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630 老怪的实力

630 老怪的实力


  荒灵鬼主驾驻尸云在前开路,圣皇、恨山老怪、叶秦等修士则跟随在后,从天空五千丈高处急速飞过妖族部落的领地。

  “每一个妖族部落都有各自的领地,这领地小则有数千里,大则数万里的海域范围,盘踊着大量妖兽、妖禽。如果从下方海面过去,恐怕杀不胜杀。我等此次深入妖海,前往妖界,沿途需要经过不少妖族部落,难免会有惨烈的厮杀!叶小友,若遇到十阶以上妖修,你无需出手,只需保护自身便可,这些妖修由本皇、鬼主、恨山老怪收拾就行了。”

  圣皇握着手中地图卷轴,平淡说道。

  “嗯!”

  叶秦识趣的点头,他目前的修为和实力,跟十阶妖修斗还是能斗上一番的。但是有圣皇、鬼主、恨山老怪这三位元婴后期的强大修士在,他没这个必要出手献丑。他也干脆,只管好自身便行了。

  众修士正在疾速飞行。

  牛秦突然一惊,只见前方海域百里之外,出现一座高耸入云的巨型山峰。这座山峰高达数千丈犹如冲天利剑,直chā云霄,半山峰上,盘旋飞绕着大片的金云,金云散shè出大量璀璨金光。

  这座金光宝气的巨峰,突兀的出现在海上,令人惊讶。此巨峰的规模,比东海一座仙城,只怕也毫不逊sè。

  众修士的注意力,顿时被那座奇异的金sè山峰所吸引。

  “啾n!”

  只见那片旋绕山峰的金云,突然化为一条金sè长虹,朝众修士席卷了过来。

  等到那条金云飞近了,众修士才赫然看清楚,那金虹居然是一群数量庞大的金雕,不下上千头之众。这些金雕浑身羽翼发着金光”远远看着犹如大片金云一般。

  叶秦不由惊讶。

  那片金云最前面,一头凶悍的巨雕”双翼一展足有二三百余丈,浑身金羽,目shè金芒,厉啼破天,展翅直往他们的方向扑来”赫然是一头十一阶妖修。跟在这头巨雕身后的还有三头大雕,每一头实力只怕都在十阶以上,不亚于元婴级的实力。

  不过,剩下的那上千头金雕便差多了,身形大多在百丈之下,只有金丹级的实力。

  所以别看这一大片金云声势骇人,但是根本威胁不到他们这群修士。它们根本飞不上五千丈的高空,无法抵御太强烈的风罡”只能在二三千丈高处徘徊。真娄有实力冲上五千丈高空的,只有为首的那区区数头金雕而已。

  那头为首的金雕似乎极为愤怒,它嗅到了天空中的一股极为浓烈的尸气。

  世间生灵跟鬼物,本就是天敌,天生便厌恶,没什么好说的。它岂会让这股突然出现的尸气靠近巨峰,威胁到它们的巢xùe!数百里的距离,为首的数头大雕几个呼吸间便一掠而过”直bī天空尸云。

  “金睛雕?敢挑衅本主,不知死活!”

  鬼主扫了一眼几头巨雕,骷髅眼中冥火不断跳跃,不由冷哼一声,鬼手一挥,天空中滚滚的浓烈尸云顷刻化为一只数百丈的巨大鬼爪,鬼哭狼嗥,yīn风阵阵,便朝那金雕头领抓去。

  金睛雕不甘示弱,双翅猛拍,刮起一道道长达百丈的密集金芒,朝那鬼爪〖激〗shè而去。

  “扑哧!n”数十道金芒shè入滚滚尸云,但是眨眼便消失的无影无踪,被尸云完全吞噬。

  鬼爪瞬息间,猛然抓了下去。

  金睛雕头领疾闪”凌空一折,躲了开来。但是它身后的一头金雕却没这么好运”一下被鬼爪抓了个正着,被滚滚尸云吞噬,尸骨无存。

  金睛雕头领吃了一惊,瞳中shè出一道诡异的金芒。这道瞳中金芒能够破除mí障、隐匿,专门探查敌方的修为实力。

  金芒直接透shè尸云,看清楚尸云内的一道鬼影。那道鬼影收敛隐藏了大部分气息,但是被这金芒一扫,却暴露了修为。

  诡异金芒紧接着又扫过后方同样隐匿气息的恨山老怪、圣皇等人。

  这一探查之下,它大为震骇“一名元婴后期巅峰的鬼修、两名元婴后期巅峰修士!”

