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584 化形骷髅妖VS化形银鲛妖修

584 化形骷髅妖VS化形银鲛妖修


  584化形骷髅妖VS化形银鲛妖修

  叶秦猛然朝那道银光射来的方向望去,一看之下,瞳孔猛然一缩。(牛文小说~网看小说)

  他刚才专注捕捉灵丹,神识都锁定在这枚逃窜的灵丹上,还有周围成群海兽和妖禽的攻击干扰。猝不及防下,竟然没发现,一道银光在迅速逼近。

  直到那图银光,到了数千丈之外才发现。而且那道银光速度极快,才这么一个眨眼功夫,又已经逼近到千丈范围,才停下,显露出身形。

  以这道银光的恐怖速度,这千丈距离也不过转眼即至。

  不过,那道银光发出咦声,似乎十分诧异,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遭遇东海修士。

  “银鲛妖修?”

  叶秦一见到银光散去,显露出的身形,骇然震惊。

  它的模样,虽然是人形,一身银色光滑皮甲,但是狭长的脸颊两侧,还有微微颤动的鲨鲛腮线,口角处露出一排寒光熠熠的锋利尖牙,分明是一名化形期的鲛族妖修。

  叶秦目光一下变得冷冽无比。

  银鲛,是血海偶尔能见到的一种凶残的高阶海兽。

  大部分的银鲛都是中阶、高阶海兽,数十头成群在海中出没,以猎杀其它低阶海兽为食。银鲛在所有的海兽种群中等阶属于较高的那种,嗅觉极为灵敏,而且凶残暴虐,嗜血嗜杀。

  他在血海这么多年,便见过不少的银鲛群。

  但是,化形期的银鲛妖修,却还是头一次见到。没想到,他特意挑选了最为偏僻荒芜的血沙海域,还会遇到的化形期妖修。

  叶秦立刻收回正在击杀海兽的五柄大五行剑阵,右手飞快的扣住腰间的灵兽袋,死死的盯着那银鲛妖修,随时准备抛出去。

  皇甫冰儿这时一个闪身,飞到叶秦身边。

  叶秦随即将另外一个装着大翼战船的大储物袋,交在她的手上。

  白秀儿还留在乌云障上,也被叶秦立刻招了回来,她此刻望向那妖修,极其惊惧。

  妖修的凶残,土族部落的人最为了解。

  白氏部落的长老跟她讲过不少东海部族的历史。

  东海仙人虽然也常常攻打土族部落,但是只要把部落打服了,仙人就会停手,不会赶尽杀绝。可是妖修要是突然血洗土族部落,根本没有任何道理可讲,直接屠杀,片甲不留。

  东海各个部族,对妖修的恐惧和憎恨,远胜过东海仙人。每次东海仙妖大战爆发,东海部族宁肯站在仙人阵营这边,也极少会投靠妖族。

  “夫君,这头妖修,看不出它实力的深浅怎么应对?”

  “看不出这头妖修化形多久了。不过,化形期的妖修,肉身强横,而且领悟种族天赋神通,实力极强,比一般同阶的元婴修士厉害。一旦斗法厮杀起来,极为凶险。这头妖修出现在此地,肯定是被灵丹的药香吸引过来。等下一旦斗起来,**控化形骷髅妖,去缠住它,你立刻启动大翼战船,不管是战是逃,都做好准备”

  叶秦神色凝重,飞快说道。

  虽然不知道这头化形妖修,究竟是元婴初期实力,还是元婴后期实力。但化形骷髅妖也是元婴期实力,再不济,也多少能撑住一小会儿,足够让冰儿有机会启动大翼战船。

  “嗯”

  皇甫冰儿拿着装着大翼战船的大储物袋,点了点头。她明白,这个时候不是推让的时候。跟一头妖修斗法,必须全力以赴。

  她立刻抛出大储物袋,一艘数百丈的巨型战船,出现在天空。

  她随即带着乌云障上的白秀儿,冲上大翼战船,然后控制数十具傀儡甲卫,启动战船。

  战船上的巨型风帆,两侧青翼,还有战船护甲上的各色阵法,开始依次闪烁起光芒,光芒越来越亮。

  战船要完全启动,获得防护罩和飞行能力,需要一小会儿的时间。

  这一小会儿时间内,这艘战船没有攻防能力,甚至连快速移动飞行都做不到,只飞浮在天空原地不动,极为脆弱。

  叶秦此时依旧在原地,右手控飞剑,左手紧握灵兽袋,目光冷冷的盯着银鲛妖修的举动。

  在战船准备好之前,他能依仗的便是化形骷髅妖。

  他现在最大的底牌,就是化形骷髅妖,也是他一直不愿意轻易拿出来示人的原因。

  “这银鲛妖修,既然是冲着灵丹而来,但为什么不直接动手,反而停了下来?”

