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620 元婴和圣力士

620 元婴和圣力士

  “轰隆隆~~…!

  漆黑如墨的天空,百里方圆的黑云层层压下,沉闷的轰雷声滚滚在天地间传荡。岛屿主峰,发出阵阵耀目的金色、黄色光芒,那是各种护卫阵法、剑阵,被天空强大雷灵气息所引动,随时准备抵御大天劫。

  叶秦站在主峰不远处的一个小山头,迎着激荡的海风,衣衫猎猎,他抬头望向天空,双眸沉静。

  他身旁,腐骨蛞骷髅妖非常老实的趴在地上,口叼着灵根骨”没敢乱动。天空乌云之传来的强大雷灵气息,让它本能的感到畏惧,不愿胡乱动弹引来天雷。这东海修仙界,能让它这般惊惧的,恐怕也只有这雷劫了,这是它的克星。若非当初禹宗主帮它消了几道大雷劫”恐怕它已经灰飞烟灭。

  叶秦一袭青衫,伫立在山头不动,望着天空躁动的劫云。

  但是这劫云聚集了数个时辰还没落下,甚至有渐渐消散而去的迹蕤叶秦心不由紧张起来,紧拽着双手,想做点什么。可是他什么也做不了,这冲击修为境界全靠自身,外人根本无从助力。

  又过了好一会儿,在劫云即将散去之时”它突然又再次风云滚滚聚集起来。

  叶秦见状,不由松了一口气。

  叶秦当然知道这番景象意味着什么。

  这劫云,乃是应修士元气而生,一旦有金丹修士〖体〗内的元气,即将获得突破”便会引发外界天地灵气异动,引来雷劫。

  如果元气未能突破,这雷劫自然会消散”此时金丹修士还是停留在金丹。一旦金丹修士元气取得突破”雷劫便会迅速击落下来。只要在雷劫之下不死,便是稳稳当当的元婴修士了。

  劫云聚集”却又消散,意味着冰儿第一次冲击元婴瓶颈未能突破。劫云即将消散之际,很快又再次聚集,肯定是冰儿再次服用了元婴丹,二次冲击元婴瓶颈。

  “咔嚓!”

  突然”黑云众一道耀目的乌雷闪电,瞬息撕裂天空,天雷地火,凶狠的朝主峰洞府,劈了下来。这乌雷长达数百丈,恐怕一座小山峰,也能瞬间夷为平地。

  “飕、飕……”!”

  主峰,飞剑护卫大阵刹那间被引发”近百道高阶飞剑组成的剑阵,化为密密麻麻的虹芒,〖激〗射而起,击向天雷。

  “冰儿终于突破元婴期了!”

  叶秦低声自语,脸上露出喜悦之色。

  岛屿山峰,另外一处洞府。

  白秀儿也在强行突破自身神力。

  土族力士修炼的并非元气,而是自己的肉身筋骨。随着肉身筋骨强横,天生神力越发的强大。

  她服用了以子幽莲为材料炼制而成的天赋圣丹”香泽淋漓,股股热气升腾”表情似乎极为痛苦,强大的药力灵气不断洗涤她的肉身筋骨。一股爆炸性的神力”从她每一寸筋骨流过。

  她周身肌肤几乎寸寸撕裂开来,连流出来的眼泪都是血滴。周身隐隐放出数丈血色罡气,血气弥漫”将她笼罩其间。这股血气罡”无比霸道,天地间无处不在的灵气也被逼开,无法近分毫。

  从高阶力士冲击圣力士,没有任何经验可以遵循。

  “叶大哥”我一定会成为圣力士,那时候秀儿的实力便能追上叶大哥了!”

  白秀儿痛的几乎要昏厥过去,紧咬着贝齿”心仅有一道执念。

  当初她是海上一座岛屿上白氏一族的少族长,一名阶力士,神力天赋极佳,骄傲野蛮。后来遇到叶秦,跟随叶秦前往东海,一路上她被叶秦渡海时的坚韧所震撼。

  这些年,她始终没有忘记那一暴“叶大哥,秀儿一定会挺过去!”

  临海城一带日渐繁忙,在眸近海域活动的修士也比以前多了许多。

  不过,那些元婴老祖们、金丹后期修士”大多去了血海战场参战,很少会停留在这一带。而众多修为尚低的金丹初期修士、筑基期修士不敢去血海,只能在临海城附近海域,忙着猎杀一些低阶的海兽”挣些灵石用于修炼。

  近月以来”这座无名岛屿的天空,乌云滚滚,电闪雷鸣。如果是寻常的乌云,早就消散了,不会一直停留在岛屿上空。这天地异象”引起了不少驾驻飞剑往来路过低阶修士们的注意。

  “快看,那莫非是劫云?”

