年我和你冰儿师姐,恐怕不会回去了。你有空的话,去照看一下岛上的药圃,顺便采些灵药来炼丹,不要拿去卖,自己留着修炼用。你的修炼资质比其他同门好,不要耽误了修炼。’’

  叶秦淡淡说道。

  ‘,这是岛上的通行禁制令牌,董儿师妹收好”’

  皇甫冰儿淡笑着,握着严董的手。

  ‘,多谢叶师兄、大师姐!前些年多亏了师兄的结金丹,才顺利成为金丹修士,没有耽误修炼。否则的话,拖延上百年,就算日后成为金丹修士,也难有希望修炼到更高境界”’

  严董眼眶微红,点了点头”收下令牌。

  随后,叶秦拉着沈宝,单独到一旁,低声说话。

  ‘,沈宝,我前些年吩咐你找的炼丹药材种子,已经找到多少了?”’

  “师兄,这些年我可从未忘记此事,清单上大部分低阶灵药材种子,师弟我都已经备齐了!只是’有一些十阶以上的高阶灵药材种子,师弟我人微言轻,实在没渠道弄到手。那些大种植园,都不肯卖这样的灵药材种子。”

  沈宝连忙从腰间一个储物袋,还有一份清单,讨好说道。

  叶秦拿了灵药材清单,看了一眼,喜了一声。

  沈宝能把这些繁杂的神子收集齐,也算是尽心了。

  至于炼制灵根潜质丹所需的十阶以上的辅助灵药种子,这些年下来’他已经从临海城的各个商阁里重金得到。再加上沈宝收集到的大量低阶药材种子,已经够他用了。

  “行,有这些灵药种子够子!以后青丹坊的事,你还需多费些心思。,’

  叶秦笑道。

  ‘,那是自然。师兄,你这次准备渡劫’要多久才能回来?”

  沈宝问道。

  ‘,不好说,短则三十年,长则五六十年。再说’现在血海的局势十分紧张,这场大战随时可能打起来,就算结婴渡劫之后,恐怕也未必有空回来。’’

  叶秦摇头道。

  ‘,我听说,仙妖大战,天道盟会征召大批金丹修士前去血海。我担心,会不会被征召我的实力低微,一个不好’恐怕要丧命。好不容易才结成金丹,可不想还有几百年的命’就没了。’’

  沈宝忧心仲仲道。

  ‘,呵呵,至少是金丹中期实力,才会被派往血海。你前年才刚金丹初期,修为还差远了,安心修炼,经营好青丹坊便是。’’

  叶秦摇头笑道。

  这时,皇甫冰儿带着白秀儿走了过来,说道,“‘夫君,秀儿在青丹坊里帮不上多少忙,一直无所事事,她说想跟我们一起去血海。你看……,?’’

  “跟我们一起去血海?这不大妥当吧!血海极其危险,一旦遇到大丵麻烦,可顾不上照顾她。,’

  叶秦一愣,皱起眉头。

  ‘,大师姐,师弟我赞同她走人。她在这青丹坊,整天惹是生非。我叫她照看炉火,她能把丹炉给打翻了。我让她送货,她能半路跑去和城里的土族厮混,把事情忘的一干二净。还有青丹坊的客人,要是一不小心惹上她,没有少挨过她的揍!师弟我天天盼着她能赶紧走人。’’

  沈宝却是大喜,连忙道。

  ‘,你说什么呢!再敢多说,小心我揍你”’

  白秀儿狠狠瞪了沈宝一眼,马上换上一副委屈乞求的神色,向叶秦道,“叶大哥,这里太无聊了,连找个人打架都难。那些厉害的修士,我不敢去招惹。我敢招惹的修士,又打不过我!听说血海有很多高阶妖兽,我跟着你们去杀妖兽,我能挣钱!让我去吧”’

  “杀妖兽?,’

  叶秦差点翻了一个白眼。

  “秀儿现在是高阶力士后期,战力完全比得上比一名金丹后期修士。况且,我们有船,实在不行便把她送回来,也无需太担心安全方面的顾虑。’’

  皇甫冰儿笑道。

  叶秦无奈,答应下来。

  次日。

  叶秦,皇甫冰儿,还车满脸喜悦兴奋的白秀儿,离开白浮城来到临海城,然后又从临海城的传送阵,前往血色之海的一个据点——血沙据点。

  叶秦身为紫剑宫的长老,曾经带着一群紫剑宫的金丹修士,在临海城收集了二十多年的情报。他对血色之海的每一个据点,几乎都有较深的了解。

  数百计的据点,分散在血色之海的辽阔的腹地深处,成为隐蔽的根据地。

  血沙据点,是其中的一个,几乎毫无名气。

  因为这处据点”较少发现珍稀灵物,也较少有妖兽出没。所以东海的众寻宝修士、猎兽修士,都很少会去血沙据点。常常有飞行上万里,也不见一个修士的踪迹。

  但很多修士的注意。

  叶秦三人,刚从临海城中央广场,众多的传送阵,通往血沙据点的一座传送阵,消失。

  临海城,中央广场周围,不远处的一栋阁楼内。

  立刻有三名佯装随意交谈,一直盯着传送阵的万罗宫金丹修士,神情不由一变。

  ‘,他娘的,咱们监视了姓叶的二十多年’总算发现他去血色之海了。快,你们两人佯装成去血色之海闯荡的修士,立刻去传送点,继续跟踪叶长老。我立刻回去向少宫主禀报!’’

