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600 劫杀!
  叶秦大部分时间都在临海城静心修炼,默默提升修为,每月前往血海一次”为紫剑宫运送战略物资。(牛文小说~网看小说)

  虽然把大部分心思都放在修炼上,但是他依旧关注着仙妖战场上的局势。

  一晃,数年过去。

  东海修士在血海大量筑造仙城,明显刺激了妖修,妖修开始组织小规模的反扑,血海的局势日益紧张起来。

  虽然东海元婴修士成功诱杀了不少妖修探子,但是这些大部分都是以多攻少,数名元婴修士围杀一名妖修,才取得不错的战果。若是一名元婴修士对战一名同阶的妖修”往往并不讨好,大多战败。就算击败了妖修”常常也无法将其击杀”被妖修借助深海逃逸而去。

  集海修士虽然设下陷阱诱饵,但是也有低估妖修实力的时候,出现了大量修士战败的案例。

  一旦妖修突然成群出现,而东海修士准备不足,那注定了是一场惨烈的溃败。一场败仗下来,新修筑的城池被摧毁”至少数十名金丹修士被屠杀,甚至连元婴修士也丧命于妖修之手。妖族修士的凶残和狡诈,令东海修士震惊。

  爆发在血海的战斗,东海修士和妖修依旧在相互试探,小心布局。

  这一日,叶秦和周瑶带着一支金丹修士小队,出现在巨野据点”往紫剑宫修筑的石城巨岛方向疾飞而去。

  巨野据点”最近有不少修士势力出没,修筑了好几座石城。

  由于血海经常有妖兽出没”叶秦这支运输小队每次都更改运送路线一行五名金丹后期修士,乘坐一叶飞舟高阶飞行法器,在天空急速飞行着。这飞舟法器速度快,能同时载御数名修士”还能轮流驱使,节省法力。

  此时叶秦盘坐在飞舟首”静心凝神”神识一边留意观察周围海域的动静,心中一边默默体悟着功法。

  再有数年,他便能修炼至金丹九层的境界。

  一旦踏入金丹九层,可以选择直接冲击元婴期瓶颈。也可以选择继续修炼到金丹九层的巅峰”再去冲击元婴期的瓶颈。

  不论是刚刚踏入金丹九层,或者还是金丹九层巅峰,都能够冲击元婴期境界。

  只不过,大部分金丹修士都会在九层巅峰的时候去冲击元婴期境界,因为金丹九层巅峰冲击元婴境界,把握性更大一些。

  周瑶却在飞舟一侧”他的身面,摇头叹息。

  “怎么了?”

  叶秦瞥了她一眼。

  “金丹期杀妖榜”竞争的越来越激烈了,功勋积累的越来多。我们紫剑宫这个月有五人进入了前一千名。但是名次最高的一位嫡系,排名还是只有二三百名,进不了前百。上汤宫,还有万罗宫,都有人比我紫到宫的排位高。”

  周瑶手中拈着一枚玉简,撇着小嘴说道。

  叶秦微微一笑,却并不接话”任由周瑶一边叹息一边埋怨。

  他知道周瑶在想什么,无非是鼓动他去前线参战,好为紫剑宫增加一个前百名的排位。

  他自有打算,自然不会轻易出手。

  紫剑宫的金丹弟子其实整体实力还是不错,光是杀入前一千名的就多达五名,在各大仙宫之中颇为罕见。要知道,这是在天道盟和天魔盟各大仙宫都派出大批顶级金丹弟子出战的情况下”还能取得这样高的排名。

  只可惜紫剑宫金丹期实力最强潜力最高的少宫主周逸,一直没能出手,没有给紫剑宫增添一个前一百名,甚至前十名的排位。否则紫剑宫弟子的排名也算堪称完美。

  目前高居榜首的,仍然是太昊剑宫的李青钰。

  此人实力堪称强悍”霸占了榜首足足数年之久,成为公认的东海金丹后期修士第一人。

  叶秦对于这个以攻击卓绝的剑修而闻名的中*央宗主仙宫,了解不多。

  他前往石城运送物资的时候,偶尔听一些紫剑宫的修士,提起过这太昊剑宫。

  太昊剑宫”现任的中*央宗主仙宫,主修太昊剑诀,嫡系子弟较少,但大部分实力都相当出色。

  说起来,太昊剑宫的老祖宗太昊真君,还曾经跟紫剑宫的老祖紫剑神君交过手。

  太昊剑宫的太昊剑,几乎能与紫剑宫的紫剑决一争高下。

  但是”仅仅只是“几乎”。

  紫剑决有“同阶无敌”的威名,但是太昊剑诀却没有。

  只可惜,紫剑决的大五行剑阵、小三奇剑阵,灵根需求太过苛刻,可遇不可求。数百上千年,也难出一位能够完整修炼紫剑决的修士。就算偶尔出现,常常也灵根资质不佳,未必能有大成,紫剑宫的弟子”往往只能修炼其中的一柄飞剑”成就并不大。

