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648 日中金乌

648 日中金乌

  648日中金乌

  “阁下是哪个宗系哪座仙宫修士,为何如此面生?!”

  “我等从未见过阁下的面,想来并非我天道盟东南宗系仙宫的修士。报上名号来,待我派人去查一查阁下的来历!”

  “不错!如今血海仙妖大战正激烈,各方宗系修士都在严整备战,无故不得擅自离开前线战场。你不在自己所属的仙城待着,为何来我黑沙城?阁下形迹颇多可疑之处!若是不能解释清楚,那只好请阁下去城主府走一趟了。”

  叶秦还没来得及多说什么,灵狐妖圣附近的几名青年元婴修士,已经纷纷怀疑yīn冷的目光打量着叶秦,打断他的话,严厉质问。

  别看叶秦是元婴期中期四层修士,比他们这一群元婴初期修士高出一截,但是他们还真没把叶秦放在眼里。

  或许在金丹修士眼中,元婴老祖们都是高高在上,地位崇高。但是在元婴修士阶层内,也是有着严格的等阶之分。一名元婴修士在修仙界的地位,一来靠自身实力和声威,而来也要看其势力背景。如果自己没多强的实力和声威,又没强大的势力背景,那几乎毫无地位可言。

  叶秦只有元婴中期修为,在元婴阶层中还谈不上多强的实力,声威肯定也不显赫。

  这群天道盟东南宗系大仙宫出生的嫡系元婴修士,自己本身修炼天赋极高,况且家世背景极硬,在东南宗系向来傲横惯了,自然不会把叶秦一个外来的修士放在眼里。

  叶秦闻言不禁微微皱眉,扫了一眼这些年青修士,心中生出厌恶。

  这伙元婴修士一开口就咬定他形迹可疑,这摆明了是想要找借口整他。

  如果是在天道盟北方宗系,叶秦肯定会给他们一些教训,让他们安分守己一些。但是此刻在别人的地头,他却不便多沾惹是非。

  况且,叶秦此刻心事重重,灵狐妖圣的出现,已经让他感到极其头疼,实在没心思去理会他们这些大仙宫家族纨绔子弟的挑衅。

  叶秦现在已经嗅到了一种极其危险的气息,跟这危险比起来,这些元婴修士的挑衅不值一提。

  叶秦没搭理这些元婴修士,只是朝灵狐妖圣拱手,继续说道,“在下叶秦,天道盟北方宗系紫剑宫修士,能在此地见到仙子尊驾,实是荣幸之至!”

  叶秦口中说着,心中却在考虑,怎么才能最快脱身离开。妖圣在此地出现,这黑沙城已经非常不安全了!

  “叶秦哦,看来东海天道盟也有不少有胆气的修士!上一次见面,你还是元婴期一层,如今已经元婴期四层,想来是从噬血古妖藤处抢到那株灵物了。真奇怪,以你如此低的修为,是怎么做到的?”

  灵狐妖圣轻念了一遍叶秦的名字,抿唇低声自语道。

  灵狐妖圣的魅功以至化境,举手投足之间说不出的动人心魄。她这一抿红唇,娇yànyù滴,周围街道上的修士,一个个眼睛都直了,神魂颠倒,纵然是元婴中后期修士也毫无例外。

  叶秦的目光在这一刹那恍惚了一下,但是紧跟着他一咬嘴唇,一阵刺痛顿时让他彻底清醒过来。

  看到周围众修士陷入痴mí之中无法自拔,他心中不由生出一丝悲哀。

  灵狐妖圣并非有意想要展示媚功,只是她的实力太强太强,只要一靠近她,低阶修士就不知不觉中被她的一举一动mí的神魂颠倒,甚至沉mí其间还不自知。

  叶秦能够不被mí住,这并不是他的心境修为比其他修士强很多。

  事实上,他用朱果强行暴涨了数层修为之后,后遗症已经开始显现,那就是他的心境日渐不稳固,《坐忘经》金丹篇已经难以压制住他心境中产生的各种紊luàn情绪,心神渐渐容易被外界所干扰入侵。

  除非找到《坐忘经》元婴篇,否则这种心境不稳而带来的干扰,恐怕极难被压制住。

  叶秦现在还能保持如此冷静,真正的原因是,他知道眼前这位‘青仙子’是九尾灵狐,妖界堂堂妖圣,心中一直高度警惕。不过,他没察觉出灵狐妖圣身上有一丝一毫的妖气,也不知她用什么手段隐藏住的。

  “当时还多亏仙子和另一位修士斗法,那妖藤遭到波及受了重创,在下才侥幸得了一点好处。若是仙子无其它事的话,在下还有要务在身,先告辞了!”

  叶秦微微一怔,随即把得到灵果的缘由,推到灵狐妖圣和三足乌身上。这街道上人多口杂,他不想被外人知道太多,含糊的解释了一下,直接提出告辞。

  叶秦见灵狐妖圣并无留下他的意思,便转身离开。

  此刻,灵狐妖圣周围的众元婴修士,此刻终于从沉mí中清醒过来。

  “站住!”

  “刚才我们的话,没听见吗?你是北方宗系修士,为何来我黑沙城!”

  见叶秦居然连搭理他们都欠奉,转身要走,立刻有几名青年修士激怒起来。

  在这黑沙城,还没有谁敢这样无视他们的存在。

  他们这群元婴修士之中,那鹰钩鼻的年青冷峻修士,却在听到叶秦的名号之后,露出沉思之sè,似乎想起什么,诧异道,“叶秦,紫剑宫的五长老!曾经在金丹杀妖榜排位第十一!”