  其中一人为首的修士,立刻说道。

  ‘,领命”’

  另外两人金丹修士,点头应了一声,匆匆往叶秦三人消失的传送阵赶去。

  临海城内每一座传送阵,都有一一对应的传送据点。

  叶秦等人显然是去了血沙据点。

  他们二人付了一笔灵石后,很快消失在前往血沙据点的传送阵中’跟踪叶秦等人的去向。

  临海城,甚为有名的“仙簸楼,’,聆听着中央楼台上歌姬吟唱的万罗宫少宫主王世伟,舞着一把纸扇,大手揉捏着一个美艳妖娆的女子丰满的酥胸,满脸迷醉。

  这时,一名万罗宫的金丹修士,神色匆匆登上阁楼,挥手让周围的女子都退下,然后伏在王世伟的耳边,传音道”“‘少宫主,监视到紫剑宫的叶长老,鼻才已经离开白浮城”前往了血色之海的血砂据点!和他随行的只有他夫人,还有一名土族侍女,并无元婴期修士。,’

  “哦,他在临海城一待就是二十年,终于肯离开东海,去血海了?!哈哈,真是天助我也,没白费本少主花了数十年功夫,一直派人监视着他的去向!’’

  王世伟不由低喝,眼神瞬间冰冷彻寒,恢复了清明。

  自从那次在血色商阁交易会上,与叶秦直接冲突后,他一直在等着机会,等待叶秦去血色之海的机会。

  可是,在东海修仙界,不论是临海城’还是白浮城,忌讳太多,根本施展不开手脚。

  只有在混乱的血色之海,他才能动手,铲除叶秦这个眼中钉肉中刺!

  等了二十余年,终于让他给等来了机会。

  “那少宫主,咱们是不是……?”

  那名传讯的金丹修士,见王世伟眼中冰寒冷酷的神色,立刻谄问道。

  “杀!还用问什么?不除掉他,难以平本少主心中这口气!’’

  王世伟“啪’’的一声一合折扇,眼中满是狠厉。

  虽然那名修士已经隐隐猜到王世伟心中盘算,但此刻听到他确认,还是不由心中一突,连忙道,‘,少宫主,那叶长老,有紫剑宫号称金丹无敌的大五行剑阵,至今未听闻有败绩。说不定隐藏了不少狠厉的手段,实力着实非凡,一般的金丹修士根本奈何不了他。而现在我万罗宫的几名元婴长老又各有要务,无法请长老亲自动手我们胜算不高”’

  ‘,“哼,金丹无敌?在本少主的眼中,他已是将死之身。本少主又不是什么蠢笨迂腐之人,杀他,难道还和上汤宫杜清良那般,自己上去单打独斗不成?就算这姓叶的有着通天手段,一个、二个金丹修士,不是他的对手,但是本少主亲率数十名金丹后期修士去围杀他,看他是不是有什么三头六臂,能逃得过这死劫”’

  王世伟一脸轻蔑的说道。

  ‘,少宫主,属下最担心的是万一消息泄露出去,围杀紫剑宫长老,这今后果,恐怕难以承受……!’’

  那名金丹修士眼神闪烁,小心谨慎。

  “现在已经是撕破脸皮了,顾忌不了那么多。只要把人杀了,处理干净,无凭无据,紫剑宫也不知道是谁下的手。纵然他们有猜测,可是他们拿什么证据,去说服天道盟的长老团,人是我杀的”’

  王世伟手中折扇轻轻敲打着左掌,冷笑说道。

  况且,外界都传闻叶长老是炼齐了紫剑宫的大五行剑阵,潜力极高,得到紫剑宫周宫主的赏识,才混来的一个半名誉的长老之位。

  他对叶秦这个长老,向来不以为然,十分不屑。

  ‘,既然要做,就做干净点,血色之海发生的事,不会传到东海来!传本少主令,召集现在临海城中所有没有要务的嫡系金丹修士,随本少主执行这次秘密任务!消息不能有半点泄露”’

  ‘,是!”

  那金丹修士,立刻领命。

  王世伟心中笃定,杀机毕现。

  ‘,哼,要不是宫主再三有所交代,不能公开和紫剑宫决裂!否则,本少主就直接杀了叶秦,宣扬开来。好让杜清良那没种的货色,和蒙灵仙子等人,知道他们不敢做的事,我王世伟做的到!只是,现在争夺北方宗主大位激烈,正是风口浪尖,时机不对。本少主就先忍一忍,等我万罗宫夺得北方宗主大位哈哈,本少主看看,看看谁敢得罪我万罗宫,得罪本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