  叶秦心念急转的同时,却又微微有些奇怪。

  他可不相信,以银鲛的凶残暴戾,会跟他一个金丹期修士手下留情。

  叶秦突然想到了什么,心中一动。

  他的神识,只能探查其他修士的元神修为高低,对土族力士是无效。只能用其它的方法,去大致推测土族力士的实力。土族力士根本无法修炼元神,没有外放的神识,也无法探查一名修士的修为深浅。

  “莫非这名妖修,或许也同样不知道自己的深浅?”

  叶秦想到这里,心中一安,不动声色的继续盯着那妖修,乐的继续拖延时间,让把冰儿把大翼战船完全开启起来。

  此时,这片海域的海兽,感受到银鲛妖修身上的一股无形的高等妖族的天生威压,惶恐惊惧的往深海中扎去,或是极快的飞逃开来,数量庞大的兽潮,犹如潮水般消退。

  高阶妖修带着的威压,对这些低阶海兽极有震慑力

  那名银鲛妖修,目光从叶秦等人身上扫过,它同样有些惊疑不定,微微有些兴奋,却没有贸然动手。

  一名经验丰富的东海修士,能够在一瞬间,通过各种方式,大致判断出一名妖修的实力。同样,一名经验丰富的妖修,也能够在极短时间内,通过修士使用的法器等等外状,判断出一名东海修士的大致实力。

  只是,叶秦没有和妖修斗法的经验,看不出眼前这妖修的实力深浅。

  这名银鲛妖修,一生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安全的妖海,也一样没有什么和修士的实战斗法经验,没能迅速判断出叶秦的实力深浅。

  “金丹期?”

  银鲛王子在千丈之外停住,一双银瞳眼睛扫过叶秦手中操控五件数十丈大的法器,似乎看出了一些什么,不像是元婴修士使用的大威力法器。

  它也没有从叶秦这位东海修士身上,感受到危险的气息,不由生出一丝轻蔑。

  “这也个金丹期修士,还有一个土族力士她们在干什么?”

  皇甫冰儿抛出一个庞然大物的举动,让它十分疑惑。那件巨型的东西,它从未见过,也不像任何一种修士常用的飞剑、法刀之类的法器。

  它并没有感觉到这件巨*的危险气息,隐约感到有些不对劲。

  “刚才那件天材地宝,可是被你给藏起来,立刻交出来,本小王饶你们不死”

  银鲛王子冷厉一笑,露出口中泛着寒光的银牙说道。它说完,一双细长无爪的双手隐隐显出银芒,一脸冷笑,戏弄神情,便要出手,显然是没把叶秦的实力看在眼里。

  银鲛族,是妖海范围的一个势力极庞大的妖族。

  它银寒贵为族王最受宠的二王子,极为自傲,在族内没有任何人敢违逆它。况且,它现在化形之后,实力大涨,更是骄横,在波澜无惊的妖海待着十分无趣,特意从妖海跑到凶险的血海来,想要猎杀东海修士。

  没想,在这里发现天材地宝,还遇到了几名实力看上去很弱的东海修士。

  “小王?”

  叶秦微皱眉头,这妖修,还是银鲛妖族的小王?

  是不是小王,对他来说没什么区别,都是妖修。要他把灵丹交出来,更是想都别想。

  叶秦脑中念头闪过。

  “王子说笑了,那件灵物,是我炼制出来的一枚灵丹,怎能交给王子。况且,我的性命,也不是王子所能决定的。王子如无它事,那在下就此别过了。”

  叶秦看到大翼战船的护罩和风帆已经开启,心中大定,不由冷然说道。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给我去死吧”

  银寒一听叶秦拒绝,最后一丝耐心也消磨干净,叶秦话音刚落之际,它一双银瞳中杀机暴闪。

  它身形一闪,化成一道银色流光,急速射向叶秦。它之前分明见到,叶秦把那件灵物给收了去。

  “本王子这银齿刃,还从未饮过修士的血,今日就用你们的血肉来祭本小王这把妖刃”已至冲出二百丈开外的银光中,话音响起的同时,一道银光炽烈的长链,从银寒手中爆射而出,直卷向叶秦。

  叶秦目光凛然,在银寒爆发出杀意的瞬间,抽身急退,同时陡然抛出手中的灵兽袋。

  豁

  一团数十丈巨大的鬼雾,笼罩在叶秦的身前百丈处。

  一柄十余丈的银色妖刃,一下射入鬼雾之中。

  “咔嚓”

  一串骨骼咔嚓爆裂声,从这团鬼雾之中传来。

  砰~

  鬼雾之中一个骷髅巨掌,死死的抓住了那道银芒妖刃。

  浓烈的尸气,迅速沿着那条银链,往银寒蔓延过去。

  “什么东西,鬼物啊?该死”

  银寒凄厉惊怒的厉啸起来

  1日1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