  “这云层覆盖方圆上百里”看情形应该是大天劫的劫云,有金丹九层修士在岛上准备渡大天劫!”

  “若是有金丹修士结婴成功,成为新晋元婴老祖,咱们前去恭贺,也好讨个彩头!老祖高兴之余”说不定能赏咱们一些值钱的财货!”

  “几位道兄,咱们这边过去瞧瞧!”

  这些路过的低阶修士诧异那岛屿的异状”谈论着,纷纷结伴,三五成群的御剑朝无名岛屿飞了过去。

  不过,他们还没能靠近岛屿,突然无名岛屿上飞出一支小队身披金光铠甲的金丹修士”拦住了众低阶修士的去路。

  “天道盟在此公干,此岛已经成为禁区”诸位道友速速离去,勿要靠近百里之内!”

  为首的那名身小队长,手提金剑,朝众修士冷喝道。

  “天道盟的执法队!?”

  众低阶修士一见这小队的金甲修士,立刻停下,面面相视,露出犹豫畏惧之色。

  这支小队铠甲上的标识非常明显,是天道盟的执法队,直接隶属于天道盟长老团的管辖。只要是参加金丹杀妖榜的修士,都会经常跟天道盟长老团打交道,见过这些执法队。

  天道盟的长老团是不能得罪的。

  虽然这些长老很少公开露面,但是长老团的权威不在任何一位天道盟宗主和天魔盟巨头之下。

  如果得罪了某一位天道盟宗主,还能跑到其它宗主、巨头的地盘去逍遥快活,不用担心遭到跨地界追捕。但是得罪了长老团的人,后果更加严重。长老成员是同气连枝”得罪了一人等于得罪了整个长老团。长老团能够跨界执法,躲都无处躲。

  “执法队在此”肯定有某位长老在这里坐镇!”

  “不知是哪位长老的后裔”在此地渡劫!”

  众低阶修士见有天道盟长老团执法队在此岛屿护场,停了下来”不敢造次继续靠近岛屿,议论猜测着。不过,他们还是不肯离开,只盼着那岛上的修士渡劫成功,能给他们一些观礼的好处。况且,金丹后期修士渡大天劫,这在东海可是难得一见,每年也见不到多少。尤其是金丹初期、筑基期的低阶修士,观看其它修士渡劫,就算得不得赏礼”也绝对是获益良多,哪里舍得走。

  执法队的队长见众修士不靠近岛屿,这才安心下来,回头望了望岛屿,他心同样纳闷。

  他本来是在临海城公干,半年前被一位年青的天道盟长老临时抽调来执行一趟护卫任务。这数月下来,拦截众多往来的修士。不知还要多久,这任务才能算完成。

  “结婴”要结婴了!”

  “快看啊!天雷落下去了!”

  在岛屿百里之外海域围观的众修士,突然激动大叫。

  不知何时,岛上风云突变,风雷交加,围绕岛屿形成一股庞大的漩涡流。

  “咔嚓!”

  一道粗硕达百丈的银雷闪电”刹那间照亮数十里方圆漆黑如墨的天空,夹着漫天天火劈向岛屿主峰。跟主峰冲天而起的飞剑大阵”迎面相击。

  “轰“!”

  惊雷乱舞,漫天飞剑纵横交错,剑虹霞光满天,电闪金鸣,震耳欲溃。

  众低阶修士都被惊的纷纷后退”心骇无比。他们这些修士站在百里之外”还被这天雷的威力给震的不住后退”却不知这渡劫的修士,究竟需要有多强的实力,才能抵御这天雷。

  这突破元婴期的大天劫,果然是强悍无比。

  这威力狂暴的大天雷,足足有九道之多。每一道都比小神通级雷法要强悍许多,纵然是元婴修士也难以硬抗下。只有靠各色大阵、剑阵”大量的高阶法器,去消耗这天雷的威力,将它削弱到足够低的程度。

  渡大天劫不是光靠修士自己修为便行,更是极其损耗财力之举。没有财力去购置法器抵御大天劫,那纯粹是找死。

  任何一位金丹后期修士想要渡大天劫,都几乎是倾家荡产,甚至要靠向同族弟子、亲朋老友、同门师兄弟借债”去购置顶级的渡劫法器。如果成功了,一跃成为元婴老祖,还债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如果失败了”下场不必多说,重则身死,轻则难以血本无归翻身,颇为凄凉。