  单单一名鬼修,修为便远胜于它,根本不是它所能力敌。

  就算是金睛雕族的妖王在此,只怕也无法讨好。

  它惊惧之下,浑身金羽都震栗起来,懊悔不该轻易冲了过来。

  金睛雕头领也不傻,一见对方已经不是它所能敌,立刻摇身便逃。

  鬼主冷哼一声,滚滚尸云便席卷攻了过去。

  “鬼主,且慢动手!这头妖雕留给老夫!”

  尸云后方不远的恨山老怪,突然一个闪身飞了过去,出声道。

  “老怪,你要这妖雕何用?!”

  鬼主虽然有些奇怪,翻袖一卷,将天空中滚滚尸云退了回来,任由恨山老怪出手。

  恨山老怪并未多说,一翻枯掌,一柄不起眼的的古杖凭空出现。还未动手,一股无比冰寒的气息,在恨山老怪周围千丈内猛然爆发,瞬间如在万年冰雪山巅一般寒冷。

  叶秦不由皱起眉头,立刻远离恨山老怪千丈之外,以免受到影响。

  金睛雕头领吓得差点亡魂大冒。

  一个元婴后期巅峰的修士出手,它不敢硬接,妖力狂涌,金翅猛拍,往巨峰急飞而去。

  其余二头化形金雕见势不妙,也立即四散,仓惶逃命。

  在另外几名修士动手之前,它们还有那么一丝脱逃的希望。

  “嘿,这等实力,也想从老夫之手逃脱吗?”

  只听恨山老怪一声冷笑,未见他有多大的动作,古杖一挥,一道白茫茫的光芒shè出。

  “冰封牢狱n!”

  咔嚓!

  白芒所过之处,带着浩dàng的声势和刻骨的森寒,天空居然一寸寸结成冰晶。

  眨眼工夫,二头实力较为逊sè的化形初期妖禽,霎时被冰晶追上。在一瞬间,极寒的冰晶覆盖了二头化形金雕的全身”它们疯狂拍打翅膀以免被冰封住,但是冰晶越来越厚,很快便被冰封成一块块巨大且栩栩如生的冰晶。身处五千余丈的高空之中,被冰封失去飞翔能力的妖禽,下场可想而知。

  “这是冰系小神通法术?”

  叶秦露出震惊之sè”朝一旁的圣皇疑问道。

  “恨山老怪这手冰系法术,恐怕已经修炼到小神通级巅峰。如果能再近一步提升威力,便是大神通法术了。威力相当可怕,大范围冰封禁锢,对付比自身低阶的敌人最好不过!”

  圣皇缓缓摇头道。

  金睛雕头领实力最强,逃的最快。

  但是恨山老怪比它更快,由一道白芒shè出,杀势更凶更紧”冰霜已经攀上了它的尾部。

  “啾~!”

  金睛雕头领知道逃脱不了,一声厉啸,双翅猛震,“飕一!”一下,浑身金羽爆shè出去,放耀出刺眼的万道金光,迎上了身后紧追的极寒冰瀑。

  金睛雕头领那边,无数金sè羽芒对上冰封牢狱。

  无数冰渣爆散”金羽也在急速消亡。

  它这一拼命,居然逃过了恨山老怪n击。

  “可惜只有化形中期的实力,要是有化形后期的实力,拼死一搏,说不定还能让老夫头疼。”

  恨山老怪冷哼一声,然后忽然话音一转,“现在”太弱了!”

  话音刚落,只见古杖白光猛涨,有些弱势的冰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瞬间突破了金sè羽芒的防线,朝金睛雕头领覆盖了过去。

  “咔嚓!”