  “姬老弟,你认识他?”

  旁边一位英武不凡的元婴期二层修士,转头疑惑的问道。

  “没见过面。不过,前些年冲金丹杀妖榜,我曾排位第十二,此人刚好在我的前面一位,自然记得这个姓氏。此人离开榜单之后,陆续又有几位修士离榜,我这才冲上金丹榜前十位!不过,我在榜单前十也只待了数月,同一年离开金丹榜单,闭关冲击元婴期修为。我一年前才成为元婴修士。”

  那姓姬的年青男子想起当年的事情来,越想神sè越吃惊,“我和他突破元婴期境界,前后绝不会超过一二年,为何短短一二年不到,他已经是元婴中期四层的修为了!”

  那英武修士一扬眉,声音狠厉起来,“这是绝不可能的事情,没人能在如此短时间内接连突破数层修为。既然他不是紫剑宫叶修士,那他一定是假冒叶修士之名,混入我黑沙城内yù图不轨!此等狡诈jiān邪之辈,决不能放任!把他抓起来,押送到城主府严加拷问!”

  “说!你究竟是什么人,来黑沙城干什么!”

  这一伙元婴初期修士平素经常走在一起,极有默契,立刻招出法器,闪身,飕、飕,从四面围堵住叶秦的去路。

  “请我去城主府,那让你们东南宗系的姬宗主亲自来还差不多,你们几个还不够格!”

  叶秦看了他们一眼,嘴角冷冷一嘲,一抬手,手中多了一枚乌黑的天道盟客卿长老令牌,喝道,“滚开!敢公然围攻天道盟客卿长老,莫非你们脖子上的脑袋多余了,或者想去天道盟总盟的大牢,尝尝暗无天日的黑狱的滋味?!”

  原本试图围攻叶秦的几名元婴修士,见了那枚乌黑的令牌,顿时吃了一惊,不由后退数步,相互看了一眼,有些慌luàn不知所措。

  这个长老令牌假不了,他们没少跟天道盟长老团的修士接触过,自然知道这种令牌中蕴含的权威。

  天道盟长老团,东海修仙界盟约和秩序的制定者。

  天道盟的五大宗主,则是盟约和秩序的执行者。如果触犯了天道盟长老团的权威,姬宗主会亲自来抓人,不过抓的恐怕是他们这群人。

  给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在这黑沙城,公然围攻一位天道盟长老团的长老。

  街道上这么多修士围观,恐怕不用一天整个修仙界都会知道这个消息。

  他们纷纷望向后面,那鹰钩鼻男子,天道盟东南姬宗主的嫡系。另一位英武男子,则是黑沙城的守备大队长,也是东南一座大仙宫的修士。

  “紫剑宫的叶修士,不仅是紫剑宫的五长老,也是天道盟的客卿长老。既然有长老令牌,那应该假不了,大家不得无礼!退开,恭送叶长老,望叶长老大人大量!我等这番举动,也是小心谨慎,为了避免jiān细混入城内,才详加盘问!”

  那鹰钩鼻男子yīn冷的脸上抽动了一下,不管是嫉妒也好,在‘青仙子’面前折了颜面也罢,他也不得不收敛一下,以免得罪叶秦。

  叶秦早知道会是这个结果,不屑的冷哼了一声,收了令牌,转身离开,混入了街道人群之中。

  他一离开,便立刻飞奔向城内的传送阵。

  这黑沙城,他是待不住了。

  他对灵狐妖圣敬而远之,他更畏惧那个没有露面的三足乌妖圣。鬼知道它会从哪里出来,和九尾灵狐斗个天翻地覆。

  灵狐妖圣对叶秦的离开,并无任何挽留之意。

  她突然抬头,一双灵动无比的双眸,凝望向天空。

  此时正值烈午,天空一轮烈阳。

  她棕黑sè的瞳孔深处,烈阳的正中间分明挂着一只巨大的金羽大乌!这只金乌居于烈阳中间,有三足,犀利的双目俯瞰着大地。整个东海修仙界,只要有阳光的地方,它目光便都能看到。

  ‘日中金乌’,这是三足乌妖圣的大神通法术。不管敌人躲到哪里,纵然跑出千万里。一旦被它发现敌人的踪迹,便能从天空直接坠落下来,发动最迅速,最凶猛的攻击。

  这个大神通,只有身为高阶妖族的三足乌一族才掌握,其它任何妖族都无法施展这样的难以令人置信的神通。

  否则,它也无法在妖界的黄昏圣殿,担任守卫圣殿的队长一职。

  她对三足乌妖圣的这个手段自然了如指掌,弱不可闻的声音抱怨了一句,“该死的‘日中金乌’,怎么才能躲开它呢!这东海恐怕待不久,去南魔大陆、北溟大陆,或者西幽大陆?西幽大陆一片昏暗,倒是能避开太阳,只是那里鬼物太多,未免太晦气!北溟大陆冰天雪地,怪冷的,只怕受不这份清苦。南魔大陆那边的疯子太多了。唉,这一界竟无我青丘氏的容身之地。”

  她想躲开三足乌追踪,却有心无力,不免懊恼叹息。

  周围众元婴修士见绝世美人叹息,纷纷心痛不已,却又有些莫名的纳闷。

  她何苦对着太阳叹息!

  他们纷纷抬头望向刺目的烈阳,可是什么也没看到,反而被火辣的光芒刺的双目隐隐生痛。

  三足乌跟烈阳一样光耀夺目,岂是他们这些低价修士所能看清的。