  这些道理,众观礼的修士们可是十分清楚。

  岛屿上,这九道毁山灭地的大天雷,来的快,去的也快,几乎把岛屿主峰给削平了大半。

  不过,这九道大天雷,威力气势一道比一道弱,而冲天的飞剑却越来越强。

  火色飞剑,冰魄飞剑,将最后一道天雷抵挡住。

  天空如墨的乌云散去,终于洒下阳光。

  海上风平浪静,似乎什么也没发生过。

  洞府内,一股异常强大的灵压气息,却隐隐的笼罩方圆百里。在岛屿外围观礼的众低阶修士,不由心生畏惧”在远方眺望,却不敢过去。

  叶秦感受到这股强大的灵压”长松了一口气,立刻抛出飞剑,御剑飞至主峰洞府,飞身落了下去。

  皇甫冰儿一袭雪色白衫,手控已经破损的冰火双剑,从洞府里面翩然出来”衣裳上一些殷红血泽和尘土。但是她双眸流光溢彩,气势升华,却已经跟数月前金丹期截然不同,浑身上下散发着元婴修士才有的强大灵压。

  “冰儿,你怎样!”

  叶秦快步走上前,紧握冰儿有些冰凉的玉手,望着她略带苍白的脸色,有些紧张问道。

  “夫君,无妨”我刚刚结成元婴,挡了数道大天雷,被天雷给逼的吐了几口精血,损了元气,有些虚弱,只要歇息几日便能恢复过来。只是,数座耗费无数购来的护卫大阵,数百高阶法器全毁在天雷下。连冰火双剑,都破损严重,有些可惜!”

  皇甫冰儿摇了摇头,惋惜道。

  “你无事便好,损些财货却是无关紧要”这冰火双剑,回头重新再炼制一番便走了。”

  叶秦颇为欣慰。

  “对了,夫君,秀儿呢,她出关了吗?”

  皇甫冰儿朝叶秦左右望了望,没看到白秀儿。

  “还在闭关,没出来呢!我也不知道秀儿需要多长时间闭关冲击圣力士。这几日,我每次以神识探查秀儿闭关的洞府,但是总被一股蕴含神力的血气罡给逼开,根本无法探查到里面一丝一毫情况。不过,这股血气如此之旺盛,生机盎然,她应当没事,还在努力冲关。这冲关全靠自身”我想助也无从助起。再等等吧”估计十天半月内”应该能出关。”

  叶秦摇头说道。

  皇甫冰儿脸上露出担忧之色。

  她和叶秦,对土族力士如何冲关,几乎是一无所知,只望不要出意外才好。

  “等一下!”

  皇甫冰儿突然柳眉一蹙,神情微动,神识朝秀儿闭关的山峰洞府扫了过去,探查里面秀儿的情况。

  她的神识,原本便经过特别的修炼,要比叶秦强大数倍。此时成为元婴修士,神识大涨,更是一下比叶秦强大数十倍有余。

  皇甫冰儿这一探之下,颇为惊讶。她的神识穿过了血气罡的阻碍,看到了血气里面的情况。只见一道模糊的娇小女子身影,〖体〗内生出一股氤氲的血色神光,异常炫美”这股血色神光不断快速运转,洗涤着肉身和筋髓。

  皇甫冰儿虽然看清楚了情况,但是她也不大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修士修的是元神,元神强大到一定程度”甚至可以出窍脱离肉身而存在,遨游天地,但是肉身血气并不太强。土族力士修的是肉身”血气显得极为重要,血气强总归是一件好事。

  突然,这道血色神光不再四下游走,开始收敛于筋犍之,周围四下迷散的血雾也附于秀儿身上”迅速渗入秀儿的〖体〗内,她身上裂开的肌肤也迅速合拢,连痕迹都没有留下半分,雪白透着几分红润,整个洞府弥漫着清新淡香。

  白秀儿睁开眼,奇怪打量了一下自己,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只觉得神力暴涨了几多,她提起身旁极有重量的青色古戟,感觉轻飘飘的几乎毫无重量,她的神力至少暴涨了近十倍以上,“呀,叶大哥还在外面等着”不知等了多久,冰儿姐出关了没有!”她突然想起这些,匆匆从洞府内出来。

  “这样就成了?没有任何劫难?”

  “成圣力士了?”

  洞府外面,叶秦和皇甫冰儿二人正站在门口,都惊讶的看着出关的白秀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