  太昊剑宫的太昊剑,则没有这样麻烦。

  紫剑宫虽有号称无敌的剑诀,却远比不上太昊剑宫在东海修仙界的赫赫威名。

  紫剑宫弟子,一提起太昊剑宫,语气多少有些酸溜溜的。叶秦沉吟一下,正要说点什么安慰周瑶,突然目光一凛,往前方海域看去。

  一群十五六名金丹中、后期修士,神色慌张狼狈,在血海上御器疾飞。

  这些修士的法衣道袍,大多凌乱,不少轻重损伤,手持法器也多黯淡破败,显然是刚刚经过一场血战,从战场上败退下来。

  “可恶,差一点就成功猎杀了那两头九阶妖兽,怎么突然有两名妖修带着大群妖兽冲出来!陷阱”肯定是那妖修布置的陷阱,否则不会有那么巧的事情!”

  为首的一名黑脸大汉修士”气急败坏,满脸的忿恨,还有那么些许的不甘。要是能成功猎杀那两天九阶妖兽”他在金丹杀妖榜上的排位,至少能上去一二百名。

  “老大,这次遭遇妖兽合围,咱们一伙三十多名修士,只逃出一小半,损失惨痛!连领队的元婴老祖,也在那两名妖修的围攻之下战死了!等回到地煞宫”咱们怎么向丁宫主交代!”跟随在他身后的修士,纷纷担忧。

  “回地煞宫?还敢回去吗!死了一位元婴老祖,宫主大怒,定会重重责罚,回去只怕也是倒霉的份!”

  那黑脸大汉丧气道。

  “老大,那我们怎么办?”

  “这次不但任务没有完成”连老祖也阵亡陌落了!回去之后,肯定是要被处罚,要不是治临阵脱逃的罪名,便是护卫老祖不利的罪名。不论哪一个罪名,都不轻。”

  他们这伙修士”都是从东海和血海征召而来,多为夺宝修士,甚至邪修出身,依附于天魔盟的地煞宫。其中实力最强的霍老大,无疑是他们中的领头人物。

  可是”今日这场意外的惨败,却让他们犯难了。

  “干脆脱离地煞宫”另投它处好了!”

  一名蓄着山羊胡须的干瘦老者,阴冷道”“老大,你杀了好几头九阶、八阶的妖兽,在上月金丹杀妖榜上排名五百八十三名,也算小有名气了。不论是投靠什么势力,都会争抢!咱们一伙”都跟老大另投他处。何必回去地煞宫受这份罪!咱们投其它势力,地煞宫也无可奈何。”

  这山羊胡修士,并未将那些折损的同伙放在心上。他跟关心的是自身的前途。

  “好,就这么办!”

  霍老大听完,神色复杂,狠狠点光他并非地煞宫的嫡系,无论如何也得不得垂用。

  离开地煞宫,去其它仙宫”或者是某方势力,也一样有前途。现在的东海修仙界,一切以排位为重,只要他能保住自己的排名,在任何势力都有他的地位。

  只是之前的血战突围之中”让他损失了几件顶阶法器,却是极为肉痛。

  忽然间,霍老大神情一凝。

  看到前方”有一叶飞舟,正在急速飞行。

  “嘎嘎,咱们干一票,捞回一点本钱来!”

  霍老大盯着那一叶飞舟,突然狞笑。

  他本来就是血色之海横行了数十年的邪修,手底下性命不少。只是投了天魔盟的仙宫之后,不得不受那些规矩。现在要离开,管它那么多了”先劫一笔横财再说。

  “老大,你想劫杀那几名修士?双盟有颁布刑赏法令,劫掠其它仙宫弟子”一经查证,杀无赦!有把握全灭吗?”

  山羊胡修士,蓦然一惊,阴冷的目光闪烁。

  “哈哈!现在血海战场上每天都阵亡那么多修士,谁有闲工夫去查这个!他们死了,别人也以为是被妖兽杀的。大家做得干净利落点,嘴巴守严,半点消息也泄露不出!干完这一票,咱们去血海其它据点,投靠其它仙宫就是!少说废话,走!”

  霍老大目露凶光,阴厉说完,黑袍一卷”化为一股黑芒,叶秦所在的方向疾飞而去。

  “也好!”

  “好久没开荤了,弄几样法器来也不错!”

  众修士相视一眼,却是个个面露狞笑喜色。

  他们这一伙修士,没少干过阴损之事,否则也不会物以类聚了。

  他们一伙十五六名金丹中后期修士,比对方多出足足三倍,优势如此之大,完全能够赶尽杀绝”也没什么好担忧,相视一眼,立刻化成十几道各色流光,跟随霍老大”朝那一叶飞舟急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