  冰晶席卷”连绵不绝。

  这是大范围的冰封禁锢,躲闪都无从躲起,千丈天空被冰晶完全封住。

  金睛雕头领成为一尊冰雕,冰封在一块巨大的冰晶内。

  恨山老怪似乎没有放过两头正往下坠的化形妖禽尸身的意思。只见他右手一扬,将两块堪比小山的巨大的冰块,凌空摄取了起来,直直的往众修士这边飞来。

  双方实力悬殊,这显然不是一场对等的战斗。

  恨山老怪的冰法已经修炼到了极深的程度,连冰封牢狱这样的小神通法术,都能在极短时间内释放出来,达到瞬间恐怖的控制力。

  叶秦有些明白过来,为何恨山老怪有资格和鬼主并驾齐驱。

  不过让叶秦有些奇怪的是,如果是鬼主,对化形妖修尸身中的灵根骨、妖丹之类或许会大感兴趣。而对恨山老怪而言,这几头妖禽几乎没什么作用,他收取两头妖禽的冰尸,不知道是何目的。

  “小子,这三头金睛雕的尸身,跟你换三个葫芦的千huā酿,如何?”

  恨山老怪抓摄着两块巨大的冰块,望着叶秦,有些别扭的说道。

  “前辈要换灵酒?”

  叶秦闻言一愣,心中寻思起来。

  这三头化形中期金睛雕的尸身,价值自然不菲。

  他自己想要动手,是根本杀不了。不是元婴后期巅峰修士,追都追不上妖禽,哪能轻易将其责杀。

  而千huā酿等灵酒,虽然同样价值不菲,但终究是他酿制的。但比起这妖尸来,得到的难度要小上很多。更何况,酿造千huā酿的成本,对叶秦而言不过是huā费些功夫和大笔灵石。

  “小子,你换是不换?老夫见你这一路上,似乎在收集妖灵,要是不换,这三头金睛雕的妖灵,老夫就直接抹杀了,到时可别怪老怪我没提醒!”

  恨山老怪见叶秦发愣,脸sè顿时有些不好看,冷哼一声提醒道。

  他之所以拿妖尸和叶秦换灵酒,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他常年隐居恨山,身家也不比圣皇,在紫剑城采购的那些灵酒恢复法力的效用太小。

  而现在才到妖海,后面还不知道会出现些什么状况。进入妖界,凶险程度绝非妖海可比,要走到时因为法力不济,误事是小,一旦情况危急,危及自身安危,更会影响到整个队伍的计划。

  恨山老怪这路上便寻思着,怎么从叶秦这里nòng些极品灵酒过来,也好应急。

  明抢当然是不行。

  如果是抢绝世法宝、万年灵药,那也没什么,抢就抢了。可是抢一今后辈修士的灵酒,他还丢不起这张老脸。传扬出去,那成邪修了,而且还是下三烂的那种。

  恨山老怪是不肯干这种掉身价的事情。

  拿这三头对他没作用的妖禽尸体,和叶秦换一些灵酒,这个主意还凑合,不掉身份。

  “既然恨山前辈想换,晚辈自然恭敬不如从命!不过,晚辈这灵酒珍稀的很,是用上千种珍贵无比的灵药之huā炼制而成。前辈杀的这三头妖修,只能换一个小葫芦的灵酒,再多可就不行!”

  叶秦仔细想了想说道。

  “你~!敲诈老夫不成?!”

  恨山老怪怒目瞪着叶秦,眉máo都倒竖起来。

  “不敢!就值这么多。前辈要是觉得不划算,不换也行!”

  叶秦神情十分认真道。一个小葫芦只能喝十来口而已,全部喝了估计也就能恢复老怪三分之一的法力。就算这样,他这酒也比老怪的灵酒好上太多。

  恨山老怪盯着叶秦,看不出叶秦神sè真假,究竟是在唬他,还是确实就这么贵。可是除了叶秦,谁也不知道这酒到底是多少成本。

  “行吧!”

  恨山老怪寻思半响,这妖修尸体,留在手中也没什么用,还不如那一小葫芦灵酒有用。不由吹胡须瞪眼,怏怏的把三头冰封的妖修交给叶秦,从叶秦手中换了一小葫芦的灵酒回去。烈力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